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末谜案》

第21章 世纪末审判

作者:长篇小说

中午时分,预审官忽然告诉他,有几位经过特许的客人将与他会见。

当他走进会议室的当儿,他全败露了!对这几位特邀客人连连磕下头去,

长跪不起。不一会儿,他终于支持不住,瘫痪在地,昏了过去。

我按照陈功的吩咐作了精心准备,并将他的智力救济及时进行消化,以便县局派人请我参与最后决战时我的见解能够不同凡响。

我整整思考了一夜。

第二天上午,我果然被请到刑侦大队会议室。几十位刑警围坐在一张椭圆形的大会议桌旁,桌面中心摆了一溜鲜花,像是要举行盛大的庆典。局里的主要领导都在座。陈功以退居二线的市局老领导的身份主持着会议。

他说:“从昨天开始,我们先后两次召开案情分析会和重大疑难案件攻坚会,大家多次听了王在舍命崖疯狂叫嚷的录音,看了一些图片,感到特别刺激,对王义是否假死,王恩是否存在,鬼潭尸骨是否属于王恩等等问题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但是,疑点不清楚,各种现象之间的联系不明朗,某些重要环节甚至一片迷雾。有的同志还认为怀疑王义假死的根据不足,这样,证据的链条上有不少环节还中断着。因此,大家议论纷纷,莫衷一是,除了提出重新检验尸骨以外,几乎提不出一个好方案。这是因为包括我在内的有关侦察人员,对有关情况本来就掌握得不多,在这种情况下,必须有一个掌握情况比较多的同志指点迷津,解释疑点,提出一些独到的见解,所以,我征得县局领导的同意,为大家请来了一位已经被开除的警察。他虽然已经成了普通老百姓,但他自始至终在与犯罪分子较量,还差点儿丢了性命。他掌握的情况比我们多,希望大家摈弃偏见,听听他的见解……

我没有推辞,先以山中的生死搏斗让大家瞠目结舌,然后话锋一转,发表四座皆惊的见解:

“首先,我要告诉大家,通过我的侦察和从已知推测未知的全部活动中所悟出的许多微妙,我要公布一个我们侦察史上尚未记载的秘密,这个秘密可以解释王义投身于飞瀑壮烈、浊浪汹涌的九龙潭之后,为何久久不见尸首的真相!那就是溪岸上的水纹线,老龙嘴上的水纹线!

“说到水纹线,我建议大家不妨在水消落以后到河边、溪边走走,大家一定可以看到一条灰白色的风景线,那就是洪水中的泥沙在两岸留下的层次分明的痕迹,经过日晒,这些痕迹变成灰白色的线条。

“九龙潭老龙嘴上的水纹线是大自然为我们发现罪犯秘密的一种暗示,只是因为那些痕迹的颜色与峭壁的颜色接近,远观不可发现罢了。这种暗示告诉我们,当时的洪水曾经涨至那里,把整个老龙嘴的口腔淹没了。王义投身九龙潭之后,倚仗极好的水性,借助水雾和阴暗下来的暮色,游进了老龙嘴口腔里,站在龙嘴下后的岩石上,把头部龟缩在水纹线以上的钟rǔ石后面的空隙里。他站在那里,稳稳当当,脖子以下全被洪水的浑浊遮掩着,脖子以上被钟rǔ石遮挡着,而且自由地呼吸着新鲜潮湿的空气。他利用天工之巧,狡猾地隐藏了自己。”

会场上屏声静气。大伙似乎沉浸在梦幻般的想象之中。一会儿,似乎恍然大悟,爆发出一阵惊叹。陈功也鼓起了掌。

“够刺激,简直像神话却不缺乏科学依据,绝对是科学的根据!”他在表演二重唱,“说下去,让大家长长见识。”

“第二个推断是,王义进行了两次异地整容!这是王义为什么能够让王季英和当地群众认定他是王恩,侦察人员为什么难以发现他的伪装和罪恶的重要环节。他利用自己与胞兄王恩外貌形体一样只有几粒雀斑和一颗小痣点作区别的特殊之处,秘密地消除了这个特点,为自己的一系列罪恶行动打下了坚实基础。”

我不断地清着嗓子,将陈功的推理又说了一遍。

大伙连声叹服。

“第三个推测是一缕青烟引发的灵感!这个灵感使我知道,在我与王新生也就是王义殊死搏斗过的断魂台和陈副局长落入绳套舍命崖之间的丛林深入有一个秘密所在,它曾经是罪犯苟且偷生的地方。因为我在强姦犯胡兴保的供词中发现一个秘密,他说那天打猎曾发现丛林之中有一缕淡淡的青烟。”

