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末谜案》

第12章 枯水潭里的腐尸

作者:长篇小说

10月23日下午5:30,刑侦队接到一个紧急电话,鬼潭边发现一具腐

尸,尸体高度腐烂,面部肌肉已经烂掉,露出呲着的牙齿和鼻骨,眼眶和

鼻骨下端成了黑洞,带梢的皮带还盘在盆骨上,长着一层绿色的苔藓,断

梢不知所在。而更引人注意却是腐尸边那一串深深的脚印……

雨停了,洪水消退,九龙溪又恢复了往日的神态。

陈功带我走上溪岸、说是观赏大水过后溪岸上的风景线。我放眼展望,却并未见到新颖别致的风景。只见峭壁上、草木上留有被洪水淹没、冲刷过的痕迹,有波浪推送到岸边的草木残渣的堆积,有些残渣甚至被送上峭壁的树极上,渣滓沿溪岸分布着,最高点几乎都在同一水平线上。特别是那些泥浆留下的痕迹,经太阳曝晒,成了一线线、一片片的灰白,有的地方,灰白的线条长达几十米甚至上百米。

“这有什么好看的,我只关心案件留给我的迷惑,我至今没有解开。能否赐教一二呢?”

“好吧,我让你来观赏风景,就是想告诉你有关秘密。其实很简单。你记得当初我站在老龙嘴中的情形吗?当时,我高兴得像是发现了新大陆!”

“不错。但我始终不知道你发现了什么。我只看到一只水鸟从那儿飞出来,掠向水面又冲上天空。”

“咳!重要的发现不是水鸟。”

“不是水鸟是什么?”

“水纹线,老龙嘴钟rǔ石上淡淡的水纹线!只是站在远处看不见罢了。”

“水纹线说明什么?”我惊诧着,反应迟钝。

“我发现最高水位印在老龙嘴上的痕迹,说明洪水最高涨的时候,可以淹没老龙嘴的口腔,而钟rǔ石里面的空隙却没有被淹,这样,我就有了一个推测,恰当地说,是脑海里突然有这样一幅奇怪的图景:当洪水淹没老龙嘴口腔的时候,一个水性极好的人从那巨石的边缘纵身一跳,扎入九龙潭,当时在场的人虽然都吓蒙了,站在可以看见九龙潭水面的地方,用惊恐的目光搜索着水面中心地带和九龙潭出口,看是否有一个人冲出来或者被冲向下游,而投水者则凭着对潭底地形的熟悉,抠着潭底巨石上的缝隙,挣出漩涡的势力范围,在潭边的水面中冒出头来,然后在水雾的掩护下,攀着、抠着水潭边缘的地缝向老龙嘴游移,或者潜游,请注意,这时的水面正好与老龙嘴上chún的钟rǔ石的*头处在一个平面上,老龙嘴的里面被浑浊的溪水灌满了,于是,这个自杀者到了老龙嘴中,双脚站在老龙嘴下chún的岩石上,躯干被浑浊的洪水遮掩着,头部伸进了钟rǔ石后面的空隙里,这样,他的全身就看不到了,然而他轻松地站在那里呆上几个小时直到天黑,并且他可能抓住钟rǔ石的*头,自由自在地呼吸他所需要的新鲜空气,从rǔ石的间隙窥视那些寻找他的尸首的人们,发出得意的、捉弄人们的微笑。”

“从那以后,你就肯定了王义假死,而且下定决心侦破此案?”

“是的。不过,我一直在等待机会,决定让我怀疑对象站在那老龙嘴去,这并不难,那天我已经那样做了,就是要使他明白,已经有人洞察了这个秘密,让他在心灵上受到一次震惊。当然,我最盼望的是涨一次大水,重现王义吸投水时的景观。正好,这次的大水和王义投水的那次差不多,连王新生也这么说。我目测了一下老龙嘴,发现水面正好与老龙嘴牙齿上原有的水纹线持平,虽然这是我的目测,但我看得钟rǔ石上有一点白色,水纹线就在那儿。我及时抓住机会,拉上王新生做特别助手,让他亲眼目睹我栽下九龙潭,然后又让他看到我出乎意料地出现在老磨坊。目的是让他进一步明白王义投水的秘密已经被我彻底发现,再也不可隐瞒,让他精神上受到更强烈的震撼。当然,上演这样一个惊险的节目,我也是没有完全的把握保证自己不死,因此,在栽下九龙潭的一刹那,我紧紧地抱住那片长长的木桨,为的是借助它的浮力,果然,我到九龙潭后,没有被卷入深渊。我浮上来的时候,你们已经离开了瀑布口的巨石,看不见我,我索性冒了一次险,丢开木桨,在瀑布头落下去的水域附近,扎了下去,目的是要试试我能否在八米多的深处触摸到水底巨石上的缝隙,那儿的漩祸使劲地将我向更深的深渊拉扯着,幸运的是我终于抠住了石头间的缝隙,拼命地挣脱了漩涡的拉扯,从潭边的峭壁上再次浮上来。这时你们大概在老磨坊屋后的通道上小跑着,等你们到潭口,我已经站在老龙嘴中了。现在,可以断定,王新生已经处在极度的恐慌之中了。我用精神的鞭子抽打着他,驱逐着他,逼他走进我的侦察方案。即使他怀疑是圈套,也只得硬着头皮应战了!”

