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神义友》

第05章

作者:长篇小说

下午6点20分,北浜的府立劳动中心前停着一辆宝马车。二宫把皇冠车停在它后面,按了按喇叭。桑原从车里走下来。他穿着藏蓝色的双排扣西装,浅蓝色的高级衬衫外扎着条碎花点领带。

“胡子该剃了。”桑原看着二宫的脸,说的话和前天一样。

“到底什么事?”

“山本施工队给我打了电话。说是舟越的古川桥的现场保卫不用我们了。”

“真的?”

“要是说谎或是开玩笑,还用我折腾一趟?”

桑原用手指赠了一下沾满白色灰尘的挡风板说:“我从山本施工队收取了现场保护费的一半,400万。他们说剩下的一半等拆迁工程结束后再付。”

“是那么定的,不过……”

“请二蝶会来保护现场的,是二宫企划。现在又想赖掉仲介费佯装不知,这可不行。”

“知道了。我得问问山本施工队的队长。”

“问了又能怎么样?”

“同他们交涉。直到他们向二蝶兴业支付余下的400万。”

“你可真笨,还不明白你自己的处境?”

“……”

“喂,下车吧。”

二宫走下车。桑原打开宝马车的车门,在后座上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小个子男人。

“稻田先生……”二宫喊道。

“对不起,二宫,有点麻烦事。”稻田以低沉的声音说,“舟越建筑会社不给我们开支票出钱了。”

“真是胡来!”

“我也向舟越建筑抗议过并严厉地指出,既然已经请人保卫现场,现在又要撤回,这会影响到施工队的信誉。不过,我们作为下级承包单位,权限有限,也毫无办法。要是磨蹭下去的话,我们施工队垫上去的那一半钱,恐怕都无法结算了。所以,我才厚着脸皮这样解释。”

“别互相安慰了,上车吧。”二宫被桑原推了一把,坐到稻田旁边,随后桑原发动了引擎。

“去哪儿?”

“舟越建筑会社的大阪总部。”

“我去交涉?”

“要是我能和他们交涉的话,还叫你干什么?”

“我拜托你了。”稻田说,“要是二蝶会的人出现在舟越建筑公司的话,我就会被炒鱿鱼啦。”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山本施工队是舟越的下级单位……”桑原嘟囔着说,“二宫所长,你自己一个人去吧。”

“那,我是什么身份?”40万的仲介费早花光,二宫做好了心理准备。

“山本施工队的代理人。”

“交涉的对手是……”

“营业科长野口和部长扇木。”稻田回答。二宫和野口有过一面之交。

“如果交涉破裂……”

“那就训斥他们一番,让他们向我们赔礼道歉。”桑原说。

二宫茫然地望着外面,侧腹部的伤又在隐隐作痛。

位于钓钟町的舟越建筑会社大阪本部离北浜还不到500米。

“山本施工队向野口科长提出的预算,是在具体汇报了请人保卫的情况下而定的金额。因此,无论是昨天还是今天,只要对方没毁约就一直成立。如今若不认账,事情可不能这么轻易拉倒。”

“我干这行时间也很长,完全懂得规矩。这次给山本施工队添了很多麻烦,深表歉意。”

营业部长扇木低头道歉。虽然举止毕恭毕敬,但语气中让人感到一丝傲慢,好像是在说,一两个下级承包队随时都可以处理掉。

“对不起,这是一点心意,表示道歉。”扇木说着向野口暗示一下,野口把一个信封放在桌子上。

“这是什么?”

“就算是补偿金吧,也可以说是处理费,100万日元。”

胡闹!二宫不由得怒发冲冠,但还是控制住了自己。我要是接受了这100万,其余的300万必须由我二宫来填补。

“山本队请帮会的人保卫施工现场,费用的一半即400万已经支付。既然签了约,那就一分钱也不能少。”负责保卫施工的组织绝不能泄露是二宫的信条。

“情况我很清楚,我心里也很难受,可是,这是会社已定的方针,不是我个人能改变的。”

“什么!会社方针?”

“就是上级的指示,领导层定的。”

“雏道是要雇用其他拆迁施工队?”

