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神义友》

第07章

作者:长篇小说

在香芝出口附近,总算找到一家正在营业的咖啡店。墙上有扇薄胶合板的门,米黄色的硬纸板上贴着份饭的菜单,里面有两台扑克机,一个穿红t恤衫的学生模样的人正在专心致志地玩着。看来他好像在下赌注。

二宫吃着干巴巴的三明治,桑原要的是油腻腻的蛋炒饭外加一杯咖啡。

“那么,问题就是今后……”松了松领带,桑原一边抽烟一边说,“能让我们从小田那边赚到500万元,光靠这些材料还是不够啊。”

听口气仿佛他把这份活当成自己的了。

“干吗那么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我到极限了。”

二宫已经筋疲力尽了。从小田总业的火灾现场回来睡了四个小时,今天在清共会医院眯了半小时,总共就睡了这么一点。被茂夫打的地方已经结痴,虽然每次活动总隐隐作痛,但现在只想睡觉。即使只有几个小时也好,总之很想伸直腿好好睡一觉。

“这一点你要牢牢记住!”桑原吐了口烟说,“黑社会的争斗,以先下手为强。等躲过对方的枪后再想起来还手简直有损黑道人的名声。有犹豫不决、磨磨蹭蹭的工夫,对方早跑了。”

够了够了!我既不是暴力团也不是黑社会的人。——二宫把这句差点脱口而出的话咽了回去。

“不管是松浦还是仓石,肯定会把咱们绑架他的事告诉水谷。所以咱们必须趁水谷还没行动前,早点下手。”

“先下手倒是可以,不过该怎么对付陵南帮呢?”

“是啊,已被茂夫先告了一状。”桑原这个瘟神怪笑了一声。

“我现在不能回办公室,也不能回家。”

被桑原盯上实在是失策。痛打茂夫的事,现在想起来仍感到后悔。当时真没必要用花盆砸他的脑袋,打折他的胳膊。

“别嘟囔了!要是想回家的话,花笔钱向茂夫道歉好了。”

“我不认为用钱能解决。”

“你好好想想,揍茂夫的是我。你这家伙只不过是心甘情愿挨顿打而已。”

“根本不是心甘情愿。”

“黑道上只认钱。无论是团伙瓜葛还是个人纠纷,再难办的事都用钱来解决。哪怕是被人宰了,也还是用钱。让你这样的正经人也染指这种事,现在只能硬着头皮干下去了。”

一个很像飞车党的服务生送来一杯咖啡,低头说声“让您久等了”。从他那轻手轻脚放茶杯的动作来看,似乎他已注意到了桑原。因为即使穿着西服扎着领带,桑原仍然给周围的人一种威压感。

“你说在南街跟踪过桥本,给我详细讲讲。”桑原喝了口纯咖啡说。

“11日傍晚,富南的文化会馆要举行教育局长的出版纪念会。桥本为了给市议会议长内山荣三拍马屁,一个劲地往桌上递啤酒。寿司。之后,一个叫南原的议员和桥本从会场悄悄溜出来……”

从本藏环境开发的水谷出来迎接桥本和南原开始,二宫讲述了他在笠屋盯的南岸、千年町的“spoon”跟踪桥本,直到查清他的情人亚美。

“从‘spoon’出来后,在回途中被陵南帮的人盯上了。”

“水谷在富南的宴会上没有露面吗?”

“我是在文化会馆的停车场,遇见桥本和南原的。”

“这么一说可真够怪的。如果水谷打算带桥本去南街的话,可以到会场去接他嘛。”

“是啊,桥本和南原偷偷摸摸出了会场,好像要躲开谁似的坐上银灵车。”

“从那儿入手,大概能找到调查桥本的方法。”桑原一只胳膊支着桌子,略有所思地说,“好,接下来找那个叫亚美的小妞。大概她在枕边话中从桥本那里知道不少事吧。”

“但不知道她在哪里。”

“傻瓜,你没事先调查一下?”

“听说住在浪速区的幸町。”

“就这些?”

“好像是15层的新公寓楼。”

“幸町的15层高的大楼……”桑原暗自高兴,说,“那样的高层公寓楼,没几栋,数得过来。”

“真要去幸町?”

