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

为了母亲的微笑

作者:长篇小说

——记浦东95·5·3案

上海浦东,9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的龙头。

据《新民晚报》报道:截止1996年8月,外商在浦东的总投资额169亿美元,协议外资达108亿美元。外商投资企业达4000家。

浦东的外资企业有几个第一:

位于浦东陆家嘴滨江大道的上海联合毛纺织有限公司,是上海第一家外商投资企业,自然也是浦东第一。15年前,它领到的工商执照是上海外企001号。15年过去了,港商唐翔千从“联毛”获取的利润又滚出了五个实体。

浦东产值最高的外资企业是上海贝尔电话设备制造有限公司。12年前注册资金102亿美元的贝尔公司,仅1995年上缴利税达10亿元。

第一家落户浦东的外资银行是富士银行上海分行。

第一家投资的跨国集团是“杜邦”。

第一家土地成块开发企业是“富都世界”。

八佰伴国际集团是第一家将总部落户浦东的跨国集团。

将成为世界第一高楼的是上海环球金融中心。

全国第一批获环境管理体系1soi4001认证的是高桥巴斯夫公司。

浦东的良好投资环境是全体浦东人努力工作的结果,其中有公安干警不可或缺的一份功劳。

浦东的梅园小区是治安样板小区。

1995年5月4日清早,梅园小区栖霞路300弄8号201室的门没有打开,住在里边的吕钰和赵吕臻母子俩也没像往常那样上学的上学,上班的上班。一场特大上门杀人抢劫案在无人知晓时发生了……

这是浦东新区建区以来第一起杀死两个人的恶性案件,其严重性不言自明。

众目睽睽之下组建两年的新区公安局。

接手此案的专案组长,任新区公安局刑侦支队重案队副队长还不到一个月,不管他有没有准备好硬朗的肩膀、顽强的意志,和破大案恶案的办案经验,这副担子已经从天而降,落到他和他战友肩头。

现场没取到任何有价值的痕迹;

被害人家的邻居听到一句不甚清晰的对话;

重大嫌疑人住所一件有着三滴微量血迹的衬衫;

六天六夜的突审,又一天一夜的强攻;

在最热的日子里,浦东新区干警苦熬苦斗了70天,终于在一个雨后初晴阳光灿烂的清早,将案子拿了下来。

可以告慰无辜被害的母子。

死者的丈夫和父亲赵智平却一直没有露面。他的老岳父说,赵智平可以算做杀害自己女儿和外孙女的间接凶手。

一、母亲的哭声

1995年5月4日,清早6点,七十多岁的赵仁梯老太就起来了。在街心花园锻炼了十二分钟,又到奶站取奶,回到家简单吃点早点,又赶往前一排楼的儿媳家。赵老太每早给儿媳家取奶送奶,送孙女赵吕臻上学,好让她妈妈按时到江那边提蓝桥工商行储蓄所上班。

全怪自己的儿子不成器,老婆孩子顾不上管,一分铜钿也没有给家里丢下。儿媳妇吕钰就算贤惠的,又要上班,又要带孩子,孩子皮,还要夜夜辅导功课,老辛苦的。看得出来,儿媳心里有苦,也不同邻居瞎三话四,下了班,哪里也不去,除了自己这边吃吃饭。当婆婆的能帮一把就帮一把,也算替自己那不成器的儿子吧。

赵老太到了栖霞路300弄8号201室门前,奇怪,铁门打开着,她掏出钥匙打开房门,黑漆漆的没有动静。赵老太以为儿媳带着孙女到前楼找自己去了,放下奶瓶关上房门又往前楼走。前楼没有她母女俩。这两人,一清早捉什么迷藏?赵老太又返身朝回走,走到201室前已经有些气喘。她边开门边叫着孙女的名字,问她吃早点没有,上学是不是迟了?

