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离之花》

作者:长篇小说
《迷离之花》第01章
正文预览:

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不多时,去如朝云无觅处。项青站在急救室的大玻璃窗外向里望时,脑子里不知怎么,忽然冒出了这么一首词。她一直没有真正明白,白居易在这首不太引人注目的词里,究竟想表达一种什么样的事物,或者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此刻,项青的额头和鼻子贴着凉冰冰的玻璃窗,看到里面一群医生护土围着急救床上的病人忙碌着。玻璃窗隔断了声音,如同默片时代的电影一样,他们在项青眼里无声地走来走去,采取着各种监控及急救措施。心电监控,静脉通道,……

在线阅读
《迷离之花》第02章
正文预览:

市殡仪馆的告别厅里,哀乐低回。周怡与项青项兰母女三人,全部是一身黑色西装,胸前佩戴一朵小白花。在黑色的衬托下,三张面孔都显得格外苍白。周怡的脸上流露着有节制的悲伤,站在周怡左边的项青,脸上已经看不到泪水的痕迹,但红肿的眼睛和黯然的眼神,令每一位参加追悼会的来宾都看出了她的痛苦,而项兰的脸上,更多着几分茫然与疲倦。项青主持了父亲项伯远的遗体告别仪式。在短短几分钟的悼词里,项青那些朴实无华的话语,让几乎所有在场的人都感受到其中深深的悲痛与哀伤,感受到一个女儿对亲爱的父亲最诚挚最……

在线阅读
《迷离之花》第03章
正文预览:

普克从云南旅游回来,查了一下自己留在单身宿舍的寻呼机,看到上面有彭大勇打的几个寻呼,都说有急事,如收到信息请速回电。看看时间,彭大勇从两天前就开始找他了。普克东西也没顾上收拾,匆匆赶到了公安局。彭大勇正在办公室和别的同事谈着什么,一见到普克,马上中断了与别人的谈话,笑着走上来,亲热地用拳头捣了普克两下,说:“嘿,这么多天在外面,也不记得给我们打个电话,我们可都怪想你的。怎么样,玩得挺高兴吧。”普克笑着说:“我去的那个地方,还真是没电话。别说电话,连电视都只能模……

在线阅读
《迷离之花》第04章
正文预览:

普克到了市后,直接去公安局找了马维民副局长。马维民身材瘦小,肤色较黑,眼睛不大,但目光很有力量,看上去显得稳重、谨慎。谈话的态度平和朴实,没有什么官僚气。短短一番寒暄后,马维民直接与普克谈起了案情。“普克同志,你现在面临的任务,看起来似乎并不算复杂,但实际操作起来难度很大。因为最重要的一点,你所有的调查都不能露出任何痕迹,尤其不能让周怡有所察觉。老实说,我插手这件事,心里也是有相当压力的,很难预料最后会出现什么样的局面。”普克理解地点点头,他知道马维民面临着……

在线阅读
《迷离之花》第05章
正文预览:

半个下午过去了,马维民在公安局里还有工作,便先回去了。临走前,他给普克留下了自己办公室及家里的电话,还有手机号码。从下午的一番谈话中,他已看出普克独特的思辨能力及分析能力,不由对这个案子的侦破产生了几分信心。马维民还告诉普克,也许直到普克拿到确凿的证据之前,他都不能直接出面过问此事,即使普克需要公安部门提供什么帮助,他也只能想法用变通的方式加以解决,希望普克能够理解他的苦衷。剩下普克与项青两人留在宾馆房间里,忽然间,他们都觉得有一丝尴尬。为了打……

在线阅读
《迷离之花》第06章
正文预览:

