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神探》

第一章 最初时选择

作者:长篇小说

他当初没有想到自己能当一名警官的。他们李家世代以劳动为本,能有个做活挣点钱吃口饭的工作就足了。他从小自知家贫,老父亲,沉重的劳动压弯了他的脊梁以劳动的汗水养着他们兄弟姐妹六人。他是小四儿,拾煤核儿,弄猪菜,他全做过。过年因为家贫,包年夜饺子时以白菜加油条做馅。他当兵前没有穿过皮鞋,没有穿过毛衣,没有穿过什么好布料的衣服。但是,老爹的勤劳美德,老母的善良之心,粗粮布衣,举家和睦的骨肉亲情,养成了也培育了李永江的良好品德。再加上他又到革命大熔炉里去冶炼——就好比好钢又淬了火。他在野战军的高炮部队里当过四炮手,很快就当了班长,当兵第二年就入了党。还因为军事技术过硬而多次受到上级的表扬和嘉奖。如果不是他在施工中挤命地干累得加上吃不能及时,总是换别人先吃他后吃而得了胃病,他是不可能离队回到地方的。当他流着泪吻别军旗时,团长也流着泪握着他的手说:“走了,永江,我们的战斗部队永远少了个未来的军事指挥家呀!”

李永江在部队时就以聪明过人再加上品德特好而出名。首长舍不得他走,战友们更不想让他离队。可当时他的胃病是很重的……

他不得不泪别战友、首长踏上归途。当他把回来的手续往民政局一送之后,就在家里等着分配。他不去找人也不去托人,只要有一个工作就满意了。他是铁路工人的后代,分配只好再由铁路安置了。上铁路就上铁路,全家人都在铁路上,他也没有理由也不找理由不上铁路。他就想在铁路上做什么工作都行,老爹还叮嘱他做什么都要做好。他就等着当一名铁路工人了。过些日子,上班前通知他说要考试再分工种,他就去参加考试去。没有想到这一考——他被分到公安处当一名路警。他相当满意也相当高兴。全家人还包了饺子为他祝贺。路警只是押运货的,当班就跟着货物走,到指定点有人接货就是完成了任务。这个工作如果对不愿做活的人来说是很好地享受——上车就睡觉,下车就尿尿。可是跟他一起来的小伙子,不少人想方设法凋出去做了别的警。押运的路警被人视为最后一等的警。别人走就走,对李永江来说没有受到影响。他就在这里好好地工作着,还特别认真负责。跑了几次车之后,他就把贼常扒车的路经之处,贼们的出没时间全都记清记住。以后,他只要当班,到了那个易出贼的地方、时间,他就死看死守。他当班时没出现一次盗案。他因此而受到上级的表扬,还被评为先进工作者。押运的累和苦说来也是无法形容的,无论冷天热天他都要到车皮上面去。因为他工作有成绩,小伙子又有脑力,就被调到乘警队。

如果说做押运,就如同兵的生活,只要认真去做就能完成任务。可是当了乘警事情就不那么简单了——全车人的安全,全落到了乘警身上。当他刚开始上车时,心里还很紧张,就想:贼要做案我怎么抓?有人拿刀我怎么捕?勇敢上不怕死没有问题,可问题是这些贼们做案也不让任何人看见啊!你如是抓他没有拿到证据他不承认可怎么办呢?因此,只要他上车当班,比别人少睡比别人做的都累。可是结果却不如战友们。别的战友.每趟车回来总是要抓几个贼的,而他双手空空,一脸羞愧。不光如此,他当时的胆子还特别小。有次同战友把一个别人抓的贼送拘留所回来,他自己却不敢回家了——他怕那贼会出来找他的麻烦。是找战友一路同归的。到家后他没吃饭,没睡觉。那贼被他和战友送进拘留所时看他一眼的目光,让他想起来就后怕。他从小到大真没见过那么凶的目光,透出那贼要杀他吃他恨不能把他咬碎的内心之恨。他真怕那贼就出现在眼前。这让他非常地痛苦。他也自问:李永江啊李永江,你当乘警行吗?凭心说,他真想当一名好乘警的,他扶老携幼,提壶送水勤扫车内,好事趟趟做。头痛的就是这些做了案也无法让人看到的贼啊!这时他不光没有想到后来能成为全国出名的大英雄,就是连还能不能再当乘警了也有过思想上的动摇。

使李永江能够成为今天的人民英雄,能成为全国出名的神探的真正原因是一个女人在火车上的遭际……

1981年快过年的时候,列车刚从齐齐哈尔发出,这天正好是李永江当班。当他在开车后同平常一样在车厢里寻视着走着时,就听到过道里有女人的哭声传来——这哭声让人听了头都发炸,像是一种绝望要死的嚎叫。他走了过去。人们一见来了乘警就纷纷向他说情况——原来这女人在车上让贼给偷了。一个认识丢钱女人的老者向李永江说:“快救救她吧,不的,真让她没法活了。她丢的不是别的钱啊!那是她男人让大木头砸死的抚恤金啊!”

