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神义友》

第11章

作者:长篇小说

从立交桥入口上阪神高速公路,他们在环行线上绕半周后驶向松原线。过了驹川时,车上的时钟正指向零点。二宫想:川路如果不偷偷进入事务所,大概正在西成的赌场压钱抽牌吧。想起新井那张癫皮狗一样的面孔,觉得还不如去桐尾好呢,二宫聊以自慰地思忖着。

“前门拒虎,后门进狼。”二宫自言自语。

“喂,你说什么?”

“我目前的处境。”

“你像推理小说的男主角,前面挡住睾丸,后面露出了屁股眼子。”

这家伙的幽默,一点档次也没有。

“可是,小田现在能在垃圾处理场吗?”

“扯淡。小田遭绑架,这不是你说的吗?”

“不过,川路并没承认呀。”

“川路要是把这件事说出来,回帮里后手指非被剁掉不可。肯定是小田从府厅出来后被绑架的。半夜三更的,陵南帮的头头在垃圾处理场可就怪了。”桑原一边用手帕擦着皮鞋一边说,“几个人一起围攻小田,逼着他把天濑处理场让给神荣土砂。”

“那帮家伙不会对小田下毒手吧?”

“动小田一根手指头,也会成为大事件。惹出大乱子想抢天濑这笔买卖的计划也就泡汤了。”

“可是对我呢?何止一根手指,简直是弄得体无完肤。”

“你只不过是在小田头上乱飞的苍蝇,用手拍死还是用脚踩死都没什么了不起的,这就是黑道的价值判断,算是我们的思维方式吧。”

“噢,干掉川路,也是这种判断吗?”

“凭直觉和瞬间判断能力。你没有这种本事,所以理解不了。”

“在我眼里,那只是暴力。”

“因为是暴力,所以才叫暴力团嘛。”桑原摇下车窗,把擦完鞋的手帕扔到外面。

从藤井寺出口下了西名阪公路,进入外环线,再由羽曳经富田林奔向河内长野。去富南,除了外环线和310国道外,再无其他道路可行。越往南走,公路两旁的建筑物越少,一片片田野和空地映入眼帘。还在营业的,只有挂着醒目招牌的拉面馆和吊着红灯笼的面食店。

“这三天之内,在同一条路上跑了好多遍。”

“别抱怨了,上班族一年到头总是走同一条路上班。”

“如果可能的话,我也想再回去当个上班族。”高中毕业后,二宫曾在机械商社工作过几年,既搞过营业,也干过事务工作。有规律的生活令人留恋,更重要的是,上班族不必与黑社会打交道。进入富南市,在大吹十字路口离开310号公路,沿大吹川的府道向北前进。沿途经过山里的农家、农业协会的仓库、葡萄加工厂、青少年野外活动中心,然后进入桐尾隧道。出了隧道,大吹川河岸上的梯田有层次地在月光下展现在眼前。

“喂,神荣土砂在什么地方?”

“嗯,应该在这一带。”上了坡道,车速开始减慢。既没发现像会社的建筑,也没遇上一辆汽车。

越过狭窄的山脊,左侧有一片长满杂草的空地,在空地上露天立着一块招牌,上面写着:“回收废土、建筑垃圾等,神荣土砂建筑垃圾处理场”。招牌挂满灰尘,字也模糊不清。

“是这里。”二宫说。在那块招牌的右侧,有一条柏油路通向树林里面。树林深处隐约可见几盏灯火。

“别停车,往里开。”又继续向前开50米左右,二宫把车停在护路栏杆旁边。川路正在货箱里呻吟。二宫熄灭车灯,关掉引擎,走到车外。四周一片漆黑,万籁俱寂,连一声虫鸣也没有。

桑原在前,二人走下坡道。他们从刚才将车开人的道路的旁边走进了灌木林。在林中什么也看不清,树枝拍打在脸上,被露水浸湿的草不断地缠在脚上。二宫一脚踩进洼地里,差一点倒下,顺手抓住一根树枝,只听咋呼一声树枝从根部断了。

“喂,小声点!”

“你说话声不更大吗?”

