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神探》

第八章 在刑警档案里

作者:长篇小说

李永江不是神,但他在抓贼的战场上,却有神威。这一点主要是他对事业的忠诚,再就是他花费的心血要比别人多得多。当别人下了班不是回家睡觉就是到酒吧里喝、玩的时候,李永江却在他的家里或工作的单位,忙着他所从事的事业。只要是李永江处理过的人犯,那怕当时不够法律年龄的少儿,他也要一一记个清楚明白的。从每一个作案人的手法、工具,案犯的体貌特征,他都要分门别类地记在小本子里——更花工夫背,要扎扎实实地记在脑海里。

人海世界,你来我往,东西南北中,到处流动的人群中,大有可能有案在身跑出来的;从两劳场所里走出来又作案的;还有些恶习难改的,等等,在各种场合相遇是很可能的。还有一些通缉令上的罪犯照片,他全都死记在心,只要让他再见到,就准能认出来,认出来可就想跑也不可能了。中国人讲:多一分劳动就多一分收获。像俄国伟大诗人普希金赞美鱼人的诗说的那样:头一网是水草,二一网是泥沙,这第三网可就是要捕到的鱼儿了。其实,刑警的工作也就是这样,有时奔波九天九夜,很可能这第十夜就是成功的;查案子也是,找了以及查了百多个线索全不是,可是再查下去——这一百零一个线索就是那个最重要的破案线索了。

李永江的小本子里,已经有3000多在册案犯,这好比是3000多张名片存在他的手里——如果再见到这3000人当中有人做了案,李永江只要一看,无论在作案手法上,无论是在被害人能说出的体貌特征上,只要在这3000份存档中有,他就可以断定是3000份当中的那一份——也是那一人又作案了。这就给破案提供了最重要也是最快的最准确的破案线索!有时李永江一见到贼的作案手法,以及使用的作案工具,他就好像看到他抓过的,他熟悉的罪犯又作案了。就连怎样地作案?他都好像在贼跟前看到了一般。普希金在形容作家创作时说:“作家在写作前,好比像眼前有一个魔法水晶球——透过这个明亮的球体就能看到他没完成的作品是个什么样子。”对李永江来说,他的记有3000名贼及各类案犯的小本子,就好比也是个魔法水晶球,他也能看到这3000名中任何一个是谁又作了案。因此,这个小本子对贼们以及一切犯罪分子形成致命的威胁,有喊要出资一万、两万也要找人弄到李永江的小本子。作为刑警,李永江的这个小本子,确实是难得的资料库,作为长期一时不停地同罪犯打交道的公安人员来说,他存着一份让一切罪犯恐惧的好档案。

只要让他存入档案的犯罪分子,只要提其姓名,他就能回答出家住哪里以及长相特征,还能说出其常用的作案手法;反过来说,只要能说清犯罪分子的体貌特征,做案手法以及作案时用的工具,他就能说出此案是何犯所做。

1991年,铁道部“310”专案组,一行十人来到齐铁刑警大队,请求协助抓一个名叫王新的罪犯。当时,李永江外出没有在队里。队里的同志们全体出动协助查了两天,仍不知王新的下落。“310”专案组的人上火着急,白天查寻,晚上堵卡,还是不见王新的影子。这时李永江从外地回来了,他觉着王新这个名字他有记忆,就对专案组的人说:“你们来对了,齐齐哈尔确有个王新,可是不是你们要找的王新我可不清楚,我知道一个叫王新的人,他家住在轻工学院附近。这人是不是经常在京沪线上作案?”

专案组的人:“说的一点不错。”

其中一人补充说:“我们有他和同伙在一起的照片。”

李永江说:“请等一下。”他就从自己掌握的材料中找出王新的相片,给专案组的人看。

专案组的人一见相片,齐说:“就是他!”

