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

咬往青山不放松

作者:长篇小说

——记沪上第一起涉外枪案

1994年11月23日日落时分,韩国商人李相奉怎么也想不到,他第一次踏上中国土地的第六个小时,会有灾难降临,他生命的日头会骤然陨落。

沪西某涉外宾馆响起的枪声,被和平空气浸润得麻木的耳朵听去,以为是谁不小心砸破一只啤酒瓶子;更由于种种原因,开枪者在无人看见的情况下,从容隐没于下班车流与人流……

为了侦破第一起上海涉外宾馆枪杀抢劫外国人的恶性案件,警方开始了艰苦持久的侦破工作。他们六下云南,一下海南,一上沈阳,又直驱武汉和烟台,行程近五万公里;由枪找人,又从毒品找枪,在几乎山穷水尽时,咬住青山不放松,终于在1996年严打期间,将那持枪杀人抢劫者捕获。

苦斗了一年零七个月的沪上警方终于与对手面对面了,倒要看看“他”是何方神圣!

一、1408房间飘飞的啬纱

1994年11月23日,星期三。

昨日小雪。二十四个节气中的第十九个。节气是北方人的敏感穴,对于江南人,特别江南都市人总有那么点不明就里隔靴搔痒的味道。

上海当日天气:多云,风力3一4级。最高温度15度,最低温度10度。的确与小雪无关。

《文汇报》当日重要新闻:

国家主席江泽民访问越南回到北京。

94上交会降下帷幕。

“文化天地”版消息:北京人拍周漩,女主角由王潞遥主演。

一派太平盛世。

那天上海的太阳不怎么美丽,由于多云,也由于污染,但这并不影响韩国商人李相奉第一次踏上中国土地的喜悦心情。

上午10点半钟,他乘坐的班机正点到达上海虹桥机场,在旅行社导游小姐的安排下,住进市区西部的某四星级宾馆。他明天就要因公务离开上海。他得抓紧这半天时间好好看看大上海,好好玩玩。吃过中饭,他乘车游览外滩,在滨江长堤上,倚栏眺望百舰争流的黄浦江和新开发的浦东新区。世界第三、亚洲第一、高468米的东方明珠电视塔让他兴奋,尼康相机频频留下他的身影。还有那么多又好又便宜的商品可给妻子女儿购买。可惜时间太短,不然可以走更多的地方,玩得更开心。听小姐说,城隍庙的小百货应有尽有,豫园的玉佛蛮灵光的,等公务办完回到上海再逛再拜吧。他兴犹未尽地与导游小姐分手返回下榻宾馆。当车窗外涌进一缕浓似一缕的黄昏时,他做梦也想不到,到达上海的第六个小时会有灾难降临;他的生命会和车窗外的日头一起陨落。

一个人在李相奉住宿的宾馆大堂等得不耐烦了。

上午在虹桥机场,他从韩国班机熙攘的客流中一眼盯牢了李相奉,看他手提拷克箱,胸挂尼康相机志满意得的样子,符合自己期待中的“猎物”。只可惜他身边一直有个讨厌的女人,一道登记房间,一道吃饭,饭后又一道外出,使他找不到下手的时机。放弃吧,舍不得,何况策划这么久,何况手头实在吃紧,何况让女朋友买单那滋味实在难受,更何况腰里有个硬硬的东西壮胆……耐着性子再等等。李相奉和那位小姐离开宾馆,他就坐在这里等候,除了上卫生间,他不错眼珠地盯着门口,心急火燎口干舌燥,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

大堂外暮色依依,越发显得大堂里灯火璀璨。沙发上坐着的那个人右手捏着手套,敲打着左手,默默地从一数到一百,数到二百,又数到三百……该死,他想,如果四百数满了,那条“鱼儿”还没游回来,或者和那个小姐一道回来,算他走运算自己倒霉,今天放弃,改天重新来过。

