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獠牙》

第06章 乌鸦和死亡

作者:长篇小说

水潟警察署对两个潜伏者开始正式搜查。以势良为主的警察们奔向四面八方,很快就了解到木元又次提供的情报是可靠的,并且又找到一个目击者。他是泊京村的渔民岩见金藏。7日正午前后,他曾看见两个男人从村北端的山崖上沿路走下来。这一证词,进一步加深了那二人可能是浦野和绵织的怀疑。可是,至于他们是从哪里出现的,又消失到哪里去了,人们却如堕五里雾中。当局侦查了所有的线索,仍然毫无结果。

首先当然要注意水潟站剪票员的记忆。但近来,水潟站来自东京的下车旅客相当多。化工厂为新建耐火砖厂而聘请的技术专家及其家属,也出出进进,异常频繁。所以,向站务员们问及十五六天以前的事,诸如哪张车票是哪个人的,他们根本搞不清楚。另外,也考虑到潜伏者可能乘干线上临时运行的柴油机车,在津奈见车站下车了,但调查一番,并没有发出值得重视的线索。

可是,这时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势良打算向东京的结城郁子报告一下有关她走了之后搜查宗市下落的经过,但寄给她的信却被退了回来。信封上明明写着“东京都文京区富坂街二段十七号”,居然给打口来了,在“该住处无此人”一栏上划了一条红线。

“我好心好意写了封信,却有这种怪事!”

势良去告诉木田。本田民平的面孔一下子扭歪了。

“赶快通缉结城郁子!迟了就糟啦!”

他的气势过于粗暴,使势良那双往里凹陷的眼睛瞪得滚圆。

“这是什么意思?”

“有两点,一点是可能危险要落到结城郁子头上,另一点相反,可能郁子掌握着什么秘密。”

“你的意思是说郁子与走私帮有关系吗?”

“我想有可能。”

“那可太奇怪了,不是郁子头一个委托我们,帮她了解宗市的消息吗?”势良反问道。

“这不是很正常的嘛。宗市是她的丈夫,丈夫失踪的事实很快就会从奈良屋传到社会上,那时候留在东京家里的老婆却着无其事,反倒要让人家疑心了。郁子是选择了适当的时机才写信的。”

“……不错,是两周以后喽。”

“这两周时间的意义非常大,不但偷野幸彦和锦织季夫可以从从容容地逃掉。而且证据也可以销毁得一干二净了。”

势良的嘴chún抖动着。对于结城宗市的失踪可能与潜伏者有联系这一点,他还没有向署长报告。势良先前多少有点觉得,这种怀疑只不过是嗜好推理的木田的想象而已。看着双chún紧闭、嘴角抽动的势良,木田又大声地说:

“势良君,马上往东京宫饭署发个急电!”

拜复,现将所询问之事报告如下:

在本署管辖区居住的结城宗市之妻郁

子,已于10月23日迁移。第一次收到贵

署来函的18日,郁子还在册,和本署工作

人员谈话时曾说将去九州,但23日出走后

便去向不明。本署已经与都内各署联系,正

在搜索郁子的下落,但目前仍无头绪。其

住处,距离本署有五分钟路程,是一位叫

杉森敏之助的退职官吏出租的,是一间二

楼的房间。据说,23日郁子告诉房东,她

还要去九州,便把房间里的家具卖给旧家

具店,拿着一只皮箱离开了。若相信郁子

的话,她也许是再次去贵地了。本署曾派

人去江户山保健所了解宗市的工作情况

等,同时询问了郁子是否与他们有过联系。

该保健所未接到任何消息。令人奇怪的是,

宗市出差来九州以后,与保健所一直未通

音信,使该保健所困惑不解。另外,当时

也找过熟知宗市和郁子的家庭生活的同

事,但因宗市生性不喜向人谈论家中私事,

故只查明郁子夫人是原关东军陆军中将之

女,战后即撤回佐世保市。三年前与宗市

结婚,约七个月之前迁居富坂二段。后来

得知迁来富坡町以前的住址,是大田区某

公寓。派人调查,但该处管理人员现在已

更换,无人知道那时这对夫妇的状况。调

查工作不顺利,但综合知情人的证词。大

体上能够得出以下几点:

