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皮侦探》

第07章

作者:长篇小说

等小鸡安静下来之后,柯拉又陷入了深思。看来,教授和他的同胞不同,他并不讨厌飞行。假如没有人阻止他,他肯定会顺着自己的愿望在挖掘场上空飞行。果真如此,那么本侦探就应该用这个身体效仿教授飞一次试试。

可是那天在沼泽里受伤着凉之后,柯拉就决定哪也不去,就在这儿分析收集到的情报。她还没有做好飞行的思想准备,可是她毕竟往这方面努力过,这可不能怪她。

如果这个星球不是这么落后,柯拉就可以用电脑来分析已得到的信息。可是她一分钟的上机时间也没得到,因为在政府机关里她被告知,上机时间已经被预订到了一年之后。

柯拉给蛋盖上被子,开足暖气,然后到走廊里去打电话,她的病房里没有电话。

她先给考古学家住处打电话,没人接。于是她再打到挖掘场去。助教披着一件皮毛斗篷,看起来活像一只大刺猬。他很高兴接到她的电话,他看到柯拉总是这么高兴。她为自己对他这么漠不关心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出了什么事?孩子们有什么事吗?”

奥尔谢基从来不说“蛋”这个词,莫非这个词里有什么含义登不了大雅之堂吗?“一切都好,那些蛋正在睡觉,”柯拉说,“我有个小问题想问你,教授会拍照吗?他有没有照像机?”

“当然会了,他总是随身带着个相机,自己冲洗自己放大照片。”

“太好了!”柯拉叫道,“我想就是这样,那么就是说,我在他那儿找到的那张照片是在这里照的了。”

“为什么?”助教吃了一惊,“也许是教授把它带过来的呢?”

“可是你自己说过,你们那儿只有这艘飞船的石刻画像,而这可是一张照片!”

“也许那只是一只模型……”

“照像机现在在哪儿?胶卷在哪儿?”

“你问得可真奇怪,我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本想用他的胶卷把我们找到的东西拍下来,可是既没找到相机,也没找到胶卷。”

“给偷走了?”

“我可说不出这个难听的词,”助教垂下眼睛说,“我们星球上根本没听说过这种事!”

“还有什么东西被偷了?”

“没有了,我发誓,没有了!”

“看来有人来过,拿走了相机、胶卷,还有冲洗出来的胶片“还有像纸和所有的洗像液。”奥尔谢基补充道。

“真是个怪偷!”

“我想准是个想当摄影师的小孩子干的。”

“为什么你不报告这件事?”

“向谁报告?”

“地方官格列格。”

“‘一根筋’?我当天就跟他说了。”

“他怎么说?”

“他笑了笑——你知道他那副嘴脸——然后说我可能是弄错了,教授从来就没有过相机和胶卷。”

“他真这么说的?”

“我从不撒谎。”

“谢谢你,亲爱的,”柯拉说,“去干活吧,挖点让柯谢罗星人高兴的东西出来。”

“我马上就去!”

柯拉挂断了电话。他的目光是多么忠诚!在地球上她可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男人,像他这样用甜蜜蜜火辣辣的目光看着她。

她几乎可以断定,格列格与此案有关联,虽然这种关联难以被觉察。可是怎么证实呢?电话在住院医生办公室里,一个头发散乱,歪戴着护士帽的护士探头进来喊道:“奥尔瓦特女士!快来!”

柯拉知道一定是那些蛋出了什么事,她跟着护士飞跑过去。

那个医生和另一名护士已经到了病房里,他们惊惶失措地看着那条在不停地蠕动着的被子。

“你们怎么回事!”柯拉大叫,“他们会被闷死的!”

“我们怎么知道!”医生顶了她一句。

“你得凭感觉。”

柯拉小心地掀起被子把它扔到屋角。有两只蛋已经破了,两只小鸡雏在一堆破蛋壳里扑腾着,它们都是黄色的,毛绒绒的非常有趣,每个都有一只肥鹅那么大。

终于出世了!是她的孩子!

她本想把它们亲个够,可是克制住了自己,在场所有人的眼睛都在盯着自己呢。

于是柯拉只是向第三只蛋低下头去,里面的小家伙在不停地啄着,似乎在请求帮助,接着从裂缝里小心翼翼地伸出一只小嘴的尖。

随着“咋啦”一声,蛋裂开了,一只湿漉漉的小鸡兴高采烈地探出了脑袋,好像在说:“我也出来了!”

