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神义友》

第03章

作者:长篇小说

出席教育局长的出版纪念会的人员有150人之多。当主宾——市议会议长内山荣三致辞后,议员和教委的领导也纷纷发表祝辞。内三是个戴着玳瑁框眼镜,脸色红润的50岁左右的人,一看便知是非常有个性、善于玩弄权术的阴谋家。教育局长写的好像是南河内的地域史,反正内容肯定特无聊。

“那个就是桥本。”

佐野手指着的,是一个头发斑白的小个子男人。他端了整整一盘子的寿司、烤牛肉往内山桌子前送,又殷勤地把筷子和又子摆好。

“桥本比内山岁数大吧,应该有五十五六了。即使当选为议员,他的政治生命也不会太长。”

“上届的市议员竞选他属哪派?”

“他不属于任何派别,尽管观念上倾向于保守。因违反选举法有七个人被检举了。”

“围着那张桌子的是……”

“内山,梅本,南原,神田,加藤,桥本。”

据说梅本和南原是市议会议员,加藤是天濑加见泽谷地区的水利工会会长。

“神田是一个叫做神荣土砂的工业垃圾处理场的老板,市废品再生研究会的负责人。”

瘦白发的神田和内山很亲密地谈着话。华丽的格子纹夹克衫十分显眼。

这时,佐野的熟人走过来,让他也讲两句,于是佐野登上了讲台。二宫一边喝着兑水威士忌,一边观察桥本。

“我这个人宁可倒着走出去,也不会给人家当马前卒。”

祝辞发表告一段落后,到处是一片谈笑声。佐野没有回到二宫身边。

过了7点,桥本和南原同内山点点头离开了桌子。看样子不像是去洗手间。二宫放下酒杯,跟在他俩后面追了出去。

桥本和南原退场后,从门厅走向停车场。二人在喷水池边四下看了看,南原一招手,墙角旁的车子便亮了车灯。一辆深蓝色的银灵车缓缓开了过来。二宫赶紧发动自己的皇冠车。

这时,从银灵车上下来一个男人,和南原说了几句话后,便打开了后车门。桥木和南原坐上车走了。二宫赶紧发动皇冠车的引擎,紧跟上去。

银灵车沿着外环线北上,经过富田林、羽曳野,从藤井寺的高速公路入口开上阪神高速公路。因为并不是有意复杂地变换行车路线,而是随车流前行,所以很便于追踪。

在松原线的惠比寿下了高速公路,再从元町向道顿堀开,在御堂前面他们把车开进了立体停车场。二宫犹豫了一下,然后绕过停车场从御堂筋胡同向右拐,把车停在道顿堀桥人行道的旁边。当然,他也想到,这样会被贴上“违反停车法”的标签的。

桥本等三人走过御堂筋胡同王宫稍保持一段距离跟在后面。从宗右卫门町到叠屋町,刚喝完酒的会社职员大声谈笑着走在路上。因为天刚黑,还见不到步履蹒跚的醉汉。

到了笠屋町,一个穿黑西装的人叫住了桥本和南原。那人似乎在说:“就是这里”,并引导二人到大楼门前,手指着去往地下的楼梯。地下层是一家叫做“兰岸”的俱乐部,看样子相当大而且十分豪华。三人沿着白瓷砖楼梯走了下去。

——妈的,侦探所的侦探大概总干这种倒霉事吧,二宫想。他在“兰岸”旁边的一家花店前点上根香烟。事到如今,只好跟踪到底了。

两小时之后。

桥本和南原从“兰岸”出来,手里提着糕点箱,里面装的可能是礼物。刚才那个黑西服的则没露面。

由笠屋町向西走过一条街来到十字路口,两个人站住了。桥本向南原行了一礼后,目送他朝心斋桥方向走去,然后桥本突然一转身快步向这边走来。二宫赶忙低下头避开他的视线。

从玉屋时到了千年町,桥本走进一栋装有反光镜的崭新的大楼。这栋楼大概建于泡沫经济最鼎盛时期,叫做“日笙会馆”。看到电梯门关上后,二宫走进楼里,辨清了桥本是在七楼下的。七楼有“吉乃”和“spoon”两家俱乐部,不知桥本会进哪一家。

那么,我该怎么办呢?二宫暗自琢磨。桥本和南原分手后,独自一人来到千年町,一定是不想让人知道这家店。如果是这样的话,桥本的目的恐怕是找女人。这样推测是顺理成章的。但又觉得在这里一直等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要是桥本带着女人出来,即使跟踪又有什么用呢?假如这是侦探所的例行调查,拍张照片加在报告书中就行了,但那样做就能抓到桥本的把柄吗?

