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离之花》

第08章

作者:长篇小说

第二天早上,普克虽然一夜没有睡好,仍然早早就醒了。他到外面活动了一会儿身体,回来洗了个澡,然后到楼下吃了点东西,再回到房间时,正好听到房间的电话铃响。他忙走过去接电话,想到可能是项青的。

果然是项青,她的声音在电话里听起来很柔和,还带着一点淡淡的忧伤。

“普克,有没有吵到你睡觉?”项青有些不安地问。

普克马上说:“没有,我连早饭都吃过了,正准备跟你联系。”

项青有点迟疑地说:“昨晚我跟一家医院联系过了……我没有找熟人,怕让我母亲知道……你真的不觉得为难么?

普克说:“你就别担心了。怎么样,是我们分头各自去医院,还是我去接你们?”

项青说:“我和阿兰已经准备好了,你在宾馆门口等一下,我们过一会儿就到,然后再一起去医院。”

“好,就这么定了,待会儿见。”普克说完,挂了电话。

十几分钟后,普克在宾馆门口看到一辆出租车停下来,项青正准备从里面下来,普克迎上去说:“不用下来了,就坐这辆车去好了。”说着,打开前门,坐了上去。

项青在后面说:“等了一会儿了吧?”

普克回过头,微笑着说:“我也刚下楼。你们吃过早饭了吗?”他一眼看到项兰缩在后排的角落里,一言不发,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木然。

项青扭头看了一眼项兰,说:“我吃过了,阿兰没有吃。”

出租车奔驰在路上,车窗外的光线投在项兰脸上,不停地变换着明暗度。项兰抬起眼睛扫了一眼普克,那目光在变换的光影中显得捉摸不定。

普克语气温柔地说:“阿兰,等一会儿还是先吃点东西,好吗?”

项青项兰都注意到,普克用了项青常用的称呼,把项兰叫做“阿兰”,她们俩都不约而同看了一眼普克。

项兰脸上流露出一丝丝感激,点了点头,身子向项青旁边靠近了一点儿。

车经过一个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超市时,普克请司机略停了一会儿,他动作迅速地下了车,跑到超市里买了点东西,又很快回到了车上,边向司机道谢,边将刚买的蛋糕和保鲜牛奶递给了项兰。

项兰出奇地温顺,默默地打开包装,一点点地吃起来。普克没有再回头,而项青在后面却久久无声地注视着他的背影。

到了医院后,普克让项青与项兰在候诊大厅里等着,他去控了号,然后一同去了妇科。

项兰一直一声不吭,嘴chún紧紧抿着,完全听从着普克与项青的安排。事情很顺利,排了一小会儿的队之后,里面的护士就叫项兰进去。项兰临进门前,回头看了一眼,脸上的表情显得十分紧张。

普克感觉到身边的项青轻轻地握住自己的手。那只手柔软却冰冷,手心渗出湿湿的冷汗来。普克转头看了一下,项青目光并没有看普克,而是紧张地注视着那间挂了一道白帘子的简易手术室。普克知道项青其实看不见里面,但他能够体会一点项青此时的心情。任凭项青握着自己的手,他的手却保持着安静。

过不多久,项兰慢慢地走了出来,脸色苍白,目光惨淡,脸上湿流流的,留着泪水的痕迹。项青急忙迎上去扶住她,她看了姐姐一眼,勉强笑了一下,说:“姐,我没事儿。咱们回家吧。”

普克快步走在前头,在外面叫了一辆出租车,打开车门,项青扶项兰上了车,普克坐到了前面。车刚开出不远,项青的黑皮包里传出了电话铃声。项青打开包找出手机,接通了电话。

听着对方说了几句什么,项青说:“我现在在外面办事,下午回公司再说,行么?”

对方又连着说了好几句,大概是让项青马上回公司,项青脸上的表情十分为难,对着话筒说:“对不起,你先稍等一下。”用手掩住话筒,对普克说:“怎么办,公司里有急事,让我必须马上回去。可阿兰……”

项兰马上说:“我没事儿,自己能行,姐,你回公司去吧。”

普克没有犹豫地就回头说:“项青,你先回公司吧,我送项兰回去,你放心,我会照顾她。”

项青睁大眼睛,意思是问普克,是否真的可以这么做。普克笑着点点头,项青才放下掩着话筒的手,对着那边说:“好吧,我马上回去。”

项青对司机说了一个地址,请司机先送她到公司,然后再送普克项兰回家。到了闹市区一幢写字楼前,司机停了车,项青匆匆下去,和普克项兰摆摆手,脚步很快地走到楼里去了。

普克从车窗里看到,那座写字楼门外的标志是利基大厦。

普克问项兰:“你姐姐就在这家公司上班?”

