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神义友》

第09章

作者:长篇小说

在洗头、刮胡子期间,二宫睡着了。醒来后,只觉得两腮和下颌凉冰冰的,好像被刮掉了一层皮,对镜子一看,脸上光溜溜的,轮廓更加分明,而且显得有点上窄下宽,二宫很不满意。桑原也理完发,正在按摩面部。

他们整整用了一个半小时,才洗理完毕。

“好舒服,等把钱拿到手就喝酒去。”桑原走出发廊伸着懒腰说,“今晚我请客,来吗?”

“不用啦,我想好好地睡上一觉。”

“睡不睡觉寿命都一样,人来到世上就得玩,为了玩才赚钱的嘛。”

“很羡慕你,但我觉得还是清净一些好。”

“去个电话,给小田。”桑原用下巴指使二宫说。

在大厅的电话亭给小田打了电话,仍没接通。小田与锦田的事务所也没有联系。

“小田的家在哪儿?”

“没问。”

“这个时候,总不至于在家睡大觉吧!”

“也许还在接受调查,调查完了后一定会回到办公室的。”

“好,去锦田。”

下午3点10分,二宫开着皇冠车,桑原开着宝马车,奔向富田林。

阳光很弱,起伏的锦山山脊模糊不清,又要下雨了,但云层并不很厚。

穿过卡车调度站,来到事务所门前,一辆大型深灰色轿车停在旁边,是美国产双排座的凯迪莱克。

“小田是不是回来了?”桑原下了宝马车说。

“嗯……”凯迪莱克大概是小田的吧!

拉开吱嘎作响的房门,发现今村不在里面,只有两个陌生男子坐在沙发上。

“请问,小田社长他……”

那两个人把头转过来。一个身穿浅灰色西装扎大花领带,另一个人穿深蓝色夹克红衬衫。

糟糕——他们本能地感觉到,危险即将降临。

“你就是二宫吧。”年纪稍大一点的说。他声音很高,大概四十多岁。

短头发,稀眉毛,细长的眼睛,瘦瘦的脸,咄咄逼人的目光,令人浑身发冷。

“我是本藏环境开发会社的水谷,他是我的部下,宫本。请多关照。”

“谢谢……”二宫行礼说道。

“那位是?”

“我是二蝶兴业的,叫桑原。”桑原在二宫的身后说,“我们好像认识吧。”

“听说过。来,坐吧。”水谷指了指沙发。

“看来要费时间和口舌了。”二宫想。桑原从后面推他一把,他才朝屋里走去,与桑原并排坐到沙发上。

“昨天,松浦得到二位关照了。”水谷弯了一下上半身,双手垂在两腿中间说。

“哪里,哪里,没什么。”桑原靠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

“仓石也病愈出院了。”

“噢,太好了。”

“听说今天早上你们去桥本家了。”

“穷折腾吧。不忙就得饿肚子。”

“‘spoon’店的那个亚美,是我介绍给桥本的。”

“噢,她是个很刚强又很可爱的女孩。”

目不转睛地互相凝视着对方。水谷从桌上拿一支香烟往左腕袖口扣上敲了一敲,宫本立刻递上打火机点上火。

“桑原先生,你知道‘鹬蚌相争’这个中国典故吧?”

“鹬蚌相争?什么意思。”

“鹬是一种水鸟,蚌是大蛤蜊……很久很久以前,在中国的一个池塘边,鹬去啄那个张开壳的蚌,被蚌壳夹住了嘴。一个夹住不放,一个想挣脱又挣脱不了,结果渔翁来了,把两个都捉住了。”

“这个,我听说过,后一句话是‘渔翁得利’吧!”