结城宗市是东京t大学医学部的毕

业生。曾就读于陆军士官学校,战后不久,

得到上t大学的机会,在医学部专攻神经

科。他的朋友关系很少。只知道其家乡是

石川县轮岛市,父母早丧,在家乡度过了

孤儿般童年时代,由叔父帮助才升入高一

级学校。据少数友人说,不清楚他成人以

后是从哪里得到上国立大学的学习费用

的。在保健所,他沉默寡言,一心扑在工

作上。难以相信他会自杀。另外,这次水

潟考察是根据他本人的要求安排的,他在

1日提出了请假十天的假条。

另,关于结城郁子。有人说她直到和

宗市结婚以前,是在新宿的酒吧或银座设

有舞场的酒馆里,因此,也可以认为,她

得知宗市去向不明之后,出于生活上的考

虑,或许又重操旧业去了。在东京从事这

种职业的女性有几万人,要查出结城郁子,

真如大海捞针。

不过,本署的追踪一直未停,决心把

调查进行下去。先报告至此,如有新的情

况再及时通告。

富坂警察署大里实男

势良把这封信带给本田民平。木田一看完就说:

“可见结城郁子是浦野幸彦的同伙。”

“照你说,他们是什么关系呢?”

“那还不知道。我有一种预感,搜查三科正在追查的古前要藏,和结城郁子被一根粗大的绳子拴在一起。他们俩不是都有关东军的背景吗?”

“就算有一根绳子,可我对她丈夫宗市的去向不明怎么也捉摸不透。”

“郁子一定是7日到水潟来的。”

“什么?7日来的?……不管怎么说,我觉得郁子不像是那种坏女人,她是真心实意在寻找宗市的下落。”

“我也这么想,可尽是疑点哪。肯定有人熟悉汤王寺的地理等情况,否则是搞不出那种水质检验的把戏的……”

“是郁子把丈夫弄失踪了或者杀死了?……说她帮了那一伙的忙,这话怎么想也觉得离奇。”

“不这么推测就不合乎逻辑。宗市和郁子的失踪……再加上那二人的失踪,留下的痕迹就只有以怪病为题这一点了。准是借这个名目完成什么任务之后回去了……尽是怪事。就说水潟病吧,原因不明,却一个接一个地死了许多人,今天又有一个要死啦!我们可不能在这儿碰了壁就撒手不管。要是你和我放弃对结城宗市的搜查,那让谁干呢?”木田用浮肿的眼睛盯着势良的脸,又继续说:“不过,问题是我是个医生,在干这件事的时候,候诊室里总有打架受伤的、被车撞坏的人抬进来。我的职责是治疗。而你,势良君,是刑警,本职工作就是要使那种事情不发生啊!”

势良微笑地听了木田这一通有点强加于人的教训。他看了看候诊室里的患者,出了医院,朝署里走去。木田一边不慌不忙地看着病历,一边吩咐静枝叫进下一个患者。

水潟市是伤亡事故比较多的城镇,原因之一是狭窄的街道上卡车过度拥挤。每天总要送来三四名受伤的,现在进诊疗室来的年轻人,就是从卡车上摔下来的炭铺店员。被装木炭的草包压在底下,左胸严重擦伤。

“是坐在卡车上的吗?”

“是的。”

“疼吗?”

“疼啊!”

年轻人在整个治疗过程中一直紧咬牙关。治疗之后,静校给他缠上绷带。木田看着年轻人身上的三角巾想起了前几天给三个被打伤的人治疗的情形。那些健壮的米浦青年后来怎样了?那个丢钱包的、二十一二岁的小伙子,往土堤绿草中跑去的严肃劲儿真够可笑的。

现在,透过玻璃看得见那土堤横在落日迟迟的天空下,堤上等距离地种植着樱树。不时有白色斑驳的卡车向三台河口疾驰而去,扬起阵阵烟尘。木田觉得有点疲劳,身子酸软。

这时,木田猛然想起那个小伙子说的话:“没走过这条道,钱包怎么掉到这个地方来了?”

人失落了东西,往往会认为是掉在了来时的路上,必然折回去寻找。但是,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的,就是掉在地上的钱包会滚到前面去,即使人们在它刚一掉落的瞬间就发觉了,也常常想不到东西就在脚下的前方。谁都是回头往后看,张惶失措,马上噔噔噔地返回原路。

我只注意从那个口袋似的汤王寺往水潟来的路上,这不就是以为在口袋中不见了的东西,一定是从口袋的开口出去了,而没有想到它也许会藏在口袋的深处吗?那汤王寺的前方是什么地方呢?

