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艳游戏》

第六章 同命天涯

作者:长篇小说

天亮了。

别墅的院子里,鸟儿叫个不停。

东村从楼上下来,把手里拿着的录相带放在了沙发上。电话放在起居室的屋角。楼上静悄悄的,偶而传来龟田大山的咳嗽声。东村走到电话旁,按了东原条木家的电话号码。

“大清早就打扰,真对不起,我是东村。起来了吗?”

“因为孩子要上学,我们都起得早。我先生也起来了,我去给你叫来……”

东原条木的妻子说。东原拿起电话。

“怎么样了?”

东原条木的声音里带着焦急和担心。东村为了不让楼上听到,东村压低了声音开始讲话。

“已办妥了,正打算去东京,你那边没什么变化吧?”

“没有。你还在前山市吗?”

“在前山附近的良吉高原,麻烦你和千山到我这里来一趟。”

“行,我们去了之后做什么呢?”

“我这里抓了人质。门啡组组长,知事的财务会计都在这里。还有他们两个人的女儿。”

“是不是你来东京救回您妻子之前,由我们和千山来看管他们四个人。”

“对。去了东京会发生什么事我不知道。知事的财务会计和门啡组长说了一些能保全我和妻子的性命的话。我拍成了录相。以后就要看我和长连集营的交易成不成功了。

“那四个人,可以给你作双重保险对吗?”

“是的。我如果在东京进展不顺利的话,你们把四个人遭绑架的事让警方知道,然后你和千山就离开。这是我想拜托你们的事。”

“明白了,我这就去!”

“乘新干线,在火车站租一辆车,从高崎市到这需一个小时,在别墅区的入口处有指示牌,你找到h7的建筑,我就在那等你。”

“我跟千山联系吗?”

“不。我要托他关于电视台导演的事。我来打电话吧。然后我让千山给你打一个电话,你们汇合后一道来吧!”

“明白了。”

接着,东村给千山挂了电话,千山正好不在家。他又往千山工作的出租汽车公司打了个电话,千山在那,正在洗刷车子。

“你跟东原联系后,尽量早一点到我这里来吧。详细情况他会告诉你。”

“我要做些什么?”

“太平洋电视台有个叫佐良木儿的导演。把这盘给他看的录相代替我交给他。我要去东京一趟。”

“去救出妻子吧。您妻子从没有从江山的公寓里出来过,应该还在里面。长连集营的土井每天都从那进进出出。

“是吗?你难道不工作,天天都在监视那个公寓吗?”

“那也不是。那是在江山一带乘车下车的客人很多。还有东原也经常监视那里。”

“请你帮我跟太平洋电视台的佐良先生约个时间,在他方便的时候,我想见见他。”

“我明白了。我会去你那告诉你佐良的回话。”

东村挂了电话,浇了一壶开水。正要冲咖啡,楼梯上响起了脚步声,龟田佳子下楼来了,她瞥了东村一眼,进了厕所。

“冲奶咖啡,我令送到二楼的。”

东村与龟田佳子打招呼,她什么也没说。眼睛肿胀而充血,四个人一夜没有合过眼。彻夜都龟田大山和青山正原依然顽固不化。

东村也丝毫不做让步。龟田佳子和青山美子抱定决心:即使东村强迫,也决不脱下衣服。东村不说一句话,开始用脚轮番踢龟田和青山的身体。

东村知道这样做,他们的女儿会吓得够呛。果然二人大喊起来,龟田佳子哭出了声。

东村仍没有停下来,龟田和青山因手脚被捆,对东村的踢打无任何反抗之力。

首先开始脱衣服的是青山美子,她开始解和服衣带的时候,东村停下了对青山正原的踢打。又开始了对龟田大山雨点般的踢打。

青山美子脱下了胸罩,rǔ房暴露无遗,然后她用哀求的眼光望着东村,她身上只剩下一条内裤了。东村紧闭着嘴又一次踢在青山正原的身体上。青山美子的脸扭曲了,无可奈何地脱下内裤,脱得一丝不挂了。青山正原大喊大叫怒骂龟田大山和佳子。