忽然,他的目光在门口定格——“鱼儿”终于独自回来了。他叮嘱自己别着急,别太着急把屁股抬离沙发,看那条“鱼儿”往哪里游,回房间,还是用晚餐。他看见“鱼儿”领取房间钥匙,“1408”,他默念着房间号码,生怕一时冲动忘记或记错了,1408——要死,另发……直到“鱼儿”高大的身影被电梯门遮没,他才站起身来。腿有点抖,他用力绷直,仍旧轻微抖动。他要做的这件事情的确是太重大了!内心深处残存的良知和勃发的恶念在激烈搏斗。如果前者打败后者,收心收手,一切还来得及。孬种!他恶狠狠地咒骂自己,你不是特别要强觉得自己与众不同么,那么把这件与众不同的事情完成!此刻大堂的灯光已读出他眼里的冷酷无情,他用深呼吸压抑住狂乱的心跳,慢慢地将两只手套戴在手上,食指在手套指缝间轻轻下压,下压,直到手套和手指紧贴一起,他握了握拳,既不妨碍做动作,又不会留下丝毫痕迹。

他揿了没有同行者的电梯按扭。按照指令电梯把他送往14层,他不想或者说不敢看光可鉴人的电梯间四壁,把目光垂向织有“星期三”中英文字样的地毯。到了,电梯停顿的微弱颠簸,使他下定最后的决心。他走出电梯,走进楼层。不长的楼层走道没有遇见任何人,遇见人他会改弦更张么?不知道。楼层内的地毯吸没了他的脚步声和脚印。站在1408房间门口,左右看看,很安静,没有任何不安全迹象,只有中央空调的呼吸和自己的心跳。1408——要死,另发。他举起手,敲门,听见里边有人询问,他回答。房门的球形把手转动,门被拉开……

这之后,1408房间有了不寻常的响动,一起震惊沪上的血案发生了。

晚6点30分,楼层中班服务员阿云来到1408门前,准备当日最后一次打扫客房。她看到门把手上没有“请勿打扰”的指示牌,敲门,没反映,再敲,还没有。她用钥匙打开房门。房间亮着灯,风好大,她第一眼看见厚窗帘拉开着,外边刮进的风将白色挑花窗纱高高撩起,她第二眼看见瞅牙咧嘴的窗玻璃,心里有了几丝不安,多大的力量才能把如此结实的玻璃震碎,第三眼——她真希望永远没有第三眼——她看到零乱的地面靠窗的那边卷躺着一个人,一个男人,男人身上有血,她闻见了令人作呕的血腥……

(作为现场第一见证人,阿云将在今后的时日里为她的所见做一次次陈述,可怕的情景被陈述强化着,恶梦一般铭刻在心。应该说,她也是特别希望早日破案的一个人。)

二、那天过生日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么

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在中山北一路803号办公,因此得代号803。

23日轮到王军副总队长值班。

晚饭时,他看见三支队队长凌致福、探长顾智敏、警员薛勇在食堂吃饭,知道他们也值班,走过去说,今天我请客。

人多吃饭当然热闹,何况是最年轻的副总请客。众人买凉菜,点热菜,端盘子拿碗。菜上得差不多了,王军拿出一瓶酒给众弟兄一一斟到杯中,这才宣布这顿饭的主题:今天是我生日。

众人心头一热,嗷嗷大叫。生日快乐,生日快乐……杯子碰得山响,酒却不敢多喝。值班嘛。他们不在乎环境的简陋酒菜的好坏,能聚在一起过生日是难得的缘分,咽下去的是一份同甘共苦的情意。

(往下,他们几个人并肩作战,度过了苦多甜少的一年零七个月,等到水落石出河清海晏的日子,还是在此地,举杯祝捷少一人时,他们能回想起23日晚那顿酒的滋味么?当我为了写作需要,问他们那顿饭到底吃到什么程度时接到报案,有人讲刚开始吃,有人讲吃了一半,有人讲快结束了——当然,案子一发,不结束也得结束。吃不上安生饭,是刑警的第一页功课,胃病,是刑警的第一职业病。)

19点30分,总队指挥室接到报案:上海市区西部某涉外宾馆发生命案。

警察接到报案的消息,如同军人听见冲锋的号声。何况报到803的案子没有小案。值班副总队长王军登车出发。涉外宾馆的案子正归凌致福的三支队管辖,顾智敏又是案发片的探长,他们边通知本队警员出现场,边登车出发。刑科所那晚是俞援朝副所长值班,他带痕迹人员和法医登车出发……红灯闪烁,几辆警车风驰电掣驶出803大门。

