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离之花》

第19章

作者:长篇小说

三月二十七日,星期一。

早上将近八点钟,普克房间里的电话突然响了。普克接起电话,听到项青的声音。而这个一向柔和平静的声音,今天却显得慌乱和紧张。

“普克,是你吗?我妈好像,好像……”普克第一次听到项青这样的声音,像是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同时,电话里传来项兰惊慌失措的叫声:“普克,你快来呀,我妈她她她……”项兰也像是口齿打颤,好不容易才说出来,“她好像疯了!你们快来呀。”

普克头脑里像是被泼了一盆水。周怡疯了?

来不及更多思索,普克对电话里说:“别紧张,你们把门锁好,我马上就到。”

这个电话一挂断,普克马上拨了马维民的电话。一听到电话里传出马维民的声音,普克便说:“马局长,周怡可能出事了。项青项兰刚才打电话来,说她们的母亲好像疯了。您有没有车?如果有,我在这里等您,我们尽快赶到周怡家。”

马维民也吃了一惊,立即说:“好,我马上到你那里,你直接在楼下等我吧。”

普克在宾馆楼下等马维民,他利用这段时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昨天与周怡谈过话后,普克与马维民都确定周怡与欧阳严的案子有关,但具体关系深到什么程度,暂时还不能肯定。而且,普克通过对周怡的问话感觉到,在周怡与欧阳严之间,除了普通的情人关系之外,似乎还隐藏着其它某种联系。

虽然昨天就看得出周怡内心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以致于短短几天之内,容貌上都出现了明显的变化,但在昨天的谈话中,周怡总的来说,仍然显得比较沉着,虽然也明白在某些问题上已经无法隐瞒,但仍在想方设法为那些可能更严重的问题寻找出路。

而现在,项青项兰却打电话来告诉普克,她们的母亲好像疯了。项青项兰说的时候,都用了一个“好像”,那么周怡到底是真的疯了,还是表现出“疯”的样子,使项青项兰既感到恐惧,又不能确定呢?

普克正想着,一辆公安局的车已经开到了宾馆门口。马维民坐在前排驾驶员旁边的座位上,一位年轻警察开的车,马维民一看到普克,便向他招招手,普克快步跑上前,打开车门,坐进车里。

马维民问:“你也不知道具体情况吗?”

普克说:“还不知道,她们电话一打来,我让她们把家门锁好,便给您打电话了。”

马维民不再说话。普克也陷入沉思。车子飞速地开着,很快便来到项青家那片住宅区。门卫出来看了一下驾驶员出示的证件,没有登记便直接放行了。

到了项青家的院子前,看见院子门开着,项兰神色惊慌地站在门口,一看到车来,马上跑出来,对着匆匆下车的马维民和普克叫:“快点快点,我姐在里面看着她呢。”

马维民与普克急忙往里走。普克一边走,一边问:“项兰,别着急,告诉我,你们什么时候发现她疯的?”

项兰声音颤颤地说:“就是给你打电话前,我都吓死了,赶快让我姐给你们打电话。”

说着,几个人已经来到大门前,项兰拍着门叫:“姐,姐,开开门,他们来了!”

门开了,项青脸色苍白,但语气比刚才给普克打电话时显得镇静,说:“马叔叔,普克,你们来了。”

马维民点点头,走进大门,普克紧跟在马维民身后,也进了门。项兰站在门口,想看又有点怕的样子,那位开车的警察停好了车,也走进院子,但没有进客厅,而是站在大门口等着。

没看到周怡之前,普克已经对她的状况作了设想。

事实上,普克印象中的精神病人,都停留在他童年时的回忆里。那些人一般都是蓬头垢面,衣衫破烂,甚至赤身躶体,或者狂躁地跑来跑去,或者张着嘴,口水挂得长长的,傻笑不已,或者嘴里念念叨叨,时不时地发出一声怪叫。而当他看到周怡时,心头却被一种很难言喻的感觉占住了。

周怡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身上穿着一套黑色的西装,和她平时上班常穿的那种差不多。她的一头短发梳得很整齐,和前一天普克见到时相比,又添了几分灰白。周怡五十多岁了,但身材仍然保持得很好,坐在沙发上时,背挺得笔直。她为自己化了妆,与以往那种淡而自然的妆不同的是,今天,周怡的脸上涂了厚厚一层粉底,那层粉底之白,与脖颈处的黄色形成一道极为分明的分界线。她的眉毛变成两条浓黑的墨线,高高地挑上去,眉梢一直插入额角的发际。平时周怡涂的口红,是一种比原来chún色略深的暗红色。现在,她的嘴chún上,涂满了鲜血般的色彩,并且那血红的chún膏没有被限制在chún线以内,而是大大地延伸开来,使周怡原本大小适中的一张嘴,结结实实变成一张血盆大口。

在这张被夸张得令人毛骨悚然的面孔上,是周怡那种难以形容的表情。她高高地扬着头,下巴翘着,目光里充满着一种僵化的威严,眼睛斜眼看某个方向,嘴旁的两道弧线因为脸上肌肉的紧绷而弯曲起来。整个脸上的神情,就仿佛她是一个傲视四方的君主,正站在她的领土上,检阅着她的臣民。

听到门口的声音,周怡动作僵直地扭动了一下脖颈,将脸转向门口。看到马维民和普克时,她充满威严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明显的疑问。

“你们是什么人?”周怡说话的声音也像是有点改变,嘶哑,带着一丝金属刮擦的杂音。说话的语速也很慢,像是在强调她的尊严。

马维民看了看普克,普克第一次看到他脸上流露出的不知所措的表情。

普克向前走了一步,周怡立刻拔高了声音喝道:“你想干什么?!怎么敢私自靠近我!来人哪,来人哪,给我把这些人都拖出去!”她的声音尖锐凄厉,像是从喉咙深处逼出来的,令人听了,木由汗毛直立。

普克停住了脚步,他的眼睛一直看到周怡眼睛的深处。普克看到,在原来那双虽然不再年轻,但仍然美丽的眼睛里,在那种金属般的威严之下,周怡真正的目光,已经涣散成一堆灰烬。

普克脑海里出现一幅幅法国画家巴费的系列作品《小丑》,在那些画里,每一张小丑的面孔都是线条夸张、色彩鲜艳,而眼里却流露出深深的悲哀。眼前的周怡与画中小丑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她涣散的眼神。

普克心里深深叹了一口气。他明白,周怡真的是疯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迷离之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