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神义友》

第21章

作者:长篇小说

事隔两个星期,二宫又来到医院看望老父亲。父亲鼻孔的毛已长出来了,胡子也长得很长。

二宫从柜里取出剪子,先给父亲剪了剪鼻孔里的汗毛,然后用湿毛巾给他擦了擦脸。父亲既看不出高兴也不显得厌烦,两只无神的眼睛望着空中,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不过,脸上的气色还不错。

“该刮胡子啦。”

二宫换一枚新刀片,把病床上半截摇起来,在老父亲的脸上涂满了刮脸膏,二宫开始给老人刮胡子。这时,父亲的脸上现出一丝快活的表情。

“他在做梦吧,梦见自己在理发店里。”母亲在一旁说,“看来可能想起了理发店的事。因为他健康的时候一有空就往理发店跑。”

“他呀,把头发剪短后用头油固定住,领着一群年轻人就去喝酒。有时候在外面玩女人两三天都不回家。头发白了以后再染黑,以为自己一直招女人喜欢呢。真是个幸福的人啊。”

母亲把父亲贬得一文不值,可是她一边骂他不是正经东西,一边却又无微不至地照顾父亲。可能这就是一起生活了四十多年的老夫妻的“缘份”吧。

二宫刮完胡子,用毛巾把父亲的脸擦干净,又涂上一些润肤膏。

“好了,干净啦,我也该走了。”

“辛苦啦……你要去哪儿?”

“回事务所。”

其实,青海楼里又要增换几台新游戏机,二宫想早点去排队。“回头见,我走了。”二宫离开了医院。

坐电梯下到一楼,二宫向西大门走去,当走到葯房的拐角时,听见有人叫他。

“这不是阿启吗?”

“啊,岛田叔……”岛田身穿灰色西服,微笑着站在那里。他后面站着一个高个子男人,叫什么堀山,是岛田的保镖。“好久不见了、”

“是啊,好久了。”

“谢谢您,经常来看望家父。”

“听说阿启很能干啊。”

“我?”

“从桑原那听说的。他好像挺佩服你的。”

二宫无言以对,因为他再也不想见桑原了。

“阿启,陵南帮、白耀会的那帮家伙再也没来找你麻烦吧。”岛田称二宫为“阿启”,是从二宫小时候开始就这么称呼的。

“没有,没找过。”别说找,连电话都没打过一次。不过二宫在事务所里时还一定要关好门,还要挂上铁链。

“我给陵南帮和白耀会各打过一次电话,说是二蝶会保卫现场的工作,今后要由二宫来联系。”

“是吗……”二宫很感激。因为岛田这样一说,他们就不敢轻易动二宫了。

“对不起,也许是给你添麻烦了吧。”

“不,谢谢。我一点也不知道。”说着,二宫给岛田行了一礼。

“阿启是我们的朋友,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们二蝶兴业也没面子啊。”岛田突然又表情严肃地问道:“警察署那边怎么处理的,结案了吗?”

“我主动到东署去了,调查人一点都不认真,真让人扫兴。”二宫说,“好像是吉良撤回了报案,他说那些申请材料是小田让神荣土砂会社的人到吉良办公室去取的,没来得及跟吉良打招呼。”

“那就可以解释为小田与吉良联系失误而造成的误会,很妙的解释。”

“大概是小田的主意吧。吉良说他报错案了,警察自然也就不会干预了。”

“吉良赚了一笔吧!估计能得到50万或100万的。”

“说申请材料是偷来的当然不适合,舟越建筑公司可能会付钱。”

“交涉,收购,这是有实力的大企业用的手法。”

这时,岛田换了个话题,好像很泄气似的问:

“令尊的病怎么样了?”