项青家的住房比普克想象的还大、还豪华。一大片豪华花园住宅区里,除了几幢高层公寓楼外,全是一幢幢有着独立院落的小洋楼。整个住宅区看上去管理很严格,项青和普克乘坐的出租车到了门口,门卫显然与项青认识,笑着和项青打了个招呼,但仍然让出租车司机下车登过记才放行进人。到了项青家的院子前,项青普克下了车,出租车调头开走了。项青先用钥匙开了大铁门,进到院子里,又分别用两把钥匙开了防盗门及房门,普克才得以进到客厅。而在项青开门的短暂时间里,普克已经很快地观察了整个院子和楼房的结构,从外表看来……

在线阅读
《迷离之花》第07章
正文预览:

普克从项青家出来之后,并没有马上回宾馆,而是在街头找了部公用电话,拨通了马维民家的号码。“喂,请问马维民马副局长在吗”听到是一位女性接的电话,普克客气地问道。“哦,请问你是哪一位”哦姓普,您对马局长这么说,他就知道是谁了。“普克谨慎地回答。对方请普克稍等,放下话筒走开了。稍过了一会儿,马维民的声音出现在另一端。“小普吗你好你好,我是马维民。”“马局长,是我。我刚从项青家里出来,您现在有空儿……

在线阅读
《迷离之花》第08章
正文预览:

第二天早上,普克虽然一夜没有睡好,仍然早早就醒了。他到外面活动了一会儿身体,回来洗了个澡,然后到楼下吃了点东西,再回到房间时,正好听到房间的电话铃响。他忙走过去接电话,想到可能是项青的。果然是项青,她的声音在电话里听起来很柔和,还带着一点淡淡的忧伤。“普克,有没有吵到你睡觉”项青有些不安地问。普克马上说:“没有,我连早饭都吃过了,正准备跟你联系。”项青有点迟疑地说:“昨晚我跟一家医院联系过了……我没有找熟人,怕让我母亲知道…………

在线阅读
《迷离之花》第09章
正文预览:

普克离开项青家以后,项青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慢慢走回屋里。看看时间,已经是十二点多了。以前项伯远还没退休的时候,中午全家都在外面各自吃午饭,所以家里只请了一个下午的钟点工,做一顿晚饭就可以。后来项伯远退休了,中午一个人在家,仍然没请钟点工,只是他自己随便做点什么吃。现在,项兰躺在床上,该吃午饭了,项青不知家里有什么吃的。平常家里的菜,都是钟点工下午带来。项青走进厨房,拉开冰箱门看了看,也不知项兰想吃些什么。走上楼,到了项兰房间门口,项青轻轻敲了一下,问:“阿兰……

在线阅读
《迷离之花》第10章
正文预览:

普克从项青家出来以后,一直在外面慢慢地走,脑子里不停地思考着问题。路边的树经历了一冬的萧瑟,刚刚抽出一点点新的枝条,上面缀着些淡黄色的芽苞,柔嫩的枝条在微风里轻轻摇摆,看上去,既显得有点儿脆弱,又蕴含着无声的希望。普克不知为什么,脑子里忽然想起老子的一句话。昨天普克在项青家,项音带着他各个房间都看了看,在楼下那间大书房的书桌上,摊着一本老子的书。当时普克无意中扫了一眼,书翻到的那一页上,正写着普克此刻脑子里突然想起的话。老子说:人之生也柔弱,其……

在线阅读
《迷离之花》第11章
正文预览:

吃过晚饭,普克与项青姐妹俩一起去蓝月亮酒吧。坐在出租车上,项兰老是对着空中哈气,又皱着鼻子嗅啊嗅的,不知在搞什么名堂。项青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问:“阿兰,你怎么啦”项兰苦恼地说:“都是你,硬逼着我喝鱼汤,弄得我喘气都一股子鱼腥味,待会儿怎么踉人家说话呀”普克心里不禁想笑。他估计项兰不是发愁说话时被人闻到鱼腥,只怕是想到更亲密的动作时,会被对方闻到。普克坐在前排,不由向后视镜里扫了一眼,正好看见项青也在偷偷笑,知道项青也马上明……