当时,专案组的人要商量做出如何抓王新的方案?李永江听了,只笑笑说:“各位这些天够累的了,你们好好休息休息。王新好抓,12点前我差不多就能把他给你们送来。”

他的话,当时有人不相信,也有人认为这么个瘦子,能抓到王新?专案组可是抓了他两年啊!最后还是到齐齐哈尔来抓他。

李永江一声没吱就走了——

李永江没有直奔王新的家,他知道王新跟一个叫红艳的安徽女人在一起同居,李永江就找到了红艳,问:“王新呢?”

王艳看着李永江有些害怕地问:“李哥,找他有事儿?”

李永江心里明白——这女人一定知道王新在什么地方,但是,王新有案在身,回齐市躲了已两年了,这是他第一次听说。但也说明了王新躲的比较严密。如果用一般的话是引不出来王新的,他就说:“王新也是,办什么事儿他都不着急。他改好了,不再上外面跑去了,可是他对你的户口问题是一点也不关心,我给联系好了,到是找我给你把户口落上啊!他这人真是心里没有正事儿,我走了,我走了。”李永江说完就要走。

红艳听说李永江是为了自己落户口的事情而来,就说什么也不让他走。就说:“李大哥,这我可真要谢谢您了。这么的,我让王新找你去还不行吗?”

李永江装做生气地说:“他爱去不去,又不是我求他。”

李永江说完就走了。但他没有走远,他只是在一个别人不注意的地方躲起来,他要跟着红艳去找王新——他断定红艳一定要找王新的。真是不出所料,不多时,就见红艳从家里走了出来,往前街走去。李永江明白了——王新在前街(也是轻工学院的宿舍区)有一个叫“三拐子”的男贼,他们是常在一起作案的好朋友,王新定在那里。想到这里,他抄近路小跑着先到了“三拐子”家——李永江叫开门后就把王新堵在屋里。还没有等到红艳赶到“三拐子”家,李永江已经把他押走了。

当李永江通知“310”专案组来刑警队取人——王新已经抓到了时,专案组的十位同行高兴得真是不知说什么好了。他们没有想到——十名刑警追捕了两年的罪犯让李永江一句话,不到两小时就抓到了,他们真从心里佩服和感谢李永江。后来铁道部“310”专案组给齐铁公安处送来一面锦旗,上面绣着:

擒凶顽本是英雄骨,

战友情甘为长城石。

还有——

1991年3月的一天,大连铁路公安处来几个人,请求齐铁刑警队协助要捕一个作了7万元大案名叫青林的罪犯、他们不知道这个青林家的具体地点,也不知道青林姓什么,只是说如再见到这个青林就能认出他来。李永江听完情况介绍后对大连的同行们说:“叫青林的喊,齐市是没有。听你介绍他的作案手法——我就想起一个贼来。此贼名字不叫青林,叫李房林。据我们掌握,他最近没有去过大连,他们两口倒是去过四平上服装回来卖。”

不等李永江说完,大连的同行就说:“此案就是在四平发生的啊!”

李永江还是笑笑说:“我这有他的相片,你们先认认。”说着,李永江就从他掌握的材料中找出了李房林的相片。大连来追捕的同志几乎高兴得蹦了起来,一个个全说:“是他,就是他,没错。”

当商量如何抓李房林时,有人要求多去些刑警;有人要求多找些防暴队的人上去;还有人说最好找军队协助——因为李房林是重犯,弄不好怕他狗急跳墙。一直沉默的李永江听再无别人说话了,他就说:“我看这样,刑警也不要多去;军队更不要去找;就我一个人,我保证晚上把他领刑警队来。你们就在这里等着。”

张处长看看李永江问:“不要再去一个吗?”

李永江只冲处长摇摇头。

张处长说:“大家放心,就让永江一人去吧。”

当时,大连来的同志中,有一人对李永江的做法担着心,——怕他人没有抓住再让罪犯跑了;还有的人,感到张处长对他们要求协办的案子是不是有些太不负责任——他同意一个人去,他行吗?

