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皮侦探》

第09章

作者:长篇小说

柯拉低下头去。当然,是她不对,可是她怎么能向这个胖家伙解释说,虽然这个身体对她有很大的影响,可是柯拉还是保留着自己的品味,这种品味更能接受地球上的男人,而不是柯谢罗星上的公鸡。只要想到,这只公鸡……不,去他的吧!

“你可以肯定这是你的孩子吗?”柯拉说着,一边抚摸着米拉毛绒绒的脑袋。

“是的!这是我们的亲骨肉,是我们共同的孩子!了不起的孩子!”

“也许你可以把它们带在身边抚养?你有没有个么亲戚可以帮你?”

“还要我公开承认,我占有了我导师的妻子?这我怎么做得到!”

“我不知道……”

“这是丑闻,比丑闻还可怕广奥尔谢基抹着眼泪离开了病房。

柯拉独自和这几个孤儿们在一起。看来,它们不只是孤儿,还是私生子——它们的母亲有着别人的大脑,它们就是这个母亲的非婚生子。真是疯狂!

这个可悲的想法又引出了别的想法。孩子们吃饱了,靠着她的身子躺着。而柯拉已经忘掉了孩子,她只是一门心思地想着,其实世界上的一切罪行不是出于贪婪,就是出于爱情。

格列格犯罪是出于贪婪,对他来说,人生大事就是建宾馆。虽然他没来得及杀害教授,可是他是准备杀的,至少,他可是用尽了一切办法,想把柯拉从世界上除掉。

可是,如果慾望不仅支配人类,而已对拥有另一类外形的其他智慧生物也起作用的话,那么在我们熟悉的这个人际圈子中间,一个新的嫌疑犯就呼之慾出了。

假如那个兔子长相的名叫何塞的人说的是真话呢?假如教授那些羽毛果真是他无意中得到的呢?假如那个电话并不是他虚构出来的呢?那会怎么样?在这里可以让柯谢罗星调查委员会的成员不去考虑教授的羽毛是什么颜色的。毛已经没有了,一切都会被忘掉……这样,那位狂热的情夫是不是就可能不被发现?柯拉确信小家伙们都睡踏实之后,就去了住院医生办公室,医生正在里面和一个护士下跳棋。柯拉与星际刑警组织进行了联络。她向他们提出了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加利叶尼教授在柯谢罗星上有没有什么亲属想要得到他的尸体?第二个问题:柯谢罗星的伦理准则和家庭秩序是怎样的?那里的家庭牢固程度如何?社会舆论对婚外情反对到什么程度?私生子在那里的地位如何?星际中心的人觉得很奇怪,但还是答应很快把答复寄来。

答复寄来的速度比他们答应得还快,午饭后就到了。第一个问题的答复:加利叶尼教授没有亲属,没有任何人等着要回他的尸体。不仅如此,人们已经决定等案件调查结束后,将他的遗体埋葬在他进行了伟大发现的地方。

第二个问题的答复:那里的伦理准则仍受传统观念影响。家庭被认为是一种神圣的制度。直到近代,偷情的人仍会受到严厉的惩罚,包括死刑。而在当代,他们则会沦为贱民,失去工作和社会地位。判断孩子的出身血统时,起决定作用的是他的毛色。

“你满意吗?”医生问。

“我还不知道。”柯拉回答。

“我一直不喜欢他。”医生说。

“你怎么会懂爱情!”柯拉发自肺腑地说。医生猜到她心里很难过。医生常常猜对一些事情,可是有时,他宁愿自己猜的是错的。

“你会去审问他吗?”医生问,他令人不快地搓着双手。

“我会继续进行调查。”柯拉说。

“你可别一个人去找他,”当柯拉请医生或一名护士来照看孩子们时,医生警告她,“如果你独自去他那儿,而他又猜到你已经把他识破了……”

“他就会把我啄死吗?”

