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神探》

第七章 深圳亮绝活

作者:长篇小说

李永江在1994年的9月和12月,曾两去深圳。他在这座共和国新兴起的国际大商城中,以自己的智慧加胆识,外加一个中国共产党党员的高贵品格,在面对实际的成就中,他在受到深圳领导和同行们的拥戴的同时,还被外国朋友称为中国神探——这才是中国神探名称的来源。那还是他第一次被深圳请去讲课时,他领着62名来自深圳各分局的刑警要在繁华的东门市场进行现场抓贼实习时,有两名来自伊朗的朋友,让一个中国的贼给偷了。那贼是南方的贼,他作案时是用小镊子从伊朗朋友的后屁股兜里把钱镊出来的。此贼在一走一过之间作案,他没有想到李永江就在他刚从外国人的后屁股兜里把钱镊出来还没有来得及往自己兜里放时,就让李永江一把按住他拿镊子的手,当时就给这贼铐上了,此贼连一句话也没有说,在证据面前他只有低头认罪。可是那个让贼偷了的外国朋友还没有发觉自己的钱让贼给偷了。他在翻译的陪同下还在往前且走且说笑着。李永江铐上那贼后,又去追赶丢了钱的外国朋友。一是还钱,二是取证。外国朋友出于感谢非要送李永江一些美元,当然李永江是很客气地拒绝了。外国朋友通过翻译说了好多对李永江的感谢的话之后,还用手比划着说:“中国警察真是这个!”

他伸出了大拇指,还对李永江进行了很亲切很热情地拥抱,之后,他用生硬的中国话说:“你是,中国的这,这个,这个……”他说不出他心里要说的话,就指着小摊床上正卖的一些中国神像、佛像,他高兴地起来拿起一个关公像说:“你是中国的这个,这个!”他又用外语问翻译,指关公像问他是不是你们国家的神呢?翻译冲他点点头。还告诉他汉语神字怎么说。这可让他高兴起来,再次冲李永江说:“你是中国的这个,神!神!”

外国朋友对他是神的称誉——是指他是神探而言。

用深圳市公安局何景焕局长的评价说李永江,他是——

一身正气;

一身是胆;

一身本领。

李永江所以能到深圳,完全是从一封信引起来的——

深圳是中国共产党在改革中的胜利产物,又是全世界人民在中国能看到的这就是中国新世纪的缩影。是国际商都,也是中国如何发展经济的窗口。

但是,犯罪是一种社会现象。全世界在内。无论任何一国也无论是任何一个民族。只要有人就有真善美和假恶丑的存在。深圳也是如此,而且,在这里云集的各类贼更多些。因此说,在这里也有犯罪问题的存在,已是很正常的事情。

一位与深圳市何景焕局长很要好的老朋友,当然他也是相当级别的老干部,老人在海关工作。他给何局长推举一篇《神探自述》的文章,他说他看过后落了泪。他在信中还说:他没有见过文章的主人公,但我相信如果我们深圳的干警以及全国的干警都像此人,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党就会好上加好的……老人的信写的很长。当何局长认真地看完那篇文章之后,也是双眼流泪。当时,何局长就在老人的来信中批了两点意见——

一、要把《神探自述》的文章尽快打出来,印发给每个干警人手一份;

二、要通过一切有关部门沟通,设法请李永江来深圳做报告传经送宝。

很快国家公安部跟黑龙江省公安厅联系,省厅对深圳的约请又批转哈铁公安局的领导,就这样齐铁公安处二话没说只有服从上级决定——李永江就去了深圳。

出发前,从齐铁到哈铁,从齐市到省的各级公安机关的领导,都对李永江谈了话——让他到深圳去学习,要鞠躬谦虚。要少说多做……

李永江在指导员田生产同志的陪同下,上了飞机。在飞机上,李永江不言不语怀着一颗不安的心,想着到了深圳要怎么办的多种思考而心里难受——他是平民之子,就像坐飞机一样,一下子上了这么高他真是有些胆怯的。还有要去的深圳是共和国改革开放搞得最好的圣地,那里自然也集中了好多有文化有思想的同行。因为,他从各报纸上早就看到过有一条消息——从国家政法大学以及各地法学学校的刑警系去了不少的大学生,而李永江也就是高中毕业生。他多次找领导想不去深圳,他真怕完不成这样的任务。尽管要讲些什么他早有准备,但是,他还是怕得心里没底儿。在飞机上他就像是受难的耶苏被绑得一动不能动……

头天到达,第二天就开始讲课了,第一场讲时听课的人全是深圳十个分局的代表,满满一大会堂的同行及领导。李永江讲课的内容,大体上有四个部份——

一、茫茫人海怎么样识贼?

