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末谜案》

第13章 阴魂不散

作者:长篇小说

我一拳击碎木条钉成的窗户,纵身一跃,上了窗台,跳了进去。谁知

窗下离板壁不到一米是个火坑,正燃着一蓬大火。我绕着圈子抓捕王小龙

时,却被扔过来的一把木椅撞击右腿,跌了一较。王新生赶上前骑压在我

胸口上,双手扼住我的脖子……

我冷静分析朱素珍被伤害这件事情,认定是一起与我们的侦察对象有利害关系的案件。从她被杀伤的部位来看,凶手是想给她致命的一击,可能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或者因为没有杀人经验,误认为那一刀足以致死人命,凶手没能够或者认为没有必要杀上第二刀,才让她从死神的疏忽大意之中捡了一条性命。

是谁有必要置她于死地呢?如果王新生真是假死的王义,他是有必要的,尽管他做了整容术,但那种害怕被人识破真面目的忧虑没有完全消除。特别是在尸首暴露以后,他一定担心警察之中有个独具神眼的人看出破绽,进而引起对王义之死的怀疑,让他老婆朱素珍对他作彻底的辨认。可是朱素珍说,那个凶手是个十八九岁的年轻人,绝不是王新生。那么,是不是王新生用金钱收买了一个年轻的凶手?我对这个设想很感兴趣,觉得自己的判断是多么符合逻辑。可是后来仔细推敲,又觉得这个判断缺乏事实证明,因为,据朱素珍的记忆,那个杀手是县城口音,既然这样,凶手就该是县城人氏或者是在县城生活、学习工作了较长一段时间的年轻人。王新生要收买这个人,就必定要上县城,发现、选择可以收买的适当人选,然后做成交易,告诉有关朱素珍的相貌、住处、营业场所等情况,这样至少三至五天时间,而王新生在朱素珍被伤害之前,只上过一次县城,而且是在一天之内返回,没有时间干那么多事情。

我不得不否定了王亲生收买杀手的可能,把思维活动从因果关系的推敲转移到凶手必须具备的条件分折上来。凶手要杀害或者伤害朱素珍必须具备三个条件:第一,他必须知道朱素珍在县城做小莱生意,而且知道她的住处和行踪;第二,他早就认识朱素珍。因为在作案过程中,凶手并没有问过她是哪里人,叫什么名字。特别是他戴着一副墨镜,说明他与朱素珍不认识而作了准备,防止被朱素珍认出来;第三,这个凶手倘若不是为王新生效劳,就应该是与朱素珍有仇隙,至少认为朱素珍的存在和所作所为对他的生活构成了威胁或给他带来了某种不幸。

分析到这里,我忽然想起一个人来,他就是王小龙,他与王丹凤在同一学校读书,据说都没能考上大学,而转向职业中学就读,朱素珍离开九龙村来到县城做小菜生意,他一定知晓,他符合上述三个条件,特别是他曾经在我了解、劝解他与父亲王新生的纠纷时,他说见不得梅中娥和朱素珍这两个女人,扬言要杀人的。他要伤害或者杀害朱素珍的理由可能是这样的:

1.他没能上大学,不是自责学业成绩不好,而是归咎父亲没能给他拉关系创造经济条件,甚至归咎王义的盗窃造成了他家的经济损失,而作为婶婶的朱素珍不仅隐瞒着那笔巨额赃款,并且企图通过与父亲的苟合夺取他家更多的财富。

2.他可能知道了父亲王新生对他吝啬的缘由,是因为父亲想把钱用在朱素珍和梅中娥这两个女人身上,他担心朱素珍和梅中娥这两个女人的存在会给他的前途带来更多的不幸。

我如同拨开了一团迷雾,急忙赶到他所在的学校,却没有发现他踪影。他的同学们都说,王小龙已经离校三天了,学校老师同学寻找的下落也没有结果,连王丹凤也不知道他的去向,只是透露了这样一些情况:近两个月来王小龙一直跟她王丹凤过不去,说是丹凤的母亲朱素珍有意跟他作对。后来她才知道,王小龙连续收到匿名人的信,匿名信告诉他,朱素珍说他家的三万元是王小龙自盗。因为王小龙有偷东西的习惯,在读普通高中时,就听说偷过单车,受过公安机关的处罚。说什么朱素珍还要求学校关注他的经济开销,因为他可能会动用那笔赃款,还说王小龙可能用大笔金钱与有关领导拉关系,或者伙同高考落榜子弟和闲散青年挥霍金钱吃喝嫖赌,这将引起王小龙多么大的仇恨啊?这与我的分析是多么吻合!

