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末谜案》

第08章 不可不入的情网

作者:长篇小说

“你必须宪成一项特殊任务。”

“什么任务?”

“更深入地接触梅中娥,因为这个女人先后做过王义、王新生的情妇,

一定知道王氏兄弟的生活习惯、生理特征以及某些秘密。这项任务完成得

好坏。关系到往后诉讼的证人、证言。

当我讲完自己的侦察活动并为自己的无能抒发自卑的时刻,陈功突然精神大振,紧攥着双拳,两眼放光。

“看您的样子,像是被我的叙述吸引住了,而且产生了强烈的侦察慾望?”

“不错,我认为这两件案子很奇特。犯罪分子见你束手无策甚至自甘失败,可能正在哈哈大笑。我绝不容许犯罪分子向警察挑战!”

“可是这案子太复杂了。”

“复杂的案情对于警察来说,就好比猎物在猎人的视野里出现。这对我很有吸引力。”“您想有所行动?是把这些情节写进小说里去,还是亲自出征?”

“我平生以来尚未为家乡作过贡献。这两起悬案摆在我面前,是我的一次机会,我一定要查明真相,把罪犯送上审判台。”

“好极了!我盼望的就是这个。今天是八月十六日,我正式参加建整工作快一个月了、在这段时间里,我经常为这两起悬案未破而感到内疚,你答应出马,真让我高兴!可是,你写作的事怎么办?”

“写作暂且搁下,我打算以搞创作的名义,延长一个月的创作假。从今天起,我开始考虑这两起案件,明天,我们重新开展调查。”

“太好了!我已经为这两起案子伤透了脑筋,正想借助您的聪明才智一鸣惊人。我听您指挥好了。请问,第一步如何走呢?”

“先从王义盗窃案下手,要展开全面、细致的调查,包括王新生、王义的生活嗜好、思想意识、心理特点、生理特征等等。你能告诉我,王义与王新生有什么生理特征吗?”

“我先说过,王义与原来的王恩酷似一个模子里浇铸出来的,身高、体型、面目、嗓音都相似无二,只是王义脸上有几粒雀斑和一颗绿豆大的黑痣。王恩在王义死后作了整容手术,改名为王新生之后,原有的单眼皮。小眼睛、塌鼻梁等特征都不复存在了。”

“生活嗜好和有关情趣呢?”

“王义喜欢捕鱼打猎,用绳套在山里套野兽是他的业余爱好。而王新生偏爱掳鱼,有时还钻山沟抓岩蛙。听说近几年岩蛙价钱上涨,王新生在未得到其父王季英资助之前,靠抓岩蛙获利不少。”

“仅仅掌握这些情况还不够,要继续调查。如果调查发现疑点甚多,就必须重新勘察现场,看看大自然为犯罪分子创造了哪些优越条件。在这之前,我想花时间看看你的侦察卷宗和有关记录,你呢,必须完成一项特殊任务。”

“什么任务?说吧!”

“更深入地接触梅中娥,因为这个女人先后做过王义、王新生的情妇,一定知道王氏兄弟的生活习惯、生理特征以及某些秘密。这项任务完成得好坏,关系到往后诉讼的证人、证言。”

“了解王氏兄弟的这些特点是必要的。但是让我接触她,并且要深入,这使我难堪。”

“不错,与这样的女人交往可能有麻烦,但要全面了解王氏兄弟,只有通过梅中娥。因为王氏兄弟的母亲秀芝是个盲人,不可能清楚已经变化了的两个儿子的生理特征;朱素珍虽然是王义之妻,但她没有得到王义的宠爱,即使知道王义的生理特征,也不可能了解王义的隐私。况且,我们必须对梅中娥本人进行调查。比较起来,只有接触梅中娥才能获得如期的效果。”

我对陈功的安排有些捉摸不透,但又提不出反对意见。按照他的安排去做,又颇感为难。因为我知道那次装神弄鬼给梅中娥的印象不佳,并且引起了她的戒心。于是提议说:

“她是个妖里妖气而且狡猾的女人,与她深入接触,恐生非议。”

陈功嘿嘿一笑,两眼放射出狡黯的光彩:“你害怕人家说你接近一个风流女人?或者是害怕她的美色迷住你?如果我年轻一点,这次特殊任务就没你的份了。丢掉你的顾虑吧,这是工作需要!法律并没有规定警察不能与美貌风流的女人打交道。即使有什么艳遇,只要自己不坠入爱河、不落入陷阱就行了。”

“可是,我没有好办法让她信任我。她知道我是警察,肯定对我警惕,我怎么能与她密切关系,并让她对我说知心话呢?”

