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神义友》

第04章

作者:长篇小说

7月12日上午9点,二宫才来到办公室。悠纪不在。他往小池上木建筑会社挂了电话,问明富南的市会议员、南原义德的电话号码后,给南原家打了电话。

“请问是南原先生家吗?”

“是。”

“我是叠屋‘兰岸’的经纪人,叫田中。”

“喔,昨天那事,辛苦你了。”

“南原先生的车钥匙是不是丢了,银灵车的。”

“那不是我的,银灵车是水谷的。”

“那么,您知道怎么和水谷先生联系吗?”

“我只知道他公司的电话号码,可以吗?”

“嗯,请讲。”

“06、223、14××。本藏环境开发。”

“真是太感谢您了。一大清早就打扰您,实在报歉。”

二宫把电话本翻到“本藏环境开发”那页。总机号码是223、14××,所在地在中央区淡路町第六胡同的八千代大楼。该公司没列入建筑业人员信用调查表。

二宫往二蝶会挂了电话,找桑原。

“喂,我是二宫企划的二宫。”

“又有什么纠纷了?”

“不,是想向您打听点事。”

“什么事?”

“你知道本藏环境开发这家会社吗?”

“本藏?不知道。”

“是在中央区淡路的八千代大楼。觉得有点黑社会的性质,但也许是连带子会社。”

所谓的“连带子会社”,就是企业附属的部门又经营的会社。

“本藏有个叫水谷的,你知道吗?”

“喂,停一下。你是不是让我去做施工保卫?我如果告诉你本藏的事,能得到什么好处?”

“呀,那个嘛……”

“别犯傻了,我又不是你的搭档。”

那边传来电话挂掉的盲音。因为本来就没指望从他那里打听到什么,所以二宫也不是很生气。

“去富南、天濑。”二宫写了个留言放在桌上便走出办公室。雨已经停了。

从三○九国道的中津桥向南拐,行驶在沿着芹川的府道上,只觉得山麓渐渐被抛在后,葡萄园映入眼帘。这里,就是天濑的(木能)之上地区。

二宫停下车,向走过来的戴草帽的女人打听桥本的住处。

“从前面的邮局向左拐,走到头就是了。”

“(木通)之上一共有多少户人家?”

“嗯,大约有两百多户吧。”

就是说,这里有选举权的人是500到700名,即使得到这一地区所有人的支持,仍达不到当选所需的票数。

“议员杉村广的家在哪儿?”

“沿着这条路一直走,有一座叫‘贤照寺’的寺院。它对面的米店就是。”

“谢谢了。”二宫摇上车窗,继续往前开。

上坡后,马上看到了桥本的住宅。那是一座古式住宅,建在离村落旁的高岗上,围着院墙,正房很高,人字形的屋脊坡面很陡。圆顶木大门旁边的三楞形柱子上写着“桥本健夫市政商谈所”。下了车,二宫在四周转悠一下,看准没有人后,立刻爬到院墙旁边的一棵大楼树上往院子里窥探。那里有假山、水池、灯笼,虽然不十分宽阔,却错落有致。

仅仅二三百万元是不能扳倒他的,二宫想。把柄,一定会有什么把柄。坐进车里二宫又驶向贤照寺。

杉村米谷店在红色镀锌铁皮房脊的平房前面摆着杂货,里面堆着米袋子。在玻璃窗上贴着的广告上写着“建光明的富南,施崭新的市政——富南改革会”。看来杉村是个革新派。

二宫稍犹豫了一下,然后走进米店,但见一个50岁左右的妇女站在收款台旁。

“您好,先生在家吗?”

“啊,在家,这边请。”

可能她以为是来商量市政问题的,便把二宫带到左侧的一个房间。屋里只有一张桌子和一把接待椅子,简陋至极。

不一会儿,走进一个戴黑框眼镜的小个子男人。二人交换了名片。

“您是建筑咨询所的?”

“是的。”

“找我有什么事?”

“实际上,我们想改变三泽谷的水流路线……”

“那么,是为了建工业垃圾处理场吧!”