“比以前瘦了一些。”的确,父亲比春天岛田来看时足足瘦了两三公斤,而且膝关节也几乎不能弯曲了。

“是吗?”岛田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我去看一下。”

“我母亲也在那儿。”

“那太好了,可以聊一聊。”

岛田向里面走去,堀山跟在后面。

“我是二蝶兴业的朋友?”他一边目送着岛田一边自言自语地说着。不过,也的确如此。

7月15日那天晚上,二宫在日航饭店向山本施工队说明了情况,并把古川桥集体住宅拆迁工程追加费用的500万日元的拨款汇票交给了他。稻田又写了份申请报告一起交给舟越。5天后,舟越就给山本施工队汇来500万日元。稻田把现金交给二宫,二宫把其中的400万转给二蝶兴业。又过两天,二宫还给新井220万。二宫手头剩下80万,再加上桑原给的那110万,二宫最终得到190万。从中扣除付给悠纪的20万打工钱,再还清欠酒店饭店的钱,去掉买东西的,现在手中还剩110万。这110万,足够二宫生活4个月的。这期间,如果再有人委托他找黑社会组织的话,还会有些收入,那么,今年就能对付过去了。

二宫来到停车场,发现在自己的车旁边停着一辆深灰色的奔驰,是“s600l”。大概是岛田的车吧,他想。

叼上一支烟,二宫把钥匙插进自己的车门。“站住,别动!”后面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紧接着一个硬邦邦的东西顶在腰上。

“……”二宫吓呆了,烟也掉在地上。

“举起手来!”

“……”二宫轻轻地举起双手。

“哈哈,腿都发抖了。”

“啊?”回头一看,是桑原站在那里,他穿着茶色西服,戴着无框眼镜。

“怎么样,睾丸都吓萎缩了吧?”

“睾丸总是萎缩的。”二宫捡起掉在地上的烟,夹在耳朵上说,“你怎么会在这儿?”

“头儿来办点事,我给他开车来了。”

“你被岛田骂了吧,什么钱你都想挣。”

“还是谨慎些好啊。”桑原说完又觉得好笑,接着又说,“是的,挨了一点骂,给我们头儿惹乱子了。”

“岛田不是把与白耀会和陵南帮的关系处理好了吗?”

“靠头儿的面子,与他们总算和解了。但是有一件事尚没结束,那就是三好的胳膊。”

“果然如此。”二宫耳边又响起三好茂夫胳膊被打断的声音。“头儿说,让我出医疗费。没办法,我出钱了。”

“一共付了多少钱?”

“不少啊,10万日元。”

二宫觉得失望,打断一支胳膊才付10万日元。

“怎么样,你也得出一半,拿5万。”

二宫从口袋里拿出5张钞票,递给了桑原。

“你一直给你们头儿开车吗?”

“再开一周左右吧。不干活不行啊。”

“我送你一副白手套和一顶司机帽子吧。”

“嘲笑我,小心我揍你。”

桑原把5万日元放在钱包里,然后取出一张名片大的蓝色卡片递给二宫说:“这个,给你。”

“这是什么?”二宫接过来问道。

“卡拉ok包房招待券。”

二宫一看,上面写的店名叫“新迪斯”,该店好像即将关门停业。

“有新歌吗?”

“什么歌都有,麦当娜的,东海林太郎的。”

“在守口的拆迁现场附近,干完活到那儿看看。”

“想听听我的歌吗?”

“想听,唱得不错吧?”

不能再唠下去了,不然就赶不上新换的游戏机了——二宫想。打了个招呼,二宫坐到自己的车里,把车发动起来。然后又把车门玻璃摇下来说:

“喂,你车棚上被枪打的那个洞怎么处理的?”

“没处理,还是那样。”

“贴块胶带,用往厨房水池上贴的那种,保证看不出来。”

“少操这份闲心,你快走吧。”

二宫打开制动,皇冠车奔跑起来,好像胜利地结束了一场战役似的。

8月中旬,正是过盂兰盆节的季节。全国各家报纸均报道了这样一条新闻:“大阪南河内将建造日本最大的私营工业垃圾处理场。”这个标题下面的内容大致是:舟越建筑会社大阪本社在富南市天濑地区准备建造一座容量为500万立方米的建筑垃圾处理场,大阪府环保局近日将批准这一计划。二宫企划仍没什么工作,二宫几乎每天都去打电子游戏。

有一次,桑原曾约他出去喝酒,他谢绝了。

悠纪终于考上了演员,为了准备10月份的初演而全身心地投入练习。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瘟神义友》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长篇小说的作品集,继续阅读长篇小说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