“这我可不管,作为一个警察,不仅需要勇气,而且要足智多谋!”

“可是,我还有一个顾虑。”

“哪有那么多顾虑?说吧。”

“按照组织上的安排,我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协助九龙村党支部抓好建整工作,如果组织上知道我还在纠缠这两起案件,会不会说我擅自办案,不务正业?”

“当刑警的不办案才是不务正业呢!你抓建整就不办案了?何况这案子发生在公安机关所负责的建整工作的点村。这个问题我给你们县局领导去说!县局没精力啃这两块骨头,就由我们来啃,我想这也不违反必须二人以上办案的规定!”

其实,我需要他首先做的就是这件事。这样,我继续调查这两起案件就名正言顺,而且无后顾之忧了,于是,我向他表示,马上开展行动,积极想办法接触梅中娥。

然而当我考虑如何与她接触,怎样才能获得她的信任与好感,让她向我透露她所知道的秘密时,我真有些作难,梅中娥是个风流而且贪爱财富的女人,要征服她,只有两件法宝,一件是金钱,另一件是情感,根据她的需要,我可以使出浑身解数伪装得很富有、很多情,在金钱和情感的双重进攻之前,她会缴械投诚,告诉我想知道的一切。但是这样做很危险,弄不好会惹出许多麻烦,甚至会产生桃色新闻。

想到这里,我不禁为自己的设想大吃一惊,可是,除此办法之外,我的确想不出第二个办法。大约有一个多钟头,我设想安排一名“内线”,但是谁能充当这个角色呢?安排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去接触她,不仅不能为我提供情报,而且会把事值弄糟、梅中娥一定会利用她的美貌多情俘虏我的“内线”,让他背叛我!想来想去,只能由我亲自去接触她才好。只要善于控制自己,像走钢丝那样掌握好平衡,不让自己从钢丝绳上掉下来就行。

于是我下定决心来一次冒险行动,经受一次前所未有的考验。

当天夜晚,我拟定了一个方案。

次日,我照此方案行动起来。首先回到县城,找到了一位在煤矿当矿长的相好,从他那里借了一笔可观的现钞,存入了工商银行,后又在首饰店花100元钱买了一枚表面镀金、很像真品的戒指和蝴蝶形胸饰。然后赶回九龙村。八月二十日,我脱下有公安标志的衬衣,换上一件“金利来”衬衫,戴上一顶蓝色遮阳帽,拎着一个时兴的手皮包和一部“佳能”照相机,溯溪而上,到达黄龙坡小学旁边的葯店。正像我预料的那样,梅中娥见了我这位不速之客,只是淡淡一笑,然后挪了一把木椅在我身边,示意请坐,并不与我攀谈,只是在葯店的柜台后面,翻阅着一本杂志,一副冷淡的模样,好一会,她才话中带刺地问:

“警察先生又患病了?到这里装神弄鬼来了?”

“你误解我了,那次我不是故意的,天气炎热。我可能中了暑,说了些神志不清的话,你还见怪?”

“那么,你今天又是什么病呢?”

“今天没病,我只是从这儿路过。你知道不?我老家就在上边不远的青龙村,还有十多里路,我想回老家看看,路过这里时,想起你在这里,就进来坐坐,休息片刻。”“那敢情好,你还记得起我?”

“当然。在这大山深处,你是第一位给我看过病的女医生。”我一面讨好献媚,一面察言观色。只见一件嫣红的柔姿纱一样的短袖衬衫裹着她那丰满的躯体,胸部半躶,*峰高耸,下穿绿色短裙,躶露着匀称的双腿。往日含情脉脉的双眼,没有动情地将眼色飞过来。我觉得有些尴尬,竭力作着解释:

“我想请你谅解,我那次不是故意装神弄鬼,只是想与你见面而已。”

“想与我见面?为什么呢?”她翻阅着杂志,眼光斜射过来。

“因为听说你漂亮!”

她终于忍不住笑了:“你真的认为我漂亮?”