想到这里,二宫突然想起刚才忘记了抄下那辆银灵车的号码。

混蛋!我是做不成刑警或侦探了——靠在墙上,二宫看了眼楼层显示。他打定主意,乘上了电梯。

七楼狭窄的走廊两边是一扇扇门,上面都贴着“会员制”。

正好,“spoon”的门开了。客人和小组走了出来。

“请问桥本先生来了吗?”二宫向小姐打听说,“富南的桥本先生。”

“来了。”果不出所料。

二宫并没有进“sroon”,而是在走廊等小姐送完客人回来。电梯从一楼升上来,门开了。

“呀,怎么不进去呢?”

“在等你呢。我想要你陪我。”

“真的,太高兴了!”那位小姐冷不防挎上了二宫说,“我叫香奈。”

香奈的前发高卷,身着桔黄色的连衣裙,颇显妖艳。但仔细一瞧,岁数也不小了。虽然好像还不到30岁,却让人觉得干这一行已足有20年了似的。

“我可跟你说好,桥本和我不是一伙的。我的事你可别乱说。”

“嗯,知道了。”

“因为有点小事。”

两人进了“spoon”。店内比想像得要宽阔明亮。浅蓝色的墙壁,白色人工石的地面,铺着黑色皮革的座椅,全是用单纯的色调统一,尤如10年前迪士高舞厅的装修。桥本靠在钢琴边包厢的座椅上。

二宫坐在吧台附近的椅子上,用热毛巾擦着手。香奈坐在一旁。

“喝什么酒?”

“巴本威士忌。”

“喂,再来只火鸡。”香奈自作主张地向服务生要了吃的。

“桥本常来这里吗?”

“最近呀,每周两次吧。”

“是谁的客人?”

“亚美。就是那个穿粉红色套装的女孩。”

在桥本旁边有个梳短发的标致女孩。

“可以问一下你的名字吗?”

“二宫。”有点拿不定主意,但还是告诉香奈真名了。

“您是干哪一行的?”

“你看呢?”

“看样不是一般的上班族。”

真是不痛不痒的交谈。二宫决定一边喝威士忌,一边静观其变。

一曲钢琴曲过后,有几个客人一起唱歌。

香奈在座位上坐着不动,趁着服务小姐都离开的机会,二宫问她:

“香奈,你和亚美关系不错吧。”

“嗯,也谈不上亲密。”

“亚美是真名吗?”

“大概是吧。我们店里用艺名的女孩很少。”

“亚美姓什么?”

“可能是西村吧。”

“桥本是个什么样的客人?”

“你真的不认识桥本?”

“不认识,所以才向你打听。”

“那个人可是议员啊!”

“噢,就是那个小老头……”二宫没有提桥本落选的事。

“烦死人的老爷子。有时我们都坐过去,他好像把我们当丑八怪似的,理也不理。可要是见到亚美,马上就嬉皮笑脸地往前凑,人家说啥他听啥。议员的工作他也能干好?”

听说桥本总是要喝到打烊,之后带着亚美去旅馆或是酒吧。

“他们俩关系不一般吧。”

“前阵子,亚美搬到了浪速区。好幸福哟!十五层的公寓楼。听说是今年春天刚建成的,所以房租一定不便宜。”

“桥本出钱赞助的吧。”

“那个女孩,的确挺有手腕的。”

看来香奈挺讨厌亚美的。

“呀,我胡说了这么多。为什么你一个劲地问桥本的事呢?”

“啊,因为快要选举了。”

“明白了。其实二宫是议员的秘书吧。”

“……”真是个绝好的解释。

“这些人之间都是明争暗斗嘛。”

香奈点点头,理了理短裙边,说:“嗯,店里打烊后一起去吃饭,好吗?”

“什么?”

“不好吗,我们痛饮到天亮吧!”