他们立刻蹲在灌木丛里,仿佛是要救出俘虏的雇佣兵。不知是中了什么邪,竟走到这步田地。本来只是让桥本在同意书上盖了章就完事的合同,结果阴差阳错地欠了赌场200万债务,进而又发展成争夺人质的一出戏。想到这里,二宫觉得有些可笑。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他想。

走出灌木林,视野开阔了许多。在高高的栅栏对面,有一座二层楼立在夜色中,左面是一个木板平房,大概是车库兼设备库。右面也是个二层楼,与正面楼屋脊相连,从一楼的窗户透出了灯光。二宫与桑原顺着栅栏向左走,大约走30米左右就到了尽头,那里有一个钢筋电动大门。

“我们从哪儿进去好呢?”桑原藏在一棵大树的后面说。栅栏约有2米高,电动门比它低50厘米左右,从这跳进去是很容易的。可是从房屋到大门之间没有任何遮掩物体,铺着碎石子的院子里几条卡车车辙清晰可见。

“还是从栅栏跳进去安全吧。”

“衣服会弄脏的。”桑原看着自己双排扣西服说。

“本来就已经脏了嘛。”

“这可是名牌西装,不是你那种不值钱的破衣服。”

“我这件衣服也不是便宜货。”二宫用手撩起夹克的衣襟说。

“有钱去赌博,不如买件像样的衣服穿。”桑原弯下腰,跑到砖质门柱子底下,二宫也紧跟其后。事务所左侧的窗户正对着大门,里面映出几个人影。

“没有人站岗。”他们还不知道川路被抓走,所以也没有戒备。

“小田的车在这儿吗?”

“白色的雪铁龙?”在事务所右侧,屋檐相连的车棚里停着三辆车:黑色的皇冠,s型的奔驰,白色的凌志。

“奇怪,没有雪铁龙。”

“你去看看!”

“干什么?”

“去,侦察一下情况。”

“这种事,让我去?”

“小心我揍你,到现在为止你什么也没干。”

“我干了不少事呀。”

“别婆婆妈妈的,快去!”二宫的屁股被踢了一下。好,豁出去了。他又看了一下四周,双手抓住电动大门。先用脚蹬了一下地面便爬了上去,又跳进院子里。嚓,碎石子响了一下,二宫不由得捂住耳朵。然后,他蹑手蹑脚地接近事务所,来到房门左侧的窗户往里看,因挂着浅茶色窗帘,里面什么也看不见。二宫弯着腰再往左转,来到房后。房后有一个用水泥造的比地面高出一块的原材料场,上面堆放着铁管和钢板。从这些材料中穿过去再向左,是一个洗衣场,并排放着两台洗衣机。洗衣机对面有一扇铝合金门,门上有一小窗户。

二宫靠在墙上深深地吸一口气,只觉得头热口渴,想吸烟。他点上一支强劲七星。身上出了许多汗,衬衫已贴在后背上。小田能在哪儿呢?真的能在这里?他自问道。川路在被逼供拷打时说的话,并不一定全是真的。“动小田一根手指头,也会成为大事件,惹出大乱子,想抢天濑这笔买卖的计划也就泡汤了。”桑原这么说的,但果真是那样吗?要是把他扔到几十米深的山谷里,再压上几吨建筑垃圾,恐怕连尸体也永远不会找到的。

想到这里,二宫的脑子里突然闪出自已被埋在深谷里的场面。他使劲摇了摇头,想清除这个可怕的镜头,只觉得嗓子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难受。

别慌,冷静点,还欠人家200万的债呢,想到此,他立刻扔掉烟,红色烟头在黑暗中画了一条线落在地上。二宫把嘴对准水龙头。一拧开水龙头,清凉的水立刻流进嘴里,与此同时,立刻传来“嗡”的响声。二宫大吃一惊,弯着腰几乎不知所措。

糟糕,水龙头连着深井的水泵。他立刻关上龙头,藏到钢板后面。就在这时,铝合金门被打开,材料场灯光亮了,一个身穿绿色夏威夷衬衫的男人从门缝探出上半身。他向四周看了看,又听了听,没发现地上的烟头,吐一口痰后又关上了门。

二宫擦着头上的冷汗,瘫坐在地上。一、二、三、四……他数了一百个数后又重新站了起来。从材料场地再向左转,在长长的屋檐下等距离地并排开着三个窗户。从房屋到栅栏间全铺着碎石子,许多地方长出了低矮的杂草。为了不出声音,他踩着杂草来到窗下。一、二、三……他又数了一会儿数,以便镇定自己,然后从窗户向里面张望。这是一个很宽敞的房间,足有60平方米那么大。里面摆着书架,木制办公桌,大屏幕电视、餐具柜等家具。在又宽又大的真皮沙发上坐着三个人。

