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獠牙》

第04章 失踪船黑久丸

作者:长篇小说

平素木田民平的推理癖就胜过势良一筹,但木田毕竟不是势良那样的职业侦探,他的本行是外科医生。第二天,19日,木田接待了几个门诊患者,使他更加体会到这一点。

拂晓5点来钟,三个浑身是血的年轻人敲打写着木田外科医院几个字的毛玻璃门。

木田睡眼惺松地出来接待,不禁吓了一跳。一个只穿件衬衫的二十一二岁的小伙子,袖子撕碎了,另一个穿着外衣的二十四五岁的小伙子从胸部到腹部凝结着一片血迹,第三个看样子好像被打破了头,坐在门前的水泥地上,耷拉着脑袋。木田唤醒了妻子。对于一般受伤的人,木田并不惊诧,但他一听说是打架斗殴造成的,就生气了。

“老大不小了……在哪儿弄的?”

“是化工厂工会的那帮家伙们!”

“噢?”

那个头被打破的人伤势最重,眼里满含泪水。

“先生,那是御用工会。”年轻人断断续续地说,“什么工会……先生,那是工厂的帮凶……是资本家的工会……”

“在哪儿弄的?”

“荣町。”

“你们是哪里的?”

“从米浦来的。”

打架的经过大致是这样的:米浦是泷堂前面一个靠海的渔村。但小伙子们不是渔民。沿岸渔业不景气以来,他们来水潟市当运货卡车的押运员。昨天晚上领了工资,小伙子们到市里的热闹地方喝廉价威士忌,在一家酒馆里,与化工厂的职工发生了冲突。

“我是化工厂工会的藤崎。”对方说。

工厂的待遇好,附近人家一个个巴不得儿子都能进化工厂就业。工会对于因工厂排水的影响而陷于困顿之中的渔民却漠不关心。

“软骨头的工会痞子!”

小伙子们反感当然是有道理的。对方有四个人。飞瓶子,扔椅子,七个人大打出手。胡打乱斗了二十来分钟,等三个人清醒过来,对方已经逃之夭夭。天要放亮了,三个人用手捂着伤口登上土堤,看见了房顶上那块写着“木田外科医院”的牌子……

“真是一群笨蛋。”

木田瞪着三个人说。

这时电话铃响了,静枝去接。

“是警察署打来的。”

静枝这么一说,三个小伙子顿时垂头丧气。木田微笑着拿起了话筒。

“告诉你今天的计划。”是势良那朝气勃勃的声音,津奈见村借船的渔民是谁,艺妓兰子哪儿去了,我今天要彻底调查这两个问题。”

“那两个人肯定是从津奈见村借的船。再有兰子,给熊本去个电话,委托他们给调查一下怎么样?”

“已经布置完了。”势良说,“还要托你办点事,今天有空儿吗?”

“有空儿!一大早就闯进来三个打架受伤的家伙,刚刚紧急处置完,好歹算止住血了。”

“打架?”

“是啊。”

“又打架啦?真是‘买卖兴隆’。我今天可顾不上过问打架的事,要去津奈见村。要托你的是东京来电报了。”

“是结城宗市的妻子打来的。她要乘今天下午4点的雾岛号到水潟来。是打给署长的。你这么忙,实在对不起,能代我见见她吗?”

木田满口答应了。

“好的,我去接她,领到我家来吧。”

木田挂断电话,回到诊疗室,又发生了怪事。那个被静枝用三角巾把左臂吊起来的二十一二岁的小伙子突然大喊大叫:

“糟了,钱包丢啦!出那个酒馆时还摸过口袋,可……”

另两个人一齐说:

“好好找一找。会不会在来这里的路上掉了?”

“真邪啦!”

小伙子又说了一句。

外面已经亮了,道路泛起白光。身材矮小的年轻人哭丧着脸跑出大门,在那一带寻找。后来,他又低着头,像是怕阳光晃眼睛似地,沿拂晓走过来的路我去。

“到这里为止。从这里过来的,一定是掉在半路上了。我从身上扯下上衣……”

小伙子的自言自语传了过来。另外两个人从候诊室的窗口看着。丢东西的人顺着道路往前寻找,身影越来越小,但很快又返了回来,大概是死心了。

“好像没找到。是什么样的钱包?”候诊室里,一个人问道。

“茶色的,已经旧了,但还算干净,里面装了点钱。”

小伙子灰心丧气地来到门口,脸却仍然望着土堤方向。突然,他大叫了一声:“啊,在那儿!”

