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迪姆虎——来自华盛顿的报告》

第22章

作者:长篇小说

1

1月30日下午3时。

米尔特·格林参议员的私人宅邸并不像罗新华想象的那样豪华气派。这是一幢临街的rǔ白色两层小楼,枝叶形的铁栅栏院门和凸出的大理石雕花窗台显示着维多利亚时代的建筑风格。院内是座不大的庭院,正中一座躶女石雕的喷泉。两侧的甬道旁栽种著名贵的树木,从挂在树身上的小木牌可以认出有苏格兰的坎普唐垂叶榆,有黎巴嫩的香柏,还有日本的蜘蛛叶枫树,中国的银杏树。院门和楼门上着锁,且都连接着报警器的双保险暗锁。但泰伯森不知用什么钥匙什么方法,竟然很轻巧地就将门锁全部打开,而且没引发一丝声响。

罗新华随脸色阴沉的泰伯森走进小楼,四下里仔细察看着。

楼内确实空无一人。一层中央是个宽敞的客厅。沙发、茶几、钢琴、电器全套着白布罩,上面落了一层淡淡的灰尘。客厅两侧是厨房、餐厅、健身房、弹子房;楼上是卧室、洗澡间和一套里外相连的书房。随泰伯森一同来的两名特工握着吸管,将每间屋子内的空气吸人一只手指粗的玻璃管内,准备带回去用电脑进行气味分析。

罗新华跨进健身房,见一旁有扇虚掩的便门,推开一看,竟是一个很大的室内游泳池,便走了进去。贴着蓝色瓷砖的水池足有三十英尺,池内的水显然已许久没换,泛着莹莹的绿色;暖融融的阳光从用几十块玻璃镶接成的屋顶倾泄下来,在水面上映出一个个金色的方块,令人有些目眩。他微微眯起双眼,像一只嗅觉灵敏的猎犬到处睃巡着,细心地捕捉着任何一丝可疑的痕迹。其实,这种可疑的“痕迹”他已发现了很多处,在卧室,在盥洗间,在餐厅,他都察觉到有人刚刚离去的“痕迹”。虽然他不能断定这个人就是托尼,但至少可以证实欧安娜提供的情报绝非子虚乌有。这正是他坚持要亲自来这里搜查的原因。可当他把这些“可疑的痕迹”—一指给泰伯森时,傲慢的安全局副局长却流露出一副不屑一顾的神态。“这有什么惊奇的,可能是格林参议员的仆人和管家,或别的什么人在这里住过。”

当罗新华进入楼后的室内游泳池查看时,泰伯林没有跟进去。他站在大厅中有些不耐烦地低声催促手下人赶快离开。就在这时,摆在楼梯旁的电话突然响了。

所有的人都被这急促的铃声惊呆了。

泰伯森两眼死死盯着黄铜把手上镶着蓝宝石的老式电话,半晌没敢动。

电话铃固执地一声接一声不停地响着。

泰伯森迟疑着,还是走过去抓起话筒。没等他开口,耳旁便响起一个暴怒的吼声:

“泰伯森!你这个无法无天的家伙,是谁指使你这样干的?卡特?万斯?还是布热津斯基?”

泰伯森用少有的谦恭的口吻解释道:“参议员先生,是这样的,我刚刚接到报警,有人要进入您的住宅行窃。”

“抓小偷是警察局的事,用不着你们安全局来管!这是白宫的一个阴谋!我要向国会指控你们!”

“参议员先生,这完全是我个人的过失,和白宫没有任何关系。”

“不,我不听你的狡辩,你马上给我滚出去!快滚!”

对方忿忿地挂断电话。

泰伯森呆呆地愣了一会儿,才慢慢放下话筒。抬头见罗新华拎着一件米黄色的潜水衣站在身边,垂下眼皮什么也没说。

罗新华目光坦诚地望着他:“泰伯森先生,对不起。”

泰伯森勉强笑笑:“没什么,希望你不要再使我犯这类错误了。”

罗新华半是宽慰半是反驳地说:“搜捕杀手是你的职责,这怎么能说是错误呢?”

泰伯森扭转身,面孔冷硬得像一块铁板:“这是美国,不是贵国,这里讲的是法律,不管你什么动机,什么职责,谁违反了法律谁就要受到惩罚。”

罗新华讥讽地笑道:“贵国的法律是不是有欠公正,我们刚刚开始采取秘密行动,竟然就有人向远在夏威夷的格林议员通风报信,这种人是不是更该受到惩罚呢?”

