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离之花》

第25章

作者:长篇小说

普克准备离开a市了。

项青在自己房间的桌子上,留下了好几张密密麻麻写满字的纸,那是项青在自杀前的夜晚,一个字一个字,详详细细写下的全部作案经过。整个实施过程,与普克用第二条逻辑进行的推理分析基本一致,但在项青的计划中,有更多的细节和机动方案。

比如,项青杀死欧阳严之后,拿走了欧阳严的手机,搜走了周怡留在欧阳严处的内衣及其它一些物品,这些都是项青预料到周怡发现欧阳严死时,会急着想收走的。可以想象,当周怡发现这些东西已经不见了时,内心会充满什么样的恐惧和慌乱,凭周怡的想象力,已经无法猜测下一步可能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至于项青用注射空气的方法杀死欧阳严,也是为了将嫌疑引到周怡身上。即使周怡没有那么快就疯,曾克他们在调查过程中也会发现,周怡因为患有糖尿病,早些年曾长期注射胰岛素,为了方便,周怡自己也学会了注射。所以,准确熟练地将空气注射到欧阳严的静脉里,对周怡来说是件轻而易举的事,自然给她身上多添了几分嫌疑。

周怡在意识到周至儒将把全部财产留到项青项兰名下后,利用自己的职务之便,在近两年内先后收受总数超过三百万元的贿赂,这些赃款全部以各种名义通过利基公司进行转账,而所有非法的转账记录都被项青暗中掌握。利基公司里有欧阳严在周怡暗中协助下建立的一层人事网络,也有欧阳严隐瞒周怡建立的一层网络,更有项青花费多年精力悄悄建立的更加根深蒂固的一层网络。因此,欧阳严在表面的清白之下,其所有不合法的行为,基本都被项青洞悉。而这些内容,周至儒当然也—一了解,为此更加坚定了将利基公司交到项青手中的决心。

项青也有没预料到的事,那就是周怡对欧阳严的感情。以项青扭曲的情爱观来看,母亲周怡与欧阳严之间存在的,纯属一种肮脏的肉慾和金钱交易的关系,而不会有真正的感情。所以,项青没想到母亲周怡在看到欧阳严死亡之后,居然会打120求救,而以为周怡只会悄悄地逃离现场。按照那种发展方向,项青做好了另一种更为精密的设计,很可能会使周怡最终百口莫辩。如果说项青的计划中出现重要漏洞,也是在对母亲人性的估计上,还没做到了如指掌,但这也是项青自身情感世界长期变形导致的结果。

在项青的计划里,周怡不是疯掉,而是被逼得走投无路,最后以一死了之。或者,如果周怡还不肯彻底放弃生命,项青也设计好了杀死周怡、同时又制造出周怡自杀假象的方案。但在项青实施计划时,即周怡变疯之前的那一夜,项青与周怡进行了一次谈话。项青向周怡一一列举目前的局势,让周怡意识到,所有的证据都说明她就是杀害项伯远及欧阳严的凶手。她通过利基公司转账处理的非法所得,也即将被项青送交司法机关。周至儒已经决定在他即将到来的死亡之前,将所有财产转到项青项兰名下。而欧阳严其实一直在欺骗利用周怡,之所以和周怡在一起,其实只是为了他和他真正的情人争夺利基,这一点,项青将向周怡提供李小玲的照片、欧阳严为李小玲购房购物的凭据等充足证据。而最后,项青告诉了周怡,周怡曾经有所怀疑、但却装作不知、最终不闻不问的那件事,即项伯远和项青之间的乱伦关系,一直都发生在周怡身边。这种罪恶关系导致了项青心灵的毁灭,导致了项伯远和欧阳严的死亡,而所有这些罪恶的源泉,都是周怡的残酷无情。

项青设想,在这样一场谈话之后,周怡很有可能会自杀。如果她不自杀,项青就会亲自杀了周怡。可是在谈话快结束时,项青发现周怡的目光已经混乱不堪,最后全部涣散,而且开始胡言乱语。在项青反复的观察和试探中,项青确信周怡不是在装疯,而是真的疯了。这样的结局,对于项青来说,也许更能发泄心中多年的仇恨。

