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末谜案》

第09章 艰难的取证

作者:长篇小说

只等她走后我和陈功一道搜寻她所珍藏的秘密。在一个皮箱里,发现

了三件有价值的东西:一是王义平时给梅中娥的情书;二是五千元现金,

便是一百元面额的,经验证钞票上的数据号码,的确是王恩(王新生)当

初从信用社取回的存款;三是王季英从台湾写给王恩(王新生)的一封书

信的复印件,上面写的是关王李英在台湾的财产以及财产继承问题。

当晚,我向陈功汇报了我与梅中娥交往的情况,他哈哈大笑。

“果然不出所料,你只能采取这种手段去征服她!”

“你事先就知道我会那样做?”

“是的。因为要从一个精明而且风流取女人那里获取你所需要的秘密,只有金钱和感情这两件法宝可以帮你达到目的。什么法律。宣传、政策教育都是难以奏效的。”

“所以,你悄悄安排杨根生关照我,怕我堕入爱河?”

“你说的很好。我不能让你犯纪律。”

“你不相信我的自制能力和责任感?”

“我相信你清醒的时候有自制能力,责任感也很强。但是,我不能肯定你在任何时候都是理智的。”

“你真滑头,事先不教给我具体方法,把我逼上那条路之后,却又在背后监视我的行踪。这真让人难受。”

“怎么?你感到不怎么自由?你从心底里爱上她了?”

“别开玩笑。她比我爱人并不见得漂亮多少,只是风流得很,很容易博得男人的欢心。”

“小心绰进爱河里去哟!不过,你别想入非非,也用不着担心自己会当她的俘虏。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放飞的黄雀会适时地盯着你。当你的情网或者她的情网即将捕获猎物的时候,杨主任会突然出现,为你们送上一支插曲。”

“感谢关照。不过这下一步该怎么办呢?我的假货被她识破,而且没有给她爱的奉献,她会怎么想呢?”

“她会猜想你没有真心爱她,接近她只是公安的某种圈套。下一步,你不妨买一条真金的项链给她,想办法解除她的戒心。我敢肯定,只要你表现得恰到好处,她会信任你。”

“真项链?这玩笑开得太大了。我穷着呢,送不起那份厚礼!”

“不给她一点甜头,你的调查就难以奏效,这叫花钱买情报,外国警察都这么做。在我们国家,有些地方的警察不也是花钱买线索吗?”陈功说着,打开了他的笔记本:“通过审阅你的侦察卷宗,我把所有疑点都记在这里了。现在我进一步坚信。梅中娥作为王义的情妇和王义投水自尽的见证人,一定会知晓许多有关王义的情况。现在、她作为王新生的情人,肯定知晓王新生的有关秘密。你必须紧紧抓住这个女人,让她为你的侦察工作服务,必要时,还可以跟综她,贴近她,只是不能突破防线,做床上运动,你必须像走钢丝那样小心谨慎。”

我听取了老陈的教诲,不得已重新接近那个女人。这一次,我按老陈的吩咐,买了一条真金的项链送给她,我既不能声明这是公安机关预支给她的奖赏,也不能宣称这是爱情的信物。只能让她自己去领会这礼品的含义。她果然毫无羞怯地接受了馈赠,并且答应与我增进友谊,要求我在“建整”工作的闲暇,随时听从她的召唤。不过,我告诉她,目前还不能把关系密切到那种程度,因为双方必须互相考验。

“考验?你的意思我明白,是要看我对你是否忠贞不贰,看我是否还与别的男人来往,但我告诉我,考验期不超过二十天。”

果然,在这以后的许多天内,她不再去那老磨坊,王新生似乎被她拒绝,也不再奔纠缠她。我越来越感受她在改邪归正。但我知道,这种状况不会维持多久,她在等待我和妻子的分裂,等待我给她更亲密的表示。有好几天,我真不忍心用感情欺骗她,甚至觉得自己真的被她的姿色和改邪归正迷惑了,我真担心自己在她的下一次感情冲动的时候能否经受考验,我和她心里都明白,只要有一方主动张开情网,另一方就会魂不守舍地钻进网里去。有一天,她竟然拿了我的衣服到溪里去洗,不小心滑落在水田里,做出不会游泳的样子要我去解救,我当然不能袖手旁观,奋不顾身地赴人水中,待我把她救起,她却大笑不止。原来她也会游泳,滑落水中是要对我进行考验。事后,她让我脱光了湿衣服,只留一条短裤在身上,要我在沙滩上躺着。用我的照相机为我的这次舍己救人摄影留恋。一共照了五张,有躺在沙滩上的,或躺在溪岸岩板上的,也有站着的。事后我想,这真有点像肉体的诱惑,想追回那几张照片,她死活不给。