可是,当我再次走进入民医院询问朱素珍时、她吃惊了,捂住脸上的纱布大哭起来。她根本没有那样做,是有人故意制造仇恨。

我必须找到王小龙。在县城寻访了三天也没有结果。十一月五日,我连夜赶回九龙村,想将这一情况报告陈功。杨根生告诉我,陈功到了汪德顺那里,于是我又辞劳苦地摸黑往上游走去。

半夜时分,我到了老磨坊那里,当然想了解一下王小龙是否在家里,我蹑手蹑脚进入老磨坊屋后的通道,双手攀住那屋子的后窗,舔破窗纸向内窥视,但见王新生与王小龙正在争执:

“你悄悄回家又悄悄躲在家里不露面已经两三天了。是干了坏事还是怎的?明天上学去吧,老师、同学会找你的。”

“我不是告诉你了吗?我现在没什么前程了!这都是你不支持我的结果,我不要读书了,我要到祖父那里去,给我两万元路费!不然,我连你这个父亲也不认了!”

“龙儿,不是我不支持你,那三万元赃款一直下落不明,可能永远得不到。我手上没多少现款,存信用社的那些钱是定期,利息高,现在取了利息要少好几千,划不来。到明年急用时再说吧。”

“还在骗我!我知道你打的什么鬼主意!到了明年,那些钱恐怕既不属于我,也不属于你了!”

“放你的狗屁!不属于我属于谁?”

“那两个騒女人不是都等着你、巴结你吗?你不是要与她们结婚吗?她们看中的就是那些钱!是祖父的遗产!”

“你胡说,你祖父还没死哩!”

“你妄想!告诉你,祖父给的钱不是让你玩女人的。你不关心我,我就不成全你,你和哪个女人好,我就要杀谁,说到做到!”

“龙儿,你听说什么了?对我这样凶神恶煞!是哪个女人和我好了?”

“我不用听别人怎么说,你的事我知道!”

“你究竟知道什么?”

“梅中娥那个騒姨子在深圳等着你!她不在你身边,你就想和朱素珍鬼混!”

“即使这样又怎么的?老子的事也要你管?”

王新生气得双手发抖,猛地抄起一把木椅朝王小龙打去,王小龙抄起木椅相迎,屋里传出木椅的撞击声和碎裂声,一块木屑飞到几米远的碾槽中去,老妇人秀芝从床上爬起来,连滚带爬地摸索到儿子和孙子之间,跪着双腿哭骂:

“你们翻了天哪!想气死我呀!”

“奶奶,他不像个父亲!”

“你也不像个儿子!”

“奶奶,你瞎着眼看不见,他找的女人是些什么东西,那个梅中娥妖里妖气,先前与叔叔通姦,后来又与一个警察乱搞关系!还有那个死不要脸的朱素珍。”

没容王小龙说完,王新生大吼一声:

“我的事不用你管,我有婚姻自由,梅中娥爱我,我就要她做妻子,梅中娥不爱我。我就要朱素珍,看你怎么样?”

“别做梦,这两个女人你一个也别想得到,我不要她们任何一个做后娘,告诉你,朱素珍让我杀了!你到阴曹地府见她的鬼去吧!”

秀芝像遭受到雷击一般,愣在那里,正要作揖的双手合在胸前僵住了。半晌。她向前一扑一抓,抓住了王小龙嚷道:

“你说什么?杀了你婶婶?”

“是的,我杀了她!她是我家的克星!”

“她妨碍你什么了?你为什么要杀她?”

“你问他!”王小龙对王新生怒目而视。

“我怎么知道?你这个孽种,犯了死罪!还扯上你父亲,”王新生怒不可遏:“你说,这可是真的?你为什么杀她?”

“你还假装糊涂!她是你的野婆娘,却是我的仇人!”

“到底怎么回事?”

“有个关心我的人写信给我,说是朱素珍到处造我的谣,说我偷过单车,说我自盗了三万元却反诬是她男人干的,她这样做,是因为她把我看成是你与她苟合成婚的障碍!”

“你这又是胡说八道了,谁那么关心你,给你写这样的信?”

“反正我收到了那封信,我觉得那个写信的人是关心我。”

“你不要吓唬我和你奶奶,既杀了人,为什么警察不抓你?”

