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神探》

第十章 最高的奖赏

作者:长篇小说

李永江如同一只在天的雄鹰,他盘旋于万里苍穹。但一双锐目却注视着共和国大地上奔跑的列车。鹰只所以雄魂在天,扫尽恶云还捕食害鼠——是它的性格决定的;而李永江之所以有鹰之气势,抓恶贼还捕顽凶——是党给了他红心赤胆和一身钢筋铁骨。他忘不了分局长王林,党委书记岳福友;也感谢处长杨万启和处的书记胡长礼。这么些好领导不光对他长期地培养教育,他顶恶风战逆流时给他主持正义做主壮胆,给了他力量。在听到他家的妻小受到如此险境之时,以组织的名誉——把妻子调到铁路系统离家近的学校,连同儿子转学一起由处领导亲自为之办理,一次性成功。在住房的解决上,给最好的楼最好的楼层最好的朝向,也是一次性到位。对他以前的处境,不是领导不照顾——实在是李永江不说,领导们又知道的太晚太晚!

分局长王林含着泪责备李永江:“我们知道得太晚太晚啊!永江你该说的要说啊!也怪我们对同志关心不够,对不起你啊!”

领导的自责,让李永江心里难受,他哭了,哭出了声……

李永江这个钢铁的汉子,面对生死——他没有泪;面对恶凶以及一切陷害——他没泪;面对妻儿受难甚至危及生命时——他没有泪。只有在领导的如此关怀下,他流泪了——这是感激感谢的泪啊!

李永江成了人民的英雄!

他六次荣立三等功;一次荣立二等功;1994年被中国铁道部授予“全国铁路破案尖兵”称号;同年被国家公安部命名为“全国人民优秀警察”;还被黑龙江省命名“十大侦探”今年又被评为“全国公安战线二级英模”,又参加了公安部组织的“警民同心万里行——全国英模事迹报告团”到全国各地演讲。他用心血、汗水、生命换来的荣誉,走万里路,播万里情,生活在鼓号鲜花掌声的包围中。但是,李永江是特别谦虚而又能认识自己的。他面对这么多、获奖层次这么高的荣誉,他说:“我认为,我所从事的工作,让我必需那样去做,否则我就不是一个好刑警;而我对我所得到的这么多又是这么高的荣誉,我认为这不是我的追求,我也认为这些都不是最高的奖赏。那么我心中的最高奖赏是什么呢?那就是人民的信任!”

把人民的信任视为最高奖赏的李永江,正说明了他品德光辉的闪烁。他以此做为最高目标向前奋进的时候也就找到了他自身的原动力。他把人民的信任视为最高的奖赏,这也是他要从我做起要扭转目前还不能令人满意的社会现实。因为,警察队伍中确有个别人让人民不信任——这是事实。

李永江就是这样,他感到有被害人找他求救的时候,这是他最高兴的时候,也是他最愿意做的事情。而只有这样,才能扭转警察在人民心目中的形象。

有次,李永江出外办案刚回来,他刚走出栅口,就有好几个人簇拥着一个中年妇女来找他,其中一人指着李永江说:“找他,他准能给你找回钱来。”

中年女人立时就像见了希望般地拉住他的手问:“你是李永江吗?”

“是我。”李永江有礼貌地答。

那女人一下子就要下跪。李永江急忙扶她起来问:“你找我有事儿吗?”