我仿佛听见了一个神话,高兴地嚷道:“看来我们马上会大获全胜了!”

陈功却摇摇头道:“眼下还不能这么肯定。因为还有许多疑点尚未调查清楚,比如说,王新生控告你的那封检举信的草稿还没有直到,你的同行电话告知我说,他们把县城所有电脑打字店都调查过了,没有获得线索。梅中娥现在哪里?也必须调查清楚,特别是王新生在受到震撼之后会采取什么行动,需要采取什么措施对付,这是我们必须认真研究的。”

“你不妨推测接下来会出现什么情况?”

“我们的对手为了证明王义的确死亡无疑,必须让王义的尸首暴露。在近几天之内,会有一具尸首出现在九龙溪。”

“假王义,真王恩的尸首?”

“不错,只要尸首一出现,我们就大有文章可做了!”

“可是要证明可能出现的尸首是王恩,必须有证据。”

“是呀,需要两方面的证据,一方面要证明死者是王恩;另一方面要证明活着的王恩即王新生是王义。证明王恩已死的证据主要是尸检,而证明王义活着的证据就比较广泛,如王义的生理特征、笔迹等等,此外,还必须有王义如何活着,如何谋害王恩,如何来到老磨坊的证人证言,关于这些,不可能有两个以上的人知道,可能只有梅中娥知道一点线索,这很符合我们所推测过的有关梅中娥抓住了王新生的某种把柄并用这个把柄向王新生勒索大笔金钱之说。所以,我们绝不能抛弃梅中娥,你还必须接触梅中娥。”

“我完全信服你的推测,眼下我们怎么办?”

“其它的事情固然很紧急,但最紧要的是发现尸着。我们两个必须在这里等待尸着的出现。另外的调相,我自有安排,到时候我会让你看到满意的结果。”

我把他奉若神明,焦急地充满地等待着。

果然不出所料,这以后的第三天,十月二十三日上午,当地一群放牛娃传播着一个消息,他们在离九龙潭四里路的下游的一个沙滩边缘发现了一个死人。我们急忙赶到那里,在一个叫做鬼潭的地方,了发现一具尸着被溪水冲到潭边,已经消退的溪水将那尸首搁在浅滩上。我们走拢去,但见一身已经破烂不堪的铁灰色的制服裹着高度腐烂的躯体,面部肌肉已经烂掉,露出呲着的牙齿和鼻骨,眼眶和鼻下端成了黑洞,用树枝拨开那破烂的衣服,发现一条发黑的、断了带的皮带还盘在盆骨上,长着一层绿色的苔藓,断梢不知所在。

“这一下我们有事可做了。”陈功围着尸着转了几圈,扬起手中的树枝叫道:“马上通知你们县局刑侦队,派出法医尸检。”

“好的,我去镇政府向县局报告。”

“不,这份差事让治保主任杨根生去就行了。我们俩马上到老磨坊去。”

……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到老磨坊之后,陈功开门见山地告诉磨坊主:“在鬼潭出现一具尸首。”

“真的么?那一定是我兄弟了!这下我可轻松了。”

“你敢断定那尸首就是王义吗?你还没有去现场看看,怎么就下这样的结论?”

“这不明摆着吗?今年以来,这九龙村上下没有死过其他人。我问问你们,那尸首上的衣服是什么样子的?”

“铁灰色的制服。”

“这就对了!王义生前的确是穿着这身衣服,不信,你们可以调查朱素珍和其他群众。”

“不仅仅要调查,而且要作法医鉴定。”

“那最好不过了。有了法医鉴定,这案子就可以了结了。”

“你那么肯定?”