看来,小姐的工作也不是那么轻松的。

仅仅坐了一小时,就花了5万日元。二宫走出了“spoon”。今天已经没必要再跟踪桥本了。

嘈杂的环境,喝醉的酒鬼,慢吞吞的出租车,单行线上的违法停车,所有这些使二宫不得不开开停停,绕行过去。这一带的管理究竟是怎么搞的,太左卫门桥的交警只站在桥下左顾右盼。

在饮食店门前,二宫往办公室打了个电话,发现没有留言。

挂上电话想取出电话卡时,后面的汽车喇叭响了。蓝鸟车的司机向前边的出租车连喊带叫地说着什么。就在这时,二宫发现有人在盯梢他。

蓝鸟车对面的自动售货机的阴影中站着两个男人。一个人穿着花哨的深蓝色休闲夹克配白色裤子,另一个穿着粉红色的针织衬衣。两个都是烫着短鬈发,一看就是黑社会的人。这样看来,刚才从“spoon”出来时,就好像看见了那个穿休闲夹克的人。

是不是我多疑了?——二宫走了几步,那两个人也跟上来几步。二宫站下点了一支烟,那两个人也放慢了脚步。二宫再走了几步,从宗右卫门町往麒麟会馆左转,过了戎渡桥后稍微回头看了一眼,他们还紧跟在后面。看来,二宫从“兰岸”就被这帮家伙盯上了。

难道有人跟踪我?不至于吧……二宫想。他从道顿堀向右拐,朝御堂筋胡同走去。那两个人过了戎桥,在戎桥商店街的拱形棚下径直走去。

从南街到大正区千岛町开了15分钟的车,二宫并没发现有车跟上来。他停住车后,观察一会周围情况才下车。可能是刚从浴池出来吧,有对年轻夫妇拿着脸盆走在栏杆的对面。

上二楼进房间一闻,又馊又臭的霉味充满房间。他赶紧脱掉外衣,只穿一件裤衩打开换气扇。水池旁的窗户上趴着一只壁虎,腹部还有两个白色斑点。这家伙从去年夏天就一直住在这里,以捕捉扑向室内灯光而碰落在玻璃外面的飞蛾为食,所以,从春季到秋天,二宫总是整夜地开着厨房里的萤光灯。不过,二宫一次也没看见过壁虎的后背。

刚才也许是自己多疑吧!二宫打开一罐啤酒,盘腿坐在空调下面,自己问自己。也许是因为自己正在跟踪别人,所以就神经过敏,误以为自己又被别人跟踪了。为什么那两个人走上商店街以后对自己连看也不看一眼呢?

“不对劲儿?”二宫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打开电视。12点的新闻,正在转播一个火灾现场。

“富田林市山野边町锦田堆积的轮胎起火,火势还在蔓延,消防人员正全力以赴地救火,但火势仍不见减弱,浓烟笼罩着伏原山。”

一听到锦田,二宫立刻被吸引住了。

“据小田总业的工作人员说,大约在11日下午6点10分左右……”

二宫立刻跳起来,穿上刚刚脱下的衣服,只换了双袜子便跑出房间。他飞快地跑下楼梯,发动了汽车。

开出西名阪公路藤井寺出口时,开始下起了小雨,从羽曳野到富田林时雨下大了。若是在晴天,可以眺望到右侧远方小山上新教教会和平祈祷塔的灯光。雨越下越大,仅仅四五十米之外就看不清了。

过了新家町、锦织,看了看交通地图,从锦田的十字路口向右折。车在大大小小的水洼中穿行,然后爬上一个弯弯曲曲的山坡。穿过锦田自然公园后,已经没有住宅区了。狭窄的小路到锦山中部便到头了,所以这一带几乎没有车辆通行。小路向左急转弯后便是个三叉路口,正面竖着一块“小田总业”的招牌。前面是沙石路,大卡车驶过留下两条深深的车辙,使二宫的车深陷其中。中间的沙石擦着车底,车子难以行进。

好容易出了树丛,眼前一片明晃晃的灯光。在废料仓库对面的预制板办公室前方,停着五辆消防车和三辆警车,周围有几十人在看热闹。有一辆写着“obs”的大型采访车,一看就知道是电视台的。

二宫把车开进卡车车库,停在铲车旁边。燃烧的车胎散发出的硫磺臭味直呛鼻子。他下了车,绕过水坑,朝堆轮胎的地方走去。

火灾现场一片惨状,犹如火山在喷发一样。灼人的热气,滚滚的黑烟,刺鼻的瓦斯,还有烧化了的轮胎形成的一条条稀泥般的火龙。水从四面呈弧状喷过来,握着橡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瘟神义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