那女人说:“只有你能找到偷我那贼——刚才我在买东西的时候,我兜里的5000元钱让贼掏了。”

李永江细心地问她:“你在什么地方丢的?让我看看你装钱的兜。”

那女人说:“我是在市场买东西时丢的。看,这兜儿。”

李永江心里有数了,尽管市场已不归铁路所辖,但是,人民找到了他——就是信任他。此事他是绝不能再推的,说:“大嫂,你别着急上火啊!明天这个时候你再来,我准能把钱给你找回来。”他如此说,是有把握的——因为从贼的做案手法上,李永江就好像那贼做案时他就在贼的身边——他是怎样地先挤后掏,他掏钱时是在这女人的左边而不是右边。他已经知道是吃市场的几个贼作的案,其中是何人所做他都清楚了。于是,他连家都没有回就去了市场。

他没用多长时间就找到了那几个吃市场的贼的头儿,说:“你给黑三儿捎个信儿,昨天他在市场干的5000元钱的案子,他偷的是我家的亲戚,丢钱的中年女人是我表嫂。”

贼头一听吓了一跳说:“黑三这小子不要命了,他敢偷你家亲戚?这就连我都不能让他!”

李永江说:“你让他明天这个时候把钱给我送回来!我没上他家掏他去,就是给他留脸了。他送不送钱来你别管,你只管把这信儿给我捎到。”

“放心,放心。”贼头说:“他敢不送钱来,我跟他玩命!”

李永江说:“你让他亲自来送,你对他说,要是不来,我李永江可就叫他吃不了兜着走!”

“能来,能来!”贼头下了保证。

第二天,也是这个时候,果然黑三坐着出租车和贼头一起来了。

李永江和丢钱的中年女人早就在这里等他们了。

贼头先下了车,对李永江说:“黑三他来了。”

李永江抬头一看——见黑三低着头双手握着用报纸包的一叠钱,在车旁站着不敢上前。

李永江也没说话,就那么一摆手。黑三就低头走了过来。

李永江命令黑三:“给钱!”他又一指中年女人,“就给她。”

黑三不敢不给,他双手抖着就把窃来的钱又还给了那丢钱的女人。

“说几句对不起的话!”李永江再次命令黑三。

黑三冲丢钱的女人低头躬腰说:“姑奶奶,真对不起您。我瞎了眼才偷了您啊!您别生气,我错了。我给您叩头了。”

就在他双手往地上一扑时,李永江闪电般地就铐住了他的双手。黑三吃惊地瞅着李永江问:“还抓我呀?”

李永江严厉地说:“5000块够判你了!放了你我就犯法了。这是大案!”

还有一次,齐铁招待所,一连几年老是在大夏天丢钱丢物也丢包丢兜。旅客对此意见大,有不少来齐铁办事的人,宁住外面也不住在铁招,眼看生意下降,名誉扫地。经理让保安人员一面加强防范一面下功夫抓贼。一天,有个人贼头贼脑地趴窗往屋里看,服务员一喊,此人转身就跑。见此情况,服务员就喊了一声:“快抓贼啊!”这时,过路的群众,招待所的保安人员,就跑出来追他、围他,他被抓住了。在问情况时,因为没有抓到任何证具,此人态度不好还不说理,就让保安的小伙子打了几下。没想到这可就像捅了马蜂窝,此人没完没了,非让招待所包赔他2000无道歉费以此为他正名。目的达不到就大吵大闹招待所,任何人也劝不了也说不了。所领导和保安人员再三给他赔礼道歉全不行,就要2000元!实在没有办法了,有人想起了李永江——请他来让他把这件事情压住、安抚住,以劝走别再来闹为目的。

李永江来了。此时,这人还在招待所所长室大喊大叫。李永江先是不动声色地观察好久,见他没完没了。从李永江进屋后,这人的表情上看,他是不认识李永江的。有人想要给那正闹的人介绍——进来这人就是李永江。但被李永江用眼神制止了。李永江见那人还在闹,就拍拍他的肩头说:“请把你兜里的东西全掏出来。”

他不情愿地掏出了兜里所有的东西。李永江突然发现在这些东西中有一条断了的铁锯条。李永江就大喊一声:“把他铐起来!”说着就给这人铐上了双手。这时,被铐之人也叫不服,招待所的人怕把事情闹得不好这人更不服,那就没办法结尾了。所长对李永江悄悄说:“天爷啊,我们请你来是想让你给平息了这事儿,可你把他铐上了,不就更麻烦了吗?”

