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獠牙》

第12章 汤山温泉

作者:长篇小说

国见山脉耸立在水流湍急的球磨川南部,横亘熊本、鹿儿岛、宫崎三县。球磨川发源于九州三山之一的市房山,在人吉盆地形成钓钩状,流入八代湾。从北起,市房、牧良、白发、陀术水、大平、秃岳、津贺尾、国见、宫尾、大关等海拔千米上下的群峰如波涛起伏,构成南部台地。山山峥嵘,从苇北平原流过来的球磨川,两岸不再是坦坦荡荡的平地。

啃咬奇岩怪石的激流如瀑布一般飞泻而下,这么说并非夸张。人吉温泉位于球磨川中游,恰好在来自遥远的肥后山脉的川边川注入球磨川之处,那里是一个狭长的盆地。

从温泉沿溪流两公里长的街道,到处都热闹非常。人们在人吉温泉洗浴的历史已经很久了,江户时代被称作相良,即使在九州也算是有名的疗养地。

势良与本田、松田、高井等一行四人,出了水渴市大约一个半小时,便到了山野线的大川,从那里进入国见山。这时,正是11月2日凌晨两点来钟。

满是碎石的上坡路非常陡峭。松田一马当先,四个人都打亮前灯,在沙本、扁柏等葱郁的大树间箭一般疾驰。月亮悬挂在两峰当中。摩托车的响声惊起巢中的山鸟,眼前不时有松鼠飞奔而过。溪谷流一水声,车轮展石声,山鸟啼叫声,交织在一起,打破了深夜的寂静。

骑摩托车进入夜色沉沉的深山老林,对于这四个人来说,都是头一回。夜霭山雾笼罩着小路。在这凸凹不平的道路上摩托车和身体一起上下剧烈颠簸。

从水潟坐火车到八代,再换车去人古,需要四个小时。走这条路,据说三个小时就能跑到。

从国见山的高处跑了三十来分钟,就渐渐下坡了。四个人穿过黑白村、岳本村后,都疲惫不堪,休息了好几次。他们擦着涔涔的汗水,回顾身后的山峦,不禁大吃一惊。遮断视野的山势像一堵黑压压的城墙横在头上。

从一胜地町开始,道路好起来,是稍加铺整的平坦公路。3点钟的时候,他们到了肥萨线铁路近旁。开往鹿儿岛的列车呼啸而过;车窗都关着,旅客们正在梦乡。

已经从水潟署用电话跟人吉署联系过,所以当四个人好不容易到达时,有两名警察在迎候。从坐落着温泉旅馆的大街在南去,警察署在官厅街上,那小巧而整洁的木结构房屋,给他们一股别有天地般的温暖。热水在蒸蒸涌动。

四个人擦净了汗水,这时,仿佛见过面的中年巡查部长清野走进来,告诉他们一个意外消息。

“正恭候诸位。在本管区的汤山发现了那个被通辑的结城郁子。”

势良和木田不由地相互看了一眼。

“是从汤前派出所来的消息。这个女人和另一个男人一起住进汤山的旅馆。”

“和浦野吗?”

“那边电话声音不清楚,但肯定不是浦野。好像说是东京的刑警,但……”

“东京的?”

“是的。汤前派出所在监视那两个人,但总觉得他们似乎没什么问题。我这儿就这么些消息。本打算详细问一问,往哪里挂电话,说是巡查刚刚跟那两个人有急事去汤山了。真是活见鬼,也没个下文。现在汤前派出所连一个人也没有。”

“电话是什么时候来的?”势良探着身子问。

“12点左右。本来往出水署和水潟署联系了,但晚了一步,诸位已经出发了。”

清野嗓音嘶哑,一个劲儿眨动着昏昏慾睡的眼睛。势良和木田又互相看了看。然后,木田咄咄逼人地说:“你说的汤前派出所……那里只有一个巡查吗?”

“是的,只有一个人。一个叫竹野的老巡查,似乎有什么事情,深更半夜去汤山旅馆了。听他老婆说,他跟东京的那个客人奔汤山去了。”

奔汤山去了!从人吉市乘支线火车到市房山麓,再沿球磨川上游往北二十来公里,就是汤前,再前面是汤山。是从终点站往山里走大约五公里的一个小温泉所在地,是肥后山脉怀抱中的幽静村庄。这里只有三、四家旅馆,供那些登市房山的游客住宿。

结城郁子和一个像是东京的刑警的男子正住在那个温泉地,而且汤前派出所的巡查也跟他们一起奔汤山去了!

