《屠艳游戏》

第五章 何处是归程

作者:长篇小说

4天以后的晚上,一切准备就绪。

那天,东村从外面回来,一封快信已等在家中了。

白色长方形信封的反面,发信人一栏中署着加代子的名字,却没写发信人地址。盖着东京中央邮电局的邮截。东村一眼就看出:信封正反两面都不是加代子的笔迹。

东村进房间后,打开了信封,里面有一个用信笺包着的东西。纸包用带子拴着,打开纸包一看,是两张照片——二张一分钟快速成相照片。两张照片之间夹着一小撮毛发一样的东西。照片上的人是加代子。东村看。登时眼中怒火燃烧,牙齿咬得咯吱响。

两张照片上,一丝不挂的加代子被强行坐在一张大交椅上。身体用绳子捆在椅背上,大叉开的两腿也分别排在椅子的把手上。两张照片都是这同一个姿势,只有一处不一样——其中一张照片上*毛被剃得一干二净。

包纸片的信纸上,什么都没写,绳子将加代子的rǔ房绑在两膝之间。加代子双眼紧闭双chún紧紧抿着。

东村把目光从照片上移开,深深地吐了一口气,他的心中一个强烈的慾望陡然升起:管它什么计划呢,现在就去拚了命救出加代子,那好象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以前的事如不考虑——

为了能回到和加代子一起平静的日子,不得不强压怒火。自始至终,东村都认定那是为了加代子和他自己。他按捺住愤怒,并告诫自己,一定要冷静。

尽管如此,东村仍无法立即制止身体的颤栗。他在酒杯中倒了一点威士忌酒,既不加水冰,也不加别的酒,就那么慢慢地一口一口喝光了。

喝完酒后,东村开始了筹划准备。要装在书包里的东西准备齐了,一套洗漱用具和换洗衣物,摄相机和录相带,摄相机的电线。这和去旅行的行装没什么两样。唯一不同的是:加了一段塑料绳和一卷新的用于捆绑的粘胶带和一个手电筒。他把一把刀子,一个自制的黑家伙和一个皮袋子一同放在了牛仔裤后面的口袋里。

黑家伙将他的工作夹克弄坏了,用线缝了。意大利产的皮夹克,因为已经穿过好几年了,皮革也不柔软了。他从夹背部割下一块皮,缝成一个细长的袋子。那里面放入了一个装满砂子的呈棍状塑料袋,直径不超过5cm,长约37cm的皮棍制棒就作好了。

东村将剩下的威士忌喝光,把那二张照片在厨房烧了。然后将加代子的*毛重新包在信纸里,放在了钱包里。做完这些,东村提起书包,刚要出门,电话铃响了。

“东村,邮电局将那封快信送到了吗?”青目山家平井打来的电话。

“收到了。”

东村深深呼吸一下回答道。

“交给你的任务要好好干,还记得吗?”

“明白。”

“正因为你不明白,你夫人都在哭泣了。”

“催得太紧了吧!平井先生。尽管那样,也不要逼人太甚了。”

“我还要逼得更紧,怎么样呢?”

“可是你说过,怎么做由我来决定的。”

“那又怎么样?”

“准备可是要花时间的呀。正因为它很重要不是吗?我没有再干一遍的机会!”

“那些我明白。你让我再等多久呢?”

“最多再等一星期,到那时一定搞定!”

“真正够长的!我们能不能作个约定,决不能再通过这期限了。”

“没问题!”

“如果有问题的话,下次你夫人的头发会一根不剩的,东村先生,可别忘了哟。”

“明白了。”

挂了电话,东村拎了书包,出了房间,这时已临近晚上9点了。

租来的车停在公寓大楼前。东村把书包放在助手座上,发动了车,问高崎市的方向开去。

东村并没有查那天夜里龟田大山的住地,事先弄清他住地的时间都没有。于是,东村决定在高崎市井户町的龟田大山的家门前,张网布阵,等待猎物的出现。

等了将近一个小时。临近凌晨零点的时候,一辆车停在了龟田大山家的车库前。东村在离此不远的地方将车停下,坐在汽车里静静等候。

一个男人从驾驶座上下来,打开车库的卷帘式铁门,打开里面的灯。借着那灯光,东村看见那是一个戴眼镜的小个子男人。

东村戴上皮手套。戴眼镜的男人正把汽车开进车库。东村拉开车后箱;那里面装有一卷胶带。

东村下了车,象一个普通的过路人一样走在马路中间。那个男人把车停进车房,灭了车灯,关了引擎。一阵镇车门的声音响过,那男人走出车房。手中提着胀鼓鼓的文件包关了车房的灯。