“这没什么奇怪的,这个老家伙在华盛顿政界混了几十年,到处都有他的眼睛和耳朵。”泰伯森拍了拍秃亮的额头。“这只怪我太轻率了。”

罗新华又问道:“可在我们到来之前一直有人藏在这幢房子里,为什么没有人向他报告呢?”

泰伯森疑问道:“你凭什么认为有人藏在这里?”

罗新华抖了抖手中的潜水衣。“很多迹象都证明了这一点,你看这件潜水衣上的水渍还没干,显然在几小时前还有人使用过它。”

泰伯森漠然地扫了一眼,挪揄地笑笑:“罗先生,建议你搜查到的这些可疑迹象赶快向华盛顿警察局报告,我的职责不是保护议员的住宅,我也不想被总统解职。”

说罢,泰伯森大步朝门外走去。

2

托尼一边轻轻拍打着方向盘一边悠然地吹着口哨。拉伯基尼牌越野轿车像一头发疯的野牛沿着帕塔克森河畔的九号高速公路风驰电掣般地狂奔着。灰蒙蒙的山峰已被远远地甩在身后,渐渐同天边浓重的云层溶为一体。在公路前方也隐隐现出摩天大楼的轮廓,仿佛一幅幅蹩脚的剪影贴在铅色的天幕上。一百多年前,南方军司令葛兰特·约翰斯敦在牛溪战役大获全胜后就是沿这条路凯旋而归的。当然,那时没有高速公路和越野汽车,胜利的将军也只能骑在马屁股上颠回华盛顿。据说得胜的士兵们一边在这条原是沙石铺成的大道上行进,一边用来福枪的通条和刺刀猛力敲打缴获敌人的头盔和盾牌,以示欢庆。疯狂的击打声绵延数十里,惊天动地,很是雄壮。这情景恰被一位流浪的艺人看见,他灵感突发,将这嘈杂壮观的击打声标上音符,并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星条旗永不落》。

此刻,托尼正兴致勃勃地吹着这支欢庆而昂奋的曲子,愉快的心情不亚于当年凯旋的葛兰特将军,甚至更亢奋,更得意。在他看来,葛兰特算什么,牛溪战役算什么,比起他的“刺杀迪姆虎计划”太微不足道了。葛兰特只不过解决了美国南北两支军队的一场冲突,而他却要改变世界东西两个大国的命运。虽然他没有统帅千军万马,可他却拥有最先进的杀人武器,那个“卓娅”就静静地躺在他身后的皮箱里。他不知道俄罗斯人是怎么搞出这种玩意的,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起这么一个充满浪漫色调的名字,但他很喜欢,不论模样,性能还是名字,他都很满意。他相信威力无比的“卓娅”一定能成功。想到这他忍不住嘿嘿笑出了声,他仿佛看见华盛顿大街上燃起一团爆炸的火球。

汽车驶到链桥前的三岔路口,拐上链桥便进入华盛顿市区,但他却没让车头拐弯,而是沿高速公路继续向东开去,一直穿过冷清的林肯公园和静静的阿林顿军人墓地。

10分钟后,拉伯基尼轿车停在了华盛顿国际机场的停车场上。托尼锁好车门,走进候机大厅,径直来到供旅客存放贵重物品保的保险柜前,不慌不忙地打开一扇铁门上标有ku214字样的密码锁,从柜子里取出一只精巧的棕色密码箱,随后又从容不迫地返回轿车内。他把密码箱拿来放在大腿上,慢慢转动刻有一圈阿拉伯数字的锁钮,接着拇指轻轻一摁,箱盖“嘭”地一声自动打开。他的双眼也像弹开的箱盖猛地睁大了许多,两只深陷的眸子迸闪出幽幽的亮光:镶衬着雪白缎面的箱内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十几摞崭新的大面额美钞,箱盖的内袋斜插着一本护照和一张机票。他抽出护照看了看,海蓝色的封面上印着一面鲜红的标有月亮和星星的土耳其国旗,在他的照片下盖着一枚大国民议会的钢印。飞机票的终点竟是博斯普鲁斯海峡西岸的伊斯坦布尔。他不明白“圣诞老人”为什么要让他冒充土耳其人,为什么要让他躲到遥远的黑海边。而他连一句土耳其话也不会讲。这一定是个圈套。他早听说过土耳其军界首脑同白宫和五角大楼的某些要人关系密切,特别是总参谋长埃夫伦曾多次秘密访问华盛顿,还将几十名美国军官运往他的军队中担任高级顾问。他要逃往土耳其避难无疑等于往陷阱里跳,埃夫伦和那些美军高级顾问会像碾死一只臭虫一样将他无声无息地消灭。