没有动静。没有孩子的回答,没有儿媳的忙碌,窗帘没有拉开,房间里像是没有人,应了说书人的一句话:像死一样安静。

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这辰光她们能上哪里去?就是去也该知会我一声……赵老太被突如其来的恐惧攫住心口,她拉开窗帘。眼前的景象让她傻在地上——孙女手脚被捆住,身上有血,脸已是青白色。里屋床上睡着儿媳,也是脚被捆着,满身是血,看样子早死硬了……

赵老太哭了,被满眼的血迹吓哭了,被亲人的突然凶死惊哭了……哭声引来街坊四邻,有明白人拨响110报警电话,有里委干部组织人保护现场。和平生活的人们遇到此事时都会不约而同想到一点:找警察。

二、忙碌与焦灼——特殊的青年节

5月4日,五四青年节。这个节意味着年轻人有半天假,半天假大多用开会、看电影填满。

如果说这个月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就是国家双休日从本月开始实施。本周六就可以不上班了,加上星期日一共休息两天。不少家庭盘算两天的假日怎么过,也有脑筋快的旅行社推出双休日周边旅游计划。

这一变化的诱惑力对梅园小区栖霞路300弄8号201室的那家人已不复存在。对接踵而来忙得四脚朝天的浦东刑警也不复存在。

新区公安局110接报后,刑侦支队副支队钱嘉霖、唐惠民立即带值班干警、痕迹员、法医赶赴现场,负责凶杀案件的刑一队侦查员们迅速从住处赶往现场,陆家嘴警署刑警大队和管片的梅园派出所也组织力量,赶赴现场协同工作。

新区公安局局长邹传纪、副局长王自强亲临现场指挥。这是新区建区以来第一起杀死两人的特大命案,在场警员和领导都感觉到本案的份量。

侦察破案从宏观上讲是情报第一,从个案上讲是现场第一。

痕迹员和法医经过现场勘察和尸检,获取了同犯罪有关的信息:

门窗完好,无损坏痕迹。分析凶手从门进,作案后从门出,带上房门,敞着铁门。

卧室中被害人吕钰上身横卧床上,两脚下垂床沿。手脚分别被白色和红色绸带捆绑。吕钰嘴里塞着电视机套子,上身共有20多处锐器刺伤。小女孩赵吕臻横卧外间三人沙发,双手双脚被一根180公分长的绿色圆纱绳捆绑,颈部有掐痕及三处锐器刺伤。被害母女俩衣着完整,无遭强暴迹象。大衣柜和五斗橱被翻动。吕钰钱包内三四百元钱未动。

尸体解剖死亡时间为3日晚饭后两个小时左右。

现场经过仔细揩拭,房间、地面、窗户、门上没留下作案人任何痕迹。

因女主人被害,家里财产损失情况一时难以查清,只知道吕钰手上的两枚戒指没有了。后来又得知,吕钰有八万元的存折放在银行办公处。

现场只提供各种纷繁复杂甚至自相矛盾的现象,这现象可以带你走向正确,也可能引你误入歧途。

譬如:吕钰上衣朝上撩,裤腰朝下褪,又无遭强暴痕迹——说明什么?

衣柜五斗橱被翻,钱包里的钱却没动——说明什么?

吕钰手脚上的绸带捆得很松,也没有挣扎迹象,身上却挨了二十几刀——说明什么?

真理永远不现成。

让现场人员感到震惊的是,外屋桌上摊开着孩子的作业,翻开那页正做的那行是造句,用“就是”造句,这是一个开放的词汇,就是什么?可及物:花草、小鸟、狗熊,妈妈爸爸奶奶,可表达程度,就是好就是坏就是……还没有造出来,显然母亲正辅导孩子做作业,骤降的黑手把一幅家居生活画面撕碎,句子永远造不出来了。

4日上午8点多钟,下第一节课,新村小学一年级三班赵老师发现班里少了一个学生,赵吕臻。不记得她昨天请过假,今早也没接到她母亲打来的请假电话,会是生病了么?病得重不重?会不会耽误功课?赵老师不放心,找出赵家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啥人?那边接电话的人声音好硬。

我是赵吕臻的班主任,想问她今天为什么不来上学?

请假了。还是那个男声。

请假?请什么假?事假还是病假?赵老师打破砂锅问到底。小孩子刚上学,不好三天两头请假。

请两三天假。对方所答非所问。

赵老师感觉这个声音很陌生,追问一句:怎么请那么多天?请问你是谁?是她的父亲么?