他注意到东村,但只是把他当作一个过路人瞟了一眼。很快他移开目光,把文件包放在脚边,关上了车房的卷帘铁门。

“晚上好,龟田大山先生。”

东村以异常平淡的语调打了声招呼。龟田大山弯腰提起脚边的文件包,直起腰一抬头,看到了站在面前的东村。

“我是龟田,请问您是……?”

龟田大山仰着头,借着错暗的路灯,看清了东村的脸。

“我是东村,对不起,能不能请您另娜么大声。”

话音刚落,东村左手抓住龟田大山的衣领,右手握着的水果刀,刀尖顶着他的领带结,龟田大山的大喉结上下起伏,一个劲地倒吸冷气。文件包“啪”地一声落在脚边。

“跟我过来,我可不想使用粗暴的手段,所以请你合作点,把包捡起来。”

东村说着,拉着龟田大山的衣领,拖着他走。

龟田大山两手穿抱着文件包,拖着两腿,跟着东村走。

东村看到车后箱的开关还开着。龟田吓得战战兢兢,结结巴巴地说:

“你要干什么,你到底想要怎样。”

“以后再说,先在车后箱里忍一个小时吧!”

“混蛋!快放了我,你要这么干,我不会饶了你。”

“住嘴!我也本会便宜了你,别再说这话,最好别惹我对你不客气,啊?”

东村换了缓和些的语气说,把刀尖紧压在龟田大山的发际上。

龟田大山身体缩作一团不住得发抖。

又好象觉得打算从哪逃走似的,把文件包放在后车箱中,接着自己爬进车箱缩成一团。

东村把刀子重新放回衣袋,然后拿起放在后箱中的胶带,撕下一段,贴在了龟田大山的嘴上,把他的双手反拧在身后,也用胶带紧紧缠住。

路上没有行人也没有车辆,东村关上车箱门发动了汽车。

良吉高原作为游览胜地刚刚被开发起来,大致位于高崎市和前山市的中间地带,从高崎市到那里开车需要1个多小时。

良吉高原作为避署胜地吸引着游客,离游客蜂拥而来的游览盛季,还有1个月左右。东村事先在此地租了一套树木环绕的别墅,那里面也安装了电话,放着早买好的新鲜食品及饮料。

东村在那里租借别墅的事,是谁也不知道的。

午夜一点半,东村将车停在了别墅的院子里。先打开屋里的灯,把放在助手座上的书包放进屋,从车箱中拽出龟田大山东村把公文包提在手中。别墅的各处,灯光昏暗,在一片什么也看不见的黑暗中,两人的鞋底敲击着地板向屋里走去。

二层有两间小陋室,东村把龟田大山带到二层的房间,又一次用绳子紧紧捆住他的手脚,用胶带蒙住他的眼睛。

最后把他反绑的双手拴在了床腿上。

“有事的话,用脚敲床,我就在楼下,把你口袋里的笔记本和文件包交给我保存吧!