热闹的食堂顿时变得冷清,凉菜没了,热菜凉了,半杯生日酒轻轻地摇荡。炊事员边收拾残局,边议论又是哪个坏蛋造孽又有谁家百姓遭秧,又该准备加班的夜宵了……

7点50分,803的几辆车到达现场。

之后,张声华总队长、马定华副总队长赶到现场。

最先进入现场的警员发现死者身前靠窗那边的地上有子弹和弹壳,心头一凛,出来向在场领导汇报:是枪案!解放以来在上海涉外宾馆中还没有发生过枪案,更何况被害人是外国人——王军等已从宾馆总服务台旅客登记表上查明死者身分:李相奉,韩国三湖物产株式会社食品事业本部综合研究所代理,35岁。案件的恶性程度随即升级。情况汇报到局里。上海市公安局易庆瑶副局长、毛瑞康副局长迅速赶到现场。

侦破工作分几路进行。

王军从总服务台了解到,李相奉是和某旅行社一位姓裘的小姐办理的住宿登记手续。那位韩国人好像不怎么会讲中文,一应细节都是那位小姐打理的。

找裘小姐,问清楚她和李相奉分手的时间,以及她所了解的李相奉的全部情况。一路警员的身影被夜色吞没。

痕迹人员进入现场,勘察取证,照相录像,用无微不至来形容半点也不夸张。边取证,边在脑子里将取到的零星、散乱、杂芜的犯罪现象汇总综合,分析凶手的人数,出入路线和出入方式,作案工具、作案过程,特别是凶手与被害人的关系……这些对确立侦破思路和侦破方向至关重要。

房门没有遭破坏痕迹——分析凶手是“软进”:一种可能,凶手与被害人一同进房间;另一种可能,被害人先进,但门未关严;或者凶手叫门,里边的人将门打开。

这是一间标准房,靠窗那半部移位变动厉害,一大两小窗户中的大玻璃呈放射状破裂,裂纹延伸至边缘部。残余玻璃上有大量血迹和少量毛发——经分析,这面玻璃是被害人李相奉与凶手搏斗时用头肩部撞碎的。西侧小窗玻璃下部有孔洞,孔洞周围玻璃呈放射状破裂——分析是枪弹痕迹。

北窗下的茶几、沙发移位,茶杯、茶盘、袋装茶叶、烟缸及烟缸内两只“this”烟头、热水瓶统统滚落地上。地面有大量碎玻璃片和死者的左脚皮鞋,死者的右脚皮鞋在北床的南侧,鞋上有血。

被移动的东侧沙发上放有死者的两件行李:塑料手提袋和米字图案布包——分析凶手不是熟人,客房主人没有泡茶,也没有挪开沙发上的东西让座。

南侧床上有两滩血迹——分析被害人受伤后在此处停留过一段时间。

北侧床东南角床罩被掀起,露出毛毯,上有血迹。(这片血迹说明什么?在场痕迹人员一时半会儿拿不出令人信服的回答。)

床头控制柜上电话机机身及听筒上有血迹,听筒拖吊着——分析被害人企图打电话报警。

被害人屈体侧卧,头东脚西。上身穿白衬衣,下身穿藏青长裤,脚穿白色纱袜。血污满面,嘴、颈、左右脚腕均被胶带缠绕。右手腕所缠胶带呈松弛状,右手握一块碎玻璃片——分析被害人打电话报警无效后,用头肩部撞碎玻璃,企图引起别人注意,随后又抓起碎玻璃片与凶手搏斗。房间和死者身上没有任何证件,只有一张年轻女人和孩子的合影相片。是李相奉的妻子和女儿吧,她们笑得很甜。

现场共发现四发子弹、两枚弹壳、一粒弹头。

卧房家具未取到有价值痕迹一一分析凶手戴手套作案,卫生间无异常一一分析凶手没有处理身上的血迹就离开了。门内外球形门把手上的血迹也说明此点。1408房间斜对面的消防楼梯门把手上取到的血迹指明了凶手的出路。

(往后的两天,侦察员和痕迹人员反复勘察现场,把中心现场扩大,上至15、16层楼层和消防楼梯,下至13、12层楼层和消防楼梯,终于在12层消防楼梯门把手上取到一枚血掌纹。)

对1408号房窗下地面进行勘察,发现一段长30厘米带血胶带,以及分布广泛的碎玻璃残渣。

(后来,803刑科所的痕迹人员,把楼下地面所有碎玻璃片拾起,把房间地毯所有碎玻璃片拾起,连同被害人身底手里的碎破璃片一并拾起,拼接还原了那一整块玻璃。相信任何案情简报、案例通讯、表彰文件里都不会提到这点。为了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咬往青山不放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