我是公安局的。挂机。

赵吕臻出事了!身为学生老师、也是孩子母亲的赵老师心头一沉。

往后的日子,学校飘着乌云,在老师脸上,在学生眼眸。

调查访问一路得到的信息:

赵仁娣老太太说,昨晚7点半钟,儿媳吕钰和孙女赵吕臻在她家吃过晚饭,走回自己家,并没提起当晚有什么人来访,只是讲要给小囡辅导功课。

与8号楼对面的15号楼304室住户,在3日晚9点多钟听见有吵架和哭声,好像是对面楼上发出来的。

大约晚8点钟,202住户听见有人敲201的房门,也就是外边的铁门。房里有人间:啥人?外边人讲:我是老调外甥的朋友,我到你家来过,你不记得了?片刻,铁门被打开。当时202室人正在卫生间,而卫生间与201室铁门只有一墙之隔。

几处信息综合,案发时间在5月3日晚8点一9点之间。倾向两人作案,被害人是两人,手脚都被捆住,一人同时做这些事情不是不可能,但现场解释两个人更合情理。分析作案动机为财为仇兼而有之,以财为主。分析凶手是关系人,而非流窜人员。从现场处理情况上看,凶手应是有前科劣迹的。

既然是关系人作案,排查工作沿着关系的网络东西经南北纬一路路走下去。

有人说,90年代中国就是一个大的关系社会,一个关系作案的初步定性,意味着极大的工作量。

被害人吕钰的亲朋好友、街坊四邻、同事同学、熟人、半生不熟的人,知道她家情况的人……

丈夫赵智平的亲朋好友、熟人、半生不熟的人,特别是与他有生意往来的人……多来西。

相信在资讯发达的今天,每个现代都市人坐在那里想一想:我认识谁?谁又认识我?排不出一两百,也得有三五十。一旦发案,这一两百、三五十就全是警察的活儿。先查有无作案条件:一是时间,二是动机。两个条件具备,可列入嫌疑人。不是嫌疑人,但是否知情人?总之要去调查了解,认定,或者排除。要是被调查者讲假活或废话呢?调查警员得会问会听,从他(她)嘴里掏出你需要的东西。

一路警员去工商行提蓝桥储蓄所,了解吕钰平时的工作情况,和什么人来往较多,接到过哪些方面的电话,最近一段时间有什么异常表现?

单位同事讲,吕钰早来晚走工作蛮勤恳,不爱讲话,家里事也不见她对旁人讲。这也可以理解,摊上这么个老公,还有什么可夸耀的?前两年,她丈夫刚进去时,她情绪波动,讲家里来讨债的人蛮多。最近听讲少了(又是讨债)。电话嘛,电话老少的,有时见她光拿着话筒嗯嗯,听不见讲什么。她与单位什么人闹意见?没有。她一天到晚不响,闹什么意见,自己家里意见够她闹的了……

街坊四邻多数的看法:侬拉老本分,每天终归两点一线,班上家里,家里班上。平时里门嘛锁得老紧,敲也敲勿开。也有个别邻居讲,见她有时做做头发,出去跳跳舞,家里偶尔有小青年来做做生活,也见过她同陌生人在弄堂口讲话。

又一路人专门调查吕钰和赵智平的亲戚,特别能搭上“外甥”关系的。不光亲外甥,还有过房娘、过房爹的干外甥,有的有外甥,但够不上老,有的能叫上老,又没有外甥。干的湿的近的远的外甥一共排出三十几个,一个个调查过去,没有动机,没有时间,一个个否定。

有人专门到杨浦检察院了解赵智平的案情。据检察官介绍:赵智平此次被判刑是因为在经济活动中产生纠纷(经济纠纷!),非法纠集他人在某饭店扣押债务人达20多个小时,构成非法拘禁罪。杨浦的检察官还讲到,那次我们为了办案到她家,怎样也敲不开她的门,她在里边开了房门,却不肯开铁门,直到我们从铁门缝里把工作证递过去,她看了老半天,才让我们进来。能是什么人敲开她家的门,又要了她一家的命呢?

到看守所提审赵智平,让他介绍妻子的工作活动情况。两点一线,这是他对结婚十年的妻子的评价,侬蛮老实,外面没多的朋友,也没什么社交活动。

让他谈谈什么人会到他家来,而妻子吕钰也肯把门打开。

赵智平想了半天,说,在我刚做生意时,因为没有地方,不少事情就是上家里来谈的,来过的人老多,我一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为了母亲的微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