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离之花》

第15章

作者:长篇小说

马维民在接到普克的电话之后,很快来到了普克住的房间。

一见到普克,马维民就说:“小普,不出我们所料,欧阳严是被谋杀的。”马维民说着,将从局里带来的结果递给普克。

检查结果表明,欧阳严,男性,四十五岁左右,身高一米八一,体重七十六公斤。死者被发现时,是在自己家的卧室床上,当时着装整齐。死者身上没有任何外力致伤的痕迹,经检验确定,死亡时间在三月二十四日晚八点至十点之间。血液检查表明,死者胃液及血液中都含有较高浓度的水合氯醛,并含有少量酒精。但根据医学资料判断,血液中含有这种浓度的水合氯醛,基本不会导致一个健康的成年人死亡。后对其实施解剖发现,在其接近心脏部位的血管中,有一处长约四厘米的空气栓塞。这才是导致欧阳严死亡的真正原因。经过对欧阳严体表的仔细检查,在其体表腹股沟隐蔽处有一个针眼。

初步估计,欧阳严系服用超常量含水含氯醇的安定葯物后引起昏迷,于昏迷中,被他人用针管注射空气入其静脉,导致死亡。

等普克看完书面结果,马维民说:“导致欧阳严死亡的真正原因是血管中的空气栓塞,这一点是可以确定的。但这种栓塞究竟是不是像报告中所写的那样,是有人用注射器从腹股沟处进行空气注射引起的,还只是一种假设。但基本可以肯定,欧阳严是被人杀死的。”

普克说:“先抛开其它因素,单从医学角度上看,有没有可能是欧阳严自己对自己进行注射的呢?”

马维民说:“我也问过法医,法医没有绝对排除这种可能性,但就他个人经验判断,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因为血管中的空气栓塞,哪怕只有很小的长度,就会立刻引起人的深度昏迷甚至死亡,像欧阳严这种情况,法医虽然没有经历过,但基本确定,欧阳严如果是自己注射,在血管中空气栓塞长度尚未达到目前的一半时,就应该丧失了行动能力,而不可能再继续注射行为。”

普克点点头,想了一会儿,说:“这样说来,单靠向欧阳严血管中注射空气,已经足够导致其即刻死亡了。”

马维民说:“应该是这样。至于欧阳严胃液及血液中所含较高浓度的水合氯醛,也有几种可能性。”

普克说:“胃液里含有葯物,排除了葯物是通过注射的方式进入死者血液的可能。那么,欧阳严服食了超量的安定葯物,首先,可能是欧阳严平时就有服葯的习惯,在完全自知的情况下,主动服食了含有水合氯醛的安定类葯物;其次,可能是欧阳严在不自知的情况下,有人将安定葯物加到某种食物或饮料——比如说酒类里,诱骗欧阳严服食了安定葯物;当然也有第三种可能性,即欧阳严是出于某种原因,被动却自知地服食下了葯物。因为从检查结果看,欧阳严身上没有任何外伤,说明服葯过程中没有出现暴力行为。”

马维民说:“虽然这些可能性都要—一排除,但相对来说,第二种可能性更大。即欧阳严是在不自知的情况下,服食了安定葯物。否则,他血管里真正导致死亡的空气栓塞就很难解释了。”

普克说:“是啊。如果是有人想用注射空气的方法杀死欧阳严,安定葯物的存在就比较好解释了。一是凶手要使欧阳严进入昏迷状态,或者至少是失去反抗能力的状态,才好对其进行注射,所以利用某种手段使欧阳严服下较大剂量的安定葯物,等待其昏迷后再进行注射;另一种可能,就是凶手除了上述意图之外,还有想隐瞒欧阳严真正死因的想法。一般人进行静脉注射,往往选取手臂上的静脉管,而欧阳严身上的针眼,却在十分隐蔽的腹股沟处。说明凶手很可能不希望别人查出欧阳严真正的死因,说不定,是想制造一种欧阳严自杀或误食过量葯物的假象。”

马维民边听边点头,说:“有道理。可能凶手与欧阳严本身就很熟悉,知道他平时就有服用此种葯物帮助睡眠的习惯。欧阳严的胃液及血液里还含有少量酒精,可能是凶手将安定葯物放置在酒里骗欧阳严喝下,酒的气味可以遮掩葯物的气味。也可能是凶手为了给人制造一种错觉,即欧阳严平时就有吃葯的习惯,而此次由于喝酒,没有把握好葯量,过量服葯导致死亡。”

普克说:“不管怎么样,凶手肯定与欧阳严相当熟悉,或者至少单方面地掌握了欧阳严的生活细节。马局长,现在除了对欧阳严的尸体进行了检查,对其它方面的调查有没有开始呢?”