“还有一个日本民间故事,你知道吗?”水谷接着讲述起来。

“很久以前,有个人在水槽里哗啦哗啦地洗蚕豆。突然,有一粒蚕豆骨碌碌地滚到炉子旁,那里有一块木炭和一把麦秸,他们三个立刻成了好朋友。一天,麦秸说:‘今天天真好啊,咱们一起去参拜伊势神宫吧。’于是,三个一起出门旅行。走着走着,他们来到一条小河旁。谁都不会游泳,可怎么办呢?这时,麦秸想出个好主意,拍着手说他来架桥。然后,麦秸直挺挺地躺下,在河上架起一个桥。木炭先上了桥,当走到桥正中间时,麦秸热得难忍,大喊好热!好疼!因为炭的一头还残留着没烧尽的火。热啊,热啊,麦秸叫着叫着就燃烧起来,结果,他和木炭一起掉在水中,被河水冲走了。蚕豆在岸上看见后抱腹大笑,前仰后合,结果乐极生悲,把嘴笑裂再也合不上了。嘴疼啊,疼死我啦,蚕豆一边哭着一边说。

这时有一个缝衣服的姑娘从身旁经过,见蚕豆哭得可怜,就把蚕豆的嘴又给缝合了。因为姑娘手中只有黑线,所以,蚕豆身上至今还有一条黑筋。”

“哦,讲得好。”桑原笑着说,“有意思,以后我也给别人讲。”

“可是,前一个典故和这个故事都有很深的寓意呀。”水谷表情严肃地说,“木炭是桥本,麦秸是我,蚕豆就是你——桑原。这么一想,不是更有意思吗?”

“我的嘴可没像蚕豆那样裂开。”

“人笑过头就会遭天灾的。不能干不道德的事和抢别人买卖的事,大概就是这个寓意吧!”

“不过,我除了干不道德的事以外,还有什么可干呢?”

“不错,二蝶会的桑原果然是条汉子。”

“我很迟钝,任你怎么说我也理解不了。”

“喂,你客气点!”宫本突然插嘴说,“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竟敢顶撞。”

“你算个老几,啊?”桑原突然变了脸,大吼道,“小地痞,你过来!”

“来,动手吧!”宫本站了起来。他长着一副溜肩,四肢较长,鼻子扁平,好像是个练武的。

“坐下!”水谷制止了宫本,说,“我们不是来打架的。”

“……”宫本气呼呼地又坐下来。

“桑原,你也是黑道上的一员,别把事情做绝了。”水谷转了一下身子又说,“明讲吧,桥本那里我已投入几百万资金了。刚刚要把食物拿到手,又被你从旁边夺了过去,我没面子呀。请你把那份同意书还给我。”

“水谷,别忘了,二蝶会也不是白给的,你让我还我就还给你的话,我这枚金色徽章也不会答应。”

“所以,我才给你个面子。”水谷说着,用下巴向宫本示意了一下。宫本立刻取出一个厚厚的信封放在桌子上。

“这是什么?”桑原拿起来一看,一共包着三捆钞票。

“桥本那家伙收的200万,又加上了100万,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噢,白耀会的水谷先生很大方啊。”

“就这样成交吧,对你我来说都是个圆满的结局。”

“等一下!”二宫急不可待地说道,“同意书必须交给小田,你们不能随便做交易。”

“讨厌,你给我住嘴!”宫本吼叫着。

“同意书,我不能卖。你非要买的话,到小田那去买吧。”

这可不是开玩笑,同意书要是没有了,怎么去还那笔高利贷呢?二宫想。

“小兔崽子,我要你的命!”宫本吼道。

“水谷,你能不能让这个嗓子像破锣的家伙出去一下?”桑原说,“这家伙一叫,我耳膜就疼,什么也想不了。”

“你出去散散步。”

“可是,专务您?”

“没听见吗?出去清醒一下。”

“是。”宫本起身,向外面走去。

“同样,请你也离开一会儿。”水谷又对二宫说。

“对不起,同意书不是我的是他的。”桑原说,“因此,我一个人不能独自决定。”

“这家伙是你的跟班吧?”

“不是跟班,今天他反倒是我的主顾。”

“主顾……”水谷虽然有些纳闷,但还是把那捆钞票往桑原面前推了推,说,“啊,请笑纳。”

“不过,水谷,这些本来就是我们的钱。只用区区100万向两个大男人表示诚意,连跑腿钱都不够。”

“什么?”

“这东西归根结底是小田总业和水利工会的契约。同意书上连本藏的‘本’字都没有,你要它又有什么用!”

“这是我的工作。用不着一项一项向你说明。”

“你的目的在于妨碍小田的工程,仅此而已……谁是幕后操纵者?”

“根本没有什么操纵者。本藏环境开发要在三泽谷建造垃圾处理场。”

“是啊,松浦也是这么说的。他说过本藏环境开发会买他的测量图纸吧?”