“他妈的,老子才不会上当呢!”托尼冷笑一声,将护照和机票撕成碎片扔进保险箱,又“叭”地锁上箱盖。其实,他要求“圣诞老人”提供护照和机票只不过是玩了个小小的障眼法。一旦刺杀迪姆虎计划成功后,怎么逃走,逃到什么地方,他早已做了精心安排。他点燃支香烟,躺靠在车座背上慢慢吸着。一架刚刚起飞的飞机从他头顶掠过,呼啸着冲向苍茫的天空。他想:再过一天自己也要乘着飞机飞向那个自由而快乐的远方,那时候他将把一个震惊世界的谜团留给这座肮脏而可恨的城市。

当托尼返回华盛顿市区时天已黑了下来,五彩缤纷的灯光照得人眼花缭乱,为了抵挡讨厌的噪音,他拧开收音机,一位女播音员正播发着当日新闻:

“……掌握着中国最高领导权的高级领导人今天上午在白宫对卡特总统说:在任何限制战略武器条约的问题上苏联人都可能进行欺骗,但是他并不反对美国签署这样一项条约。据白宫的高级官员透露,中国客人对卡特提出了以下两点警告:一,对苏联人是不能相信的,如果美国坚持条约中关于美国方面的条款,它就会失去战略优势,这项条约将限定各方可以拥有的核投掷系统以及战略导弹和轰炸机的数目;二,美国一定不要期望一项限制战略武器协议会在同俄国人打交道方面带来任何其他好处,这就是说,所谓的‘限制’概念对莫斯科是行不通的。……”

托尼知道这是中国人在抡起卡特的手掌打勃列日涅夫的耳光。这家伙真是一只凶猛的迪姆虎!托尼明白,苏联人对这一切会比自己更清楚。骄横的北极熊绝不会对此保持沉默,他们一定会采取行动阻止这只迪姆虎的美国之行。这使他不由又想起那个向自己索要“红卫兵蛋卷”,自称叫“梅茵霍芙”的女人,那小妞来华盛顿的目的显然是冲着“迪姆虎”,也显然是接受了莫斯科的指令……准确地说是接受了一大笔卢布。谁都知道,西蒙·巴德尔是一个狂热的亲苏分子,对克里姆林宫历来俯首称臣,唯命是从。何况苏联人出的价码也一定比美国人高,他们干这种事总是很大方的。托尼觉得自己向“圣诞老人”讨的价钱有点太低了,只要他妈的200万,真便宜了那个资产阶级狗杂种。好在他给自己送来了“卓娅”,而苏联人却没有想到这一点。那个自称“梅茵霍芙”的小妞竟然还想用“红卫兵蛋卷”消灭迪姆虎,真是蠢到家了。他自得地嘿嘿一笑,决定尽快把“红卫兵蛋卷”给那个小妞送去,免得以“革命领袖”自居的巴德尔责怪自己不讲同志情谊。

“……另据哥伦比亚电台特派记者海伦·托马斯报道:今天中午,参议院外交委员会在议会大厦设午宴欢迎来访的中国副总理。一百二十多名参、众两院的议员出席了宴会。参议员珀西在午宴上向这位世界著名的共产党领袖敬酒后,请他谈一下中美贸易的前景。他说:‘中美两国关系正常化将会扩大包括发展贸易在内的双边关系的机会。我们需要许多东西,而你们有许多、许多好东西。当然,条件必须合适,必须平等。我可以告诉各位,中国打算进口许多东西,包括引进资金在内。这就存在着一个付款问题。我们没有那么多美元,因此中国的商品应该能够在美国市场上出售。现在仍有一些法律方面的障碍,我相信通过你们为排除这些障碍所进行的努力,中美两国一定能成为很好的贸易伙伴。’这位具有经济学家头脑的副总理还坦率地告诉议员们:他这次访问带来了许多企业家、科学家和经济学家,他将同美国政府签定十几项贸易、航空、海运关系、文化交流和科技合作方面的协定,其中包括中国将购买一台价值两亿多美元的高能物理实验用的大型粒子加速器和一套数亿美元的卫星通讯系统。此地观察家普遍认为,中国领导人此次访美不仅为中国的经济腾飞寻找新的能量,也为美国衰凋的国民经济注入了一针强心剂。这对两国政府和人民无疑都是值得庆贺的壮举。……”

3

罗新华离开比尔蒙路的格林住宅后,先返回布莱尔大厦向王枫简要汇报了一下搜查经过。他刚讲完,便接到泰伯森打来的电话,请他马上到安全指挥中心。

罗新华不知发生了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东方迪姆虎——来自华盛顿的报告》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