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神义友》

第19章

作者:长篇小说

二宫站到地上,桑原随后也跟着下来了,他们一起向楼后面的停车场跑去。幸亏在逃走时把房间门反锁上并挂了铁链,三楼的阳台还没有人出现。他们穿过市道,二宫靠在墙壁上观察一下停车场的动静。

“还有四个人。”桑原在身后说,“除刚才监视我的那个家伙外,还有水谷、宫本和一个烫鬈发的,另有一个像螳螂一样的瘦高个。”

“这里好像没人看守。”但愿他们现在都在三楼。

“好,冲过去!”桑原说着朝二宫屁股上端了一脚,二宫身体向前一倾,顺势跑到宝马车前,坐到副手席上。桑原坐在驾驶席上把钥匙插进孔里,只听嘟地一声响,车子便穿过楼南侧而道,跳几下开到了公路上。车反射镜歪斜着,桑原把它正过来,然后踩了一脚油门。这时对面开来一辆卡车,宝马车从卡车与栏杆中间挤过去,冲过十字路口,穿过深江车站的高架桥,桑原这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不行了,这么冒险非折寿不可。”二宫用手摸着自己那紧张的脸说。

“妈的,还是被打坏了。”桑原懊恼地说。

“什么,哪儿打坏了?”

“车棚,你往上看。”二宫抬头一看,车棚中间被子弹打穿一个小孔,阳光从那儿直射进来。

“他们是从三楼朝咱们开的枪。”

“这辆车,花1000万买的,现在还欠600万贷款呢。”

“修一下就行了吧。”

“怎么跟车商说呢,不能说被暴力团用枪打坏的吧。”

你怎么说是你的事,与我无关。刚才差一步的话,就不是在车棚而是在脑袋顶上开个洞,想到这儿,二宫觉得浑身发冷。宝马驶过43号国道。震后的阪神高速公路神户路段正在修复之中,10月份以后才能交付使用。车子开过深江大桥,向沿海线深江海滨入口开去。

“刚才那栋公寓,是本藏环境开发会社的吗?”

“泡沫经济时代建的纪念品。地震后变成了一堆大垃圾。”桑原说道,“你怎么会从衣柜里钻出来?”

“我本来趴在阳台上,趁你们上厕所的时候,我钻进屋里,那间屋子只有衣柜里能藏人。”

“你的用意我搞不明白,不是说要和水谷做一笔交易吗?”

“他不可能给我500万日元,因为有你这个人质在他手里了。”

“噢,你这个脑袋看来也不白给呀。”

“我的确想早点收场,用材料换出你和现钱。”

“申请材料怎么样,放哪了?”

“京阪线淀屋桥车站,旅行导游图后面的自动存货箱里。”

“把钥匙交给你,看来是对了。要是我拿着钥匙,他们把我吊起来一拷问,我就会老实地告诉他们,在难波车站的存货箱里。”

“申请材料在我手里,你对他们说了?”

“遭拷打时,问什么说什么,这是我的信条。”这时,桑原突然想起了什么,向二宫问道,“我的手机和眼镜你放哪了?”

“糟糕,不知道在哪弄丢了。”其实,手机被二宫扔在庭代台酒店前面的垃圾堆里,眼镜扔在儿岛楼的楼顶上了。

“你这个家伙,那副眼镜是18k金的,光眼镜框就值20万!”

“你应该不近视吧。”因为桑原不戴眼镜也照样开车。

“我是散光。晚上望天空的时候,一个月亮能看成三四个。”车已从深江入口开上了沿海线,因为是星期六的下午,所以道路不拥挤。车子开得很快,一直在超车线上奔跑,时速在100公里以上。

“你和我分手后,干什么去了?在庭代台撒了泡尿,然后就逃走了吧。”

“坐出租车,回到我自己的事务所。陵南帮的人埋伏在那儿,差点儿被他们抓住。”

“陵南帮的人也挺能干啊。”

“我在事务所查到了小田的电话,小田藏在南港。”于是,二宫把找到小田,问清与神荣土砂关系的事,然后又去交野见到坂本,以材料为诱饵,让坂本讲出加见泽谷的事,以及在舟越本社见到上谷,拿到了工业垃圾研究委员会名单的事,一五一十地向桑原叙述了一遍。

“三泽谷下游是加见泽谷,能建一个埋藏量为500万立方米的垃圾处理场……我被小田给耍了。”

“我从水谷那儿也听说了一些。最坏的还是议会的议长内山这个家伙,由于他从中挑拨,才造成这么大的麻烦。”

“麻烦,是指什么?”