但正如项青死前对普克所说,从普克开始着手调查后,项青已经感到了一种危机。她觉得以自己从前设计的方案对付一个普通思维的警察,也许绰绰有余,而对于普克,则失去了成功的把握和信心。但也正如项青所说,那时收场也来不及了。她只有硬着头皮继续下去。当项青发现那个失踪的茶杯后,便已明白了普克想到了钟的细节。而之所以想到钟的细节,只有可能是对整个案子产生了另一种分析。

项青也知道,如果自己坚持下去,普克虽然会怀疑她,但也很难拿到有效的证据。即使知道项青有隐情,甚至查出周怡根本不是凶手,可也同样无法证明项青就是凶手。从案情发展来说,项青算不上彻底失败。问题是,项青对于自身的生命,本来就没有太多的留恋,而她在与普克接触中所产生的那种隐约而真实的感情,却令项青意识到自己彻底的无望。所以,项青放弃了所有的挣扎,安安静静在普克面前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有一点项青没有写在纸上,但普克心里是明白的。

项青即使已经打算向普克坦白整个作案过程,并结束自己的生命,本来也可以不留下那份说明真相的字据。但她知道普克会答应自己最后的请求,不将她送到医院进行抢救。可那样的话,对于普克来说,则很难向公安机关作出必要的解释。因此,项青才留下那份材料,以证实普克的清白。

那一天,普克是在知道项青确实已经死了之后,才给马维民打了电话。当马维民带人赶到项青家,大家分头进行检查时,普克与马维民先到了项青的房间。窗前的桌子上,摊着一本西洋画家的画册,翻开的那一页,是以自杀的方式结束自己生命的荷兰画家梵高的最后一幅作品《麦田上的乌鸦》。普克知道,这幅画是梵高自杀前在田野上画的。就在这一页上,便放着那一份讲述整个案情真相的材料。另外,还有一个信封,上面写着普克的名字。

当时,普克和马维民对视了一眼,普克从画册上轻轻拿起那个写着自己名字的信封,默默地装进自己的口袋。马维民轻轻叹了一口气,什么也没有说。

后来普克独自一人时,打开那个信封。白纸上是项青纤秀的字迹:第一次见到萤火虫,还是在很小的时候。

我看到一盏小小的闪着绿光的灯,在树丛里摇摇摆摆地飞呀飞。我充满好奇地想捉住它,可它虽然飞得不快,却总是捉不住,在黑暗的树丛里一闪一闪,又神秘又美丽。

我一直想捉住一只萤火虫,把它装进一个透明的玻璃瓶,将那盏会飞的小灯留在我身边,并且好好地照顾它,让它可以一直闪亮下去。我猜想,在这样一盏小灯的陪伴下,再漆黑的夜晚可能都不会再做噩梦了。真的,我多想得到这盏会飞的、发出荧劳绿光的小灯呀。

后来,我告诉了父亲自己的愿望。有一个晚上,父亲带着我来到有萤火虫出没的树丛,他又高大又敏捷,很快就捉住很多只闪亮的萤火虫,把它们一个个全装进我们带来的透明玻璃瓶里。在黑暗中,那个瓶子像个有魔法的宝瓶,发出柔和的、淡绿色的荧光,而那荧光像是有生命,轻微地、不断地颤栗着、抖动着。

那个夜晚我觉得自已很幸福。我将那瓶有生命的荧光放在我的枕头边,一直一直看着它。以前总是令人畏惧的黑暗变得宁静而安详,我在荧光的陪伴下,甜蜜地睡着了,整个晚上都非常平静,一个梦都没有做。

第二天早上,一睁开眼睛,我就带着欢欣和喜悦转头去看昨夜那瓶美丽的荧光。可是,我就像进入一个真正的噩梦。我看到那个玻璃瓶里,所有昨夜都发出美丽荧光的萤火虫们,那些有生命的会飞的小灯,全都静静躺在瓶底死去了。那时我还小,还不确知什么是死亡,可我当时真的就是知道,它们全都死了,再也不会发出淡淡的、绿荧焚的光,再也不会在树丛里摇摇摆摆地飞,再也没有生命了。

普克,我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样一个临行前的夜晚,会想起这样一件童年的往事。也许我觉得,自己就像一只生活在黑暗里的萤火虫,黑暗是我的保护神,在黑暗中我是安全的,还可以发出自己淡淡的微光,在树丛里慢慢地却自由地飞来飞去。

可是遇到你,我忽然开始向往光明的世界了。这种光明对我充满了诱惑,使得我甘愿放弃从前的一切,换取一丝丝生活在光明中的可能性。然而,这是我早已注定的命运,当我放弃黑暗来到光明时,我便会在晨哦中静静死去。