项兰拖着自己的胳膊,靠在后座上。听了普克的问话,轻声说:“嗯。她在企划部当经理。”

普克看看项兰的精神比刚出来时好了一些,又问:“整栋大楼都是这个公司的办公室吗?”

“大楼是利基的,他们自己用了三层做办公室,其它当作写字间都租出去了。”项兰说话的声音有些虚弱,但态度很平和。

普克问:“这个公司主要的经营项目是什么呢?”

项兰说:“房地产呀,金融呀,谁知道,反正什么赚钱做什么。”听她说起来,好像赚钱是件很简单的事。停了停,又说:“你可以问我姐呀,她可是凭真本事干出来的,没靠人家的关系……”

普克刚想再问问,忽然项兰直起身子,指着车窗外,有点急切地说:“哎,你看你看,蓝月亮酒吧,我就在这家酒吧唱歌。”

曾克扭头去看时,车子已经开过了。只看到窗外的街上,一排排五彩缤纷的店铺,各色行人走来走去,显得繁忙而拥挤。

项兰又靠回椅背,微笑着说:“哎,普克。”

普克回过身看着她,笑着说:“怎么?”

项兰似乎恢复了一点精神,脸上的表情又变得有些活泼。她轻轻歪着头,想了一小会儿,嘴角上又是昨晚那种狡黠的笑,说:“昨天你听我唱那首歌,恶心坏了吧?”

普克笑着说:“你的嗓子很好呀。”

项兰满意地吁了一口气,轻轻在喉咙里哼起了一支歌的旋律,这一次倒是很悦耳。哼了两句,她说:“昨晚我姐跟我谈了半天你的事儿呢。”

普克笑笑,没接项兰的话,而是问:“对了,你刚才说你在那家蓝月亮酒吧唱歌,是业余的呢,还是职业的?”

项兰说:“唱着玩玩儿。我喜欢唱歌,唱歌可以发泄。”

普克正想接着谈下去,出租车已经开到项兰家所在住宅区的大门口。门卫从窗口探出半个身子,示意司机下去登记。

项兰说:“算啦算啦,怪麻烦的,我们就在这儿下车走进去吧,也没多远。”

普克付了车钱,项兰已经下了车,在前面慢慢走着,普克快步赶了上去。

“你没事儿吧?”普克关切地问。

项兰脸色依然很苍白,天气还冷,她的额头上却渗出了点点汗珠,显得十分虚弱。听了普克的问话,她笑了笑,忽然将自己的手臂环住了普克的胳膊,说:“走不动,你发扬一下风格,当当我的拐杖吧。”

普克任项兰挽着。他想项兰此刻的心里,并不会真正像她表现出的那样无所谓,而是确实需要一点来自外界的支持和友善。不知为什么,普克对这个任性的女孩并不讨厌,而以前,他是大不喜欢这一类女孩的,尤其怕见到那种心里充满算计,脸上却故作天真的女性。普克觉得,也许项兰的种种表现,只是掩饰她内心的真实感觉。而那些真实的感觉是什么,对于普克来说,可能会有着不一般的意义。

进了家门,项兰对普克说:“对不起,你先坐一下,我要去一趟卫生间。”

项兰没有用楼下的卫生间,而是上了二楼,先回了一下自己的房间,又出来,到了她和项青共用的卫生间。普克坐在一楼大厅的沙发上,大厅是一通到顶的,二楼的房间环绕着大厅的空间,由一圈雕花的栏杆围出一条走廊。从底楼大厅的位置,可以清楚地看到人在楼上走廊的举动。

项兰在卫生间里的时间很长,普克时不时向上看一眼,快半个小时了,项兰还没出来。普克有些担心,不知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的情况,便顺着楼梯走上去,还走边提高声音问:“项兰,你有事儿吗?”