“内山这个老混蛋,加见山他们家为了交继承税要卖加见泽谷的事,不光告诉了舟越,还告诉了富士工会社和岛津建筑会社。”

原来,听了内山的话决定付诸行动的还有岛津建筑会社大阪分社。岛津建筑会社已调查过加见泽谷的地形,并批准建造建筑垃圾处理分场。然后,让以前曾做过多次交易的本藏环境开发出面收购泽谷土地,就在这时,东京的本社下来命令,让他们中止这项工程。水谷虽然接到了东京的指令,但又不甘心中止已经开始的工作,所以便投靠舟越建筑,继续实施他的计划。

“水谷已经从仓石那里把注册图纸搞到手了,突然又接到通知,要中止这项工作,他当然不愿意顺从……摇钱树就在眼前,对水谷来说,主子不管是谁都无所谓。岛津不干了,就投靠舟越,有奶就是娘,这是黑道上的做法。”桑原说,“岛津本社为什么要下命令中止这项工程呢?”

“因为舟越奉典。据水谷说,他作为关西经济同志会的副会长,指使永田町出身议员们一起向岛津施加压力。”

“可是,本藏已按岛津指令开始工作了,岛津应该给本藏补偿费呀。”

“象征性给那么个二百万三百万的,屁事不顶,跟哄小孩给个买糖块儿钱一样。”

“水谷可以威胁舟越建筑呀,不答应我的要求,就把加见泽谷一事曝光,妨碍建造垃圾场计划的落实。”

“遇到麻烦用钱解决,这是大型建筑商的一贯做法。不过要建造500万立方米的垃圾场,可不是小工程,万万不能麻痹大意,舟越也在提心吊胆呢。”

“也就是说,舟越建筑把fk不动产会社和本藏环境开发会社放在同一个天平上,不管谁收购土地成功,都会落到自己手中……”看来,工业垃圾处理研究会是在意见取得了一致的基础上开始运作的。也就是说,同时保持着两条线,不仅仅是因为两个副会长藤田和末吉争名夺利这一低层次的原因——二宫想。

“像舟越这种大型集团企业,对付黑道上的人是没有漏洞的。当他们知道陵南帮后面是薰政会,白耀会后面有川坂会之后,就开始在中间寻找平衡。”桑原还补充说,因为本藏环境开发会社不是舟越建筑系统的业务部门,所以就让大泽土木出面,以大泽土木建筑会社的名义展开工作。

“好像是舟越的营业本部在背后做手脚。不管是土木建筑商还是拆迁公司,只要有这方面的正式营业执照,付给黑社会的钱就容易转到该会社的账户上了。”

“腐败透顶,无论是fk不动产还是本藏环境开发,无论是内三荣山还是小田一三,全他妈不是正经东西。”二宫气愤地说。

“我说,你别那么慷慨陈词好不好?如果说神荣、本藏他们是吃舟越残羹剩饭的野狗,你我就是吃狗屎的苍蝇。”

“我承认,你救过我。可我要是不和你搭档,也不至于陷进这么复杂的圈子里。”二宫说。

“别开玩笑了。开始求我介绍黑道上文身师傅的,不是你吗?”

“我在针中野那就和你告别了,可是你一直跟踪我到三好的公寓,还把三好打成重伤。从那以后,我就只好和你一起走钢丝了。”

“别装熊。要是‘假设’、‘如果’都成立的话,社会就不会是今天这样了。”

“不过,我并没逃跑。给水谷打电话,还去了深江。”

“嗯,这点我当然承认。这个时候你竟然有了侠义之心,少见。”

“我完全可以把申请材料交给小田,换来现金,但是我没那么干。”

“啰啰嗦嗦,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我想要报酬。苍蝇也要争苍蝇吃的那口食。”宝马车开过了安治川,来到天保山高速公路路口,又从辨天町开到九条,在阿波座出口下了大阪港线,过了立交桥向北上,到土佐堀街再向东拐。过了御堂街,桑原停下宝马。2点10分,桑原和二宫来到地下街,向京阪电车站导游广告板方向走去。

“这四天,为了你我吃了不少苦头,你看。”桑原一边走一边张开嘴给二宫看,下面的门牙被打掉一颗。

“眼镜也丢了,牙也断了,你真是瘟神。”

“你那是被宫本打的嘛。”活该,自作自受二宫心里想。

“你以为我一对一空手打,打不过宫本,是不是?”

