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神探》

结束语

作者:长篇小说

·劝贼·

犯罪——是一种社会现象;

侦察——是一门破案的艺术(技术);

刑警——是罪犯的天敌、克星。如同自然界一样为了生态平衡有鼠就有猫。人类的发展也是如此——有贼就有拿贼的警。

福尔摩斯时代的侦察,他只能有一只放大镜和一把小尺子。奇迹的出现是他的“演绎法”发挥的作用。从16世纪,当古科学转轨为现代科学时,今天的刑事侦察员的侦察武库里,已经有了很多很多的科学技术的补充。别说是以窃为生的小小蟊贼,就是江洋大盗、蒙面恶凶也难免在法律的严惩下低头。因为在今天为刑警们提供的鉴定罪犯罪证的已经有了诸多学科给予的科学补充和鉴定,可以准确无误地认定罪犯。

痕检专家——不光从毛发、指纹、吐液、手足等诸多痕迹中用科学的鉴定法认定罪犯,还可以从气息、血斑、创口、创面、刀痕、弹道上作出诸多的科学判定和认定;

法学专家——一在人类犯罪心理学上,早已有更多的对各种类别的罪犯以及各种犯罪的人,进行过多种心理测验,还分出心理结构的犯罪类别、类型。不光在犯罪类别上从实施犯罪的手法上,到罪行类别上都能作出比较精确的论证以及鉴别。还从面向学上,家族遗传学上,找到了论证犯罪的必然性及偶然性;

医学专家(这里指法医)——不光从尸斑上、尸色上判定出被害人的死因以及死亡的时间,还从对尸体的诸位(部位)解剖中,发现和鉴定出凶犯在实施犯罪时的用具、工具、动作之范围,从而可以完全彻底把罪犯找出来;现代科学的发展,世界已有好多法医从人体的骨节尺寸上、从五官的位置距离上,都能比较准确地认定犯罪分子的犯罪个性特征,从而区分是杀、绑、骗、抢、盗、姦、劫的类别。中国对法医学的发展是有世界性贡献的,开棺验尸不说,最早在13世纪宋代的宋慈就著有《洗冤集录》成为全世界法医的开山鼻祖。

就当代而言,当科学的发展在刑侦战线上发挥的时候,人们又感到刑警们破案之神中有神。有科学头脑的当代刑警们在发挥了福尔摩斯的“演绎法”的同时又丰富了当代的哲学思维,以及预测学的内容。所有再复杂的案子也定破无疑。

在开封——轰动全国的“9·18”文物被盗案,罪犯不光是设计型的技术作案,还利用了现代科学中的光电反应来为之作案实施。可是在才子局长武和平的具体指挥下,跑遍全国也抓到了罪犯;

在北京——飞贼大盗所以落网,就是从南京的一位摹拟画家提供的一张画上找到了此犯并捕获了;

在哈尔滨——不要说1983年严打时,号称全国扒窃第一把高手的“贼王”黄瘤子(黄庭利)杀头断魂,就是动力区农行“128万大盗”案的破获,从钢钎的热度上找到了铁匠炉找到了“小炉匠”从而认定了罪犯!

当代科学已无所不能地解释着、表现着神奇的作用,为刑警们的侦察武库丰富了内容。更应当提到的是——我国像李永江这样的颇具洞察力的刑事侦察员在全国各大城市的刑警队伍中都能找到一位到几位,他们在开展侦察工作的实践中,已经在侦察科学的轨道上前进了!所以,劝贼们还是少伸手,伸手就被捉!

贼——古语解释为:指伤残、毁坏之意。《淮南子·主术训》记有:若慾规之,乃是离之;若慾饰之,乃是贼之。中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三百》中《小雅·大田》载:“去其螟媵,及其蟊贼”。称贼是一种害虫,专食苗节稻秆。

在今天,当科学的旋风净化着人类的灵魂和环境的时候,现代文明已经走入家庭。因此,贼慾出之,必当灭之。如同街头老鼠,人人都有打的权力。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中国神探》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长篇小说的作品集,继续阅读长篇小说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