木田抬眼望去,两个同伴也望着那个方向。小伙子朝土堤跑去,撅着屁股登上青草萋萋的斜坡,似乎在那里拾起了钱包。

“真怪哟,我也没经过这里呀!这条路到这儿是尽头了。”

小伙子攥着钱包乐滋滋地跑了回来。木田不由地微笑了。

几个年轻人一准备走,木田就悄悄对静枝说:“对不起,请把午后休诊的牌子给挂上。”

结城宗市的妻子郁子从东京来了。她走下水潟站的月台,在人流里仁立了一会儿。这时正是外出去熊本的妇女孩子返回的时候,所以雾岛号进入的月台上相当拥挤。本田没有错过从前面的列车上下来的郁子。她穿了一身黑色西装,戴着灰色女帽,一副贵妇人派头。过了片刻,木田便看清了郁子的高级毛料西服上的优雅花纹。她皮肤雪白,有点弱不禁风的样子,像宗市一样,鼻梁也是高高的。

“您是结城郁子夫人吗?”

在小卖店附近,木田上前搭话,郁子略微露出警惕的目光,停住了脚步。

“我是结城。”

出乎意外,她的声音听起来很世故。

“我是水潟警察署的兼职警医木田,来迎接您。”

结城郁子放下心来,木田将她领到等候在站前的汽车旁。

这时,木田碰上一个横穿广场的熟识的患者。此人叫横井,是一家木材厂的老板,也是他的棋友。横井瞟了一眼木田身旁的郁子,微微一笑。木田觉得而点难为情,但他还是先把郁子让上车,关了车门。

“预订了哪家旅馆呀?”

“我丈夫住的奈良屋,远吗?”

“翻过山就是。”木田告诉她汤王寺温泉的地点。

郁子坐在木田家的会客室里。木田给她扼要介绍了迄今为止关于宗市的搜查情况,并告诉她,势良今天也在为此事到处奔忙。然后,他突然向郁子提出一个问题。

“宗市先生从东京出发的时候,夫人给他带了荣次郎糖吗?”

一瞬间,郁子莫名其妙地眨动着眼睛。

“没有,”她立刻回答说,“那种东西……”

“啊,要是没给他带就太好了。是这么回事:结城先生把好像是在东京买的糖送给了小患者。”

“给患者?”

“对,一个得怪病的孩子。再有,请原谅……夫人您使用什么香水?”

“香水?我喜欢木犀的呀!”

郁子的态度镇定自如。木田眼角上鸡爪印儿似的皱纹舒展开了,他措着词说:“是吗?冒昧地问一句,宗市先生有没有情人?”

郁子略略变了脸色,紧抿着嘴角,注视了木田一会儿。

“我丈夫从不干那样的风流韵事。”

木田又继续问:“在水潟市,宗市先生一个熟人也没有吗,男人也算?”

“没有。”

“哦,宗市先生头一回来水潟,就住进了奈良屋,他在东京时谈起过这个温泉吗?”

“出发的前一天,结城买来九州地图,他查看水潟的周围,发现有标着温泉符号的汤王寺,说‘住在这里吧’。”

“就这些吗?”

“是的。”郁子回答很干脆。

“最后问一下,宗市先生这次旅行的目的好像是为了考察怪病,他打算回东京以后把记录往什么杂志或研究刊物上发表吗?”

“呀,这个我可不知道。反正从三年前水潟怪病还没有这么轰动的时候开始,我丈夫就一直在关心它。我在给署长先生的信里也提到过这一点,我以为结城只是想亲眼看一看。现在,东京的报纸和杂志上,渔民和工厂的纠纷成了中心内容,就连我这个女人也知道那种病很可怕。但究竟是什么样的疾病,却并不清楚。结城在寄给我的明信片上,也写过他第一次见到病人时的激动和震惊。”

“全明白了。夫人,我送您到汤王寺温泉吧?”

“不用了,我一个人去。”

结城郁子说完,便起身告辞。静枝为她摆好门前的鞋子,眼里流露出“她可真是个美人儿”的神情。郁子优雅地弯下腰肢,穿上鞋。这时本田才发现她的头发很长,用浅褐色的粉末染过,变了颜色,但发根还是黑的。耳朵上边的黑色发卡像要掉下来似的。

这时,势良正在津奈见村。前面曾说过,这个村庄在水潟市沿海岸往北7公里的平原上,离城市不远,比较开化。说是平原,其实并不那么辽阔,比水潟湾小一圈的石灰岩海湾深入它的怀抱。比起那些散布在崖岸的斜坡上或山上的渔村来,这里还有少许水田,但都在洼地上。

这个海湾虽然在城市附近,但也是个渔业中心。不仅港湾宽敞,渔民众多,而且还有能出远海的五六吨级渔船。不过,因为是近海渔业,所以多数渔船较大的也只有两吨级上下。如今这渔港冷冷清清。渔船都是干巴巴的,独木舟横躺着睡大觉,曾经兴旺一时的捕鱼捉虾景象不见了。这个村子被怪病的恐怖气氛笼罩着。渔民多,因此恐怖所带来的波动也大。2日发生的騒乱,其原动力一般都认为是津奈见渔民。