“嗯”

“这种事我可无能为力。”

“不,我今天是想打听一下水利工会会长桥本健夫以及他的为人及政治理念……”

杉村以严厉的目光盯着二宫说:“请你回去吧!”

此话题就此结束。

二宫又驱车驶向三泽谷。从(木通)之上行驶一公里左右,这双行车道便离开了芹川河,左右被山峦夹挤。穿过一个很短的隧道,二宫停下了车,打开地图。越过左边的根来山就是加见泽谷,其上游就是三泽谷。

又穿过一个隧道,接着爬上一个山坡,前方就是贮木场。露天堆放着的木材旁边是生了红锈的铲车和白色的客货两用车。二宫在此下了车。因昨天下了雨,所以地面还很湿。客货车里空无人影。再往贮木场里边走,果然像小田说的那样,林中有一条小路。那里好像很少有人行走,已长了很繁茂的杂草。

二宫伸了伸腰,向林中走去。青草散发的热气扑面而来,藤蔓不时地缠在脚上,裤脚已被儒湿。走到小路尽头,已没有树木,眼前出现了陡峭的悬崖。河床上有三个穿着工作服的人,其中一个人正拿着望远镜在观望,好像是在测量。

奇怪——二宫歪着头寻思着。

据小田讲,测量工作去年秋天就结束了。要不然,也不可能与土地持有者草签临时合同,更不可能向行政秘书递交测量图纸。难道是测量图纸上还有不完备之处,需要重新测量一遍?

沿着悬崖上修的石阶走下去,二宫向一个拿着比例尺的人问道:

“在测量吗?”

“是啊。”那个人满面狐疑,把棒球帽子戴在后脑勺上。

“是谁委托你们的呢?”

“松浦土木建筑会社,岸和田的。”

原来,这三人是(土界)市金冈的盐见测量所的技师,从昨天早上开始搞测量的。

“据说这个峡谷去年已由小田总业测量过了,你们不知道吗?”

“没听说过。”

“得到土地持有者的同意了吗?”

“这种事情,你去问松浦土建好了。”

详细情况,好像他们也不知道。

“对不起,打扰了。”二宫离开了他们。

二宫登上悬崖,穿过杂木林,又返回贮木场,然后又开车按原道返回,只有到了(木通)之上后才有公共电话。走进邮局,挂通小田,把有人正在测量三泽谷一事简要地说了一下,小田惊得一时说不出话来,好半天他才叫出:“什么,是哪来的什么人,竟敢这么干!”

“说是(土界)市的盐见测量所。”

“没听说过这个测量所。”

“委托他们测量的是岸和田的松浦土木建筑。”

“松浦土建,岸和田的什么地方?”

“我没问。”

“你为什么没阻止他们测量呢?”

“情况不明,能那样做吗?”

“我马上去岸和田,你也一起去!”

“火灾现场调查怎么办?”

“现在哪还顾得上这个,委派别人。”

“在岸和田什么地方见面?”

“南海线电车岸和田车站,你在检票口等我。”

放下电话,二宫查了下电话本,松浦土建在岸和田市土生二丁目。

从河内长野上170号国道,穿过和泉市,便进入了岸和田。因为是弯弯曲曲的山路,所以费了很多时间。小田早已来到岸和田站,正在出租车停车场旁边等他。见到二宫的车,他大步流星地走过来,一下子钻进了车后门。

“这么慢!”

“从和泉那边过来的嘛。”

“松浦土建在土生町。”小田好像也查过了。“向南一直走!”

二宫对他那高傲的命令式口气很不满,心想:我又不是你的佣人。

“给松浦土建去过电话了吗?”

“去了。社长正在等我。”

“对方怎么说的?”

“复杂的情况见面再说,就这些。”

小田不耐烦地说着,抱着双臂,靠在后面的车座上。

二宫开车路过国家铁路阪和线的道口后,又沿着旧阪和街道向西走。这里是单行线车道。当越过邮局和摩托车商店后,在一栋拉面馆和茶店混在一起的楼前停下车。

“嗯,果然不是什么正经地方。”小田抬头看了看木结构的两层楼的办公室。一楼的高檐上,绿色的瓷砖墙壁上挂着牌匾,上面写着斗大的金字“松浦土建”。虽然没挂黑帮专用的徽章,但看得出不是做正道生意的土木建筑会社。

稍微倒下车,把车停在混杂楼的停车场,二宫和小田下了车。

“你进过黑帮的办公室吗?”