“势良君,很可疑呀!无论如何,我们得赶快去。清野,去汤前的火车几点钟开?”

“始发车是6点。”

“六点?”

木田遗憾地嘟哝了一句。才刚刚过四点钟。一阵疲倦的感觉向他袭来。

“6点之前,在旅馆稍微休息一下吧。6点钟发车,一个小时就到那里。”清野挨个儿看了看四个人的脸色,安慰似地说。

来到外面,只见一轮将近满月的月亮正要坠入溪谷里。四个人拖着腿朝巡查介绍的温泉旅馆走去。是一家离警察署三十来米远的公共浴室,一栋柏树皮葺顶的孤零零的房子。似乎巡查已经事先联系好了。

“我还不曾在人吉的温泉洗过澡,这回舒舒服服地冲一冲汗水吧。”木田看着势良说,“在这儿整理一下思路。”

“你在浴池中的推理大概是有准儿的。”

势良说,脸上也露出疲惫的神色,疑惑之壁将在前方三十公里处的深山里崩塌。

浴室里安放着宽大的方浴桶。天棚又高又暗。温热的洗澡水刺激着困乏的身体。四个人跑了四十公里山路,屁股像肿了似地疼。失去感觉的脚趾很快就恢复过来,而木田的头脑里却塞满对郁子的疑惑。

“不奇怪吗?说是东京的刑警,你相信吗?”

说着,木田转过头看了看势良。势良闭着眼睛,把头枕在浴桶上。

“我也正在想这个问题。”

“我在熊本听说的穿灰色大衣的男人是警察吗……真奇怪!木材店的横井看见的男人在‘双叶’门前消失了。这个人去过‘双叶’一次,并且喝了酒……”

“就当他是警察吧。但既然是警察,为什么不跟我们联络呢?这倒值得怀疑。来栖也一点儿没提过这个人介入的事呀……”

“就算他是警察,但郁子为什么在这种地方转来转去呢?”

“也许在等候浦野。”

“如果等浦野,那个警察怎么不跟人吉署联系呢?”

“要是在等浦野的活,他是警察的说法就不可信了。”

“越弄越糊涂了!”

木田把布手巾搭在额头上。郁子那张高鼻梁、白皮肤的面庞从昏暗的天棚上浮现出来。

“反正一去就清楚啦。”势良喃喃地说。

“我只知道现在总算到了最后一幕了。”

四个人上了更衣处,这时,后面的玻璃门开了,露出清野黑瘦的面孔。

“势良,刚才从汤前来了电话。”

“有消息了吗?”

“在汤山有一家叫平屋的旅馆,好像浦野幸彦潜藏在那附近。”

势良和木田拎着裤衩呆站在那里。

“谁来的电话?”

“是汤前的竹野,他让马上支援。”

“结城郁子呢?”

“在汤前派出所。”

“东京的男人……”

“他也在一块儿。”

水蒸气从玻璃门飘散出去,外面的夜空泛起一道白色。

“别磨蹭啦!刚才已让巡查去叫起出租车站的人,张罗了三轮卡车和出租汽车。请你们准备好就马上来吧。”

老巡查部长的眼睛在热气中闪着古怪的光芒。

出了人吉二十公里,梯田层层的山坡沐浴在月光中。汽车向北奔驰,沿着球磨川的溪涧进入山里,右侧的峡谷时而远离,时而逼近,水流越来越细。

经过两个小时,他们到了汤前。派出所在镇中的商店街上。下了车,清野走在前头。

一打开陈旧的方形房舍的玻璃门,木田就倒吸了一口气。结城郁子正坐在那里。在窄小而昏暗的房间里,她轮廓分明的面庞很阴郁,显得更白皙。旁边站着一个四十五六岁的女人,大概是竹野的妻子。郁子马上从椅子上站起身。

“木田先生……”她的嗓音嘶哑了,“势良先生也来啦!不过,晚了,阿久津死了。”

“……”

木田和势良面面相觑,沉默不语。

“刚才时任先生和竹野先生直奔汤山去了,我也想马上就去。

“时任?”

“嗯,是警视厅三科的。”

警视厅三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木田又看了看势良。

“我不明白,结城夫人。阿久津是谁?就是浦野幸彦吗?”