“说得很好!那是罪犯在那儿维持生计的标志!我们侦察人员就是见微知著!”陈功加强发挥,让大伙深信不疑。

接下来,我侃侃而谈。说出了陈功的全部推理。大家连声称妙。内勤同志似乎特别激动,特意从队长办公室里搬来一张高大的红木雕花的精晶椅,塞在我屁股底下,只差没把鹅毛羽扇塞在我手中。我兴趣顿浓,进一步演示了罪犯的全部活动程序,并将有关的时间、地点和案情发展中的重要环节。关键细节全部连贯起来,从王义盗窃、假自尽、悄隐藏、秘美容、偷潜归、密谋杀、巧取代一直讲到他对威胁讹诈他和可能妨碍他罪恶继承计划的梅中娥、朱素珍、王小龙等人犯下的罪恶行径,赢得了一片热烈的掌声,把大伙对我的赞赏和信任发展到gāo cháo。

我不得不谦虚一番。

“我承认,我在侦察过程中也有不少疏漏和失误,特别是朱素珍、梅中娥、王小龙的受伤和死亡,使我深感自己无能,我没有保护好有关知情人和可能成为证人的人。特别是我在与非接触不可的唯一知情人梅中娥的交往中,不得已与她结了婚,最终还没能保住她的生命,使本案唯一重要的证人死在我的新婚蜜月,而且让自己受到很大损害。这些,我至今羞愧难当。我的确没有想到大山深处也有如此凶残、狡猾的罪犯!”

“好啦,好啦!别那么自责了。”局长站起来说:“直到今天,我才发现你竟然如此杰出!你和老领导陈功同志的神奇的侦察和艰苦卓绝、舍生志死的取证活动,为我县警察机关的侦探史写下了新的一页!这些见解可谓是真知灼见,让大伙茅塞顿开。你提供和分析的这些情况将是我们查明全部案件的钥匙,我代表局党委对你表示感谢!至于你说的那些失误,我们做领导的也有责任,从一开始就投重视你所反映的情况和疑点,没有安排足够的警力对付这个罪犯,我们也没有想到大山之中会有这种智能型的罪犯,他简直是个既贪婪又凶狠的杀人恶魔!这样吧,待这个案件办完了,我们再回头捡查一下,看看我们究竟有哪些失误。现在,你是否讲一讲下一步调查取证的方案?”

“当然可以。不过,投入警力可能很大,工作量不小!”

“你说吧,要人有人,要车有车,要钱有钱,只要方案可行。”

“那好。我认为要成立十五人以上的专案班子,分成五个小组。

“第一组,任务有二,一是围绕王新生就是那个王义如何伪装、改变自己的本来面目这个主题调查取证。持着王义原来的脸上有雀斑的照片,到广州、深圳、厦门等城市的美容院所,查明王义第一次美容的事实,我讲过,这件事本来不该如此麻烦,找到王义摹仿王季英字迹写绘王恩的那封要求王恩修祖坟的信,就可以发现那封信的寄出地。这个寄出地就是王义秘密美容的城市。但是,王义取代王恩之后,早将这封信毁掉了。我们不得不投入较多的力量去调查,同时,必须通知王季英回大陆核实情况,问他是否写过那封信。二是要围绕王恩生前的生理特征调查取证,特别是他的血型和牙齿特征,在得到这些特征之后,与鬼潭尸骨和水函中的提取物相印证,确定尸骨与王恩是否同一。”

“第二组,在九龙山区进行侦察、搜索,要找到王义假死后的藏身之地,获取王义的生活痕迹,提取可能发现的毛发和遗弃的生活用品、用具。要向老妇人秀芝做工作,让她提供王恩收到那封与修墓有关的信件和时间和王恩修墓的具体时间。同时获取她的同意,掘开王高坟墓,查找一只黄皮鞋和一截皮带断梢,提取可能存在的王恩的毛发或陈旧性血迹。此外,要对朱素珍和王丹凤进行调查,反映王义的生理状况。

“第三组的任务是在九龙镇附近的乡镇,特别是金坪镇,对所有电脑打字、复印店家进行调查,找到王义的各种手稿。以便进行笔迹鉴定。

“第四组的任务主要是技术检验、化验、鉴定,对有关尸骨和提取物进行检验。对王新生的血型进行鉴定,必要时聘请专家鉴定。”

“最后一个小组专门负责王新生的审讯审查,务必突破他的一切防线,让他开口说话,或者让他亲笔写供词。要知道,他的笔迹也是案件的得力证据和证明王义存在着的铁证!”