“不,是要脱离以往的做法。”

扇木拘谨而又呆板地说:“作为泡沫经济的后遗症,因建筑债务保证问题我们公司也遭到新闻界的攻击。像捐款、洽谈、地域对策等,今后我们公司要摆脱以往旧做法的束缚,采取全新的体系,这就是来自上级的最高的指示。”

可笑!无论你说得怎么好听,黑社会依然存在,妨碍施工现象照样会有。

“前天我去过古川桥施工现场。”二宫打量一下扇木,接着说,“在卡车出入道口停了一辆奔驰车。”

“有人捣点乱也是难免的。”

“我与帮会的头目联系,帮会的头目命令奔驰车上的那两个人立刻离开。这意味着什么,您应该明白。”

到了这个节骨眼儿,请黑社会保卫施工的实情也不能不说了。“两个帮会之间一旦公开身份,以后就难以和好如初。”

“你是说100万不够?”

“是,当然不够。”

“那么,要出多少钱呢?”

“刚才已经说过了,给山本施工队支付800万。”

“施工现场保卫一事,是口头协议,多少应该通融一下。”

“如果只是山本与舟越建筑会社之间没成文的协议,那可以通融,可是与帮会之间,口头协定就是合同,要是撕毁合同的话,古川桥的工程将会一团糟。”

“哦,听起来你好像是在替帮会辩解。”

“……”混蛋,老狐狸!二宫心中暗自骂道。

“二宫先生,我和野口都是舟越建筑会社中的一个组成部分,这一点请你明白。”

“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是啊。”扇木泰然地说,野口低着头默不作声。

二宫看了看手表,已交涉30分钟了,再说下去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于是,二宫行了一礼说:“那我改日再来。”

“嗯。”扇木点了一下头,指着桌上的信封说,“这个……”

“谢谢。这个我不能要。”说完,二宫起身扬长而去。

把出入证还给收发室,二宫离开了舟越建筑会社。路旁的水银灯周围飞蛾乱舞,稻田和桑原正坐在花坛旁等他。

“怎么样?”稻田问。

“不行。”

“噢……”

“对方一直打官腔。说什么上级的方针,要与旧的做法一刀两断。”

“还有希望吗?”

“他们答应山本施工队已支付的400万,肯定给予现金支票,而余下的那400万的谈判却谈崩了。”

“那你就答应了?又不是小孩子办事。”

“我搞不清舟越建筑公司的意图,与旧做法一刀两断当然是表面上的,不是真正理由。”

稻田站起来说:“舟越建筑辞退了你们,但古川桥工地不能不找人保卫。他到底想干什么呢?”

“你能找到点线索吗?”桑原问。

“找不到。”

“二宫所长,你怎么办?”

“嗯……”

“舟越不能改变主意吗?”

“不可能。”

“好吧,别的我不管,剩下的400万由二宫企划和山本施工队给我凑齐。”桑原也站起身来,说,“这是二蝶会的经营收入,就算我答应了,上面也不能答应。”

“这我知道。”稻田说。

“古川桥的拆迁工程什么时候结束?”

“本月末。”

“我等到那个时候,好吧。”

“噢。”

“好啦,今天到此结束。”桑原摆了摆手说。

“我坐电车回去。”

稻田转过身快步走了。桑原望着他的背影,对二宫说:“你后悔了吧,接下一件这么棘手的现场保卫的活儿。”

“没办法,工作中难免有风险。”

“山本施工队会不会把我们的400万全赖下呢?”

“桑原,刚才在舟越的接待室我就在想,要是你在场的话会怎么做呢?把桌子踢翻、扬长而去,或是揪住扇木的衣领逼他。总之,你是不会任他摆布的。”二宫挖苦地说。

“我对正派的人是不会那么吼叫的。”桑原微笑道,“我的办法是,向上一级黑道上的帮会交一定数量的钱,利用他们的名声私了。我规定自己不轻易出卖自己的名声和形象。”

“如果这就是你的人生哲学,为什么还要带上徽章?”黑社会要是不恐吓、敲诈,不就和正道上的人一样了吗?二宫想。

桑原说:“大概在五年前,我们帮会所控制的一个会社想承包一家大建筑会社的工程。头儿把其他人都攻下了,只有建筑部长无论如何也不答应。于是,我们头儿让一家和我们帮有关系的侦探所去调查那个部长。那个部长是个正派人,爬山是他的惟一爱好。不好女人。有一个独生女嫁到了奈良,还有一个3岁的孙女和一个贝岁的外孙。因此,我们在过节的时候让人送去了带摆设架的玩偶一套。”

“他女儿收了吗?”

