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神义友》

第08章

作者:长篇小说

二宫和桑原驱车从阪神高速公路松原口进入西名阪公路,在藤井寺口下来,沿外环状线往南奔驰。8点20分,二宫往悠纪家里打了电话。

“这里是渡边家。”

“啊,悠纪。”

“是谁啊,启哥呀,这么早,怎么啦?”

幸亏是悠纪接电话,若是她母亲英子来接,又得啰啰嗦嗦地问候,又得介绍最近情况,不客气一阵子是不能把话筒转给悠纪的。

“有件事告诉你,从今天起一周之内不要到事务所去。”

“咦?为什么?”

“弄不好,可能会有不三不四的人来,你一个人在事务所很危险。”

“哦,冒险片拉开序幕了。启哥,真要和黑社会打一仗吗?”

“谁干那种傻事,我还不想死呢。”

“启哥,你现在在哪儿逛呢?”

“详细情况回头再说,总而言之,你不能去事务所。”

“是,是,我明白啦。不要去危险的地方。”

“好孩子,听话。”

二宫挂断了电话。

“喂,悠纪是什么人?”桑原起来问道。

“来打工的女孩。”

“你自己都没事做,还雇一个事务员?”

“有各种原因……”

“怎么骗到手的?”

“我并没去骗她。”

“是看一遍就再也不想看的丑八怪吧!”

“不,很漂亮。胸围很标准,两条腿又细又长。”

“噢,奇怪。多大年纪?”

“快到40岁了吧。”

“哈哈,胡闹,这也叫女孩?”

他们从三○九国道过中津桥,沿着芹川府道一直向前开。中途因道路施工而耽误了一会儿,到达天濑(木通)之上时已8点40分了。

“桥本能在吗?”

“他又不是上班族,现在应该吃早饭。”

“咱们的事情,已有人打电话告诉他了吧。”

松浦、仓石、亚美,还有水谷,他们一定开始行动了。

“啊,是死是活也得拼了,走吧。”桑原揉着眼角说。

从邮局旁边向左拐,顺坡道上到尽头,在一个铺着沙石的院前停下车,二人进了桥本家的院门。

按了门铃,不一会儿房门打开,一个头发花白、脸晒得很黑的小个子男人探出头来。是桥本。他见到这两个人既不感到吃惊,也不显露胆怯,只是以怀疑的口吻说:“干什么的,你们是?”

“初次见面,我是二宫企划的二宫。”二宫鞠了一躬说,“受小田总业会社社长的委托,由我负责交涉三泽谷垃圾处理场事宜。”

“交涉,交涉什么?”

“交涉关于改修水流路线的补偿金问题。”

“你突然提出这件事,我可没从小田那里听说过。”

“实在是事出有因……小田总业失火了,这件事您知道吧。”

“啊,是吗?”桥本的表情出现了微妙的变化,看来他是知道的。

“前天,堆放的轮胎起火了。小田现在不能离现场。”

“我们把同意书带来了。”桑原从后面突然插话说,“只要工会会长给盖个章,我们立刻就回去。”

“你是谁?”桥本皱着眉头问。

“忘介绍了,我是二宫的部下。”桑原面带微笑地说。

“我,正忙着呢,改日再来吧。”

“改日,改哪一天?”二宫问。

“等我有空时,再和你联系。”桥本要关上房门。

“等一下!”桑原走上前去说,“有时间和女人胡混,就没空和我们说几句话?”

“你,你,你说什么?”

“喂,会长大人,谁都有不想让人知道的事情。咱们男人之间推心置腹地谈谈吧。”桑原用一种逼人的眼光看着桥本说,“我绝不让会长丢面子。”

“好吧,”桥本看着桑原衣领上的金色徽章说,“我就听听吧!”

“外面太热了,连杯麦茶也不给吗?”