“啊,浦野是化名,真名叫阿久津。前面的汤山是他的家乡。阿久津服毒自杀了……总之,快些吧!估计你们会来,所以我在这儿等着。”

浦野,就是阿久津,为什么在汤山自杀呢?而且郁子居然知道此事。木田的脑子里乱作一团。但不管怎样必须赶快去。木田看了一眼郁子有点憔悴的面容,让她上了出租汽车。松田刑警换到卡车上,郁子坐在木田和势良中间。

“阿久津出生在一个编竹帘的家里,他在我的朋友寺野井先生手下工作。”

“夫人怎么认识了阿久津呢?”

“从很早以前……我就认识阿久津。”

不知为什么,郁子说得吞吞吐吐。木田的眼睛盯着郁子的头发。

这个女人不是犯人,但……有什么隐情!

染成褐色的、波浪式的浓密头发有点蓬乱。

“阿久津在汤王寺温泉杀害了宗市,然后又……”郁子用平静的语调继续说,“……他把河野先生也杀害了。”

“河野?”

“啊,就是自称锦织季夫的男人。河野在阿久津手下工作,是个安分守己的人。”

“在出水市今木场村火山灰台地上杀死的吧?”势良问。

“是的。大概阿久津发觉自已被包围,认为逃不脱了,在这种情况下,果然不出我们所料,他回了家乡。”

不出我们所料……这是什么意思?

木田冲动地问:“浦野,不,叫阿久津吧,那个阿久津为什么回到家乡……那不是马上就会被抓住吗?”

“是的,但这里面有缘故,我想以后时任先生会给你们解释的。”

郁子说完,用手拢了两三下耳朵上的头发。汽车沿着球磨川细细的溪流边疾驰。那溪流忽左忽右,汽车一连驶过几座桥梁。右边,巍峨的市房山拔地而起。

“势良君,”木田捅了捅一直坐在旁边注意倾听的势良的肩头,“我的推理到底还是差了一筹呀!”

说着,木田冲郁子爽,决地笑了。

“夫人,我怀疑过你哩。你是在熊本吧?”

“嗯。”

“在双叶旅馆见过的男人是时任刑警吧?”

“是的,我为了躲避阿久津他们的注意,按时任先生的命令,不公开露面,东躲西藏。后来,和时任先生一起到了熊本。”

“可是,为什么你来水潟时,对浦野幸彦的事情只字不提呢?”

“想要解释,可我也什么都不知道呀!那时木田先生告诉我,住在宇津美庄的客人其实不是什么博士,而是形迹可疑的人。我一听说是个矮胖的五十来岁的男人,就吓了一跳,猛然想到结城是不是被他带走了。我在回东京之前,问遍了可能与结城有接触的地方,奈良屋啦,东洋化工厂啦,宇津美庄啦,越来越怀疑假博士二人好像是阿久津他们。木田先生问过我是否使用伽南香水,更使我加深了这一想法”

“伽南?”

“是的,就是沾上伽南香水味儿的包装纸。”

“为什么?”

“因为在阿久津的身上,我闻到过伽南香气……”郁子的话噎住了,像吸气似地张着嘴。“我来到熊本的时候,本打算先去水潟警察署,认领丈夫的遗骨,但时任先生说,逮捕阿久津是当务之急,把我藏在了双叶,因为只有我认识阿久津的相貌。我执行了时任先生的命令,担任和东京的各种联系工作……”

汽车上了坡道,流水声越来越响。绕过不高的山脊,便驶进平缓的田间道路。前方有灯光忽明忽灭。乍明还暗的天空烟雾迷朦。

“可是……”这时,势良插言说,“夫人怎么知道河野在出水的火山灰台地被杀了呢?”

“听时任先生讲的。”

“但,尸体是昨天才发现的呀!”

“时任先生跟来栖先生有联系啊!”

势良猛然把向前弯屈的上身朝后一仰。木田也一下子结巴了:“来栖……”

“他是时任先生的上司,在熊本和宫崎。时任先生是按来栖先生的指挥活动的……哦,已经到汤山啦!那灯光附近就是阿久津的家。”

说着,郁子用手指了指在远山中闪烁的一点灯火。

东京的来栖派部下时任潜入熊本追捕阿久津和河野?来栖不是在追捕古前要藏等走私团伙吗?复杂的背景使木田和势良的头脑里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2章 汤山温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海獠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