当晚,李永江在家里草草吃点饭就要走。妻子说:“你又是好多天没回来了,这咋进屋吃了那么点饭就又走呢?”

儿子小涵紧紧抱着他的腿就是不让他走。小涵说:“爸,你来了走走了还来,我跟妈妈都想死您了。人家二宝的爸爸也是警察,上学送他,下课接他,连二宝他妈都天天跟着二宝坐小轿车啊!我跟妈不要您能开回来小轿车的,就是盼着您能多跟我们在一起呆一会儿——就一会儿。爸,我好不容易才见到您,不走就不行吗?妈妈每天睡觉前,我们总是把您的相片拿到床上来,冲您的相片说话,妈说一句我说一句。今晚上好了,我们就不再冲着相片跟您说话了——我要跟您亲口说话。爸别走了……”

李永江没有想到,妻子和儿子就是这样来打发晚上的时光啊!但他是刑警,今晚上他原本是答应儿子要回家来跟儿子说话的。可是,他又知道光协助大连的同行抓住了罪犯还不行——他还要参加同行们在这里的突审。就像李房林这样的老贼不了解他底细的办案人是很难审下来他所作的案子来的——这倒不是他李永江自以为高明,问题是他对这些老贼太熟悉了,也太了解了。只要有他在场,他就不敢不供。另处李永江还要掌握这贼在外面是怎样作了这起7万元的大案的。因此,他不能不去。但此全是李永江出于对他所从事的工作的责任心。就这件事情而言,他不去也可以,他只说出李房林的住地让大连的同志去抓也可以。他这样做完全是为了外地来此办案同志的安全。他太了解要捕的这贼了,弄不好他真就能玩命拒捕。李永江为了别人的安全,而自己却要去赴险!

他去了。妻的温柔,儿的可爱都没有拴住他一心为了工作的那颗心啊!他骑一辆破自行车,就来到了老贼李房林的家。

李永江的突然出现,可真让李房林吃惊不小,其妻问:“李哥来是有事吧?”

李永江装作生气的样子说:“你们啊,真让我信不过呀!说好好的,你们也不作案了,我呢,也就不再找你们的麻烦了。叮你们咋就是狗改不了吃屎呢?”

他这么几句话,可说得李房林心里发毛。

李房林试探着问:“李哥,是不是又出啥案子啦?”

李永江瞪他一眼说:“啥案子,你们心里清楚?老给我惹麻烦。站前有人说你偷了个公文包儿。”他所以如此说,是为了稳住这贼。

李房林一听心里有底了,他开口就骂:“真他妈的能害我啊!我啥时候干过拎包儿的事儿呢?”

他的妻子笑着说:“李哥,这事可冤死我们了。最近我们都没在本市,你老是教育我们让学好,我们就自食其力呗。车站别说丢了包儿,就是丢了二百万也跟我们没关系的——我们最近只去过四平,上那弄些服装好回来卖呀。”

李永江听了真是在心里暗笑,此贼果然不打自招。他就再问李房林:“你真没拎包儿?”

李房林说:“谁说我拎了,我就敢跟他当面对证!”说完他又骂起来:“真能害我啊!李哥,你告诉我是谁说的是我?”

李永江见他们已完全被掌握住了,就说:“被害人跟检举你的人,都在刑警队呢,人家要认人。要是不是你,我心里也有底了,就去一趟。是你呢,就赶快在家里跟我说了——就算你自首了。”

李房林却火了,他拍着胸脯子说:“儿不去!”

二人出了李家的门。李永江指着自行车说:“是我驮你还是你驮我?”

李房林说:“我说李哥,还能让你驮我吗,上车!”

一路上,李永江哼着小曲儿;

一路上李房林用力蹬车子。

很快来到刑警队,放下车子,李房林在前,李永江在后,就进了坐一屋子人的刑警队里。李永江对大连刑警队的同志说:“此人就是李房林!”