最后,我说我既不是领导,也不是专案组成员,警力的具体安排和具体工作部署必须由领导拍扳定音。陈功及时接过话头:

“这个由你们县局领导决定。不过,我提议,广州、深圳等城市以及王恩生前当兵所在部队,由我出马亲征。因为那里的警察机关里有我不少朋友,在他们的帮助之下,我一定能够很快查清王义第一次美容的情况,获取王恩在部队服役时表现的生理特征以及不可变的血型特征。”

我知道,他已经掌握了那方面的秘密。真滑头!既能节省警力,又可以为我的表演保守机密,把我的后台老板的角色演到底。我正这样想着,刑侦队一位副队长却表现出担心。

“各位领导,各位同行,你们看这个方案是不是动用人力物力太多了,一旦没弄出名堂,岂不劳民伤财?他说的那些,虽然合情合理,但是太曲折、太奇特了,而且运用了许多逻辑推理。”

陈功马上对我眨着眼睛,我明白了,作出反应:

“各位领导和同志们放心,我敢打赌,照我说的去做,保证成功!我敢下一个赌注!”

“赌什么?难道再开除你一次不成?赔偿损失吗?你有几个钱呢!”

“至少,我可以赔一桌酒席!”我心中一急,下了一个可笑的、也是力图让大家信任的赌注。”

“好啦,别赌气了!我看大家再也拿不出比这更好的方案了。执行吧,在这里,我说了算。”

局长似乎对我的演说和赌注心悦诚服,作出了最后的决断。

其实,我心中非常明白,我即使不作上述表演,王新生的一切罪案都会顺利告破,因为在这之前,全部案情都已基本了然,而且获得了一些证据我完全相信举办庆功宴的日子不会很远。

一九九六年元月中旬、方方面面的证据果然陆续取齐,在王禹坟墓内,找到了另一只已经朽烂的皮鞋,还找到了皮带断档。这足以证明王恩被害后曾经被埋在这里。他死的时候还把从王义腰间扯断的这截皮带捏在手中,等王义掘开王禹坟墓,又等到了天黑掩埋王恩时,王恩己尸僵了,那皮带被抓得更紧了,因此被带入了坟墓,后来移尸至山溪时,皮带断梢就掉在坟墓中了;从朱素珍后来埋葬鬼潭尸骨的新坟中,法医再次对尸骨进行了检验,提取了那颗智齿。陈功委托省厅有关专家进行毛发血型鉴定也摆上了预审员的案头,ab型血型正好与王恩生前服役所在部队有关人员出具的证明材料相吻合,而王新生(王义)的血型鉴定为a型;当地群众带领干警在断魂台和舍命崖之间的山沟一侧,发现了一个比较干燥的山洞,洞中有王义生活的陈迹:梅中娥送给他的小铁锅,生过火的灰烬,在洞穴深处的枯草堆里还发现了一条肮脏的毛毯。经查证是王义在村小学教书期间有时在学校住宿用过的,上面有毛发,经鉴定与王新生毛发同一。顺着王禹坟墓附近的山沟搜寻,绕到那几缕冷泉飞瀑之上,山沟左侧的山岭上有一棵树冠博大、枝叶繁茂的红缨木,树根部有人用干树枝撑着一个小小的棚,棚里地面上堆满枯叶,枯叶上有一条白底黄花的毛巾被,也是肮脏无比了,其上也有同样的毛发。在那支离破碎的小棚子外面,有一块青石,站在那里可以望见王禹墓地,青石旁边有装过饼干、蛋糕的塑料包装袋,印着“雪峰商场”字样,显然,它证明王义在秘密整容归来途中,准备了不少食物,然后乘夜潜回家乡,在这里守候整修祖坟的王恩在墓地出现;在金坪镇的“文豪”电脑打字复印店,打字员辨认了梅中娥生前照片和王义整容后的照片,证明梅中娥曾经在那里复印过一次台胞的信函,王新生先后三次到该店打印材料,一次是控告一名警察与梅中娥*乱,另两次是匿名信。但草稿原件在打印之后就被王新生揉成纸团塞进口袋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21章 世纪末审判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