马维民说:“已经开始了。现在负责这个案子的同志,正在对欧阳严的住所进行检查,另外,他们正在通过派出所调查欧阳严的亲属,并争取尽快与家属取得联系。”说到这里,马维民看看表,说,“七点多了,我跟他们说过,有什么结果就给我打电话。”

普克很想到欧阳严的住所去看看,但他又明白,目前自己的身份仍然不宜暴露。在刚才与马维民分析案情的过程中,普克对马维民的细致严谨和分析判断能力有了较深的认识,觉得马维民不愧是有几十年刑侦工作经验的老公安,他的身上有不少值得自己吸取和借鉴的东西。

马维民看着普克,说:“小普,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现在肯定很想亲自参加对欧阳严住所的检查及对他亲属的调查。是吗?”

普克笑着说:“马局长,我们认识才几天,您已经相当了解我了。”

马维民也笑着说:“也许因为我们性格里有些共通的特点吧。我很理解你此刻的心情,我知道你也同样理解我的苦衷,所以你虽然很想参与,但又没有向我提出来。别着急,虽然暂时你还不能直接参与,但一有消息我就会通知你,而且,我有种预感,可能我们很快就能拿到足够的证据,找到嫌疑对象并对其正式展开调查。到那时,我以a市公安局副局长的身份,正式请你参与我们的调查,你看怎么样?”

普克笑着说:“那时,恐怕就不需我出现了。”

马维民和普克都笑起来,然而他们的笑容都有些沉重。在刚才所有的谈话中,尽管嫌疑的矛头十分明显地指向周怡,但这两位以理性思考。注重事实为原则的刑侦工作者,在没有得到确凿的证据之前,都没有先入为主地将嫌疑的帽子直接扣到周怡头上。在这一点上,两人无需言语便达到了一种默契。这种默契,使得无论是马维民对普克,还是普克对马维民,都产生了最终获得成功的信心。

马维民问普克:“小普,下午与项青去周至儒那里的情况怎么样?”

普克沉吟着说:“怎么说呢?马局长,您以前认识周至儒么?

马维民说:“只见过几次面,基本没怎么交谈过,所以没什么了解。不过,就从他那双眼睛来看,我想是个不简单的人。”

普克笑着说:“我和您的感觉是相似的。虽然今天下午我们话谈得不深,但我觉得,这位老先生有着很深的智慧。而且,我有种奇怪的感觉,仿佛他最终会对我们这个案子起到什么帮助作用似的。当然,这只是一种感觉,目前看来也没有什么根据,我是觉得跟您报谈得来,才把这种非理性的思想暴露给您的。”

马维民笑起来,说:“按理说,干我们这一行的,应该完全以事实为基础,而不能过多地倚重感性思维。但远的我不敢说,单以我个人的经验来看,有时候,我们脑子里会出现一种看似非理性的感觉,而到了最后会发现,这种感觉其实是有客观基础的,只不过起初的时候,我们还不能将错综复杂的客观现象分离开来,弄清哪一种对我们有用,哪一种对我们没用。”

普克认真地听着,思索着说:“您说的有道理。其实就在您所知道的x市那件陈志率连环杀人案中,我就产生过类似的现象。当时自己也很迷茫,不知究竟能不能信任自己的感觉,直到后来案子破了,才发觉那种感觉是有客观基础的。”

马维民这次向x市公安局赵局长借普克,正是因为大致知道普克破获的陈志宇案,对普克的侦破能力抱有希望。但这个案情具体的侦破情况,马维民并不了解。现在听到普克提起这件事,便很有兴趣地与普克谈起这个案子。普克简明扼要地将整个案情的发生、发展、追踪及侦破过程向马维民讲了一遍。

正谈着,马维民的手机响了,马维民接通电话,是局里去欧阳严家检查的干警打来的。他向马维民汇报说,他们已经将欧阳严家的住所彻底检查过了,按需要提取了部分证物,现在准备返回局里,请示马维民下一步的行动方案。

马维民问:“有没有什么能够明显质证凶手的证物?”

