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迪姆虎——来自华盛顿的报告》

第13章

作者:长篇小说

1

1月29日下午1时30分。华盛顿。比尔蒙路1796号。

电视中的中国高级领导人目光凝重而威严,仿佛一柄利剑直刺过来,那位被称为“迪姆虎”的中国领导人令他心惊胆颤,不寒而栗。

稍稍停顿了片刻,中国高级领导人接着说:“关于台湾问题我们近来已经说了不少了。我肯定你们已经注意到,我们不再使用‘解放’台湾这个字眼。我们现在说的是,我们希望解决台湾回归祖国和完成祖国统一大业的问题。我们说,只要台湾回归祖国而且承认只有一个中国,那么我们就将充分尊重台湾目前存在的现实。……”他容光焕发的脸上始终泛着自信,和善的微笑,带着浓重乡音的声音缓慢、沉稳、平静,就像浩瀚的大海虽然表面风平浪静,但却使人感到敬畏,感到博大,感到一股惊天动地的涌动的力量。

托尼探直赤躶的上身,关掉了电视机,随后仰躺在大床上,闭上两眼长长喘了口粗气。不知为什么,“迪姆虎”那炯炯的目光让他产生了一种恐惧感,而他过去从没有过这种感觉。当然,他也从没有进行过这样壮烈的“革命行动”。“刺杀迪姆虎”,这可不是一只寻常的虎啊!他雄踞在世界东方,统率着人类最古老、最庞大的民族,他像神灵一样受到人民的崇敬和爱戴。

托尼为了消除恐惧感,急忙让特丽丝蒂给他倒了一杯酒,并和她一起卷了支大麻烟。

他发现并得到特丽丝蒂纯属偶然。

那天晚上,他将刺杀迪姆虎的行动路线和地点作了最后的勘查选定,确认设计周密,万无一失,感到非常满意,也很得意,晚餐时独自斟饮了一瓶杜松洒。强烈的酒精刺激得他浑身躁热,情绪昂然,很想找个女人发泄一番。于是,他便化装来到红色风暴俱乐部。

每次来华盛顿,他都喜欢到这所党的秘密据点寻欢作乐。在这里他像一个至高无上的统治者,可以随心所慾地挥动权杖尽情享受。哈森死后,他建议——准确地说是威逼总书记格斯·霍尔任命迈克逊·杰特担任了华盛顿党支部的书记,自然也就是成了红色风暴俱乐部的总经理。迈克逊·杰特是他颇为器重的心腹,这样一来华盛顿组织的势力便牢牢控制在他的手里。那天他尽管化了装,但一进大厅还是被杰特认了出来。新上任的支部书记忙殷勤地迎上前问他需要点什么。他说想要个漂亮女人。杰特笑着说:“你来的真巧,我这正好刚找来一位宝贝,保你满意。”他咂巴着两片厚嘴chún,将他领进表演厅,把特丽丝蒂介绍给托尼。

就在这天夜里,托尼多少了解了一点金发女郎的经历:她叫特丽丝蒂,是墨西哥州人。父亲是一名海军陆战队的老兵,在越战中被地雷炸死。不久,母亲也因吸毒过量而跳楼自杀。她失学后先在街头流浪,十六岁便开始到酒吧当脱衣舞女。

“你的确是无产阶级。一分钱也没有。”他抚摸着她说。

“是的,我恨透了有钱人,恨透了资本主义。”特丽丝蒂边吸着大麻,边忿忿不平地说。

这令托尼很感动。他没想到这个艳丽的姑娘不仅和自己有着一样悲惨的童年和坎坷的遭遇,也有着一样的信念:她和自己一样仇恨有钱人。

尤其令托尼感动的是她的献身精神,为了实现伟大的主义,她竟然毫不犹豫,心甘情愿地将自己奉献给“革命事业”的英雄——托尼。

他真心喜欢上了这个女人。他要帮她,让她成为一名自己可靠的助手。于是,他命令新任支部书记迈克逊·杰特对特丽丝蒂进行严格的政治审查。两天后,杰特便将一份调查报告送到了托尼手中。她的家庭出身,个人经历,思想信仰,都和她本人讲得一样,都完全符合人帮的政治条件。当天夜里,托尼就从杰特处找来一本鲜红的党证交给特丽丝蒂,亲自介绍并批准她加入美国革命共产党。此后,托尼便时常将特丽丝蒂唤到自己的住处,一面肆意狂欢,宣泄性慾,一面同她谈论怎样从精神和肉体上消灭资产阶级。

当然,他始终没讲明自己的真实身份和姓名。

平时,托尼来华盛顿并不住在红色风暴俱乐部。他嫌这里太喧闹,杂乱,引人注目,他也没有固定的住处,总像幽灵一样四处飘荡,行踪诡秘。但在这所秘密栖身地他却隐居了十多天,至今仍不肯离去。并不是他迷恋这里的豪华和舒适,而是要在这里完成他的计划。这是他要求“圣诞老人”特意为他选定的一处高级私人公寓,一幢后有花园,前有庭院,样子挺别致的两层小楼。坐落在乔治敦大街西侧的比尔蒙路,离法国大使馆很近,站在二楼的窗前就能望见不远处尖形楼顶上飘扬的法国国旗。这里交通便利,环境优雅,公寓内的设施也确实很豪华,很舒适。托尼和特丽丝蒂迷乱之际,差点忍不住想告诉她自己的真实身份和姓名,告诉她自己正在进行的重大行动,但他最终还是忍住只字未露。他不能忘记“圣诞老人”的告诫,不能忘记第一次部署刺杀迪姆虎计划失败的教训。当他得知菲里普和格林特分别在亚特兰大和休斯敦死于车祸时,他曾感到又惊又喜:惊的是他苦心策划的刺杀迪姆虎的计划这样快就暴露了,尽管他把哈森和那个叫李·乔治的内姦毫不留情地干掉了,可还是传露了风声,使他这项完美的计划如同水泡刚冒起来就“啪”地破碎了;喜的是他幸亏预先采取了预防措施,正好利用这些替死鬼作掩护,完成他设计的第二方案。早在杀死李·乔治的当天他就预料到这次行动可能会败露,他曾想改变计划,重新部署,但被“圣诞老人”阻止了。