“当然是。百里挑一的美人!不瞒你说,我早在十年前就听说过你的芳名了,只是我那时参军了,无缘见你,近在咫尺,却没缘份通上你。”实际上我十九岁后就离开了家乡,并不了解她。

“其实,我也早就知道青龙村有你这个人的。”她有点儿亲切起来,给我倒上一杯凉茶。

“说实话,我对你有点儿不理解。”我把话题转移到她身上,“像你这样漂亮的女人,大半都到沿海一带打工去了。有的还靠上了有钱的大老板,你现在离了婚,还守在这山沟里干什么呢?”

“你这是要我学那些女人靠给大老板做情妇赚钱喽!不瞒你说,我原来是有那个打算,可是那该死的杨清明不同意我外出,再说还有个女儿牵扯。我要是到南边去了,就找大老板做正式夫妻了,何愁没钱用。可是现在我不想了。”

“为什么?”

“王新生与我相好了,他也很有钱。你觉得他这个人如何?”

“当然可以!只是他并不英俊,而且比你大了十多岁。”

“你认为他配不上我的漂亮?”

“是呀,是呀。我如果是个女人,而且有你这样美貌,选择就不同了。”

“你接触我真的是因为我漂亮?只怕不是体的真心话吧。我知道你是警察。警察要接触的人总是调查对象。”

她的戒心果然表现出来。

“哪能一概而论呢?我知道,美貌女人最多情,我不过是喜欢你多情而已,调查你干什么?说实在的,警察也是人,凡是男人,谁不喜欢美貌多情的女人呢?美女总是给人诱惑。”“亏你是个警察,竟然说这些只有在情场上才能听到的话!告诉你,别在我面前装模作样!你如果没有事情,就请上路吧,我可不喜欢一个狡诈的男人与我单独相处,免得招惹是非。”她忽然来了火气,柳眉倒竖,言语无情。

“好,好!我就走。不过,我突然想起有件事想麻烦你。”

“什么事情?”

“我这次回老家本想带上妻子,可是妻子不喜欢到这山里来,也不喜欢我年老的父母,我要求她跟我走一趟,她就与我吵架,还扬言与我离婚什么的,让我好伤心。我想,你也是个女人,比我更了解女人的心理,你能否给我出个主意?”

“越说越荒唐!你的伤心关我屁事?快走吧,我即使再愚蠢,也不会相信你因为妻子扬言离婚就把感情转移到我身上来的,何况,我对你们穷警察并不稀罕!”

想不到这风流女人对警察竟是如此无情真让我有苦难盲。从来不善于在女人面前讨好的我,到现在才感知自己有多么笨拙!我不再哆嗦,趁她坐在柜台里看不清我的动作的当儿,把那手提包放在椅子背后,尴尬地出了葯店,向青龙村方向走去。

大约半个钟头,我离那葯店已有五里路,在一处浓荫里坐了下来,我推测着梅中娥在这半个小时里的作为:她发现了那个手提包,一定感到惊讶,也许想赶一截路,把那手提包送给我。可是,她想起了对我的冷落,或许不好意思再与我相见,于是打消了将手提包送还于我的念头,要我走一截回头路亲自去取。在这段时间里,她一定会对那个小包感到好奇,想看看里面隐藏着什么秘密。那提包的拉链没有上锁,她打开了,发现了两个精致的首饰盒,打开来,看到了一枚金光闪闪的戒指和一个蝴蝶形的胸花。美丽的蝴蝶形胸花上面,蝴蝶的眼睛闪烁着蓝宝石一样的光彩,一副扇翅慾的样子。还有一件东西,是一部照相机。然后,她拉开包内的夹层拉链,又发现了一个存款折,上面有10万元存款,盖有工商银行的印戳。她贪婪地注视着这个存款拆,很想据为已有,却又担心失主是个警察,警察可能玩弄某种诡计。然后又在葯店四周寻觅,企图发现警察在守候窥探的阴谋。但是,没有发现,她返身走进葯店里,又拿起那个存折,终于作出一个决定:假如警察在天黑以前还不返回,那么就否认这件事,她或许考虑这样一个问题,假如这个警察真的对她动心,就不妨与她套近乎,一定有利可图。她把那存折再次放进手提包里,发现包里还有一个夹层,一触摸,内面硬硬的,拉开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不可不入的情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世纪末谜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