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神探》

第六章 中原抓贼

作者:长篇小说

从齐齐哈尔到浦口的144次列车,在路经黄河时正好是夜行车最长的时间;在中原一带常发生有贼上车大胆作案。李永江和他的战友们又上车出发了。过黄河以后,他们就开始了对各车厢进行巡查,不光没有见到贼也没见有赋作案。一连多天,贼没有抓到一个。后来就出了案子,战友们上火着急也还是没有能拿到贼。

李永江心里更是上火,多年的打贼经验为什么到了这里就不灵了呢?又过了几天,还是没有发现贼的踪影。李永江对战友们说:“咱们别老是坐在车里来回跑了,这次咱下车,玩几天。战友们对他这种作法是有意见的——贼没抓到还下车玩去。”这也不像是李永江说的话做的事呀!但他们还是跟着李永江下了车。

在蚌埠李永江和他的战友们下了车。此时正是深夜,有人说找个小旅店先住下来,有人说要住就还住铁路招待所,就是深夜咱们叫门也合理——全国铁路是一家。李永江听后却笑了说:“我说,咱们就别先住了再有几个小时天就亮了,我呢,就领你们夜逛蚌埠。”

战友们就全听了他的,反正是外出执行任务,他们也没带别的东西。

蚌埠是个古城,但这里的发展和建设还是相当快的,老城旧的东西已经基本不见。他们在还是很热闹的市中心走过去,就来到了新淮大楼的最高层。此时天也就亮了。东天出现一抹红云,扇形的散射霓光,如同老天喷出的五彩链条。这些彩链直上苍穹,就好像亮天前要把大地给提起来。真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楼低。晨风徐来,让人感到了中原大地的可爱。

蚌埠,是淮河岸上的一颗明珠。这里所以叫蚌埠,就是因为以前这里丰产珍珠而名扬天下。

站在高楼之顶,李永江指着不远处的新淮大桥说:“你们看,这里是津浦铁路和淮南铁路的交汇处。咱们这些天在车上为什么没有抓到贼呢?不是贼们没有作案,而是我们的思考方法,我们的思路要来个新的转移。好了,天也大亮了,我也别白乎了。咱们找地方睡好,睡足,然后就听我的,咱们就逛着玩几天。啥时候再上车,就是开始要大抓贼的时候。”

战友们全听他的,他的威信是在战斗中树立起来的。

也就是一天多的时间,颇有心计的李永江领着战友们上饭店、上歌厅、看市场,真玩得很高兴。刑警,是没有时间这样玩的。但是,李永江可不是来玩,他在淮河边上同战友们散步时说:“我们为什么上车后没有抓到一个贼呢?那就是我们还是以老眼光看贼。我才发现,这里的贼跟北方贼是不一样的。北方的喊一不是打扮成款爷再就是很像农民、小地痞。就像刀枪炮子一律留寸头。我已经发现了这里的贼,他们好穿军警服装。有光穿上衣的,也有光穿裤子的。不信,咱们就先在街上找几个跟下去。他们如不上车也要在地面上作案的。”

他说的话,此行的六名战友全信,因为他们同李永江打过赌,那是在北方片进行第二次严打的时候——

一个老贼上了车,此贼的作案特点就只是拎包儿。但他的作法跟其他贼全不同,也可以说此贼在全中国也独此一人。他总是农民打扮——其实他还不是农民。他只要上车作案,必拿一个麻袋。他在车上也不乱走也不乱看,他只要选好了作案的目标,上车后基本上那里放的小包多他就在那坐着。车开着,只要车上有点什么动静,也有时趁人去打开水,等等,就在别人全不注意时,他就趁机下手,动作很快——一把把他要拿的包儿往自己的大麻袋里面一扔,他双手往怀里一抱双腿把麻袋一压。你就全车厢找冒烟了他也还是稳坐不动。

李永江抓过他。此次他是从教养所刚出来。

李永江见他上车后,找个地方坐下了,化了妆的李永江也急快走了来,别人难以认出他来。这次他芽的是一件大皮衣服,以大皮帽子挡着脸。他快步进了车厢,伸手就把自己的小包儿往货架子上一扔,说:“可了不得了,我要尿在裤子里。”说完他就跑向了厕所。

李永江的战友们就盯着那贼。果然,他扭头看见扔包人真的进了厕所,他就在一站一坐之间,闪电般就把李永江扔到货架上的小包放到他的麻袋里了。李永江和他的战友们当场又把这恶习不改之贼抓了个现行。

还有一次,一个贼总是好在车门口作案,李永江对战友们说:“你们看好,这一次我让他掏我。”

果然,当这贼还在车门口作案时,已掏疯了连人都不看只顾双眼盯着别人的兜。李永江就挤了过去,他是以背挤贼的。不料那红眼的贼真就掏了李永江。

李永江说:“你这人,看着你掏的是啥?”

那贼一看——是公安人员的警官证。又见眼前站着李永江,他不说话,只是伸出双手让铐。

这次来蚌埠,李永江说的,战友们就信。这是长期合作的信誉。

在一个商场里,有五个人,他们中有人穿警上衣有人穿军裤,总是每人一件。李永江说:“这几个就是贼,看样子他们是从淮南线刚下来,当晚再上144不是正好吗!所以我们在车上没有发现他们——这是一伙不闲着的贼,两车来回作案,他们只要上车必作案,咱们就抓!”

李永江的判断是正确的。

果然,这五个贼,在饭店吃喝完后就上了车。上车后他们互相之间也不打招呼,就分头各找车厢,进了车厢也不找坐,每人都有一个塑料袋子,往坐底下一钻进去就大睡起来。

火车进入深夜行驶了,旅客们也都睡了,当班的乘警和乘务员都在餐车上。这时上车这五贼先后醒来,各自就在各自睡觉的车厢里开始了如入无人之境的大作案,他们疯了般就找旅客的大小包儿,一起拿起来就往自己睡觉时用的塑料袋里装起来没完。

此时,李永江与他的战友们早有分工,六对五人,各守车门子。

李永江见贼们如此疯狂,也是为了提醒旅客。他在车门处大声说:“行了,不是你的东西就装起来没完啊!你们是胡子?”

接着各节车厢都开始了大抓。

有了这一次的经验,李永江和他的战友们,在对付中原之贼上可真是大显神手了。接着又在这一片进行了几次像这样的夜里大抓捕。中原之贼相继落网,再过中原的夜行车也就安全多了。在中原,就是有些贼想上144,他们一听,这车来自北方,铁路上有个李永江。吓得他们不再那么轻易就上车作案了。

李永江威震中原。实在些说,那时他还没有被人们称为神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国神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