“不,你应该让他们按原定计划继续行动。”这位神秘的“老人”在电话中指示道:“他们只不过是几条没有脑袋的章鱼,唯一的用处就是可以把水搅浑。而你才是一条进攻的鲨鱼。”

他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好的,我会按我的方式采取行动。”

“记住,”“圣诞老人”继续叮嘱道:“这次你要单独行动,最好再闭紧你的嘴巴。”

“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他胸有成竹地冷冷一笑,干这种事他自然不需要别人指教。

经过反复周密的勘察,他很快就重新设计了一套行动方案。为了确保成功,也为了独吞那500万美元的赏金,他决定亲自来完成这项伟大的使命。

他打发走了形影不离的保镖,中断了同任何人的联系,只身藏匿到这座位于市区的豪华别墅中,着手施实他的新计划。就在这时,他意外地结识了迷人的特丽丝蒂并把她引到了自己的藏身之地。倒不是他耐不住寂寞和性慾的煎熬,而是他太喜欢和信赖这个女人了。当然,即使如此他还是封紧嘴巴,只字未露他的“刺杀行动”。

他的计划进行得非常顺利,行进的路线,藏身的地点,进攻的方式,经过多次勘察和电脑计算都已证明准确无误。他仿佛已听见了那剧烈的爆炸声和人们惊恐的呼叫声;他仿佛看见自己拎着装满美钞的保险箱大摇大摆走进国会大厦,那些国会议员们纷纷向他鞠躬致意。毫无疑问,他引发的这声爆炸不仅震动了整个世界,也将把该死的卡特从总统的宝座上震下来。那样不管谁上台都得感激他这个“美革共”的保卫局长,都得敬让他三分。他——杰拉尔德·托尼将成为美利坚合众国的头号新闻人物。

就在他心驰神迷进入吸食大麻最佳境界的当口,放在枕边的无线电话忽然鸣叫起来,躬身趴在床上的特丽丝蒂伸手去取,被托尼搂住臀部猛力朝后一拽,将她拖开。他觉得很奇怪,这个时候谁会打电话找他呢?况且这个电话号码只有“圣诞老人”和总书记格斯·霍尔知道,难道是他们那里又出了什么紧急情况?他迟疑了一会儿,还是抓过电话,打开通话器开关。“你找谁?”

“我是梅茵霍芙。”通话器中传来一个女人粗重的喘息气。

他一怔,忙从特丽丝蒂身上翻滚下来,又追问一句:“你是谁?”

“我是梅茵霍芙——乌丽克·梅茵霍芙。”女人好像说起话来断断续续,呼吸急促,好像喉间被什么东西卡着。

“你在什么地方?”

“华盛顿,我就在华盛顿。”女人有意压低声量:“巴德尔向你问好。”

“谢谢,欢迎你到美国来。”托尼故作热情地回答。他不明白这个时候巴德尔派个女人到华盛顿来干什么?莫非——他顾不得细想,又轻声问:“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

“巴德尔让你帮我买一盒‘红卫兵蛋卷’,有个中国人想吃这玩意。”

“明白了。你什么时候要?”

“当然越快越好。”

“明天上午怎么样?”

“可以”

“我怎么送给你。”

女人沉默了一会,似乎在思考,随后说了句:“到时候我会和你联系。”便挂了电话。

托尼也关了通话器,脑子里却冒出几分疑惑:这个自称梅茵霍芙的女人怎么会知道我的电话号吗呢?哦,想起来了,不久前到巴黎参加秘密会议时,自己曾把在华盛顿的无线电话号码告诉了梅茵霍芙集团的首领巴德尔。那个家伙不仅统管着一支在欧洲最有威慑力的敢死队,而且还得到克里姆林宫的支持,势力大得很。托尼想和他联合起来,建立一支强大的国际性红色恐怖组织。巴德尔也表示赞同,并与他举行过两次密谈,此事正在积极筹划中。没想到巴德尔竞派了一个女人来到华盛顿与他联系。她来干什么呢?为什么还要一盒“红卫兵蛋卷”呢?她显然是要在这里采取一次“革命行动”。可巴德尔要消灭谁呢?卡特?布朗?某个政界要人或财团首脑?不对,巴德尔和他的幕后老板对这些人不会感兴趣。女人要“蛋卷”时怎么说来着?“有个中国人想吃。”是迪姆虎!托尼心头一亮,顿有所悟:对,这个女人一定是冲着迪姆虎来的。看来巴德尔也盯上了这只迪姆虎。当然,他也一定和自己一样,是和某个大老板谈成了这笔“生意”。可他竟然派了个女人来,而且还要用“小蛋卷”,托尼禁不住暗自一笑:“女人能干什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东方迪姆虎——来自华盛顿的报告》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