“你可有把柄抓在我手中了!”她说。

三天以后,她有意打扮得花枝招展,并且只穿着一件薄如蝉翼的短装衬衣和短裤,躶露出深深的*沟和雪白的大腿,仰躺在一张长沙发上,那双动人的眼睛漾着汪汪清水,送来勾人心魄的秋波。我知道,这是她用抓把柄方式让我亲近她的一种手段。她见我魂不守舍又不敢有所表示,终于忍耐不住,突然来了火气,猛地竖起身子:

“你简直是个胆小鬼!多情善感却又怕沾女人!我问你,你三番五次接近我是为什么?想考验我?考验期已满,再也用不着了,老实说,你行为反常,别有心机!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想通过我了解有关案情。”

我站在屋子中间,不知所措。好一会,我辩解说:“我早说过了,我到你这里来,与任何案件无关。”

“你又在骗我!这些天来,你多次问我有关王义、王新生的情况,好像死了的人比我这个活人更值得你关注。”

正在这时,忽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我料想一定又是杨根生的插曲,让她尽快穿着打扮得与平时一样,然后我去开门。但进屋的却是汪德顺。他说患了头晕病,专门来求医求葯的,梅中娥虽然怨恨这位不速之客,破坏了即将成就的好事,但不得不为他量了体温,开处方取葯。就在此刻,我走进她卧室,在她床头的枕边发现一条小链,链上贯穿着四把铜匙,钥匙柄上还挂着一只塑料做成的彩蝶。我心中一亮,突然有了主意,迅速用照相机将那串钥匙照下来,接着走出卧室,匆匆与梅中娥打了个莫名其妙的手势,既像是当代年轻人惯说的“拜拜”,又像是传统的“再见”。

梅中娥不快地嚷道:“你就这样走了吗?”

我无可奈何地指着汪德顺的背影,让她知道我也在埋怨老光棍给我们的好事带来的不便,然后匆匆离去。

其实,我是想立即实施一个新的行动。当天下午,我赶回县城,让照相馆的师傅洗出了那张有关钥匙的照片,然后模拟那串钥匙的图像,弄了四把相似的钥匙,一条小链、一个钥匙圈,还特地在商场买了一只与梅中娥钥匙圈上相似无二的塑料彩蝶。

接下来,我又返回了梅中娥的葯店,我希望她的钥匙依然放在床头枕边。但我想错了,这天那串钥匙紧紧地拴在她腰间。我故作惊讶,说她钥匙与我的一模一样,并将我的钥匙拿出来,让她感到惊奇。她果然惊诧起来,将自己的钥匙串解下来,让我拿着,我把两串钥匙比较了一番,乘机鱼目混珠,拿了她的钥匙,将仿制品挂在她腰带上去。

“真是天生的一对!连钥匙都一模一样。”她心花怒放了。

但我不能与她探讨缘份,推说小解,走进了葯店后面的一间小屋,迅速掏出一个红色的“姜思序堂”印泥盒子,将那四把钥匙抹上印泥,在一张白纸上留下它们的模样,放进手提包里。当我从那小屋走近她身边的时候,我又一次惊讶起来,说是我们俩个的钥匙弄混了,把她的钥匙归还给她。不迟不早,正当这个女人又一次升起爱的*火的时刻,陈功和汪德顺出现在葯店门口的山溪里,陈功朝着一个浮上水面的甲鱼扣动了火枪的扳机,一声沉闷的枪响惊破了我们的美梦。听到枪声,我和梅中娥吃惊地走出葯店,发现那被击中的甲鱼正在水面打漂,然后慢慢沉入潭底,农民打扮的陈功对我大喊,要我潜水找到那个甲鱼。

此时,我手中仍旧拿着那串仿制的钥匙。我来不及脱掉衣服,纵身一跳,跳入水中,潜入潭底,冒出水面的时候,手中高举着那个甲鱼。

“你的钥匙呢?”梅中娥关心着那钥匙串显现的我与她之间的缘份。

“哟呵?我的钥匙呢,瞧我这人,只顾捡鱼,连那串钥匙也丢在水潭里了。”