东村说着,从龟田大山的口袋中掏出笔记本。后者脸色铁青,不住地发抖。

“有话明天再说。今晚好好睡吧,不能用床,我不会杀你,睡在地板上吧!东村说。

龟田大山从胶带蒙着嘴里发出痛苦的呻吟。

东村下了楼,从冰箱中拿同了罐装啤酒。坐在起居室角落的沙发上,在床上摊开了龟田大山的笔记和文件包中的文件。

一边喝着啤酒,一边用眼流览着,把笔记本中一些页用手折了一角。并挑出文件包中二本文件放在了一旁。

那些笔记呀备忘录一样的东西全似乎都是,现任高平知事在工场土地买卖,埋平上地的工程中贪污的证据。

看完全部文件,东村洗了个澡,然后关上了灯,倒在沙发上睡觉。这时已凌晨4点了。

对龟田大山的审问是在第二天临近中午时开始的。那之前,松井给龟田大山弄了些吃的,并带他上了厕所。龟田大山夜间竟长出了许多白发。

给他戴上了眼镜,也好象眼神不大灵活似的。

早饭只有面包卷和油煎鸡蛋。东村和他一起在二楼吃了早饭。龟田大山剩下了面包卷说想喝热牛奶。东村在电炉弄热牛奶,送到了二楼。

饭后东村问他“吸烟吗?”他点点头。两人盘腿面对面坐在地板上。东村放开了龟田大山的手脚,给他一根烟并点上火,自己也拿了一支。

东村点上烟后说,“门啡组想要你的命。”龟田大山瘦小的身体向往上弹了一下似的动了一下,镜片后深陷的两眼抖动着看着东村。

“你是杀人屋的?”过了一会,龟田大山说。喉咙象又被堵住了似的。

“对,我是杀手。但雇我的人不是门啡组,而且我要杀的人也不是你。但是你以后必须住在这。你要牢记在心中。

“是谁雇你,你又想杀谁呢?”

“我的雇主是高平村夫知事幕后暗中支持帮助的长连集营的头目。与其说长连集营想将门啡组组长于死地,不如说是高平知事想结果了门啡组。

“那门啡组为什么非要除掉我呢?”

“现在外面有一条关于高平知事的传闻:说他在工场土地买卖和填乎土地工程中舞弊贪污受贿。可是造这谣的人又苦于没有证据。尽管如此,议会中高平的反对派议员们也会把这个问题追查清楚。如果议会公开这件事,再被新闻界大书特书,会闹得满城风雨。到那时,你——高平知事的会计如果自杀的话,就会成为知事贪污一案最具说服力的证据展现在公众面前。这样一来,高平就会在下次知事选举中落选,他的对手,候选人平江谷三郎就会成为新当选的知事。能不能成功,就要看你了,这就是平江派和门啡组的计划。怎么样?明白了吗?”

“这些话,你是听谁说的。”

“伪装成你自杀的样把你杀了。这我是从同行那知道的,所以也没有更确切的情报。对吧?”

“我不太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本不愿为杀人屋做事的。如果有机会,我想以别的办法弄到钱,受雇于门啡组的杀人屋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同伴们决定联起手来转行到绑架勒索的集团里去。”

“我能帮你们什么呢?”

“高平知事贪污的内幕,知事与长连集营勾结的内幕,还有上次选举中知事指使长连集营给门啡组施加压力的经过。把这些都告诉给我。”

东村说道。

龟田大山镜片后的双眼呆呆的,心思象飘到了很远的地方。

龟田大山,盘着膝。把头埋在腿中间一声不响。

东村也不去管他,拿出了摄影机,作著录相的准备。龟田大山看见摄影机,仰起了神色惊慌的脸。

“你拿摄影机干什么?”龟田大山板起了恐慌失色的脸说道。

“没有证据,又怎么能去恐吓知事呢!”

“证据?”

“把你的人,你的话录进去,拜托了。”

“别干这样的傻事。知事是不会害怕这些恐吓的。”

“龟田先生,冷静一下头脑好好想想吧,我刚才也说过了。我是把你杀了去挣一笔钱呢?还是去挣敲诈知事的那笔钱呢?这都取决于你。你要是跟我讲实话合作的话,我就可以弄到敲诈的钱,如果你拒绝录像,我就只好去挣杀了你的那份酬金了。就是这么一回事。”

“可是,知事什么丑闻都没有,就算我愿意说我也说不出来呀。”

“不会没有丑闻吧!上次选举,高平知事借助长连集营给门啡组施加压力,现在又通过长连集营雇我杀人,这些还不是吗?还不止这些,连前山警署的平直刑事也和知事一伙,总是忙着找门啡组的麻烦。

“这些事我都不知道呀。”

“知道不知道都没关系。不管怎样,你别逼我杀人,我怎么样都没系。”

“你想要多少钱?”

“当然是越多越好,杀人也好敲诈也好,我都有的赚。杀了你,我就可以从杀人集团手中赚得一千万日元。我要是干掉门啡组的组长,也可得一千万酬金。”

“你刚才说是长连集营雇你杀人的,对吗?如果你不杀门啡组组长,而把我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何处是归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屠艳游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