“欧阳严卧室里的床头柜上,有一个酒杯,里面还残留了一点液体,我们已经取好,准备带回局里化验。但是酒杯上却取不到指纹,估计是凶手已将酒杯上的指纹处理过了。至于杯里剩下的液体,很可能只能查到欧阳严的唾液。”

马维民问:“门把手上有没有取到指纹?”

“因为在120接到求救电话后,是由110的巡警协助强行打开门锁进入欧阳严家的,所以门把手上的指纹破坏很严重,我们试着取了一些,但不知有没有用处。”

马维民又问:“你们去时,房间里的情况怎么样?”

“120及110的人进入欧阳严家后,倒是没有动过室内的物品,所以我们看到的应该是案发时的原样。房间里看起来很正常,没有特别翻过的痕迹,基本可以确定凶手并非采取暴力方式进入欧阳严家,很可能与欧阳严相识。”

虽然估计不会有期望的结果,马维民仍然问:“有没有在房间任何地方发现注射器之类的东西?”

“我们仔细找过了,没有。”

马维民想了一会儿,说:“这样吧,你们先带东西回局里化验,留一位同志在那儿等一会儿,我马上去一趟。”

挂了电话,马维民将通话情况告诉了普克,说:“现在他们已经查过了,我看我们俩还是去一趟,到时我让局里留守的同志回去就行了。”

普克说:“那好,我们现在就动身吧!”

马维民笑着说:“是不是感觉总算有事做了?”

普克说:“您理解我这种感觉就好。”

两人出了宾馆,在路边叫了一辆出租车,直接来到解放路朝阳小区。普克因为前天晚上与项兰的朋友阿强一起来过,有点熟门熟路,在前面领路,马维民跟在后面,很快就找到了地方。

上了楼,406的房门锁着,马维民敲了敲门,一会儿,门开了,一位年轻的穿警服的警察站在门里,看见马维民,说:“局长,您过来了。‘他虽然不知道普克的身份,但看到普克是与马维民一起来的,也对普克点点头表示招呼。

马维民在普克前面走进房间。马维民说:“今天是星期六,辛苦大家了。他们已经回局里了?”

年轻警察点点头,说:“已经回去了,有一些证物,也带回去化验了。局长,这种案子,您还要亲自办吗?”

马维民说:“我来看看,你先回去吧。”

年轻警察说:“好。局长,这是我们从欧阳严身上找到的钥匙,是给您留在这儿,还是我直接带回局里?”

马维民想了想,说:“你带回去吧。”

年轻警察便下楼走了。

欧阳严的这套房子是三室一厅的大套居室。整套房子装修过,用的都是比较讲究的材料。主要采用黑白和金属色调,设计风格有点西洋化,最显眼的便是客厅拐角处一个小小的吧台,吧台外面有两个悬得高高的圆凳,就像真正酒吧里常见的那种。吧台里是一个金属的酒柜,里面上下几层,高高低低地摆了不少酒。普克走过去看了看,主要是些洋酒,有烈性酒,也有低度的葡萄酒。有两瓶红葡萄酒已经只剩一半,而大部分没有开瓶,另外也有几个是已空的酒瓶。不知是主人本身喜欢喝酒,还是一种收藏爱好。

普克与马维民各自慢慢转着看。普克看到,客厅里摆着一套米白色沙发,一张透明的圆形玻璃茶几上摆有一部可移动的子母电话机。墙角是黑色电视柜,上面放着一台大屏幕超薄彩电,遥控器扔在沙发上。另一个角落摆着一台大功率柜式空调。与客厅相通的三个房间,一间是卧室,里面铺着地毯,一张大床,上面罩着近乎黑色的床罩,看上去基本很平整,但其中一边有较明显的压痕,可能就是救护人员发现欧阳严躺着的地方。卧室里的家具很简单,除了床以外,只有一个床头柜,靠墙处一排衣柜,便没有其它东西了。床头柜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迷离之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