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迪姆虎——来自华盛顿的报告》

第21章

作者:长篇小说

1

1月30日中午。

泰伯森回到白宫的安全指挥中心,一进门就像一截砍断的树桩重重地倒靠在沙发上。

正在办公室值班的丹尼尔立即将一份安全情况汇总递到他面前。

泰伯森有些烦躁地挥挥手:“你能不能先给我搞点吃的?”

丹尼尔歉意地笑笑,忙吩咐秘书去端一盘快餐,并倒了一杯咖啡递到副局长手中。“我以为你在宴会上吃过午饭。”

泰伯森将咖啡一饮而尽,面容疲惫地说:“我一看见那群政客装模作样的嘴脸就恶心。”

参议院的欢迎午宴一直延续到近1时方结束。倒不是一道道精美的佳肴令宾主品尝不尽,而是一百多名参、众两院议员的热情难以平息。不管是民主党的还是共和党的,不管平时在国会山对中共当局是破口大骂的还是交口称赞的,都满脸泛笑地争着走上前或同中国高级领导人祝酒问候,或发表一通赞美中国领导人的演讲。华丽的宴会厅始终洋溢着热烈友好的气氛。这使站在一侧冷眼观望的泰伯森很反感。他奇怪这些道貌岸然的议员们怎么都像好莱坞的超级明星,一个个特会逢场作戏,表演自若。如果国会山上这群权贵们真是这样亲善友爱,中美关系怎么会仇视了二十多年呢?卡特怎么没敢惊动两院而是像间谍一样同大陆中国秘密建交呢?可见连总统也不相信这些议员。更令泰伯森惊讶的是一贯以反共亲台领袖著称的参议员戈德华特竟然也出席了午宴,竟然也会走到贵宾席同中国高级领导人握手合影。

秘书用精美的镂花托盘端来一份午餐:几片涂了黄油、夹着干酪的辣烧面包;一个黄瓜、水芸、鸡肉三明治;几颗奶油巧克力和rǔ黄色的小杏仁饼。这是泰伯森很喜欢的几样食品,特别是辣烤面包片和小杏仁饼,那酥脆香甜的味道常使他想起快乐的童年和慈祥的母亲。但他现在绝不会有这种遐想。他满脑子装的全是纵横交错的安全网络。他觉得自己就像一只大蜘蛛(他的这种想象竟然同特纳一样),正为这座城市,为这个国家,日夜不停,呕心沥血地编织着一张巨大的丝网,这张巨网的每一根丝结,每一处网眼都连接着他的思维,都牵动着他的神经。

泰伯森边吞咬着辣烤面包边问丹尼尔:“那个托尼查到没有?”

丹尼尔摇摇头:“按中方提供的地址,我亲自带人到比尔蒙路1796号进行了秘密搜查,结果一无所获,那里空无一人。”

泰伯森笑了笑:“我早料到你会徒劳一场。可人家既然郑重其事地提出来,我们当然也要郑重其事地查一下,不然这显得我们太不相信和尊重客人了。”

丹尼尔神色冷漠地问:“可你知道比尔蒙路1796号是什么地方?”

“那位罗先生说是托尼的藏身之处。”

“不,那是米尔特·格林的私人住宅。”

“哪个格林?”

“华盛顿还有几个格林,参议员米尔特·格林。”

泰伯森一怔,咬了大半口的三明治停在嘴边,好一会才放下来。在华盛顿,甚至在美国有谁不知道米尔特·格林呢?他是民主党的元老,也是参议院的巨头。早在40年代他就以罗斯福总统竞选班子的重要成员而在政坛显露头角。后来又成为艾森豪威尔、杜鲁门和肯尼迪家族的主要幕僚。他先后担任过3个州的州长,两届众院议员和三届参议员。虽说几年前他已离任退休,闭门谢客,不问政事,过起隐居式的安闲日子,但在白宫和国会山仍有相当大的影响力。在一次内阁会议上,财政部副部长施莱布特对格林的纳税数额提出质疑,仅仅是质疑,可没过三天,施莱布特就被宣布“正常退休”,灰溜溜地离开了雾谷大楼。现在,泰伯森这个小小的安全局副局长未经任何司法部门批准竟敢下令搜查监控格林议员的私人住宅,这件事若传出去不仅会惊动白宫和国会山,也会成为华盛顿各大报纸、电视中的头条新闻。泰伯森即刻意识到自己惹了麻烦,尽管他的命令曾得到安全委员会主任布热津斯基的首肯,可一旦出了问题他绝不能把责任往国家安全顾问身上推,无论是白宫的当权者还是国会山两院的统治者都不会允许他这样做。他顾不得细想,忙急声问:“格林议员怎么讲?”