“别跟我开玩笑了。他已经把教授给啄死了。”

“他对待我会有所不同。”

“那就先把他逮捕,再来审问他。”

“我没有任何证据,全凭猜测。而一旦他警觉起来,我就得不到证据,更得不到认罪口供了。”

“那你至少也得带支枪去呀。”

“我用胶带把一只微型录音机贴在这里……”柯拉说着抬起左翅,把一只很小的录音机用胶带粘在翅膀下面,“万一我有个三长两短,你也知道在哪儿找到它。”

小鸡们就像知道妈妈会有危险一样,开始哭叫起来。柯拉爱抚着它们。

她步行去考古挖掘场,那儿离医院有10分钟的路程。外面比昨天还冷,大地上尘雾弥漫,天空中雪花飘扬。柯拉在来这里之前曾经读到过,鸡们生活在柯谢罗星上气候温暖的地带,那里没有严寒天气。可是万一寒冷来袭,他们怎么躲避呢?那个兔子脸的何塞从“天然产品”商店的大门里向外看着柯拉,有点胆怯地对她鞠躬致意。

“您好,”柯拉说,“我正好要来您这儿看看呢。”

“欢迎光临,”何塞毫不热情地冲她呲了呲牙说,“我一向很乐意。”

“别害怕,”柯拉说,“我检查过了您的口供,认为您没对我撒谎。”

“我从来不对任何人撒谎!”何塞高兴地叫道,“我可是有孩子的人!等您查出是哪个混蛋拔光了教授的毛,把他交给我好了,我要亲手把他撕成碎片。”他说着就向柯拉伸出了那双干瘦的手。

“好的,”柯拉说,“我会向他转达你的愿望。”

何塞仔细琢磨着柯拉的话,拿不准她这么理解他的意思是好还是不好,而柯拉已经趁机继续上路了。

快到挖掘现场时,她看到一小团影子,等走近了才发现是那个小男孩何塞—朱尼奥尔。他在前面跑,奥尔谢基在后面追,男孩手中不知为什么拿着一根长长的尾羽。

“你胆敢这么干!”考古学家叫道,“你别想活着离开这儿!”

何塞—朱尼奥尔从他身边跑开,跳过土沟,对他叫道:“那你能怎么样?啄我吗?”

“我杀了你!”奥尔谢基大叫。

一眨眼功夫,奥尔谢基就一边威吓着,一边用爪子抓向男孩的后脑勺。可是男孩看到了柯拉,就喊道:“阿姨,救命!”并冲到她翅膀下面躲了起来。

奥尔谢基来不及收住步子,一下子撞到了柯拉身上,不过她没被撞倒,甚至都没让他碰到何塞—朱尼奥尔。

“这里出了什么事?”柯拉尽可能威严地问道。

“我要杀了他。”考古学家喘着气说。

“可我只不过拔了两根羽毛!”男孩回答,同时把两根奥尔谢基的金黄色羽毛拿给柯拉看。

“你为什么要在这儿捣乱?”柯拉问。

“我没有捣乱!”这淘气鬼说,“我是在帮爸爸的忙。我们店里老有客人想买天然产品,老实说,人们已经不想再用合成纤维了。而您以为养家糊口容易吗?我还在上学,我下面还有三个弟妹,一个比一个小,全都得有饭吃呀!”

“不,你倒是想想看!”奥尔谢基控制住了自己,说话也就心平气和一些了,“你倒是想想看——我正在工作,正在进行考古挖掘,而这个小坏蛋从后面悄悄走过来拔我的毛!”

“我又没把毛拔光!”男孩说,“我只拔了几根。”

“把它们还给我!”

“我不想还!”男孩叫道,“母鸡阿姨,你拉住他,我可是得走了,该吃饭了。”

他撒腿向城里狂奔。柯拉原本想拦住奥尔谢基,可是她忘了自己与他有过什么样的关系,在此时这种关系会起什么样的作用。奥尔谢基全身发颤,火热的身体直向她靠过来。

“我的爱人!”他喉间激动得咯咯直响,“我的幸福!你不拥抱我一下吗?”

“打死我也不!”柯拉回答,虽然她那个母鸡的身体渴望他的爱抚,“向后退一步,不,最好是两步。”

奥尔谢基呜咽着向后退去。

“现在告诉我,要说真话。你爱过我——爱过加利叶尼—巴巴吗?”

“我爱过,我现在还爱。你是知道的。”

“我生下了你的孩子?”

“你生下了我们的孩子。”考古学家纠正她。

“这样不是会惹来很大的麻烦吗?”

“唉,别提了!想想都害怕!”

“就因为这个你拔光了加利叶尼教授的毛?”

助教全身一震,如遭电击。

“这事你知道了?”

“恐怕明天所有的人就都知道了。你做事总是这么不小心。”

“我有什么地方露出破绽了吗?”