“不,倒也不是……”

“下次遇上他的时候,你在旁边看着,我要是一直被动挨打的话就不算男子汉。”他俩来到旅游广告板后面的自动存货处。但见里面有一对学生打扮的情侣,他们看到桑原脸上贴着葯布,便匆匆忙忙地离开了。二宫拿出钥匙,打开存货箱取出旅行袋。

“想起来了,我还没看见里面的材料呢。”桑原说着就打开了旅行袋的拉锁,把材料拿出来放在地上。只见里面有土地持有者的登记簿复本、土地买卖的临时合同、垃圾场建造计划书、耗地转用许可申请书、空地使用协定书、堤坝工程计划书等等。

“天,这么大一堆材料,小田竟然能全弄到手。”

“据说花了10个月的工夫。”

“不能就这么轻易地卖掉。”桑原用嘲笑的口气说完,又往旅行袋上踢了一脚。他们从地下来到地上,二宫往南港“美存”公寓打了电话,又是那个声音沙哑的女人接的。

“我是二宫,请找小田先生。”

“对不起,他不在。”

“早上出去后再就没回来吗?”

“不,7点钟左右,回来过一次。”据那个女的说,小田回来后就在看电视,9点多钟打了一个电话,然后换件衣服就出去了。

“知道他上哪儿去了吗?”

“他什么也没说。”

“啊,谢谢,打扰了。”二宫放下话筒。之后,他往小田的手机打电话,但是没接通。

“小田不是去神荣土砂就是去fk不动产了,他想暗中核实申请材料是不是真的在你手里。”桑原说。

“我要是小田的话,就拷问中尾:是不是你让陵南帮偷的材料。”

“中尾不见得开口。”

“小田又不是傻子,明知轮胎失火、水里掺氰全是神荣他们干的,神荣的后面有fk,再后面就是舟越,竟然还要把三泽谷的所有权卖给他们!”

“不过,手里要是没有材料,他就卖不成了。”

“小田说过,重新整理材料至少得花两个月,经费恐怕一两千万也下不来。”

“这么说,材料本身就值两三千万了。”

“不,要加上小田的转让委托书,上面写着‘转让垃圾最后处理场的一切权限’。如果把经营者名改为舟越的话,价格能涨10倍。无论是土地持有者还是水利工会,一听说是跟舟越签合同,都会欣然同意的。”

“给神荣土砂去个电话,找中尾。”桑原说。向查号台问过电话号码后,二宫立刻给神荣土砂打了电话。

“请问中尾部长在吗?”

“您是哪位?”一个沙哑的男人声音,没听过的。

“我是小田总业的今村。”

“部长出去了,今天大概不会回来了。”

“他大概见到我们会社的社长了吧?”

“这个没听说。下星期一再来电话吧。”对方说完就放下了电话,态度冷冰冰的。

“这回是fk,给坂本打电话。”桑原说。二宫又给fk不动产去了电话,据说坂本下午出门了。问他上哪去了,对方也没回答。

“没办法,坂本也找不到。”

“都怪你,打草惊蛇。中尾、坂本全都行动起来了。”桑原怪笑了一下便跨过马路栏杆,把钥匙插上对二宫说,“喂,走吧,还得拼去。”

二人来到舟越建筑大阪本社十几层的大楼前。大楼外表镶嵌的砂岩在夕阳下反射着红光。他们把车停在地下停车场,上到一楼门厅。现在和上午不同,门旁站的是男门卫。

“我是二宫企划的二宫,请问营业部的扇木部长在吗?”

“是约好的吗?”门卫打量着二宫和桑原二人。

“没有。不过,只要说我的名字,他就会知道的。”

“请稍等。”门卫拿起电话,与营业本部的人谈几句,回过头说,“扇木不在屋里。”

“那么就找末吉常务董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瘟神义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