本田跑到电话机旁,要通了奈良屋旅馆。接电话的是老板。

“你的旅馆在汤王寺的北端,那么,从你的地界再往前就走不过去了吗?”

“是的,有座辩天祠,再就是山了。”

“那里再往北不通吗?就是往泊京村的方向?”

“在地图上,泊京跟这儿是邻村,但其实它是从津奈见过来的山道的终点。”

“这么说,那边的终点和汤王寺的终点,是隔着辩天洞的山岩喽?”

“不只是岩石,是山崖,往里还是山。”

“往那山里怎么去呢?”

“辩天祠的山岩上有隧道。”

“隧道?”

“有一条勉强能过人的狭窄的近道。”

木田呆呆地放下电话。

从汤王寺,用不着乘公共汽车,有一条通往津奈见的路……有一条通往泊京、早栗的樵夫来往的路……

第二天,10月25日的早晨,木田民平和势良富大郎把吉普扔在汤王寺,向山崖登去。他们的右边就是晨雾弥漫的不知火湾。到了辩天祠,绕过去就找到那条狭窄的隧道。这条隧道,与其说是岩石的,还不如说是选在坚硬的土层上开凿的。森林就在上面,像绿色的洞门一样,阴森森的。隧道只有四十米长,低着头刚刚能通过。里面曲曲弯弯,很昏暗。走了一会儿,前面就看见明亮的出口。冰凉的水滴打湿了木田和势良的脖颈。

二人出了隧洞,不久便走进地势陡峭的乔木林中。那里隐隐约约有一条青草倒伏的小道。走了大约百来米,坡度稍微平缓些,道路变成荆棘和矮竹杂生的湿地。前方有片森林;这片森林的位置,被辩天祠和山崖遮挡着,从汤王寺的方向看不见。

木田和势良踏着山路向森林进发。

刚走进森林不远,势良突然叫了一声,僵在那里。前面,有什么东西在动,黑色的,几十个聚在一处。

“是乌鸦!”

势良喊道。

木田也看见了。在幽暗的阔叶林边缘,大海像一条白线远远地横在那里;通向大海的路上,有一块乱石杂陈、野草丛生的平地,聚集着一群乌鸦。

那黑色的一团乌鸦为不速之容而惊恐騒乱,有一只扑啦啦飞上大杉树枝头。抬头看树上,几乎所有的枝衩上都像长了瘤子似地蹲着成排的乌鸦。刚才飞起来的那只乌鸦吧嗒一声掉到地上,一动不动了。其余的乌鸦都只是在地上扑扑腾腾地走动。势良扔过去一块石头。

哇,哇,哇,哇——

哇,哇,哇,哇——

乌鸦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只要有一只一叫,其余的就都跟着叫起来。

“是得了怪病的乌鸦。”

木田说,势良又投了块石头。

鸦群开始从麇集的地方东倒西歪地散开了。它们羽毛脱落,肋骨像梳子似地一根根凸出来,一只乌鸦在地上团团打转,木筷子般的爪子上粘着死掉的同伴的碎肉。它哇哇地叫了一阵儿,终于不能动弹了。它们都不能飞翔了,是一群吃了海里死鱼的病乌鸦。

“再往里走几步看看!”

木田和势良顺着躺满死乌鸦的道路又往前走了二十来步。突然,他俩几乎同时惊叫起来,一具惨不忍睹的尸体横在前面。

那具骸骨近在眼前。骨头上只有贴地面一侧还挂着碎肉片,西服破破烂烂,从袖口伸出的手上已经没有皮肉了,大概是被乌鸦叼碎的。一只乌鸦把嘴插进头盖骨里,就那么死了,它也已经腐烂,成了一块黑疙瘩。

头盖骨的旁边扔着一本笔记本,势良把它捡了起来,只见本皮上写着:探访在水潟发生的原因不明的食物中毒记录。

这时,本田走到离尸体一米来远的地方,拾起了什么东西。

“势良君,你看这个!”原来是一截已经裂开的烟头儿。“在泷堂的山崖上,我曾让结城宗市吸烟,当时,宗市说不会……”

由于尸体的发现,保健医生结城宗市被杀案件露出了眉目。以一个烟头儿为线索,他杀这一点确定无疑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海獠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