全屋子的刑警们都觉着此事可笑,而更精彩的是李房林也跟着笑。他是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李永江指外地刑警对李房林说:“这几位是来找你的大连刑警队的。”

当时,李房林头上的汗就流下来了。一副铐子就锁住了他!

临往外押的时候,李房林冲李永江说:“你逗我啊?”

李永江说:“是抓你!”

还有——

1993年6月30日晚,铁路工厂的漆包线三大轴丢了,这是一种比较贵重的物资。每轴的价最少也是3000元,这三轴已是大案了,问题是影响了生产。此案如不能及时破获,工厂就要停产,如果派人外出现买此材料,那就还要花一大笔钱的,而——工厂资金周转困难。最好的办法就是破案追回被盗物资。

李永江领着他的探组上案了。现场发现——此盗贼作案手法是破窗人库,在玻璃上发现一枚指纹,可是太残破了,但是从做案手法上,发现类似十年前的一起案子——那也是一次物资被盗案,罪犯名叫车连峰。当时因为他只有13岁,不到法律年龄也无法起诉。可是李永江却取了他的指纹。那么此案从作案的手法是类似的,能不能又是他作了案呢?李永江提出对现场指与旧指纹来一次对比着检索。

经技术部门鉴定后,认定就是十年前的那人又在作案了。于是,很轻易地就破了此案,抓了车连峰,李永江只说了一句话:“说,你把铁路工厂的轴线弄哪去了?”

车犯交待:“我还没来得及卖呢,在我家的房后柴堆里埋着……”

此案的破获——从发案到破案不到三小时,也没有影响工厂的生产。

还有——

还有——

如果要想把李永江存档的3000多人犯的案例以及罪犯作案的手法,长查全部都写出来的话,怕是一部几十万字的长篇也难以全部容纳得了。至于李永江一到现场时,从案犯的作案特点找人犯,从作案的工具找人犯,从发案的时间环境找人犯的例子之多,是写不完的啊!

他所以成为神探,也可以这么说:他的小本子对他的破案有着很重要的帮助。

古人刘禹锡有诗曰:“千淘万沥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得金!”

刑事侦察是一门学科——也叫科学。李永江尽管他还没有意识到他这样做是一门科学,但事实上科学早已在他的破案中发挥了神奇的威力。他的小本里所记的有关犯罪分子和犯罪问题的多种资料就是一个现代刑警的侦察武库。

痕迹——是无声的证言,也叫证据。它尽管不能开口说话,但只要是它出现在犯罪分子面前时,任何再顽固而咬牙不供的罪犯也会低头认罪的。

名片——是指罪犯在第一次以及二次,三次,又总是作案不休时,他们就总是要用他们自以为得计的老办法作时,就总是重复着他们自己。久了,这就像名片那样地告诉别人——这就是我!当科学发展到了今天的时候,一种间接的名片中又出现了人的本人的照片做直接的证据。

至于名字以及体貌特征,这些在使用时,只有加上精明的逻辑推理,才能在应用上获得成功c俄国早期的刑事侦察专家拉·别尔金就说过:“福尔摩斯的威力不在于技术,而在于逻辑。他的演绎法是永远的胜利者。”那么,李永江在现代科学发展的今天,科学又对他的聪慧的、不可动摇的、永恒的、逻辑思维判断加以补充——使得这个颇具现代洞察力的刑警以神的威力!但,李永江是人,而不是神!只不过他有一颗聪慧的头脑又有科学知识的补充,才使他灵光闪射,眩目而有神韵罢了。

当今时代是科学大发展,信息大爆炸的时代。李永江的刑警档案里存着几千名罪犯的犯罪信息,这就无可否认地说明他是一个具有科学头脑的好侦探。而我们社会的发展如没有像李永江这样的侦探来对付,又怎样应付今天的社会局面的。这就是时代需要李永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国神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