桑原说着就从桥本腋下钻了进去,二宫也跟了进去。

门厅对面立着已发黑了的屏风,上面还写着字,但看不清其书写内容。

他们被让到走廊左侧的一个和式房间里,草垫上面铺着地毯,中间放着一张杉木桌子。红木装饰架上面很显眼地摆着青瓷香炉和象牙制的七福神,颇显俗气。

桥本也不拿坐垫,隔着桌子与二宫、桑原席地而坐。相互交换名片。

“建筑咨询所……”桥本戴上眼镜,一边看著名片一边思忖怎样对付眼前这两个人。

“恕我直言,关于三泽谷垃圾处理场……”二宫开口说。

“关于补偿金,没有交涉的余地。”桥本打断二宫的话说,“已经答应的事又反悔,也许有些不合常规,但改变水路比想像的要微妙复杂得多,一旦改修不好,水量就会发生变化。在这里流了几十年汗水的农户对此很不满啊。”

“可是,正是因为有这方面的顾虑,我们才给了你们3000万补偿金……”

“这是水利工会总会的决定。”桥本故意使劲地摇着头说,“算起来,3000万太少了。我们又一次研究了小田总业提出的改修计划,结果发现这是一项非常庞大的工程,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想。”

“可是,工程计划和图纸是在双方同意的前提下制定的。”

“工会会员全是些老年人,看不懂什么图纸。”

“那么,怎么能够重新研究呢?”

“不是有这方面的专家吗?”

“那位专家是?”

“这我不能说。”

“实事求是地讲,3000万日元已经远远高于市场价格,我想不算少了。”

“那是你的主观判断。要是不重新修水渠,那就不用付钱,维持现状就够了。”

肯定有人在背后操纵他——二宫感到。

二宫从夹克内口兜里掏出同意书和200万日元。

“请在这上面盖个章。”

“……”桥本瞥了一眼现钞。

“当然,我们不要收据。”

说起来也很令人心酸。昨天扇木给二宫100万,他没要,可今天自己又给桥本200万。

“你没完啦,我说过,工会总会的决定,我一个人改变不了。”

“这一点务必请您想办法。”

“别看错对象,明人不做暗事,即使你给我1000万,我也不会自己偷着留下。三泽谷水利工会的补偿金是5000万,少了这个数,你们别跟我谈。”

“是吗?”二宫盯着桥本说。桥本抱着双臂,耸了耸那瘦小的肩膀。“会长先生,您要参加下一届市议会竞选吧。”

“什,什么?”

“竞选需要钱。您就把这钱当做捐款吧。”

“不要,不需要。”桥本气急败坏地说,“用不着你们局外人操心。你从哪听说我要竞选的?”

“偶尔听到的。还听说有7个为你拉选票的人遭到检举。”

“混蛋,谁说的?”

“前天,我去过南街的俱乐部,在一家叫‘spoon’的酒店。”

“……”桥本表情僵硬,嘴略微歪了一下。

“浪速区幸町‘海娜·劳露’公寓的802房间是您租的吧!”

二宫想把抓住的把柄全抖出来。

“什么,你见到了?”

“很漂亮啊。”

“怎么查到的?”

“议员之间不都在揭老底吗?”

攻和守的关系已转换了。名门世家的倒插门女婿,下次还要参加竞选——无论从哪个角度讲,有情人一事都是不能泄漏的。

“不过,这件事我并不想张扬出去。”二宫说。

“会长,”一直在默默抽烟的桑原突然说,“我嗓子干了,夫人不在家吗?”

“内人出门了。”

“现在哪里?”

“在哪儿都与你无关!”

“那好,我在这等着,一直等到你夫人回来。”

“你?”桥本松了那一直抱着的双臂,望着天花板,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愤怒而又无可奈何地微笑说,“你,在威胁我?”

“不,哪敢呢。”桑原用手抬了抬自己的眼镜。

桥本轻轻摇了摇头又说:“给我点时间,说服工会会员需要时间。”

“对不起,不能再等了。”二宫说。

“为什么?”

“人心易变呢。从嘴里说出的话当场就可以作废。说实话,现在是没有下一次的,今天你就得盖章。”

“态度变得好快呀。”

“因为会长后面有很硬的后台,我们惹不起。”

“你指什么?”