这个海湾与水潟湾相邻,怪病蔓延到这里来了。水潟湾渔民的主顾向来是东洋化工厂属下的居民,那个叫角岛的水潟河口市场是他们的卸货场地。在这里倾销的鱼,首先丰盛了水潟市民的餐桌,而后才流向其他城市。津奈见村却不怎么能沾上水潟市的光,他们从来是向熊本和八代等地行销。可是发生了怪病以后,熊本和八代都没人买鱼了。水潟也不例外。

这年8月,县南鲜鱼经营合作社作出决议,把律奈见湾和水潟湾的一切出产拒之门外。东洋化工厂最初是往百卷湾排放废水,而新的排水口设在了北边。这样,影响就波及到位于北部的津奈见的海里。潮流周而复始地冲刷着岸边,污浊的海水不会在一处停滞不动。尤其不知火海是九州本岛和天草列岛所环绕的内海,除了属于鹿儿岛县的像夹紧的蟹螫一般狭窄的黑濑户海峡外,海水没有流泄口。潮流在这不畅通的钵盂中绕壁回旋。说整个大海都处于怪病危机之中,并非夸张。其证据就是,在津亲见山崖林立的岸边,游动着半死不活的鲻鱼和黑鲷鱼,而以往这些鱼应该是满有精神,在海里欢蹦乱跳。如今这类鱼踉踉跄跄地麇集岸边,几乎都翻了白。鱼群吞咽污染的海水,啮食寄生在底泥中的沙蚕(一种饵虫),完全变成有毒体,漂在水面上。

渔民们对这种鱼连看也不看,因为捞上来也卖不出去,自己吃还会得病。盯上这种鱼的是乌鸦。它们也许是从南九州的山峦里成群结伙飞来的,聚集在津奈见和水潟交界处的黑压压的阔叶林中。鸦群时常腾空而起,突袭海上漂浮的鱼。在布满苔藓的岩石上的洞穴里,丢着被掏出肠肚的尺把长的烂鱼。这种死鱼,在山崖上,在海边,随处可见。

势良先去了津奈见村的警察派出所。派出所在村中央十字路口上一家米店的前头,有一名巡查,叫宫内。

“在渔民当中,有没有把船借给别人的?”势良说明了情况之后,问道。

“是穿西服的胖子和瘦子吧?要是那两个人,他们去过海边的久次家。”

宫内讲了他曾经目击的情形。

“是个矮胖子吗?”

“是的,五十来岁……”

势良精神一振,打听了久次家的地址,是在海边的最北端。

“是一栋铁皮盖的小房子。他的老婆得怪病死了,打那以后,他一下子就蔫了,一天到晚总是六神无主,吊儿郎当的。”

“他老婆是得怪病死的?”

“嗯,在今年9月末。那可是个比男人强百倍的女人,好像久次受她的气,但这个老婆一死,他顿时像丢了魂儿一样。”

“真可笑……”势良眼睛里流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必须去一趟!”

势良顺着海滨小路走了十来分钟,便找到久次的家。坐落在山脚下的竹林里,像个窝棚似的。

久次正在一间屋子里和衣大睡,他迷迷糊糊地出来接待势良。

“久次!”势良单刀直入地问。“东京来的博士们哪儿去了?”

瞬间,势良看见身体瘦小的久次那张发黑的长满胡须的脸上忽地掠过一片阴影。

“得了,你心里有数,还问啥?”

势良很随便地坐在二道门的门槛旁,但目光却锐利地盯在久次的脸上。

“东京的博士吗?我也想知道他们的下落哇。跑哪儿去了?借了船就没影了。”

势良富太郎不自主地晃了一下。乘船逃走了!

自称浦野幸彦博士和助手锦织季夫的那两个人,来久次家里是10月1日。

“黑谷,”年纪大些的博士不知在哪里听来的,叫着久次的姓,“我们想借你的船用一下。其实,我们从东京来,是专门来研究关系到你们死活的怪病原因的。要在海上分析被工厂废水污染的海水。探明病因可是个紧迫的课题。以前也做过一两次水质检验,但我们想更详细地调查一下。比如,沿岸沉积层的情况就不尽相同,与歌里岛附近及穴畸岬的污染程度也存在相当大差别。彻底调查调查,肯定会拿出你们眼下向东洋化工厂要求渔业补偿金、患者家属抚恤金以及解决其它种种问题的重要资料。”

久次告诉势良,那位博士用兴奋的语调说个没完没了,劲头儿就像在讲台上给学生上课。

博士的相貌、助手的仪表使久次放下心来。他问道:

“你们有油吗?反正船闲着不用。”

“油?”博士略一沉吟,立刻又张开牙床外露的嘴。“有油啊,黑谷。”

“谁驾驶呢?用我吗?”