其实,这是我的故意,我怕梅中娥拿我那串假钥匙去试开她的那些锁,那样,就全败露了。同时,也为了杜绝这样一个后患:假如她锁在什么地方的秘密被人窃取,她会想到我持有与她一样的钥匙,我在她面前消灭了它。她显出若有所失的遗憾。

三天之后,我按照梅中娥钥匙的痕迹,请制造钥匙的师傅制作了四把钥匙。接着,梅中娥突然被司法办传了去,说是处理她与前夫离婚后的遗留问题。而这个时候,我却拿着新制的钥匙,打开了葯店之门,与陈功一道搜寻她所珍藏的秘密。在一个皮箱里,发现了三件有价值的东西:一是王义平时给梅中娥的情书,其中一些肉慾躶露的语言和山盟海誓,证明了当初王义与梅中娥的确经常偷情做爱;二是五千元现金,全是一百元面额的,经验证钞票上的数据号码,的确是王恩(王新生)当初从信用社取回的存款,也就是说,这钱是王义偷了以后送给梅中娥的,而不是梅中娥将葯店从九龙村迁到黄龙坡之后,由王新生给她的。王新生给她的几千元已经被她用在购置葯品上去了。我们将这50张一百元的钞票用照相机摄下来,然后原封不动地将钱放回原处;三是王季英从台湾写给王恩(王新生)的一封书信的复印件,上面写的是关于王季英在台湾的财产以及财产继承问题。

这三件东西,前两件的含义是非常清楚的,它们证明王义盗窃是确凿无疑的,王义焚烧赃款只是一个假象,王义将盗窃的三万元收藏在王丹凤的书箱里也由此可以证实,王新生说她自当侦探在王丹凤书箱里发现并取回了二万元也应该肯定。但是,他拿回的绝不是二万元,而是二万四千余元,其中四千余元被王新生花费了,给梅中娥购买葯品了。盘算起来,王义窃取了三万元之后,只焚烧几百元以掩人耳目。梅中娥不仅是王义的情妇,而且是接受赃款的嫌疑犯,她与王义有更深层的隐秘尚未被揭露。对于梅中娥为什么会保存王季英信件的复印件,其目的与动机尚不得而知。

为了进一步查明真相,我与陈功商定要对梅中娥进行一次秘密的讯问。

次日,陈功让派出所的同志到县局开出了搜查证,对梅中娥的葯店依法搜查,当五千元现金摆上案头的时候,讯问就在杨根生家中进行。我为了避免尴尬,躲在隔着一道板壁的房间里偷听陈功的讯问与梅中娥的辩解:

“据查证,这些现金是王恩尚未改名叫王新生的时候,他从信用社取出来、后被王义盗窃过的,怎么会落入你的手中?”

“你们都知道,王义原是我的情夫,他给他爱着的女人奉送一点薄礼,有什么奇怪的呢?就好比你们警察也有偷香窃玉的,有的警察还给情妇送金项链呢!”

梅中娥反chún相讥,暗示我这个警察与她偷情,好在我采取了回避。但我知道,她在怨恨我,怀疑我出卖了她。

“你知道王义的这些钱是怎么来的吗?”

“你们说了,偷来的呗!可是,我没有唆使他偷,也没有参与他偷。怎么,你们认为我接受情夫的礼物也是有罪的?”

“不是说你有盗窃罪。但你接受的是赃物,你明知是赃物而又接受,这就证实你应该受到法律追究。”

“你们拿去不就行了么?还打算把我怎样?”梅中娥柳眉斜竖。

“不怎么样,只要求你密切配合,回答我所提出的问题,以实际行动立功赎罪。”

“我没罪。”

“为什么?”

“王义在四月十一日凌晨敲我的门,与我亲热了一阵,然后给了我五千元,我在当时并不知道他那钱是偷的。”

“可是后来你知道了。”

“不错,警察来办案我就知道了。”

“为什么不报告、不检举、不退赃?”

“钱到手里,肉到口里,谁舍得吐?况且我是个穷女人。”

“王义给你钱后说了些什么?”

“他说第二天下午家里可能出事,要我第二天去找他。”

“结果,你在九龙潭边看到他从九龙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艰难的取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世纪末谜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