“本藏环境开发会社,后面还有白耀会。”

“什么乱七八糟的。”

“水谷专务可是个地道的黑道上的人。”桑原把香烟拧灭了说,“我想你不能不知道吧。”

“……”

“水谷,到底给你什么甜头了?”

“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桥本声嘶力竭地说。

“增加补偿金,这是水谷出的主意吧?”

“不,那是工会总会……”

“会长,你那个会撒谎的长舌头,还是留着往女人裤裆里用吧!”桑原冷冷地说,“从水谷那得到了多少钱?”

“不,我是被水谷威胁的。”

“你把这句话原封不动地对水谷说吧。”

“不……”桥本双手抱着头,一副无可奈何的神情。

“你本人还蒙在鼓里,薰政会的那帮家伙正在跟踪你。在宴会上给内山议长献殷勤的时候,和水谷一起在南街喝酒的时候,后面都有人盯着你。”

“胡说,不可能。”

“陵南帮是薰政会系统的组织,神荣土砂会社是陵南帮的资助单位。神荣土砂的社长神田是薰政会控制的下属,也是你的主人内山的搭档。到现在,你还没搞清这幅人物关系图吗?”桑原放连珠炮似的说,“抱着年轻姑娘是挺舒服,可是再往前走一步就是万丈深渊。脚下已经起火还没感觉到热,你真是个头号大傻瓜。”

“……”桥本低着头,一动也不动。

桑原轻轻地叹息了一声,从兜里掏出手机,按了询话台说:“请问富南市政府、市议会议长的直播电话是多少?”

“等,等一下!”桥本慌忙抬起头问道,“你想干什么?”

“你背着你的主子与水谷勾结,内山知道了会怎么想呢?我想好好地听一听。”

“别胡来,求求你。”

从表情上足以看出,桥本有些害怕了,他握着的拳头开始发抖。

“你是得罪内山,还是得罪水谷?不管投靠哪一方都没有好果子吃。你可能是想利用神荣土砂和本藏环境开发的对立,可是黑道上的团体可不是随便让你在天平上称一下就算了的。趁梯子还没有被人撤走,你赶快下台阶算了。”

桑原面对桥本,说话声音既不高也不粗野,有时还面带微笑,但是却字字敲打着桥本。能以笑脸逼人就范,这是黑社会的最大的本领。桥本渐渐被逼得无路可退。

“——啊,是议长秘书科,那也行。电话是53——××,好,谢谢。”桑原收起电话,又点燃一支烟。

“好吧。”桥本小声地说,“我认输。”

“哦,投降了。”

“我盖完章,然后怎么办?”

“再没你的事。然后是小田总业与本藏环境开发争夺。”

“可是,水谷会找我麻烦的。”

“那是你自作自受。顶多也就是被打一顿吧!”

“我可是被胁迫而盖章的。”

“什么,话可不能这么说。”桑原咋了一下舌头说,“签正式合同与准合同,不存在什么胁迫不胁迫的。”

“不,补偿金要4000万,要不我不同意。”

“怎么,你还不死心?”

“我有我的难处,得说服工会会员。”

“工会总会是什么时候开的?”

“那是……”

“拿会议记录来看看。”

“……”

“果然,会长先生真是个演员。”

桑原又拿起手机,一边念叨着“53——××”,一边按电话号。

“是秘书科吗?请问内山议长在吗?”

“别打,不要打电话。”

“啊,我是桥本,是在(木通)之上开市政商谈所的桥本。”

“拿同意书来。”桥本焦急地说,“我就盖章。”

“噢,终于举白旗了。”

桑原放下电话说:“不愧是当会长的,很干脆。”

“你,到底是什么人?”桥本问。

“你不是看名片了吗?”建筑顾问。

“不,你不是。”

“看我像干什么的?”桑原抽出一张名片,扔在桌子上。

“二蝶兴业……”桥本捡起名片念着。

“在守口还开了一家卡拉ok,想唱歌的时候敬请光临。”

“哼……”

“别磨蹭,趁你还没改变主意,快拿图章来!”

听桑原这么一说,桥本好像才醒过神来,起身走了出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瘟神义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