“进过。很多次。”

“挺疹人的吧。”

小田深深吸了一口气,推开松浦土建的门。办公室是由民宅改装的,周围贴着胶合板,室内的装修很简单。铺了毛地毯的地板踩上去咯吱咯吱地响。右边墙上架着神龛,挂了一大排作为吉祥物的灯笼。

“我叫小田。请问你们社长在吗?”

小田面前,一个女人坐在桌旁正在整理发票。听了他的话后,马上站起身走到里面,拉开拉门招呼社长。松浦好像刚吃过午饭,嘴里叼着牙签走到办公室。他大概50岁出头,穿着件藏蓝色的工作服,又黑又瘦,一副穷酸相。

“让您大老远跑来,真过意不去。”

松浦笑容可掬地把小田和二宫请到了隔壁的咖啡店。

要了杯咖啡,互换名片后,小田主动说:“关于天濑的三泽谷,我们会社去年11月16日已经与土地持有者签订了临时合同,你和谁打招呼了,就动手测量?”

“是一个叫仓石的中间商,他还拿来了图纸。”

“仓石对你们怎么说的?”

“他说三泽谷有一个最适合建造垃圾处理场的地方,并且已经征得土地持有者的同意,所以我就让盐见去测量了。至于已经和你们签了临时合同这件事,倒没听说。”

“可是,去测量的这件事跟仓石……”

“确实通知他了。本月11日开始作业。”

“仓石怎么回答的?”

“他说没问题。所以,我按时开始了作业。如果有什么不满的话,还是和仓石说吧!”

“现在找不着仓石,给他打了多少次电话都没人接。”

“我刚才也打了电话。仓石那家伙,知道咱们有矛盾后,不知躲哪去了。”松浦欠了欠身说,“尽管我们在这里谈得很好,但我并不打算停止测量。”

“那你这不是无理取闹、给我们出难题吗?未经土地持有者一致同意的测量……”

“是不是说我们违法人侵?真可笑。你把我送到派出所、送到警察局好啦!我手里的登记设计图纸上,一致同意的大红图章可明明白白地盖着!”

仓石可能把给小田看过的设计图纸给了松浦。

“我懂了。”小田点点头,说,“你看这么办行吗一一请松浦社长中止测量,我加倍补偿你到现在为止所消耗的经费,可以吗?”

“喂,说梦话也得看看和谁说!”

松浦眯缝着眼睛,一支胳臂搭在已经歪斜的靠背上说:“我要怕你们这些刚出庐没几年的愣头青的话,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法混了。你想动动小伎俩吓唬人,我也是条汉子,奉陪到底!”

“松浦先生想把三泽谷变成垃圾处理场吗?”二宫问道。

“那还用问?所以我才让盐见去测量的嘛。”

“你的测量费将要白费了。我们已向地主提出了工程计划,签了临时合同。”

“哼,不就是付了两三千万日元的定金吗?合同合同的,少说那种胡话吧,土地持有者当然也是谁给钱多就跟谁跑。”

“定金的数额,你是怎么知道的?”小田问。

“定金嘛,大概都是这个程度吧。”松浦含糊其辞。

“别胡来,和我们竞争没什么好处。”

“行啦,快回去吧。三泽谷由我们松浦土建来填埋。”

“彻底谈不拢喽?”

“对,我们将干到底!”

这时咖啡送来了,服务员显得十分害怕。

“饮料不要了,光把账单拿来,买单!你们两个,回去!”松浦歪着嘴说。

“典型的地痞无赖。”二宫坐上车说,“竟有这种敲诈方法!”

“……”小田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没做声。

“怎么啦?”

“看来,那个家伙是要动真的。”

“怎么见得?”

“我给他的诱饵不小,在他们已花的经费上再加一倍补偿给他,可他还是嗤之以鼻。他说的‘三泽谷由我们松浦土建来填埋’这句话,也不像是敲诈或恐吓。”

“可是,您已签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瘟神义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