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神义友》

第17章

作者:长篇小说

出租车从扇町入口开上阪神高速公路,又从守口下来,再顺国道1号线向东开,过了寝屋川,来到交野市,沿京阪交野线顺着国道168号线南下。

早上6点钟,雨还在下着,来往的车辆全都开着灯。大阪郊外的公路两侧乱七八糟地挤满了各种大小不等的楼房,这一点在日本哪儿都一样。司机在片町线高架桥前面停下车,打开交通图一看,大约200米的前方,正是二宫要去的“私市南二丁目”。穿过高架桥,过第二个十字路口时向左拐,刚离开国道,附近就是一片幽静的住宅区。他乘车上到坡顶,见三岔路口有一块住宅分布示意板。

二宫下了出租车,只见示意板上的油漆已斑斑脱落,上面标示的住户大约有100余家,在正中间写着“坂本”。具体门牌号虽然没写,但可以肯定坂本就住在这里。二宫又把示意图看一遍,开始按图寻找。

坂本家四周围着白色的栅栏,是独门独户的住宅。虽不很大,却十分讲究。车棚里停着在fk地下停车场见过的那辆黑色的皇冠,大门口旁边还有一个很小的狗窝。

二宫用湿漉漉的手整理了一下头发,刚要按门牌下面的门铃,从后面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你要干什么?”回头一看,一个身着黑色薄西服的男人手里牵着一只外国品种的大狗。

“您是坂本先生吧?”二宫问。

“对,我是坂本。”花白的头发,戴着高度的黑边近视镜。

“我是二宫。”

“啊,是你?”坂本毫无表情地说,“有事吗?”

“受小田总业的委托,想和你谈谈天濑垃圾处理场的问题。”

“天濑的垃圾场?”坂本点了点头,说,“看来要谈很长时间,进里面说吧。”二宫被让到一进门旁边的客厅里,深绿色椅式沙发,花哨的天棚上吊着廉价的吊灯。

“意想不到的客人来访,真让我吃了一惊。”坂本叼起一支烟说。

“对不起,大清早就来打扰您。”

“没什么,我每天都6点钟起来,然后牵着狗去散步。”二宫再次深施一礼说,“初次见面,可是我的名片已用完了。”

“你的情况我很清楚。职业是建筑咨询所长,事务所在西心斋桥,顾客是建筑拆迁队,工作内容是负责联系现场保卫。”坂本不屑一顾地数落了一遍后,又问:“你是怎么查到我家的?”

“我记住了你的车号,然后通过交通管理所的朋友查到的。”

“是吗,什么公务员守秘制度,看来不可相信啊!”坂本说得轻松自如。他从大型综合建筑商社的总务部转到不动产会社,常与黑社会的人及股市上的混子打交道,不愧是见多识广,从容镇静。

“你不是说要谈天濑垃圾场的事吗?”

“我想问几个问题,不知能不能请您回答。”

“哦,问几个问题,我能回答上吗?”

“并不是什么大令人为难的问题。”二宫把双手放在膝盖上规规矩矩地问道,“fk不动产要取代小田建天濑垃圾场,真正的原因是什么,能告诉我吗?”

“取代?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我们会社的业务是开发不动产,不是处理工业垃圾。即使想要建造垃圾处理场,也必须先改变法定的业务内容。再说我们也申请不下来营业执照。”

“fk不动产已同意向神荣土砂会社提供1.7亿日元,拿神荣土砂作挡箭牌去排挤小田总业,动用陵南帮去收购三泽谷的土地,其真正用意是什么呢?”

“你是不是误解了,我们会社与神荣土砂之间并不存在什么收购土地之类的关系,至于什么陵南帮,更是一点瓜葛也没有。”

“坂本先生,还是不要演戏了。陵南帮的出资者是神荣土砂,神荣的后援单位是fk不动产……也就是说,开发部长您就是总后台。”

“我是总后台?总后台应该是一个更大的大人物啊。”

“fk不动产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请您告诉我。”

“你也太能纠缠了,我不知道的事怎么能告诉你呢?”