东村饶了青山,又开始踢龟田大山。龟田大山胸部挨了几脚,呕吐起来,但呕出的也只是一些胃液,假牙也随之吐了出来。

龟田佳子再也无力坚持抵抗了。她一边哭喊着,一边开始脱衣服。她毫不犹豫地连胸罩内裤一并脱掉。但是龟田大山仍在坚持拒绝讲话。

“我和龟田一条心,他什么时候说我什么时候说。”

青山说,龟田一边呻吟,一边摇头。

“爸爸,别糊涂了,够了!这件事让我受够了。”

龟田佳子哭喊着。

“没办法,只能小姐们受些委屈了,可要忍耐些哟。你们两个人选择吧,是让小姐们挨打呢、还是由你们来舔她们的身体呢?”

东村说完,抓住坐在地上双手护胸的二个姑娘的手腕,揪了起来,事到如今,龟田大山的顽抗彻底崩溃了。

青山正原代替东村,开始“审问”龟田大山。然后,龟田大山再反过来审青山正原。也就是两个人作为围绕知事的职位互相倾轧的两派内幕的知情者分作两派对峙,互相揭露彼此的丑闻的经过,被东村用摄影机一一录了下来。

龟田大山一边展示文件包中的几份文件和自己的备忘录,一边说明高平知事的秘密资金周转。这样知事贪污渎职的事实大白于天下。

知事一直干涉县里进行的大规模工业区的开发,指使一些大公司在土地问题上纠缠不清。另外,他还负责县内的公共设施建设,借招标工程,收贿贪污,捞了便宜。

另外,知事是中央政界的大人物岩田一男的接班人。他们二人原是同乡,过去岩田一男做自治大臣的时候,高平村夫是自治省内高官。二人的关系从那时逐渐亲密起来。

岩田一男把自己积累的政治资金的一部分直接以现金的形式转在高平村夫操纵下的不动产公司的户头上作为合营资金,然后再秘密转到岩田一男名下。高平村夫也在选举之时,提供了数目可观的选举保证金。因为高平村夫怀着有朝一日能接替岩田一男,进入中央政界的野心。

上次知事选举的过程中,门啡组爆出高平的桃色丑闻,高平就是仰仗岩田一男摆平此事的。那时候,动用长连集营,回击门啡组威胁的就是岩田一男。

威胁没得逞的平江谷三郎已准备参加下次知事选举,并改变了策略。那就是制造自杀假象杀害知事的财务经手人龟田大山,使公众对知事受贿读职之事深信不疑。

知事对他的死对头平江谷三郎一派出此狠招,毫无予见和准备,而且听命于平江派的门啡组的存在对高平来说仍然是个威胁。

于是,知事就想借警方的力量合法地除掉门啡组。他看中的第一个人选就是前山警署的刑事平直保。平直是个出色能干的刑事,他的情报搜集能力是出类拔萃的。可是他好酒,一喝多酒,就干出格的事。为此他受过几次处分。

选举战一开始。门啡组就威胁到高平,警署干涉此事之前,长连集营就控制了局面,使平直以警方的力量对此加以干涉。因此,平直也开始进出高平村夫的选举事务所,高平一派迅速和县警总部上层取得联系,控制了平直的一举一动。

对于长连集营送来的五百万元,平直仍是默然收下了。从那时开始,平直就开始对门啡组处处找麻烦。逼得他们无路可逃。据说除掉门啡组组长的计划并不是高平知事发的话,而是由长连集营想出来的。

而后一,又悄悄送给平直一百万日元的现金这事当时就是由龟田大山完成的,平直二话没说收下了那笔钱。

选举结束后,高严村夫当选知事,平直来见龟田大山,要退回以前收下的那笔钱。龟田大山问他为什么。

他说知事借黑社会的力量,摆平了门啡组的进攻,一定花了不少钱吧,连我这么个方下刑事都得了一百万元。太对不起知事了,受之有愧!