丹尼尔却轻松地一笑:“我不是说了嘛,那里空无一人,老家伙带着娇妻到夏威夷度假去了。”

泰伯森一颗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沉吟稍许,仍有些疑惑:“我记得格林在华盛顿只有一套别墅,一处在乔治敦东区,一处在法拉古大街,怎么在比尔蒙路又冒出来一个?”

丹尼尔压低声音道:“去年格林夫人去世后,老家伙又娶了一位21岁的时装模特。这套住宅是他悄悄买来送给新娘的结婚礼物,产权只归新娘一人所有,家族中任何人都无权进入,也无人知晓。”

泰伯森吞下最后一块杏仁饼,用餐巾纸擦擦嘴巴,又正色叮嘱道:“这件事到此为止,不要再同任何人讲了。”

丹尼尔会意地点点头,口气挪揄地说:“那位罗先生也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情报,非要求我们特别执行小组行动,结果倒好,不仅没查到杀手,倒差点把议员的小夫人抓来。”

泰伯森嘲讽地轻叹一声:“人家既然不愿讲我们也不好深究细问,但我可以断定,给他们提供情报的人全是些骗酒钱的角色。”

就在这时,秘书竟领着罗新华推门走进来。

泰伯森忙礼貌地起身让座,接着便将丹尼尔的搜查结果简要说了一遍,但他只字没提这套房子的主人。

罗新华听后也未辩解,拉开携带的文件包取出一盒微型录音带,递给泰伯森,“请你先听听这个。”

泰伯森接过录音带不解地打量着:“这是什么?流行歌曲,还是古典音乐?”

罗新华正色道:“这是在你们行动之前一小时,托尼接到的电话录音。”

泰伯森不相信地笑了笑,把录音带交给丹尼尔:“既然罗先生说这是托尼的声音,那我们就欣赏一下。”

丹尼尔将录音磁盘插入连接电脑的播放机,并立即调出托尼的音质数据加以对照。电话录音的效果不太好,但仍能听清两个男子的对话:

“喂,你是谁?”

“圣诞快乐!”

“哦,圣诞快乐!”

“我刚刚接到气象台的预报,在北纬185度发现一股寒流,估计1小时后将有一场暴风雪袭击华盛顿,请你做好准备。”

“明白了,谢谢你的关照,我会对付这场狗娘养的暴风雪。”

“天气变了,看来你要提前动身,也要重新选择机场。”

“不,不,我不能改变计划,一分钟也不能提前,只有这个时间和地点是最好的机会。”

“你有绝对把握吗?”

“放心,我绝不会让他离开华盛顿,这里就是‘迪姆虎’的达拉斯。可我必须要有‘卓娅’的合作,没有‘卓娅’咱们的这笔生意干不成。”

“他已经到了华盛顿,你很快就会见到他。”

“太好了!你真是个了不起的圣诞老人。”

“上帝保佑你成功。”

……

丹尼尔关掉录音机,扭头对泰伯森道:“罗先生说的对,有一个人的声音同托尼的音质数据完全一样。”

泰伯森略显惊愕地站起身:“这怎么可能,搜查托尼的事我只在安全委员会上讲过。”

罗新华毫不掩饰内心的焦虑和愤慨:“可仅仅10分钟后,就有人从白宫给托尼遇风报信。”

泰伯森狠狠地扫了一眼中国特工,又将犀利的目光投向助手:“你立刻查明另一个声音是什么人?”

丹尼尔无奈地摇摇头:“另一个声音已做过音质伪装处理,无法再分离查询了。”

罗新华语气严肃地说:“由此可以断定,托尼已经把手伸进了安全委员会。”

泰伯森脸色阴沉地拧紧双眉,默然无语。

丹尼尔望了望罗新华:“罗先生,恕我冒昧问一句,你怎么能断定这个录音就是有人向托尼通风报信呢?”