“这,真他妈的……”水谷歪了歪嘴。

“本藏环境开发致力于买卖土地和不动产行业。真是难以想象,作为对于工业废料处理一窍不通的白耀会的子公司,会真心诚意地建造垃圾处理场?”桑原不以为然地笑笑,说,“测量图纸用1000万收购,为了凑齐从仓石那买来的登记图表和水利工会的同意书,你打算卖出几倍的价钱?”

“我奉劝你:无聊的好奇心,会惹上杀身之祸的!”

“真抱歉,我没有好奇心,但是有进取心。”

“明白了。停止讨价还价吧。”水谷往沙发上靠了靠,问,“你提什么价把这份同意书交给小田?”

“那是小田和我之间的约定。要是告诉别人的话,有背于黑道上的信义。”

“别故弄玄虚了。到底是什么价?”

“没办法。”桑原摸摸脖梗,爽快地说,“1000万。”

“1000万……”

“桥本所要求增加的补偿金是2000万。不过是其中一半而已。”

这家伙,纯属信口开河——二宫大吃一惊。真是一点也不讲道义。

水谷低头不语,想了一会儿,便“咯咯”地笑起来,说:“你也太小瞧我了。要是轻易答复你的话,就中了你的圈套。狗屁1000万!和你这种旁门左道上的人交涉,一开始就是个错误。”

“旁门左道?这词相当不错嘛。”

“我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我们也不想继续下去了!”

转眼间,双方变得剑拔弩张。虽然多次见过审讯,经历过紧要关头,可真到了这种时候,二宫还是感到紧张。

黑社会的人互通姓名后一旦产生冲突,纠纷就会转为团伙之间的争斗。但是,因为桑原是顺手牵羊办了一件计划外的事,所以万万不能让对方找到帮会那去。因为桑原对此有顾虑,所以他打定主意,决定赶快结束事态,于是他说,“算了,算了,闹剧到此收场。”桑原耸了耸肩,摊开双手,说,“还是白耀会的水谷有手腕。人的慾望是无止境的,弄不好会吃大亏的。”

桑原突然站起身,催促二宫。二宫在他的催促下也站起来了。

“等等。你去哪儿?”

“接受水谷的300万日元,实在是不敢当。我们还是夹起尾巴回去吧。”

“喂,你不等小田了吗?”

“行了,我们就等到这儿了。”桑原往外走,二宫紧随其后。水谷并没有追出来。

出了事务所,桑原见宫本坐在了凯迪莱克的驾驶席上。

“上我的车。”桑原把钥匙圈扔给二宫,向宫本亲切地招了招手,说:“喂,小地痞。下回再碰到你的话,好好地教训教训你。”

宫本当然听不见,毫无表情地注视他们俩离开。

“操,搞糟了。”

宝马车发动起来后,桑原后悔地说:“若不要1000万,只要700万的话,说不定水谷能买下呢。”

“我真担心,怕你收下他那300万,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

他们开车穿过卡车调度站,开进沙石路。

“你发傻了?去小田那可以卖500万,凭什么白白地降价到300万?”

“那么,水谷要出1000万,你真的就把同意书卖掉?”

“那当然了,这是市场经济的基本做法嘛。”

“那我还怎么交待?”

“哼,你有什么交不交待的?”

“我目前的工作,怎么干下去?”

“别说胡话了,小心把你手脚捆上,交给陵南帮。”

“……”

“给小田去电话,要是水谷抢在我们前面,把小田抓起来,可就麻烦了。”

桑原拿出手机,二宫按了电话号码,还是不通。

“还在关机,他在干什么呢?”

“给锦织警察署和消防队去个电话。”二宫说。

“讨厌,你竟然命令我。”桑原虽然这样说,但还是向查话台问了电话号,然后向锦织署打了电话。对方说,在警察署接受的调查已经结束,下午3点多一点,小田离开了警察署。

“怎么搞的,小田跑哪儿去了?”

“为什么他一直关闭手机呢?”

“对呀,你真聪明。有在赌场胡闹的时间,不如先去找小田了。”

谁也不是愿意去赌场的,早上6点银行不开嘛,二宫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瘟神义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