“那敢不收。三个大男人一起去她家,每个人的衬衫领上都别着二蝶会的徽章。”桑原冷笑着说,“第二天,部长就指名让那家会社承包了。”

“难道对扇木也使用那种办法?”二宫想。

“你是开建筑咨询所的,进攻舟越建筑的秘密武器总会有一个两个吧。难道现在心中真没有数?”

“我既不是敲诈人的混子,又不是收集新闻的记者。”

“你是不想弄脏自己的手吧。”桑原的每句话都令二宫不快。

“噢,有件事想问你,”二宫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你见过身上刺着蜥蜴的男人吗?”

“蜥蜴?”

“我在找一个肩头上刺着大红牡丹和黑色蜥蜴的男人。”

“什么……是在肩头染了一大块的吗?”

“不,从肩到后背都有。”

“文身的事你问文身师吧!”

“可是,我一点线索也没有,不知从何入手。”

“去黑门看看吧!那里是文身师的总部。”

在中央区的日本桥,有个叫黑门的食品批发市场。

“去黑门的哪里?”

“自己找。”

“找到文身师后,可以向他打听吗?”

“做梦。文身师嘴很严。”

“桑原……”

“干吗?这么郑重其事的。”

“请你给我介绍一名文身师,可以吗?”

“凭什么我要听你的?”

“拜托你了。”二宫低头行礼,心里却满腔怨愤。

“为什么要找他呢?”

“我被一个大块头男人揍了。”

“哦,真的?有意思。”桑原看看二宫的脸问他,“伤在哪里?”

“在腹部和后背。”

“让我瞧瞧。”

二宫脱下夹克,解开衬衫扣。伤口又开始作痛了。

“啊,伤得不轻。怪不得车里一股湿葯布味。”桑原好像不解地说,“你没还手?”

“对方是职业打手。”二宫生起一股火。

“噢,要么能打架,要么会赚钱,不然就没法在黑道上混。”

“我不是打算报仇,而是希望通过找到这位大块头男人,查出幕后指使者。”

“啊,正经人进攻黑道了?”

“这是我的本行。不管对方是谁,如果我完不成人家托付给我的工作,就赚不到工钱。”

“你真不简单啊。”

“哪里哪里。”

“好,我奉陪!”桑原从兜里拿出车钥匙扔在一边,说,“今天休息。”

二宫把皇冠停在北浜,开着宝马去日本桥。桑原心情不错,兴致勃勃地讲起5月份去拉斯维加斯赌场的事。二宫也说起在澳门玩扑克牌的事,看来西方式的赌博不适合他。如果要是说出他时常出入西城赌场的事,不知桑原会有什么反应。

从御堂筋胡同开车至千日前街,就到了黑门市场。市场中的商店都拉着铁门。二宫接桑原所指,顺着一条狭路前驶,把车停在一家小型食品超市的门前。

“在这里面,有他老婆开的店。”

楼前的小路很狭窄。车子从一家家门前摆着的盆景前擦过。不远处出现了“夹菜烤饼·千贺”的牌子。

“里面的文身师叫雕晋,在关西也相当有名。”

“桑原,你有文身吗?”

“我可没有。我连被毛毛虫叮一下都会疼得跳起来。”

下了车,两人走在胡同里狭窄的小道上。桑原伸手拉开一扇格子门。

“欢迎光临。”扎围裙的女人冲他们说,“呀,是阿保。”

“嗯。晋哥呢?”

“在家。进来吧。”

里面有两伙客人。路过服务台和客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瘟神义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