里面没有回答。普克走到卫生间的门前,轻轻敲了敲,里面没有反应。加重力度再敲,还是没有动静。普克贴上去想听听,这时,门突然打开了。项兰笑嘻嘻地站在门里看着普克,双手背在后面。

“我就是想看看,要是我一直不出来,你会不会担心。”项兰说。

普克有点好笑,说:“你真是个小孩子。”

项兰走出来,手里拿着一包卫生巾,走向自己的房间,背对着普克说:“算了吧,我是很有自知之明的。真是小孩子,就不会出这种事儿了。”

普克站在原地,说:“项兰,你如果没什么事儿,我就先……”

项兰刚走进房间门,听到这话,马上转过身,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普克说:“你想走啦?”普克点点头,说:“我还有点儿事情要办。”其实,普克心里一时也拿不准,下一步自己该做些什么。

项兰撇撇嘴:“你不是说让我姐放心的吗?她还没回来,你怎么能走?万一你一走,我就不行了,你怎么跟我姐交待?”

普克真有点拿项兰无可奈何,说:“那你回房间好好休息吧,我在楼下坐一会儿,如果有不舒服再叫我。”

项兰说:“我房间里也能坐,我都不怕,你难道怕我把你吃了不成?”说着,走进房间,把门大大地敞着。

普克想了想,只得走进去。项兰已经坐在床上了,伸手揭开被子盖在身上,头靠着床后面的墙壁。

项兰的房间以酒红色为基调,辅以黑色。白色等对比度强烈的色彩,加上墙上大幅的彩色摇滚明星海报,和项兰自己两张黑白明星照,显得现代感十足。普克四下扫了一眼房间,地板上铺着黑白相间的厚地毯,没有一只椅子之类可坐的东西,倒是有几只彩色大坐垫散在地毯上。

“请坐。”项兰一本正经地说,“将就一下,就坐在垫子上吧。我这里很少来客人,偶尔朋友来了,都是那么坐的。”

普克笑了笑,在一只垫子上坐下。静静地看了项兰一会儿,温和地说:“还痛吗?”

项兰一怔,脸一下子红了,垂下眼皮,再抬起时,眼里亮闪闪地充满了泪光,脸上摆出的那种无所谓的姿态也褪去了。好一会儿,才说:“你和他们,都不太一样。”

普克微微地笑着,说:“还是跟我说说你唱歌的事儿吧。”

项兰笑了,把被子一直拉到下巴上,说:“我是真的喜欢唱歌。”

普克说:“听项青说,你是受过声乐训练的,自己又喜欢,为什么不把它当作一份事业认真去做?”

项兰支起膝盖,下巴搁在膝盖上,眯起眼睛说:“我现在这样也没什么不好,想唱就唱,不想唱就不唱,交几个朋友,自己寻个开心罢了。反正我干什么,干得好与坏,都不会有人真正关心。”

普克笑着问:“项青呢?你不觉得她是真正关心你吗?”

项兰点点头,说:“这个我知道,我们这个家里,也只有姐姐比较关心我。其他人,都是自己顾自己。不过,姐姐那种做人的方式,实在太辛苦,我是学不来的。我还是比较喜欢轻松自在、无拘无束的生活。”

普克听了,轻轻一笑,对于项兰的话不置可否。在此之前,普克虽然没有直接与项兰这一类女孩子打过交道,但他遇见过不少类似的女孩。她们年轻,家里有着良好的经济基础,头脑也算聪明,喜欢新鲜事物,追求时尚,缺乏责任感,不考虑未来,最大限度地满足于目前的感官刺激。表面看来,她们对外界的评论不屑一顾,我行我素,一切以自我为中心。其实,他们往往是一群迷失了方向的羔羊,因为找不到真正的自我,才会以各种各样的面具对自身的脆弱加以伪装。

普克心里有些想劝劝项兰,但又知道,她这样的女孩子,常常是最不听劝的,她们会有一大套理论为自己做辩解。而普克目前的任务不是充当教育者,一切的行动都应当以案情侦破为中心。也许在案件结束之后,普克会和这个虽然任性、但又令普克感到几分亲切的女孩子好好谈谈。

普克绕过那个话题,说:“来了才听项青说,你父亲半个月前去世了。他年纪好像并不大,怎么会突然去世呢?你姐姐好像很伤心。”

项兰叹了口气,说:“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迷离之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