“傻站在那儿干吗?磨磨蹭蹭的话,天都亮了。”

星期四,清晨4点。

浪速区幸町位于难波往西一公里处,夹在千日前大街和道顿堀川中间,是一条并不宽阔的商务街。他们沿着阪神高速公路的高架线,驱车在千日前大街上。这附近很少有高层楼,所以沿难波一线往北开出50米后,正好看见一栋15层的楼。

“那是公寓吗?”

“不,是办公楼。”

一楼是婴儿衣料公司,哪个楼层都没有阳台。然后他们向左转,由一街开往二街。在新难波地区的银行旁边,有一栋高层公寓楼。15层。

“是这个吧。”

“也许。”说完,他们停下车。

楼体的墙上贴着白瓷砖,犹如竖立的火柴盒一样又细又高。正门檐上贴着“海姆·劳露”。

桑原拿出手机,拨通查话台。

“西村亚美。浪速区幸町的‘海姆·劳露’。”

等了一会儿。“对不起,没有。”对方挂了电话。

“可能不是用那个名字登记的吧。”

“会不会用桥本健夫。”

“是啊……”桑原又打了一遍,仍是查无此人。

他们又往前驶,在三街转了一圈,也没发现15层的大楼。

“只有刚才的‘劳露’。”

“怎么办?”

“真是15层的公寓楼吗?”

“我是向‘spoon’的小姐打听的。如果错了的话,也是毫无办法了。”

“明白了,回那儿去!”

车子又开到“海姆·劳露”旁停下。此时东方已经发白,野狗正四处翻弄垃圾找食吃。

二宫从车上下来,登上“海姆·劳露”的楼梯。狭窄过道的尽头有一扇玻璃门,左侧墙上安有自动数字式按钮。

果然没错!二宫咂咂舌,回到了车里。

“不能闯进去,因为这是电子控制门。”

“信箱呢?”

“在门的里面。”

“好了。等送报纸的来了再把我叫起来。”桑原一头倒在座椅上睡下了。

二宫吸了口香烟,担心起停在北浜的皇冠车来。到了早晨,它一定会被交警用拖车拖走,没办法去取回了。

忘了和小田联系了。如果他知道了本藏环境开发和神荣土砂都瞄准三泽谷暗中活动的话,会有怎样的反应呢?

那场轮胎火灾,大概是白耀会、陵南帮,或是其他组织干的吧!

但是为什么到了现在,妨碍工程的事才动真格呢?小田总业计划在天濑建立垃圾处理场,是去年10月份的事。而整整过去半年,本藏环境开发和神荣土砂才开始动手,这又是为什么呢?水利工会会长桥本的反戈,可能是水谷的圈套,那么神荣是否也给桥本施加压力了呢?小田说过,建天濑垃圾处理场预计可获5.5亿的经济利益,但那是6年乃至7年的总计。纳税自不待言,作为投入资本的贷款每年还必须付利息。即使能按期开始营业,年均收入也只有4000万左右。如果说为了争夺这份经营权,本藏环境开发与神荣土砂就动用黑社会,从情理上讲也不值得。而且,事实是仓石首先对神荣土砂讲了三泽谷的处理场计划,而神荣土砂却置之未理。

正在这时,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宝马车的后面。有个身穿夏威夷衬衫的男人和一个穿超短裙的女人下了车,朝楼内走去。二宫来到车外,向两个人问道:“对不起,请问您是住在这座公寓的吗?”

“嗯,是啊……”女人回过头来。

“有个叫西村亚美的人住在这里吗?”

“西村……”

“我是在她工作的地方打听到的,”二宫灵机一动说,“有点急事现在必须通知她。”

“我们和楼内其他住户没什么来往,不认识。”

“看一下信箱不就知道了吗?”那位男士说。

“啊,对呀。”那个女的毫不戒备地说完,就按了电子门的门号。

7、8、9、0、#——二宫边看边记着。

走进门厅,那一男一女乘上了电梯。二宫来到信箱前,发现每层楼都有四个房间,信箱前面插着手写的卡片,而802号卡上写着“西村亚纪子”。

就是她。

桑原还在玻璃门外,只听哐啷一声,二宫打开电子门,桑原走了进来。

“怎么样?”