“不,黑谷,我的这位助手锦织有执照。这次特意带他来的。”

锦织上前一步,颇得要领地讲了一通汽船的构造与操纵。久次不禁佩服博士想得周到。

“给我多少租借费呀?”久次问起要紧的问题。

“现在先给你10万日元吧,这个数目是估计你用船在海上作业的收入算的。但还有个要求,就是你对谁也不要讲这件事。你也许知道,水质检测是非常复杂的、是用工厂方面的资料搞,还是从独立的立场出发,自己采底泥和水样调查,有着相当大的差距。为了弄清事实真相,必须不站在任何一方的立场上,独立进行!作为学者,我恳求你。”

博士的这番话把久次唬住了。久次有一艘用自己姓名中的两个字命名的两吨级汽船“黑久丸”。因为没有心思干活,那条黑久丸一直被闲置在船港里。沿岸渔业因怪病而一蹶不振的时候,县渔联作为权宜之计,曾筹集资金,组织船队去对马捕捞墨鱼。渔民们从来只在内海捕鱼,对远洋作业可说是门外汉,但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在小船上挂起旗子出航了。久次却没有加入那个行列。要是老婆还活着,也许他会去对马的,但老婆得怪病死了,久次整天只是和衣而卧,呆呆地眺望大海。而现在只要借一下弃置不用的渔船,就到手10万日元,久次当即满口应承下来了。

“博士是从哪天把船借去的?”

势良的语气显得很恼怒,悻悻地问道。

“从3日。”

势良数了数从3日到7日,借船出海该是五天。

“那8日是怎么回事?”

“8日早晨我去海边,一看船没有了,以后博士再也没回来。”

久次以为博士迟迟不归是检测工作拖延了。10万日元钱已经给了,再说,假如去黑濑户的狮子岛一带搞检测,还是停在那边儿方便些。这一点博士也曾有言在先。博士还说,怕遇到什么麻烦,是不是把渔业协会会员证也借给他。久次觉得横竖放在那儿不用,搁着也是搁着,就借给他了。

第二天的报纸在第三版的角落里登载了如下两条报道:

   两个神秘人物以调查怪病为由

从津奈见村骗走渔船

本月1日,两个假称是东京北都大学

教授浦野幸彦及其助手锦织季夫的人,出

现在苇北郡津奈见村的黑谷久次家,向他

借用渔船黑久丸(二吨)。对方仪表堂堂,

自称工程学博士,说他们是为全面检测水

潟湾水域的水质而进行预检的。因此,黑

谷信任不疑,同意以10万日元代价使用一

个月。可是这二人7日以前曾在海滨活动,

从8日早晨起却不知去向。今天已是20

日,仍踪迹杳然。发觉自己上当的黑谷将

此事报告给正巧来调查的水潟警察署人

员。这种以调查怪病、检测水质为由进行

诈骗的犯罪,真是少见。渔船乃是深受萧

条之苦的渔民及怪病患者的生命,骗取它

实属不人道的行为,将受到社会舆论的一

致谴责。水潟署当即与县警察本部联系,本

部也与各有关警察署及天草、鹿儿岛海域

的水上保安厅巡逻船进行了无线电联络,

目前正在严密侦查。无奈时过境迁,迄今

尚未接到破获的消息。水潟署正调查被认

为是这两人曾住过的汤王寺温泉宇津美

庄,同时要求管区居民大力协助,如目击

与该船相似的船只或五十多岁、穿灰色西

服的男人和三十七八岁、身材瘦削的助手,

尽快报告。

保健医生去向不明

本月7日,投宿汤王寺温泉奈良屋旅

馆的结城宗市(三十一岁)离开旅馆后音

信全无。他家住东京都文京区富坂街二段

十七号,是东京江户山保健所医生。15日,

其夫人郁子(二十八岁)发信询问,水潟

署开始搜查;但汤王寺附近未见结城的踪

迹,下落不明。也许此人已自杀,目前该

署仍在寻找。结城于本月2日来到水潟市,

他是在访问附近农村的怪病患者、并亲自

作记录的调查过程中出事。

报纸把两个事件分别作了报道。由于这张报纸,引出了两名目击者。这说明由报纸公开搜查是有助于检举这类犯罪活动的。

20日的渔民誓师大会午前9时在水潟市立医院前召开,县渔联代表、各渔业区的渔民代表共60人,向市政府当局及工厂代表当面陈情,对渔业保障问题追问不舍。但双方会谈始终在平静中进行,并未发生令人担心的騒乱。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海獠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