我走了。然而心里第一次有了真正的安宁。对于你带来的这一切,我心里没有丝毫的怨恨,除了绝望的希冀,便是深深的感激。因为,你让我知道了,这个世界上还有光明。

我爱你。

离开a市前,普克去看了项青的外公周至儒。

在项青为外公设计的那个美丽安静的院落里,周至儒如同普克第一次见到的那样,安坐在藤椅里,脸上似乎没有太多的表情,而从前清亮的目光,却显得有些黯淡、浑浊了,整个人也像是缩小了一圈。

普克与周至德一直默默地坐着。上一次,在他们之间,坐着温柔美丽的项青,而那天项青的脸上,常常带着些淡淡的羞涩。此时,普克很想说点什么,但总是无法开口,心里被无边无际的酸痛和悲凉涨得满满的。周至儒也是那样,一动不动,像具石塑的雕像般没有生命力。

直到起身准备离开时,普克才下决心开了口:“您早就知道项青的秘密,您知道她的伤心,为什么不帮帮她?”

周至儒脸上松弛的肌肉抽搐了一下,缓缓地摇摇头,眼睛望着远方,声音空洞地说:“我试过……我还找周怡谈过……可是,太迟了。我知道得太迟了,已经无能为力了。”

两人都沉默了一会儿,普克简短地和周至儒道了别,在转身往外走时,心里突如其来地涌上一层悲痛,又夹杂着不可抑制的愤怒,他不自觉地握紧拳头,在心底呐喊着:“那么多年,为什么没有一个人帮她,眼看着她那样一点点沉没下去!为什么?为什么?!她本来还有救,她本来还可以有一个新的开始……”

周至儒木然地看着普克离开,两行眼泪无声地滑落。

普克快步走出了院子,内心那种极度的郁闷令他有种快爆裂的恐惧。普克在两旁长满樱花树的路上茫然地走着,樱花已经在含苞待放,而那个被痛苦折磨了一生。

苦苦求助却得不到回应的女人,已经永远离去了。普克第一次在心底感到如此深的伤心,而他不知道这种伤心是否能与项青忍受了一生的伤心相比拟。

离开a市前的那个晚上,普克无法停留在宾馆的房间里。那个淡紫色水晶花瓶仍然放在茶几上,里面的残花早已被收走。在过去短短几天时间里,一个女人的气息被悄悄留在这个房间,萦绕不散。这种气息,令普克无法平静自己的思绪。

普克在a市夜晚的街头茫然地游荡。不知不觉中,来到了项兰唱歌的“蓝月亮”酒吧。酒吧的演出台上,乐队正在演出,一名女歌手正在唱那首项兰曾唱过的歌,已经到了快结束的时候,女歌手一直重复着最后一句歌词:“但愿人长久,千里共蝉娟。但愿人长久,千里共蝉娟……”

普克坐在吧台前的高凳上,要了一扎啤酒,慢慢地喝着,耳朵里萦绕着女歌手反复吟唱的那句歌词,忍不住回头去看台上,正遇到那个吉它手肖岩的目光。

稍后,肖岩来到普克身边坐下,也要了一杯啤酒。

“我记得你是阿兰姐姐的朋友,叫普克是吧?”肖岩主动地对普克说。

普克微笑一下,说:“你好,肖岩。”

肖岩随意地问:“这两天你见过阿兰吗?她一直没来乐队,打电话到她家,总是没有人接,大家都不知道她在哪里。”

普克沉默了一会儿,说:“肖岩,你爱阿兰吗?”

肖岩一怔,没有马上回答。喝了一大口啤酒,慢慢咽下去,说:“什么是爱呢?我们这些人混在一起,有时候只是太害怕寂寞。就像阿兰对我,其实也不一定是爱。我们每个人都不是完整的自己,而像一些碎片。碎片和碎片在一起,怎么能够真正相爱?”

普克看着肖岩,肖岩脸上写满惆怅,眼睛像他演出时那样,看着不知什么地方,仍慢慢地说:“阿兰还不够了解她自己。你知道吗,她总是喜欢跑出来和我们在一起,和我在一起,其实只是因为她那个家的气氛太冰冷,她觉得没有人真正关心她、了解她、需要她。阿兰只是想逃离她的家而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迷离之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