“这就好了,”柯拉说,“全都活着。”

“要拿点热水来吗?”一名护士问。

“如果您想杀死这些婴儿,那就拿来吧,”医生不客气地说,“它们现在需要的是烘干,而不是洗澡!还是把蛋壳收走,换一下垫子吧!”

小鸡们从一出壳起就开始走动起来,它们围着妈妈,大声叫着要吃的。

“医生!”柯拉叫道,“快打电话把考古学家奥尔谢基叫来,他在挖掘场上。我不知道怎么喂新生儿。”

医生跑去打电话了,柯拉想抚摸小鸡们毛绒绒的脑袋,可是它们还太小,不理解这种爱抚的意思。

20分钟后奥尔谢基激动万分地跑来了,他对照顾小鸡知道的也并不比柯拉多多少。他还没有自己的孩子,而自己的童年他已经忘了。不过好歹总算把小鸡们喂饱了。奥尔谢基在柯拉的病房里过夜,柯拉非常感激他,她害怕这些毛绒绒的黄色小家伙们会出事。

小鸡们不是一天天地在长大,而是一小时一一小时地在长大。第二天早上它们就能在屋里欢蹦乱跳地跑来跑去。那个瘦瘦的当地医生穆拉德拿着一盆鱼油,没打招呼就跑进来的时候,它们居然把他懂得摔倒在地上。

奥尔谢基成了它们离不开的人。

柯拉现在终于解脱出来,不必怀孕,也不必孵蛋了。她感到自己又像个侦探,至少可以策划反对“一根筋”格列格的行动了。

不过首先她想做个试验,关于此事不能让任何人得知。

为此柯拉在黎明时分,天刚蒙蒙亮时就起床了。外面的世界盖着一层薄薄的霜花,看来秋天要到了。

奥尔谢基在病房中间带加热器的垫子上安静地睡着,小鸡们躺在他身边,他用翅膀盖着它们,保护它们免受可能的敌人伤害。

柯拉知道她会觉得很冷,可是这个试验的条件要求她身上什么也不穿,否则试验就会失败。

昨天晚上她就在奥尔谢基带来的保温壶里灌了一壶滚烫的咖啡,这只壶的壶嘴很适合鸡嘴饮水。咖啡很起作用,柯拉一会儿功夫就觉得精力充沛了。

她悄悄打开房门来到走廊,走廊里空无一人。坐在走廊尽头桌于后面的值班护士正在打瞌睡,柯拉小心翼翼地从她身边走过,穿过前厅,来到了院子里。

草地上和树上都罩着一层霜,大地上空飘着轻纱般的薄雾。柯拉冷极了。

她匆匆忙忙地离开了医院,抄近路向城边的考古挖掘场走去,“福格来”公司很快就要在那里建一座大宾馆。

她在路上最多花了20分钟。她时跑时走,还想飞起来,可是寒冷的雾打湿了她的羽毛,让她飞不起来。

柯拉在路上只遇到了骑着摩托的送奶员,他认出了她:“跑步防止心肌梗塞吗?”他问。

“我在减肥。”柯拉答道。

何塞一朱尼奥尔正在考古场外的一个坑里忙活着。他认出了她。

“你在这里干什么?”柯拉问。

“您可别跟别人说,”男孩说,“我觉得在船的这部分埋着保险箱,箱里有黄金。我已经在这里挖了两个多礼拜了。我老爸以为我去上学了,而我却在这里挖地。您看我挖了个多深的坑!”

那个坑已经齐腰深了。

“你说的是什么船?”柯拉问。

“这个我现在可不能跟您说,因为这是秘密。”这个淘气鬼说。

“那你是怎么知道这里有只船的?”

“大家全都知道,”男孩挥了挥手说“您走吧,母鸡阿姨,您走吧,我只剩下一个钟头的时间可以挖了,我该上学去了。”

柯拉向悬崖边走去。

她想向自己和周围的人证明,加利叶尼教授在空中飞过,当他在城郊飞行时,从空中鸟瞰,看到了“天堂马”飞船的残骸,并把它拍了下来。而如果她想证明这一点,她自己就得飞起来,并且在挖掘场上空飞一圈才行。

柯拉选了一块又平又直的场地,以便助跑。这时那个男孩走了过来。

“你要干什么?想飞吗?”他问。

“你不是看到了吗?”