李永江说:“没你们的事了,让他跟我到刑警队去!”说着,李永江推着那人说:“走!”

在刑警队里,李永江让这人坐下,就同唠家常一样问他:“叫什么名字?”

那人答:“我叫于英杰”

李永江又问:“家住哪儿?”

“龙江县。”那人回答。

李永江笑了说:“龙江县!你们县的王树军、鄂万祥你认识吧?”

“认识。”于用有点发惧的目光看着李永江。

李永江一声轻笑说:“你还是个雏啊!跟他们比你是孙子辈的,他们全都掉了脑袋,就你在我面前还敢不说实话?你大概还不知道我是谁吧?”

那人看着李永江问:“你是……”

“李永江!”

于英杰一听李永江三字,当时就吓蒙了,吓呆了,吓傻了!他头上出汗,双腿发抖。马上说:“我交待,我交待!”

接着,于英杰就一五一十交待了他总在夏天作案——因为这个季节天热,开窗开门,人来人往不被注意,他又穿着托鞋来去,更不引起人们的注意。他在这个招待所作案多年,总共盗得6800元,还有几起在外地作也交待得彻底。

最后再经查证核实,依法判处九年刑。

人民的信任,也是李永江破案的动力。

有次铁路仓库物资被盗——

那是个风雨之夜,刑警队接到电话,就找李永江。李永江接了电话。就听那人说:“你是真李永江还是别人?”

李永江说:“我就是李永江。”

那人在电话里说:“我只能这样对你说,我信任你。你别问我是谁,我也不见你,我就对你说:今晚12点你们就在货场西北角的道本处守着,那些贼在今晚那个时候准到,信不信由你。我可是信过你了!”说完,电话就断了。

李永江放下电话,领着好几个战友就出发了。

此时,正是秋风秋雨让人难以忍受的季节,又是在深夜。雨落在身上让风一吹就凉得透心。但是,为了能抓住贼,李永江和他的战友们就是浑身湿透了可也要在此等候。李永江心想,要相信打电话的人,人民相信了我们,而我们没有理由不相信人民。又等了有两小时,果然一伙盗贼一共六人在风雨中还开着一辆大卡车来的。这真让李永江怒起心头——贼如此嚣张,难怪这里丢的全是又贵又重的好物资。此案,如不是有人打电话先知,是不会在今夜就破案的。他在心里感谢打电话那人。当贼们把物资装好就要起车时,李永江和他的战友们虎跃而起,抓贼扣车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

为了回答人民对他的信任,李永江就不要命地主动请战,破大案,破要案,抓捕歹徒。李的探组横扫中国大东北——

富拉尔基有刘家两兄弟,杀人后跑到碾子山躲藏起来——李永江机智地从小孩口中得知二凶的藏身处,将其捕住;

讷河一线铁路通信线路被割被盗严重——李永江装成买铜人赶着毛驴车走乡串村破了此案;

一对老夫妻在车上丢了钱——李永江在地面上,跑了几百里地给找回来。

李永江之神在于那里有案子、那里有贼,他就在那里出现。他之来就连专门看他,专门研究他的贼们都大吃一惊。无论贼的作案手法怎样高明也难出他的所料,还保证一抓一个准。但是,那些常在铁路上的贼们也承认一个事实——说李永江比他们还能吃苦,比他们还要累。是的,他根据抓贼的工作需要,有时打扮成工人、农民、无业青年、无家可归的盲流子……他在车上不要说贼们难以认出,就是自己的同行、同志都认不出来。他也因此而受到骂、打、吐、白眼,他都要忍着,他不光总结了南贼北贼的不同穿戴不同乐趣儿,还总结了南贼北贼的不同作案手法以及不同的黑话、不同的季节用什么不同的工具作案……

他所以神——因为他是非常能破案的探长;

他最能破案——所以就被人们称成神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国神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