没等罗新华回答,泰伯森也紧问一句:“是啊,你又怎么能断定托尼要刺杀贵国领导人呢?他可也是一个共产党领导人哪!而且还两次到过中国,也许他们谈的是别的什么事情,也许他根本就不在华盛顿。”

罗新华一怔,他没想到对方会如此固执和自负。他恼怒之下差点把欧安娜的情况讲出来,但他终于还是忍住了。其实,他也明白泰伯森不愿承认这一事实的原因,如果安全委员会里真的有人卷入刺杀中国领导人的阴谋,那不仅他这个特工头子脸上无光,就”是总统本人和他的内阁也将陷入一种十分尴尬的境地。虚伪,完全是资产阶级自私、怯懦的虚伪。

罗新华冷冷一笑:“泰伯森先生,作为中方的安全联络员,我已经将我们得到的情报及时向你们做了转达,如果因为你们不相信而未采取任何措施和行动,一旦发生意外事件你们将承担全部责任。”

泰伯森语气委婉地解释道:“不是我不相信,而是你们提供的情报太——惊人了。我不能依据您个人的断定和一盒莫名其妙的录音带就怀疑安全委员会的全体高级官员——其中包括国家安全顾问、国防部长、中央情报局局长和警察总署署长等内阁成员。”

罗新华指了指录音机:“这是托尼的声音你总该相信吧?”

泰伯森矜持地笑了笑:“在美国,只要你肯出钱就连总统和夫人作爱的录相都能给你仿造出来。这样的东西我见得多了。”

丹尼尔也笑道:“美国人和你们中国人不一样,喜欢标新立异出风头,喜欢寻求刺激,就连报纸电视也经常编造些耸人听闻的新闻,时间长了,你对这些玩意就不奇怪了。”

罗新华听他们如此一讲,也不由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几许疑惑。莫非欧安娜所讲的这一切全是“仿造”的?可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呢?真的是为了寻求刺激?为了获取金钱?不,不可能。平心而论,他对这个女人只有一面之交,确实不摸底细,而这“一面之交”又是在那种混乱下流的场所,她留给他的也是一副轻佻、婬荡的形象,但就这样的“一面之交”竟使他对这个女人产生了强烈的信任感,他觉得自己这种信任不仅来自某种直感,更多的是来自理智。如果她是在撒谎,如果她讲的一切全是“仿造”,那李·乔治的死又怎么解释呢?王东升又怎么会对此坚信不疑呢?

似乎为了进一步说服罗新华,丹尼尔又从电脑系统中调出华盛顿市区图,搜寻了一会儿,指着显示器上一处临街的宅院说:“这就是你讲的比尔蒙路1796号。我亲自带人去搜查过,不仅托尼不在,就连房子的主人也不在。”

罗新华随口问道:“主人是谁?干什么去了?”

丹尼尔望了一眼泰伯森,慾言又止。

泰伯森侧目盯着罗新华,慢吞吞地说:“我可以告诉你,这幢房子的主人是老参议员米尔特·格林,十天前他已到夏威夷度假去了。”

罗新华对米尔特·格林尚有些印象。30年前,当他还上大学时就经常在报纸上见到这个名字,自然知道这是美国政坛一个呼风唤雨的人物,也自然越发感到此事有几分蹊跷:欧安娜提供的地址怎么会竟然是格林的住处?臭名昭著的托尼怎么会藏在赫赫有名的老议员家中?这里真有什么联系,还是无聊的“仿造”?

丹尼尔也补充道:“美国的法律对国会议员的人身和住址是有特殊保护条款的,而我们的行动显然已违背了这些条款。”

泰伯森摸了一下油亮的脑门,用一种自嘲的口吻说:“罗先生,这下明白了吧,什么杀手,什么地址,这是有人在拿我们寻开心呢。”

罗新华没吭声,他仍按自己的思路在寻找答案。

泰伯森掏出香烟并打火点燃。“罗先生,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想问一下,这个提供情报的人你过去认识吗?”

罗新华本想摇摇头,讲出同欧安娜的“一面之交”。可就在刹那间,他眼前蓦地浮现出乔治血肉模糊的尸体,欧安娜那双充满了信赖和期待的眼睛,浮现出那张字迹潦乱的纸条:“u·s,内姦。”他仿佛又听见欧安娜冰冷的声音:“你知道乔治是怎么死的吗?就是向安全部门报警后被人杀死的!”

他把涌到嘴角的话又压回肚里。

泰伯森又试探地问:“他还提供了别的证据吗?”

罗新华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就在这一瞥间,他忽然发现特别执行组长的双眸中闪着一股灼人的亮光,那目光所流露的绝不是自信和轻蔑,而是一种焦虚和不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东方迪姆虎——来自华盛顿的报告》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