“她丢了多少?”李永江问。

“五千块,五千块呀!这可要了她的命了。”

众多的人围着那女人,谁也劝不起她来,谁也劝不听她。她就哭着要死。

李永江过来想拉她起来,这女人一见来人穿着是警服,就如同见了救星,她给李永江叩头,还是哭着说:“我不活了,我不能活了。”

李永江说:“大嫂,起来跟我到餐车去把情况说一下。”他伸手拉那女人,可是无论如何也拉不起她来。原来这女人被偷后冷丁刺激她的中枢神经一下子紊乱了,就导致下肢瘫了。她出门上车本想到哈尔滨去,到年了就想用男人死的钱来买点东西再回到林区去卖,想以死钱捣个活钱来维持家里的生活,她家里还有三个小孩子正上学。此钱上丢,那女人绝望寻死是能理解的。可是这对李永江来说是极大的打击——是他当班发生了案子,还没见是什么人偷的?他只好下车返到满归,把那女人送到她的家里。在她家里三个孩子抱着李永江脚和腿大声地哭更让他受不了。他把兜里的钱全都掏光了也只有百元多,全扔给这个绝望之家后,他就找到林业局的局长为那女人说情去——请林业局对那女人要照顾。可是,林业局也有难处,林木已代光,林业工人开支都困难还怎么有钱给那女人呢?不光如此,他在林业局受到的不欢迎以至人们全用不怀好意的眼光看着他,让他受不了。但是,也要受,因为此女之钱必定是在火车上丢的,做为当班乘警的他就没有责任吗?这件事对他的打击不小于那丢了钱的女人,只是他没有绝望要死罢了。可他心里上的火烧得他嗓子化脓发高烧。他连日无觉,瞪着双眼恨贼也骂贼。他的眼前就总是出现那女人要寻死时的状态……他恨贼也恨他自己。他连连叫着自己的名字:李永江啊李永江,你是人民的乘警吗?你是中国共产党的党员吗?你的职责是什么?身为乘警难道你光扶老携幼就行了吗?你是五尺汉子别人能抓到贼而你为什么却不能?他恨贼恨得牙根抖;他恨自己恨得心里痛。他哭了,觉得自己对不起那妇女。这时他想起了自己人党时的心情和誓言……一股热血心头涌,一种激情育在胸。

第二天,他怀着成熟的思考和发了誓的决心找领导:乘警不当了,要当刑警!问他为什么?他只说了两字:“抓贼!”

公安处的副处长张庆祥同志见他身材又瘦又小就没有同意他当刑警。李永江说:“我就要当刑警,我身子瘦小可我有力气。”

“不,不。”张副处长笑了,说:“当刑警可不是光有力气就行的。要吃大苦受大累的!”

他答:“我全能做到。”

张副处长最后对他说:“小李啊,为什么非当刑警呢?你当好你的乘警也是一样可以抓贼的啊!”

他满有希望地去了,最后还是被留在了乘警队。当乘警就当乘警,他要在当乘警时也抓贼,而且要大抓特抓贼。他没有因为自己的要求没有被批准就不抓贼了,他要在抓贼的行当上大干一番。对客车来说对旅客危害最大的就是抓不完拿不净的贼!为了能抓到贼多抓贼,他每次跑车回来都要找老师学艺。他听说站前派出所有个门永吉——此人有一些抓贼本事,李永江上门认师。老门也真教他一些如何看贼如何抓贼的真功夫。不到两月,李永江就在车上抓了九个贼。此事轰动了乘警队更轰动了刑警队。张处长听后甚喜,一个电话打到乘警队:“叫李永江到刑警队报到!”

1982年的春天,李永江光光彩彩地进了刑警队。但对他来说,这只能是他同贼们打交道的开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国神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