二、流窜贼与当地贼的区别?

三、如何建立好得心应手的情报站?

四、有关特情的管理与使用?

李永江捏着一把汗讲课,没想到所获得的效果是出人意外。这里的同行们不光是对他的讲课以掌声欢迎,还真心实意地要请他到全市的十个分局去每局要讲一遍。他在这里受到的欢迎是没有想到的。就连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在此受到这样地,好像已经不太正常地欢迎了。后来他明白了,原因是——

深圳之贼多当是全国之最,这里集中了几乎是全中国的男贼女贼老贼少贼,而且东西南北中所有大贼高手基本上全在这里云集。这可不是人家深圳的社会治安投资环境不好,认真地说就是这里对贼也太有吸引力了。

有贼说:“深圳就是外国!”

还有的贼说:“深圳不是外国,也是中国的香港、台湾。”

更有的贼说:“深圳就是中国的百乐宫、游乐场。”

总之,贼们把这里说成是万花世界,这里才是他们想掏就下手;想玩就可劲造的逍遥天国……

贼对深圳的如此多说道也说明一个真理——中国改革是成功的,深圳是最富有的。因此,这里就贼多也不奇怪。

李永江讲课,只要说到gāo cháo处就全场掌声四起。但是,这就让李永江来个后怕的——他就只管接着他自己多年抓贼的体会去讲了,他当时讲时就没有考虑众多的听课人中,有不少是国家政法学院,国家公安大学,最低的也是各省一级毕业的大学生们。也正因为李永江按他自己的工作实践讲了,这些同行们听起来才解渴,才愿意听啊!

但也有对李永江的讲课听了可以,就是怕来此讲课的小瘦子玩的只能是纸上谈兵,是好骡子是好马就应当拿出真功夫来比一比。

果然,在李永江讲课的内容里面还有一项——现场抓贼。此做法说是现场表演也行;说是讲课老师领着听课生实习也行。对李永江来说——他是宁上现场而不愿意讲课的。

第二天就要进行现场抓贼了,最初李永江心里没底。因为南方贼与北方贼不光在穿着上不一样,就其作案手法上也有很大的差别。北方贼不是硬掏就是硬割。相比之下,南方贼还是不像北方贼不那么野蛮。北方喊要行窃时,不是在故意拥挤中以物上托下手作案,就是故意把被害人的视线引开趁机下手作案。而南方贼多是装得非常的文明,也不挤也不碰被害人,就是在一走一过之间,多以技术掏窃,基本上是用很小的镊子来来钳。他们上托也不像北方贼那样不是拿着衣服就是拎着兜,一张报纸再就是一本书,只是一些小小物件,还有就用在当时的商店,小床子上买东西时给的塑料兜儿什么的,就是一个小小的眼镜盒儿贼们也可以用来作上托的工具的。

东门市场是个比较大的市场。李永江和好几十个当地的刑警来到了这里抓贼。同他一起来的还有齐铁刑警队的老田。他们身着便衣,分别进人市场。当时李永江就对老田说:“你说是咱们先下手还是让这里的同志先下手?我拿不定主意,我想了好久,如是咱们先抓是不是有点显的意思。”

老田说:“我看,就按着你讲课的内容进行,就让他们先抓,在认贼上,咱们可以给他们指出来——谁是贼?”