“就是这个吧。”二宫指着802信箱说。

“如果咨询所倒闭了的话,你可以办一个信誉调查所了。”

二人上了8楼,隔着电梯左右各有两户。802室厨房窗上面的荧光灯还亮着,隔着拉门能看见里面的锅碗背影。

“亚美在里面。”桑原说着就去按对讲机的按钮。

“可别动武呀!”

“男子汉不会打女人的。”

又按了几遍,里面终于有人回答了。

“谁呀?”睡意朦胧的声音。

“我是二宫,因桥本先生的事,想麻烦您一下。”

“桥本先生怎么啦?”

“工作方面的事。在水利工会常蒙桥本先生的关照。”

“等一下,我开门。”

门打开一条细缝,还挂着链条。亚美只露出半个脸。

“对不起,在这个时间来打扰。”

“到底要干什么?”

“我知道,这样做很不礼貌,但由于天濑水利工会的情况,有几件事想问你。”

“我还以为桥本先生病倒了呢。”

卸了妆的亚美,脸色苍白,毫无生气。她说:“我这个地方,你怎么知道的?”

“富南市的议员,名叫南原说的。”

“我不认识这个人……桥本先生嘴也真不严。”

看来,亚美已不记得二宫去过“spoon”的事了,只是说:“请回吧,我没什么可说的。”

“对不起,水利工会的事,务必……”

“有完没完,我已说过了,请回去!”

亚美要关上门,桑原把脚伸到门缝里垫上。

“干什么?我要叫警察啦!”

“叫吧,我们并没干什么。”

桑原拽起衣襟上别的徽章给她看看,说:“两个大男人特意来拜访,别那么凶。”

“怎么,你威胁我?”

“我并不想进去,只希望你能给我5分钟时间谈谈。”

“我讨厌你们黑社会的人。”

“我当然也不喜欢。”

“我真叫了,警察!”

“别,等一下,我……”

亚美转身不见了,脚步声越来越远。然后传来了打电话的声音——“喂,喂。”

“不好,真打电话了。”

“妈的!”

桑原一转身,朝电梯跑去。

二人上了车,发动引擎,飞奔而去。

“好有胆量的女人啊!”桑原叹息着说。

“在这个时间去找人,太不正常。”

“什么?你说。”

“……”

“去富南!这次逼逼桥本。”

“可是,材料还……”

“已没时间了,天一亮水谷就会动手,陵南帮也不会坐在家里呆着。那个女人肯定会给桥本打电话。”

“事情弄大了。”虽然不能全怪桑原,但现在必须收拾这副烂摊子。

“喂,小田给你的同意书在哪儿?”

“放在办公室了,西心斋桥的。”

“所长,你可成大人物了。”桑原咋了咋舌头,说快回办公室。

清晨5点30分。

二宫下了车,长长地伸了一个懒腰。灰白色的天空低垂着浓厚的乌云,就要下雨了。风从地面吹过,卷起一缕缕尘埃,大街小巷一扫白日的喧嚣,静得令人难以置信。阪神高速公路的高架桥下面,有个穿着长风衣的老人拉着一辆装满纸箱的人力车。

“有什么异常吗?”

“没有。”没发现可疑的车或人。

二宫拉起铁叶门,走进儿岛大厦。已建造30年,到处是裂痕的破楼是用不着电子门这种奢侈品的。他们乘电梯上了四楼。

走进办公室,二宫从抽屉里取出一个信封装在口袋里,并在办公桌上的记事本写上:“悠纪,最近这段时间,请不要来这里。”然后把剩余的湿葯布和绊创膏全带走,又从冰箱里拿出两听啤酒。为慎重起见,他打算天亮后再给悠纪去个电话。二宫这时想:悠纪听了事件的经过后,会有什么反应呢?不过,她也有很细腻敏感的一面。

“启哥,别再冒险了,会受重伤的。”二宫恩忖着悠纪的嘱咐下到了一楼。桑原正靠着墙抽烟。

“同意书呢?”

“在这儿。”二宫拍了拍夹克的胸兜说,然后又把一罐啤酒扔给桑原。

从立交桥入口进入阪神高速公路时,是5点55分还不到上班高峰,所有车辆的时速都在100公里以上。

桑原打开啤酒喝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瘟神义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