在线阅读
《迷离之花》第12章
正文预览:

一大早,普克被窗外叽叽喳喳的鸟鸣声吵醒。他习惯性地看了看放在床头柜上的表,刚过六点钟,表上的日历显示,今天是三月二十四日,星期五。这是普克到市接办案件的第三天。吃过早饭,普克想了想今天的工作计划。见周至儒的事要等项青安排,可能要等到明后天才可以。而调查朝阳小区二十三栋三单元住户的事情,就算马维民一上班就开始安排,也得过一阵子才有结果。这样看来,起码眼前的时间,普克是无事可做的。普克本想出去转一转,了解一下市的环境,又担心马维民会有电话来,便放弃了外出的想法,从包里拿出本书……

在线阅读
《迷离之花》第13章
正文预览:

星期六上午九点多钟,普克准备给项青家打个电话,问问关于项青安排自己去见周至儒的事情。普克伸手去拿话筒的时候,电话铃突然响了。普克猜是不是项青正好打电话来告诉他这件事。出乎意料的是,电话是马维民打来的,他的声音显得既急促又沉重,一听接电话的是普克,马上说:“普克,出事了。刚才局里的同志告诉我,欧阳严死了。”普克一怔,虽然没有忙乱,但从昨晚就开始盘绕在心头的那种不安,像是一下子得到了验证,然而这种验证带给他的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他稳了一下语气,说:“马局长,您现在……

在线阅读
《迷离之花》第14章
正文预览:

三月二十五日下午两点钟,普克从宾馆房间给项青打了个电话,告诉项青他准备现在就出发去项青家,然后他们一起去见周至儒。项青说:“好,我在家等你。”普克乘车赶到项青家时,项青家的院门是虚掩的,普克推门进去,大门也开着,估计项青算到普克差不多该到了,便将自己家的门打开。果然,项青和项兰都在客厅里,另有一个穿件马甲的男性站在电观机前摆弄着。项兰语气有点焦急地问:“怎么样,问题大不大能不能马上修好直播快开始了。”普克走进来,项青一眼看到……

在线阅读
《迷离之花》第15章
正文预览:

马维民在接到普克的电话之后,很快来到了普克住的房间。一见到普克,马维民就说:“小普,不出我们所料,欧阳严是被谋杀的。”马维民说着,将从局里带来的结果递给普克。检查结果表明,欧阳严,男性,四十五岁左右,身高一米八一,体重七十六公斤。死者被发现时,是在自己家的卧室床上,当时着装整齐。死者身上没有任何外力致伤的痕迹,经检验确定,死亡时间在三月二十四日晚八点至十点之间。血液检查表明,死者胃液及血液中都含有较高浓度的水合氯醛,并含有少量酒精。但根据医学资料判断,血液中含……

在线阅读
《迷离之花》第16章
正文预览:

三月二十六日早上八点钟左右,马维民直接来到普克住在宾馆的房间。马维民说:“昨晚局里的同志连夜加班,将从欧阳严那里取回的证物进行了化验分析。酒杯里的残液中含有水合氯醛成分。门把手上的指纹破坏严重,基本没有什么价值了。但有一个很重要的线索被找到了。”说到这里,马维民特意拍了拍普克的肩膀,“就是从浴室下水道和地漏管道里取出的大量毛发,经过检验表明,这些毛发分属于两个人,其中一种已经证实是欧阳严本人的,另一种的样本保留在局里。”马维民笑起来,说:“现在我们应当想……

在线阅读
《迷离之花》第17章
正文预览:

一回到宾馆房间,普克就给马维民打了个电话,告诉马维民自己已经将周治的毛发取到一些,问是由自己送给马维民,还是由马维民来取。马维民想了想,说:“你又不便送来,我又不便派别人去取,只好我自己跑一趟吧。唉,这两天,你住的宾馆简直成了我的办公室了。不过,正好我也要将他们调查欧阳严亲属的情况告诉你,两件事一起办了吧。”普克等着说:“这几天确实太辛苦您了,本来好多事情都可以由年轻同志做的。”马维民哈哈一笑,说:“那也算是我自找的吧,开开玩笑。其实,当了这个……