一个人留着背头,身穿象牙色的西装;一个梳着平头,身穿黑色针织衬衫;另一个花白头发留着分头的人坐在对面,身穿藏蓝色西服。背头和平头一看就知道是黑社会的,但穿藏蓝色西装的人却不像,戴着深度的黑边眼镜,鞋和领带也都很土气。这时,刚才那个穿夏威夷衬衫的人拿来啤酒,给三人倒上。

二宫弯着双腿,越过第二个窗户,来到第三个窗下。他透过百叶窗向里面看,发现里面是办公室,一条长桌的里面,放着铝制的办公桌和卷柜。屋内空无一人。

“小田难道在二楼?”不过二楼的灯全都关着。他在想小田会不会被五花大绑地扔在二楼的地板上,但又觉得不可能。要是绑架并监禁了小田,那可就成了轰动全城的事件了。

没办法去侦察二楼,再说也没这个必要。他再向左转,穿过车棚,来到了房门的右侧。他离开那里,又回到大门外,跳到院外,回到原地,可桑原已不在这里。

妈的,上哪儿去啦!汗水顺着二宫的脸不住地向下淌。

桑原正在汽车里听着“悠扬的小夜曲”。

“情况怎么样?”桑原放低音量说。

“没看见小田。办公室旁边是一个很大的客厅,里边坐着四个人。”二宫把所见到的一楼房间布置和里面的情况说了一遍,“二楼可能是工人的宿舍,里面好像没有人。”

“背头和平头,这两个人以前见过吗?”

“没见过。穿夏威夷衬衫的那个家伙,是在宗右门卫町和川路一起跟踪桥本的那个。”当时他穿的是粉红色衬衫,但又大又鼓的腮帮子让人看了一眼就忘不掉。

“四个人的年龄有多大?”

“背头和平头约40多岁,夏威夷衬衫不到30岁,另外一个戴黑边眼镜的有50多岁吧,只有他还像个正道上的人。”二宫又介绍了一下四个人的打扮,桑原对此好像感兴趣,低头在想着什么。

“我们现在怎么办?”

从货箱里隐约传来了川路的呻吟声。

“冲进去!”桑原突然抬起头说。

“啊?”

“我来开车。”桑原走出车外,二宫也下了车,跟在后面。桑原打开后车门,取出一个包放进了货箱里。

“你干什么?”

“住嘴!”桑原坐在驾驶席上,二宫坐到副手席上。桑原打开车灯,一挂上挡立刻倒车,车轮碾得石子吱吱响,在入口处调头,径直向里面冲去。

“难道你……”

“真啰嗦,闭嘴!”

“停车。”

“蠢货!怕什么。”车一直向里开去,在电动大门前突然停下。车体向前猛一倾斜,只见车灯的光圈里白色的灰尘在飞舞。桑原按着汽车喇叭,一遍又一遍不停地按着。事务所的门打开,走出一个人来,是那个穿夏威夷衬衫的。

“打开大门!”桑原摇下车窗吼道。

“你是谁?”

“小田总业的二宫。”

“什么,二宫?”那个人立刻变了口气,晃着肩膀走上前来。

“你已成为名人了,”桑原回过头来说,“真是臭名远扬。”

“别开玩笑了,我什么也没干。”

“事到如今还辩解什么,豁出去吧。”夏威夷衬衫站在大门里面,也许是车灯太亮,他不停地眨着眼睛。

“有什么事?”

“关于天濑垃圾场的事,想和中尾谈一谈。”

“中尾不在。”

“别蒙人,我知道中尾在里边,快开门!”

“我不能开!”

“喂,兔崽子,磨磨蹭蹭的我可要回去了。误了大事小心中尾要你的命!”被桑原骂了一顿,那人回头看了看,稍犹豫了一下,然后目不转睛地盯着桑原这边,向大门走来。他按下电钮,电动门向旁边滑动。桑原把宝马车开进去,停在院子正中央,然后把勃郎宁手枪藏在司机坐垫下面,走出车外。

“快走,别让他听见那个胖子的声音。”桑原对二宫说。桑原一下车,便快步走向事务所,夏威夷衬衫在后面一路小跑地紧跟着。

“等一下,你不是二宫!”

“我叫桑原保彦,年龄28岁,双鱼座,b型血。”

“少废话,什么二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瘟神义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