“你们不信?那就等着消息吧。”

县局侦察员、法医如期起来了,不到半天,草草拟就的现场勘察报告和尸检报告记录着如下情况:

一九九五年十月二十三日下午五点十分,我队接到九龙镇政府电话报称:九龙溪鬼潭岸边发现一具腐尸。

接报后,我队副队长李×,率领侦察员王×、张××、技术员陈××、法医黄×于二十四日上午八点赶到现场。

现场位于九龙溪谷中名叫鬼潭的右岸沙滩上。鬼潭水深3米。左岸有一乡村小道,右岸是沙滩和一片芦苇。尸体在沙滩上距水面1米,高于水面0.3米,头西脚东仰卧干沙砾,尸体旁边的沙砾中留有零乱的脚印,据查,是发现尸体的孩童杨××、赵××、还有先期到此察看尸体的公安人员陈功等人所留。通过水位勘查,尸体被发现前五天,九龙溪水猛涨,最高水位高出尸体所在地275厘米。“当地群众介绍,溪水猛涨以前,未发现可疑之物,尸体是被溪水搬迁所致。

尸体系男性,身长168厘米,肩宽31厘米,生前身穿铁灰色亚麻混纺制服和白的确良衬衣,制服已破烂成条块,前襟尚有三颗土色胶质钮扣,当地群众辨认,铁灰色亚麻混纺制服是王义惯常着装。衣袋里发现32开字纸一张,用钢笔书写的字迹被水浸蚀褪色,隐约难辨,纸头上铅印的九龙联校的红字清晰可见。

尸体已高度腐败,头部与其他部位没有打击痕迹;口腔有牙齿32颗,磨损程度为中等,下牙床左侧末端一智齿发育不全,比其他牙齿矮小,鼻骨、眼眶、喉部有泥土泥沙,舌骨完好。现场勘察于当日上午十一点四十五分结束,并提取了下列物

1.破衣片数块;

2.字纸一张;

3.牛皮带一条。

法医的鉴定结论是:溺水死亡。死亡时间约在五个月以前。

十月二十五日,早在一个月前就离开老家暂住县城做小菜生意的朱素珍被通知回九龙村辨认尸首。她认定是自己的丈夫而且掩埋了尸首。陈功当场提出了一些质疑,但都被一一否定,勘查组一致认为死者是王义无疑。

这一结论如何一瓢凉水兜头浇在我和陈功头上,难道我们的推断完全错了?

“看来,该是鸣金收兵的时候,再折腾下去只会是劳而无功,自找苦吃。”我灰心地叹道,原来陈功的那些推理在我脑海里化为了缕烟雾,风一吹就散尽了。

“不是我的推测错了,而是我低估了对手,我的疏忽给对手创造了一个做手脚的机会。”

“难道你又有什么推测?”

“是的,我的假死试验原本就是为了胁迫我的对手就范,暴露那具尸体。按照我的设想,只要这具尸体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就可似真相大白、大功告成,没想到对手会通过一些物证击败我的推理。”

“你的意思是说那张被水渍侵蚀的字纸和那破碎的衣片,是凶手有意安排?”

“老弟,看来你并不愚蠢,当我昨天看到那具尸体的时候,我曾经得意自己的假死试验对凶手来说不啻是当头棒喝,逼得他暴露无遗。但我立刻察觉了自己的疏忽,我们既然预知对手会在某个地方抛出这具尸首,为什么不暗中跟踪到那里?如果我们这样做了,就一定会发现这个狡诈的家伙从什么地方找出尸首,又把早已浸泡许久的破字纸塞进破衣片的口袋里,然后又移尸溪流,让溪水把尸首推送到那里。看来,这几天我被自己的行动陶醉了。”

“可是那破衣片是难以在抛尸时裹上去的啊!”

“是的。凶手在当初作案之后,就把王义的衣服给死者穿上了,并且把尸首收藏在某个凹形的石槽之中,用一些沙砾和石块压在尸首上面,他在那个时候的想法是,让这尸首浮上水面,万一被人发现那个罪恶的地方,那身衣服也足以证明死者就是王义。”

“这么说来,的确是我们失误了,不过,我们再也得不这样的机会了。”

“不!机会是可以创造的。我现在的推断是这样,凶手在前往那个藏尸之地的途中,一定会溪岸的沙滩上留下他的脚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2章 枯水潭里的腐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世纪末谜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