“你不信?我拿东西给你看!”王小龙说着,从衣内腰间拔出一把明晃晃的水果刀,“当啷一声丢在王新生面前:“我是戴着墨镜找到她的,她不会认出我,谁也认不出我。我用石灰撒了她的眼睛,还用这把刀杀进她胸膛!然后拨刀就跑,骑着单车跑。警察即使是神仙,也不能死人嘴里知道杀她的是谁?”

“我的天哪!这可是罪孽啊!”秀芝嚎哭一声,昏倒在地。王新生却镇静下来。

“真该死!你以为警察吃素的!告诉你,你收到的那封信就是线索,他们会通过这封信查明写信人,再查明你这个收信人,这是很简单的事情!”王新生剧烈地颤动着双的,咆哮起来:“孽种,我问你,那封信呢??

“烧了!”

“为什么要烧?这个写信是个教唆犯!找到他可以减轻你的罪行!”

“那信中尽说你的丑事,造谣中伤我,出祖宗三代的丑,我留着它干什么?”

“那好,我再问你,那封信是什么时候从哪里寄给你的?”

“信封上没有邮戳。”

“这个写信人倒很狡猾。”王新生舒了口气,捧着脑袋思考了一会又说:“从信的字迹和造句来看,那写信人是什么水平?有什么特点?”

他俨然在侦察破案!

“那信不是用手写的,而是电脑打印的。看不出写字的特征,但至少是个初中水平。”

“照你这么说,警察目前是没有证据抓你的,可是你这件事做太荒唐、太伤天害理!她好歹是你婶婶,你怎么听从别人的挑拨,不问青红皂白就把她杀了!我知道,你这样做也是冲我来的,那么好吧,我要你去公安机关自首!免得我为父的跟你受罪。你让我太伤心了!”王新生说到这里,竟然也哭泣起来,他摇撼着倒在地上的老妇人:

“娘,我怎么这样不幸?中年丧妻不算,还出了个不忠不孝,犯上作乱的儿子!我可怎么办哪!”

老妇人被摇醒过来。她挣扎着坐在地上,抓住王小龙捶打着:“我怎么这样命苦?眼看好日子来了,却出了你这个孽种。你爷爷知道了要气死!你怎么对得住你叔叔,丹凤没爹没娘了,日子可怎么过哟!”

“娘,既然他不愿自首,就叫他述命去吧,难怪他说要钱到他祖父那里去,再不走,警察就会来了,到时候,王家这根独苗也保不住了,他犯的可是杀人罪呀!”

他这样哭着嚷着,从衣袋里掏出一叠人民币。塞进王小龙的上衣口袋里。

我本想再窥视一会,以便掌握更多的情况,但是看到王新生母子要王小龙走出这一幕,知道是采取行动的时候了。我一手拳击碎木条钉成的窗户,纵身一跃,上了窗台,跳了进去。谁知窗下离板壁不到一米是火坑,正燃着一蓬大火。我绕着圈子抓捕王小龙时,被王新生扔过来的一把木椅撞击右腿,跌了跤。王新生赶上前骑压在我胸口上,双手扼住我的脖子,我只好紧扣他的双手,摆动两条腿,用两个膝盖猛磕他的腰椎,冷不防将他磕了一个前补,扑倒在我头部前方。待我翻身爬起将他右手剪住时,王小龙已经夺门而走,朝九龙潭上游方向落荒而逃,我舍弃了王新生,追出屋子,在溪岸小道上紧紧追赶了一里,多路,也不见他的踪影。

我想,他一定在小道上旁出斜走,遁入深山中去了。我又一次感到了自己的无能,悻悻地继续向上游走去。

凌晨三点,我敲开了汪德顺家门,到了陈功身边。

“不过,这里有疑问、明明朱素珍未死,王小龙为何说她已被杀死?”我与陈功研究着案情。

“他是没有杀人经验,以为那一刀正中要害。可是在石灰粉末还在飞扬的时候,他一定没看清那一刀杀的深浅。加上他很害怕,抽刀就走,他以为杀死了。”陈功说。

“王新生先是要他自首,后来又阻碍我抓获凶犯,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他很狡诈。因为这起案件造成的是一石双鸟的结果,既让朱素珍双目不再有辨认事物能力,又使小龙成了罪犯。无论王小龙被抓获还是脱逃,都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3章 阴魂不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世纪末谜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