“当然,你不会平白无故地告诉我,我可以用材料与你交换。”

“交换材料……”

“就是天濑的申请材料,现在全在我手里呢。”

“哦,在你手里?”坂本眯缝起眼睛看着二宫。

“坂本先生知道本藏环境开发这家土地收购商吧!”二宫说,“我被本藏绑架去打了个半死,不光这太阳穴受了伤,全身也都是青斑。我拿着申请材料就像抱着一个炸弹,无论是本藏还是陵南帮都在四处追我抓我。我已经尝够苦头,再也不想搅在里边了。”

“嗯,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坂本看了看二宫的脸色,说道,“你想要多少钱?”

“我不想把申请书变成摇钱树。”二宫声音很低地说,“我只想知道fk不动产要拨给神荣土砂会社1.7亿的理由。只要把这个原因搞清楚,就可以把材料交给您。”

“坂本先生,我已说到这个程度了,你还不对我讲真话?”

“……”坂本靠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也没有任何反应。

“没办法,谈判决裂。”二宫站起来说道,“我不应该来这里找你。”

“你打算上哪去?”

“去警察署自首,带着申请材料。”

“为什么去自首?”

“这个,你不是很清楚吗?东警署正在通缉我呢!”

“不过,已然走到这一步了,再去警察署可不是什么上策呀。申请材料被没收以后,你从小田那里可就拿不到钱啦。”

“就算我做了一场噩梦,只能这样安慰自己吧。”

“好吧。”坂本好像自言自语似的慢慢地开了口,“指示我们收购三泽谷地盘的是舟越建筑公司。”

“是吗?”终于套出了他的口供。二宫心里高兴,但没表现出来,只是说:“舟越的哪一位呢?”

“营业部的扇木部长。”

“扇木是工业垃圾处理委员会的委员吧?”

“大概是吧!”

“您也是委员之一吧。”

“在我告诉你这件事之前,你先告诉我材料在哪?”

“现在没在手里,存在自动存货箱里了。”

“什么地方的?”

“难波车站,地铁的自动存取箱里。”二宫如实地告诉了坂本,然后又问,“请告诉我舟越建筑让您收购三泽谷的真正理由。”

“现在不能说。得亲眼看到申请材料之后才能告诉你。”

“你也太谨慎了。”

“因为我需要承担风险,所以你得先答应我的条件。”只要把该问的全问清楚,坂本就没有什么用了,二宫想。

“我是胆小谨慎的人。”坂本皮笑肉不笑地说,“正因为如此,才能在这尔虞我诈的商海里游到今天,没有淹死。”

“看来,不见到申请材料,是无法谈下去了。”

“这就是讨价还价嘛。”

“我认输,现在就去难波车站,能把车借给我用一下吗?”

“当然可以,皇冠停在外边。”

“请你也坐在副驾驶席上,和我一起去。”

“什么?”

“我一个人去取材料不安全。这里有一台电话,你有一张嘴。我带着材料回来的途中,说不定就会有人把冰凉的匕首架到我脖子上。”

“不是约好了吗,你把申请材料……”

“谁和你约好了,我只是提出一个交换条件。”二宫盯着坂本的眼睛说,“你要拒绝是你的自由。不过,那样你就再也没有机会弄到这些材料啦。怎么样,跟不跟我去了?”

“那个叫桑原的人,正在那里等着,你们就是这样安排的吧?”

“很遗憾,我和桑原已经分道扬镳了。和那种人一起干,有几条命也不够用。”

“你这话我得怎么理解呢?”

“坂本先生,你可以动脑想一想,正值上班高峰,又是在拥挤的难波车站,要是谁敢绑架一个大活人,那真是傻瓜。”

“你比黑社会成员还无赖。”

“用金钱来操纵黑社会的,正是坂本先生呀。”

坂本换衣服时,二宫来到门外。

“这条狗和人挺亲的。”

“它性格很温和。”

“那还能看家吗?”

“看什么家,吃饱就睡。”

二宫乘上坂本的皇冠,但见表盘上显示出行走了3.2万公里,油箱里的油是满的。车里充满着淡淡的香水味。

“这个香水味,是你夫人的。”

“是女儿的,女儿偶尔坐这辆车。”

“多大了?”

“正好20岁。不学习,整天打高尔夫球。”

“那么说,她是个不学好的姑娘?”