“你在装羽毛的口袋上留下了指纹……而且你把口袋放到那家商店后门时,被人看见了。”柯拉骗他道,她觉得自己的目的多多少少总会达到一部分。而以奥尔谢基现在的状态,他已经无力反击了。

“天哪!”他喃喃地说,“这下我可完了……”

“你以为这样委员会的人就不会想起教授的羽毛是什么颜色了吗?”

“这么做是很蠢,”这只公鸡说,“可是我当时太紧张了,根本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我把教授的尸体偷了出来,拔光了毛,藏在沼泽地里,并决定把他的毛藏在商店出售的枕头里……”

“而且这一切你都干得非常毛糙,非常业余,”柯拉鄙夷地说,“还不如不干。你可真是个了不起的罪犯!你把他的照片藏哪儿去了?”

“我把它给埋了。在照片上他全身雪白!简直让我受不了“我认为,你拔光了自己导师、一位知名教授的毛,并把他扔在野地里,这是一种极其无耻的行为。”

“我恨他!”助教大声说,“我恨他,因为他得到了你这个天真纯洁的女学生,像只贪婪的蜘蛛一样把你拖到了他床上!他不配拥有你!他不配活着!我要告诉你,亲爱的,当我在拔这个老色鬼的毛时,有一种满足感,一种复仇的满足感!”

“那在你杀他的时候,是不是也有这种满足感?”柯拉问话的语气表明,她希望他马上就招供。

“我没有杀他。”助教简短地答道。

“得了,得了,”柯拉柔声责备他,“你已经把一切都招了,就只剩下一点了。现在你只要告诉我,你是怎么悄悄走近教授,把刀插进他脖子里去的。”

“带着满足感?”

“带着那种拔他的毛时的满足感。”

“不!根本不是这样的!我拔他毛的时候他已经死了,这完全不是一回事。但是杀死他,我可办不到。我只是想……我只想想罢了,你是知道的!当我得知你怀了我的孩子,我就知道小鸡生出来会长着跟你我一样的毛,我就知道,必须得除掉他……”

“否则你就会丢了饭碗。”

“还不只这样!我会备受歧视……”

“是啊,你知道会这样,所以就拿了把刀跑去找教授!”

“噢,不!不是的!”助教从柯拉面前退开,“我简直不敢看你的眼睛!”

“你还是招了吧!”柯拉向他逼近,嘴里说道,“是你干的吗?”

“如果你……如果你,亲爱的……”他忽然狠命扑扇起翅膀来,一眨眼间就飞到了空中。这让柯拉吃了一惊,大概让他自己也吃了一惊。

他向远处飞去,飞过深谷,飞过河流,远远传来他最后的叫声:“如果是你非要这么想,那我就认了!是我杀了教授!我杀了池!……杀了杀了杀了杀了……”回声在空中飘荡。

“看来是他杀的。”那个男孩何塞—朱尼奥尔突然说。他并没跑掉,而是一直呆在近旁,手里拿着两根金色羽毛,每根羽毛都足有男孩的身高那么长。

“你在这儿干什么?”柯拉威严地问。她可不想让他在旁边,这样流言蜚语又该满飞天了。

“别担心,母鸡阿姨,”这个聪明伶俐的孩子说,“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现在说还早,是吧?”

“是还早。”柯拉说。

“不过只要你需要,就跟我说一声,我可以到任何地方给你作证,我亲耳听到这个胖家伙认罪了。”

“好。”柯拉说。她非常可怜那个年轻的考古学家,可怜极了。出于狂热爱情而犯罪——毕竟也是犯罪。无疑,在柯谢罗等着他的即使不是死亡,也是非常凄惨的命运。而为什么我偏要选那个冷酷无情的教授当丈夫呢?谁给我权利决定相爱的恋人们的生死……然而柯拉很快就战胜了自己的软弱。她想到,就算是为了个人的幸福也不能杀害自己恋人的丈夫。

“没关系,”柯拉说出声来,“正义一定会得到伸张。”

“正义?”何塞—朱尼奥尔问道,“您在哪儿看见过它,阿姨?”

“可是我们还是希望它能得到伸张,对吗?”

“真的吗?”男孩惊奇地问,“而我还一直认为我们不这么希望呢。”

“什么意思?”

“我看见,”男孩垂下眼睛看着地下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