这些骗人的鬼话里,包含着明显的要挟二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得知长连集营介入此事的高严村夫预先准备了五百万元,指示长连集营交给他。那时,高平就想把平直吸收成为打击门啡组的主力人物。

两对父女默默地喝着东村送上来的咖啡。他们的脸都因疲劳过度而变得铁青。龟田大山一副彻底被击败的样子。在摄相机前道出知事的种神秘密,这已经在去了龟田大山的生气。

喝完咖啡,东村把牛奶和鸡蛋三明治作好后送到二楼。龟田大山看都没看一眼。其他三人纷纷又伸手拿起三明治。等他们吃过饭,东村分别给四人捆住手脚,蒙住眼口,下了楼,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不一会做起了恶梦。赤身躶体的加代子从高楼的楼顶上掉下去,东村吓得叫出声,也吓醒了。梦中的影像还残存了一些在记忆中,但一睁眼却忘了前因后果。

那以后,东村睡意全消。于是,他起身后洗了个热水澡。

下午快三点的时候,东原条木和千山俊男也来了。

“太平洋电视台的佐良先生,今晚一直呆在电视台的新闻部,半夜也没关系,他说会出来打电话给你。”

刚一见面,千山就立刻说,东村把二人带到二楼,让他们看了四个人质。

东村说:

“我过两天要去东京,我要用昨晚拍的录相带换回我的妻子。实在对不起你们,在我妻子回来之前,我还不能放你们走。我不在的时候,请了别人来照顾你们,你们可不许惹麻烦,如果这盘录相仍不能解决这事、你们就会作为绑架事件的受害者,得到警察的解救。那样的话,知事渎职,门啡组慾杀龟田君那些事就会公诸于众。但是,你们作为人质不会被杀的。”

四个人听完,连连点头。

东村下了楼,对东原英吾和千山浩也说:

“我给他们蒙住了眼睛,你们绝对不能让他们看见,你们千万不能卷入这件事中来。”

东村出了别墅,向高崎市的方向走去。在高崎市的出租汽车营业处,把那辆借来的汽车还了。然后搭上在来线和新干线,前往东京。

他的行李只有一个小包,里面仅有他的换洗衣物、录相带和黑家伙、刀子放在了衣袋里,他祈祷着能不用刀枪武力就能把加代子接回来。

坐在列车中,摇摇晃晃地睡着了,差点过了东京站。

东村在八重洲的地下街吃过夜宵,给太平洋电视台的导演佐良木儿打了个电话。对方好象一直在等东村的联络。

东村从东京车站搭上出租车来到阪泉的太平洋电视台,告诉门卫要找佐良木儿:佐良木儿很快出来,把东村领到一个小房间。在一间象小会议室的房间的角落里放着电视机和录相机。

初次见面寒暄过后,送上了咖啡。在座的除了佐良木儿还有两个新闻记者。

“真够快的,录相带带来了吗?”

佐良木儿等送咖啡的小姐出去后立刻问东村,东村点头作答。

“我们可以看看吗?”

“我就是要给你们看的,但是你们看之前,我有个请求。”

“是什么?如果可能,我们会答应的,东村先生。”

“我之所以拍这盘录相,完全为了我个人,通过新闻界公开的事并不是我的本意。”

“详情我们一无所知,我们也是听千山俊男先生这么说。”

“佐良先生请原谅我现在还不能把录相带交给您。我要用它来对付我的仇人,若不能成功那时我会把它交给您,那时候任由太平洋电视台公开放映。如果你们要看这盘磁带,这是我希望你们接受的条件,”

“是这样。如果方便的话,能把您说的个人的事讲给我们听听吗?”

“现在还不能讲,等我的交易设成功,我把磁带交给佐良君的时候,自然会告诉您的。”

“我们听了千山俊男的话以后,也对知事选举的众说纷经,现任知事高平的心情况作过一些调查。结果,好像确实有一些不可告人的丑闻。你刚才说你想做的这笔交易是为了个人,那么这笔交易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佐良木儿同道。

东村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他立刻就明白佐良想利用迂回战术从他口中套出些什么事。

“佐良先生,您一定在心中寻思着,我在用这盘录相带要挟谁呢,这我也可以理解。但是,请不必担心。我要做的交易一来不为金钱、二来与知事选举无关,而真正被逼无奈的倒是我。我出于无奈,才准备了这盘录相带。但请原谅不能与您细说,请您相信,我没有期骗您。我要是为了正义,拍下录相,早就把它交给您了,我现在只考虑到我个人的安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六章 同命天涯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