“那可不是。”从168号国道来到20号府道上来,到难波还需要40分钟。

“你怎么会和二蝶会的桑原搞到一起了呢?”坂本低声问道。

“并不是愿意和他在一起的。只是他和我都需要钱,就到一块儿了。”

“桑原现在在哪儿?”

“不知道,我不是说过了吗,和他分道扬镳了。”

“你的话很难叫我相信。”

“难道你的话就能叫人相信吗?”

“你我是在互相探底呢!”

“陵南帮的那个川路,后来怎么样了?”

“他丢失了材料,出了那么大的差错,上边能轻饶了他吗?”

“被桑原痛打一顿,再被仁田大骂一通,雪上加霜啊。”

“你给小田办事,他答应给你多少钱?”

“这就与你无关喽。打听别人的收入,想干什么?”车子穿过星田,驶入了寝屋川市,道路开始拥挤了。

“坂本先生,干这一行有多久了?”

“已经30多年了。”

“虽然说是为会社孝忠,但是在犯罪的边缘上忙活,是一种什么心情呢?弄不好可就得到高墙里面蹲着去。”

“我是正经地经商,和犯罪可不沾边儿。”

“舟越建筑不想与神荣土砂、陵南帮这些黑社会组织直接发生关系,就把这个危险的活推给你坂本了,是吧?”

上午7点20分,他们来到难波。在御堂胡同的地铁出入口,身着西装出出入入的会社社员接连不断,熙熙攘攘。走出地铁出口的人全都是先抬头望一眼灰色的天空,然后打开雨伞。二宫把车停在新歌舞伎剧场前面,和坂本并肩走下地铁台阶。地铁难波站和近畿铁难波站及南海地铁难波站在地下纵横交错,所以宽广的地下街道黑压压挤满了上班的人群。在车站西口的小卖店旁边,二宫把钥匙插进“e—18”号的自动存货柜孔里。只听咔嚓一声,门打开了,黑色旅行包放在里面。二宫取出皮包,放在地上,坂本急不可待地拉开拉锁,核实里面的注册图纸、申请书等各种材料。

“嗯,正是它,没错。”

“喂,现在该回答我的问题了。”

“你忙什么,先把提包放上车再说。”坂本提着旅行包在前面走,二宫紧随其后。来到歌舞伎剧场前,二宫打开皇冠车的后车盖,坂本把东西放进去又盖上车盖。

“喂,把车钥匙还给我。”坂本说。

“坂本先生,忘记我提的问题了吗?”

“你问什么啦?”坂本歪着头佯作不知地说。

“fk不动产要出1.7亿资金,取代小田建造天濑垃圾处理场的真正理由。”

“唉……”坂本叹了一口气说,“今年春天,我们会社的社长伏见召集舟越建筑的所有领导开会,要求我们务必把天濑垃圾处理场的建造权搞到手……不管使用什么手段都行。钱可以出,但是绝对不能把舟越建筑是后台这件事公开,条件就这一个。根据社长的指示我开始运作,办法就是让神荣土砂会社出面,具体计划的实施方法全权委托给神荣土砂。至于神荣土砂会社采用哪些手段我就不清楚了。只是神荣土砂的中尾经常和我联系,商量经费或增加预算额什么的……嗯,大致就这么多。”

“什么?坂本,我没问你过程,我问的是你们抢夺天濑这块地盘的理由。”二宫不由得怒火中烧,暗骂道:“这个老狐狸。”

“我不是说过了吗,舟越建筑要建一个自家用垃圾处理场……”

“住口,常务先生!”二宫握紧拳头向前走了一步说,“我可是按约好的条件把材料交给你了,请你不要拿我当小孩子耍,要说出能让我信服的理由!”

“你怎么能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还敢威胁我?”就在这里,二宫突然抓起坂本的前胸,并用胳膊肘顶住坂本的脖子,把坂本按在车上。坂本歪着头,拼命挣扎着说:“松开手,我说。你松手!”二宫松开了手。坂本不停地咳嗽着吐着痰,抬起头充满敌意地瞪着二宫。

“土地持有者,天濑的土地持有者死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瘟神义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