在线阅读
《迷离之花》第18章
正文预览:

三月二十六日,星期日。下午四点半左右,周怡来到了普克住的宾馆房间。普克早已打开了房间门,周怡走到房间门口时,普克马维民都站了起来。普克一眼瞥见马维民见到周怡的一瞬间,眼睛里的那丝惊愕,短短几天里,周怡容貌上的变化的确太明显了。周怡看到普克,眼睛里立刻闪过一丝疑惑,随即便像是明白了什么,眼神反而变得镇定了一些,对马维民微微点点头,没有说什么。在走进房间之前,她的眼睛不引人注意地四下扫视了一下。周怡站在房间里,没有坐下,语气平淡地问:“马局长,有什……

在线阅读
《迷离之花》第19章
正文预览:

三月二十七日,星期一。早上将近八点钟,普克房间里的电话突然响了。普克接起电话,听到项青的声音。而这个一向柔和平静的声音,今天却显得慌乱和紧张。“普克,是你吗我妈好像,好像……”普克第一次听到项青这样的声音,像是紧张得说不出话来。同时,电话里传来项兰惊慌失措的叫声:“普克,你快来呀,我妈她她她……”项兰也像是口齿打颤,好不容易才说出来,“她好像疯了你们快来呀。”普克头脑里像是被泼了一盆水。周怡疯了来不及更多思……

在线阅读
《迷离之花》第20章
正文预览:

谁也没有料想到,事情会突如其来地发展到这种局面。三月二十六日上午九点多钟,周怡被马维民通过局里联系请来的精神病院医生带去了医院。当精神病院医生准备将周怡带走时,周怡出现过短暂的狂躁行为,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君主神圣不可侵犯的尊严遭到了污辱和践踏。她厉声喝斥着,躲闪着,挣扎着,哀求着,声音由高亢凄厉逐渐变得凄凉悲惨,最后,在医生强行注射的镇定葯物的作用下,狂躁行为逐渐消失,目光一下子涣散开来,显得水讪、安静而顺从,任凭精神病院的医生将她带走了。马维民和普克没有马上……

在线阅读
《迷离之花》第21章
正文预览:

现在,几乎所有的嫌疑都落在了周怡身上。到目前为止,看起来,起因是项伯远的死。三月三日傍晚,项怕远、周怡和项青三人在家吃晚饭,项伯远称自己感觉心脏不太舒服,胸闷,不想吃,晚饭没有吃完便回他与周怡的卧室去休息了。剩下周怡与项青吃完晚饭,周怡在客厅看电视,项青收拾过饭桌后,到项伯远周怡的房间去看了一次父亲。项青说,当时父亲没有马上吃葯,但项青看到葯瓶就在卧室的电视柜上。之后,项青回了自己房间,没再出来。十一点多钟,没在家吃晚饭的项兰回来了,半醉半醒地进了项青的房间,后来就在项青的床……

在线阅读
《迷离之花》第22章
正文预览:

普克对马维民讲述了以两种不同逻辑进行的推理。在长久的沉默思考之后,两人之间展开了一场讨论。马维民说:“小普,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项青的”普克说:“实事求是地说,真正开始怀疑她的时间并不长。虽然从一开始时,我已经考虑到由于项伯远是在家中死亡,而又确定没有外人进入,可能的嫌疑对象只有除项伯远之外的另外三个家庭成员,那么周怡、项青和项兰,都有可能是凶手。所以除了周怡之外,我也对项青、项兰进行了分析,但基本上还是将重点放在周怡身上,没有特别对项青产生怀疑。”……

在线阅读
《迷离之花》第23章
正文预览:

普克从项青家所取的几处指纹鉴定结果表明,客厅及项兰房间里的两个钟上,均留有项青的指纹。这个结果与普克按照第二条逻辑进行推理的情节是相符的。马维民说:“看来,项青真是有问题了。”普克说:“我们运气还不错,项青在这一点上的疏漏,总算给了我们一个机会。但也只是一个小小的机会。这个线索只能帮助我们私下里基本确定我们的思路没有错,但却不足以用作质证项青的证据。”马维民说:“是啊,项青可以说她近期换了电池,或者打扫卫生什么的,借口很多,尤其是如果她提前有了……

在线阅读
《迷离之花》第24章
正文预览:

三月二十八日早晨,新的一天又开始了。普克通宵未眠,考虑了几乎一整夜,最后决定找项青谈一次。普克明白,自己也许是凭着一种情感上的冲动在冒险,但普克又觉得,这个险很可能值得一冒。而且,除此之外,普克发现真的很难通过其它办法再深入调查下去。普克拨了项青的手机,接通以后,普克说:“项青,我是普克,我想和你单独谈一谈,就今天上午,你看可以吗”项青没有马上说话,过了一会儿,她开口了,声音有些暗哑,但显得很沉静:“好吧,你来我家,家里没有人了。”说到“家里……

在线阅读
《迷离之花》第25章
正文预览:

普克准备离开市了。项青在自己房间的桌子上,留下了好几张密密麻麻写满字的纸,那是项青在自杀前的夜晚,一个字一个字,详详细细写下的全部作案经过。整个实施过程,与普克用第二条逻辑进行的推理分析基本一致,但在项青的计划中,有更多的细节和机动方案。比如,项青杀死欧阳严之后,拿走了欧阳严的手机,搜走了周怡留在欧阳严处的内衣及其它一些物品,这些都是项青预料到周怡发现欧阳严死时,会急着想收走的。可以想象,当周怡发现这些东西已经不见了时,内心会充满什么样的恐惧和慌乱,凭周怡的……

在线阅读
《迷离之花》第26章
正文预览:

数日后,市一个晴朗而温暖的初春傍晚,普克在米朵家,将此行市办案的详细经过—一讲给了米朵听,包括项青自杀临死前,普克应允了她最后的请求拥抱她、亲吻她的细节,也没有对米朵隐瞒。普克讲了很长时间,米朵一直默默而专注地听着,眼里渐渐流露出一种复杂的情绪。直到普克停下来很久,米朵才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唉,项青的命运,真是太悲惨了。”事情过去了许多天了,然而普克此时的心情依然是痛惜、怅然的。听到米朵的叹息,普克心里翻涌起层层波浪,脑海里又浮现出那幅《记记的持续》来……

在线阅读
《迷离之花》第27章
正文预览:

母亲:“我的乖儿子,爱不爱妈妈呀”孩子:“当然爱啦,天下我最爱的就是妈妈。”母亲:“现在妈妈养宝宝,等妈妈老了以后,谁来养妈妈呢”孩子:“妈妈不会老的。如果妈妈老了,宝宝也长大了,宝宝和妈妈结婚,宝宝去挣钱养妈妈。”母亲:“傻孩子,宝宝和妈妈是不能结婚的呀。”孩子:“为什么不能呀我们幼儿园的丫丫最爱她爸爸,她说长大以后她谁也不嫁,就嫁给她爸爸,他们都笑着说好呢。”母亲:“他们那是在逗丫丫玩呢……

在线阅读
迷离之花电子书下载

《迷离之花》电子书全集提供TXT及EPUB格式下载,适合运行于PC、IPHONE/IPAD、安卓手机、Kindle等终端上阅读;TXT版本可以先免费下载到电脑再通过数据线传到支持TXT格式的终端上离线阅读;EPUB版本可以在手机上直接下载阅读喔(手机站m.txtgogo.com)!TXT下载 | EPUB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