李永江沉思了一会说:“就这么办吧。”

李永江一行人还没有全都进入东门市场时,他就发现有一高一矮两青年,他们两人一个手里拿着一张报纸,一个手里拿着一本杂志。李永江见他们边走路边用眼睛死死盯着行人的兜儿。李永江对老田说:“这俩就是。”

老田也注意看了看这两个人点着头对李永江说:“没错,告诉当地的同志注意这俩小子,要他们等这两个伸手作案时再抓。别下手早了。”

李永江把他们发现的两贼指给了当地两名年轻的刑警。

不料想,当地两名刑警因为抓贼心切,在他们跟踪时让贼发现了。于是,二贼不光没有敢下手作案,还溜出了市场。

李永江发现当地二刑警在跟踪贼时,其表情动作,就好像小说,电影里的跟踪特务。他们二人一个紧追不舍,一个当贼一回头时就立时闪身就跑到电话亭后躲起来,还用一双大眼睛好比木匠单眼调线那样地往外看着贼。这能不让贼发毛吗?俗话说:贼人胆虚,他们一看有人注意上了,这是定然要跑的!

当时,李永江又把当地的两名刑警叫到一边。小声地再次对他们说了跟贼时不能这样做并把怎样做才能抓到贼的要领说了一遍。说得他们二人点头称是。接着想再找那两个贼时,他们早就不在市场了。这让当地的两名年轻的刑警心里很不安,还不停地向李永江检讨。

李永江笑着说:“别着急,这两个贼没有走远。”

李永江就让当地两名刑警下功夫到附近各处找找溜走的那两个贼,再次告诉他们:“你们再抓他们是不可能了——因为贼已经惊了。为了能稳住这两个贼,你们两个如果发现了这两贼时,先别抓,而是轰他们,让他们自己入瓮——你们就故意在他们面前装作走离了市场的样子。我分析:他们如是真看见你们两个人走了,他们就准能再回来。当他们再回来时,准就敢放心大胆地作案了,我们就上去再抓不迟。二位说,我这个建议行吗?”

李永江真心实意去教,又真心实意地讲解。这让当地的刑警们深受感动。于是,当地两位年轻的刑警真就照李永江说的方法办了。当他们刚出东门市场的时候,就见走了的二贼在这里来回遛呢,其间也是在寻找作案的时机或是寻找要作案的对象?当地的两名刑警故意地边走边说还撞了他们一下子,就从他们的身边走了过去。走过去时,一个刑警还故意把腰后的手枪、铐子都露了露。

二贼果然上当。当他们亲眼看到对他们以不怀好意的眼光看过他们的真是两个刑警还真地走了之后,二贼转身急回市场,以为再不可能有刑警出现了,就要下手大掏,李永江从他们往市场里一进时,就发现了此二贼。他也装做让人感到不是来此偷掏的贼也是个别有用心的歹徒。此时,二贼还真的看了李永江一眼,李永江也用贼一样的眼光看了他们一眼。好像彼此心照不宣,就分开走了。时间不长,李永江就发现此二贼已经跟上了一个提兜拎包的北方人。那个北方人因为天热光顾擦汗,还没有发现有贼跟着他,他就在市场里好像急着要买什么东西的样子。当北方人来到一家商场时,直奔卖变色眼镜的柜台去——二贼也直接就跟了上去。李永江想这两个贼趁机作案无疑时,可是他用眼睛的余光盯了好久,贼就是不下手。不光如此,二贼还一个对着商场里的大镜子装做梳理头发的样子——实际是从镜子里要先看一下有没有人从门进来跟踪他们。而另一个贼在梳理头发时先往左后往右地注意看看——意思也是看看有没有什么注意他们?李永江趁此时机就专往柜台前面挤着,装作没有看到这两个贼。又过了一会儿,其中理头发那贼下手了——他是用小镊子作案,当他刚用小镊子把那北方男子的钱从他的前胸上衣兜里掏出来,闪电般——就是连跟着来此实习的当地刑警们也没有看清是怎么回事儿时,李永江就麻利地铐上了这两个贼!

由当地刑警把贼送回队里去审去了。李永江又把如何看贼?如何抓贼的过程说了一遍,在他的指挥下,在东门大市场里,老田也下手抓贼,当地刑警们也下手拿贼了,到晚上快要吃饭时,总共抓了六个贼就胜利而归了。

但是,没有想到:第二天一早,昨晚审贼的刑警来找李永江说:“在东门大市场抓那两个贼,其中没动手掏的那贼,审了一夜不承认——说什么也没干,还说他对抓住的这个掏兜的人不认识。怎么办?只好做为刑嫌先押起来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 深圳亮绝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国神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