“你小心点飞,”小何塞警告道,“在你之前有一个教授,是个好人,虽然他是只鸡。他也飞过,朝那边的山飞,还在那条河上飞,一边冲着下面拍照。后来他就给杀了。”

“你知道得太多了,小家伙,”柯拉说,“你最好还是把嘴闭上。”

“说得对,”男孩说,“我老爸也总是这么说。”

他说着笑起来,露出两颗大门牙,变得很像他父亲了。

柯拉在男孩专注的目光下开始起跑,她使劲扇着翅膀,而那个男孩在身后大喊大叫:“喂,加油啊,大胖鸡!再使点劲!我们生来就是要让神话变成现实!”

柯拉觉得大地从脚下退开了,她飞起来了。可是这种美妙的感觉没来得及仔细体会,她就发现自己又要掉下来了,她的脚就要碰到地了……可是天啊!下面根本没有什么地。柯拉往下一看,发觉自己已经不知不觉飞出了悬崖,现在她脚下是数十米的深渊,那条深不见底的河在远远的下方透过晨雾闪着光。

这下她死定了!

柯拉害怕得拼命扑扇着翅膀,可是不管用:她斜着向下坠去,天空。悬崖、挖掘场、河流、山峰——这一切都在她眼前慢慢地旋转起来。“看来我是被卷进螺旋气流了。”她想。

耳中是血液奔流的声音和擂鼓般急速的心跳声,透过这些声音,她听见那个男孩绝望的叫声:““坚持住,阿姨!别泄气!翅膀再扇快点!一——二!”

怪事,柯拉居然听从了他的话,把翅膀扇得更快更狠了。瞧,地平线不再在她眼前旋转了,一切又都恢复了正常。

空气原来是轻飘飘的,承受不住她的身体,可是随着她每扇一下翅膀,空气渐渐能把她托住了……等柯拉终于确信她不会掉下去摔得粉身碎骨了,她睁开了眼睛,看到自己已经高高地飞翔在布满沟壑的高原上空,那些沟是考古学家们挖出来的。一个小男孩的身影在沟里飞跑着,他的声音在寂静的清晨传得很远:“好样的,大鸟!就这么飞,大鸟!生来爬行的人决不会飞!”

上帝,她以前怎么不飞呢?这真是一种享受!只要你是只鸟,就飞吧!

柯拉高叫起来,她欣喜的叫声响彻全球。

这时她才从空中鸟瞰挖掘场和高原。

刚刚升起的朝阳发出的光芒几乎是从天边斜射过来的,照亮了地上每个土坑和四洼……几分钟后,柯拉看到了那艘已经完成宇航使命的飞船,飞船静静地躺在挖掘地和仓库之间。

显然,很久很久以前它已经在这里了,深陷在土地里,几百年的风吹雨打把它上面的部分彻底损毁了,因此飞船的剖面就露在了外面。只有从空中才能看到它,而且最好是在清晨或傍晚,当阳光斜着照射到高原上的时候,才能看清。

加利叶尼教授也正是这样拍到了它的像片。但是他的发现妨碍了某人,因此那人就把教授杀害了。

柯拉转着圈子向地面降落时,已经猜到这个人是谁了。虽然她还不知道如何去揭穿他,因为手中没有证据。

柯拉降落到那个男孩身边,跑了几步,终于停了下来。男孩问道:“怎么样,相信了吧?”

“相信什么?”柯拉狡猾地反问。

“别装了吧,您是在找那艘飞船,就跟那只公鸡一样。您找到它了,它并不难找。”

“这些你都是怎么知道的?”

“我们这儿有很多人都知道。那些地质学家乘着直升机在这里飞来飞去的时候,就把这艘飞船的位置标出来了。只不过没人去注意它罢了,我们这儿这种东西多得是。谁要是愿意,都可以来这儿找金子。”

“那些考古学家以前不知道这些吗?”

“他们怎么会知道呢?我们城里有一架闲着的直升机,可‘一根筋’格列格谁也不给坐。其他的直升机都在勘探队员手里。只有这个教授自己能飞,飞呀飞的,他全身就发起抖来了!我当时就在这儿闲逛,还记得他当时叫道:‘天堂鸟’!‘天堂鸟’!伟大的发现!我要叫一支大型探险队来——封锁这一地区!多么幸福啊!我想:谁幸福谁同时也就不幸!对不对?”

“对。”柯拉赞同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鸡皮侦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