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迪姆虎——来自华盛顿的报告》

第30章

作者:长篇小说

1

2月1日清晨。7时30分。华盛顿。

托尼沿“秘密通道’很顺利地便进入了警戒区,来到了那座被他称为“隐蔽制高点”的高层公寓的地下停车场。他掏出手帕很细心地擦了擦溅在西服上的几点污水,见四下无人,径直走到一辆英国产的“tvr”牌轿车前——这是两天前他存放在这里的。银灰色的车身上已经落了薄薄一层灰尘。他打开后箱盖,拎出那只长方形的硬壳旅行箱,正要转身离去时,忽听背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先生,请等一下。”

他愕然回首,见从水泥柱后闪出一位身着橄榄绿制服的黑人警察,手中提着根电棍不慌不忙地朝他走来。这个黑鬼,他怎么会躲在这里?托尼不动声色地望着渐渐逼近的黑汉。来人约三十开外的年纪,臂膀粗壮得像个重量级拳击手。虽然穿着警服,但帽檐和胸前却没有警徽,腰间也未佩手枪,显然是个杂牌货。他在距托尼两步远的地方站定,举起一只手磕了磕帽檐。“对不起,我是这里的保安警卫彼得,我已盯了您好一会,我不知道您是怎么进来的,那边根本没有门。”

托尼温和地笑笑:“哦,彼得先生,您好,是这样的,我记错了停车的位置,进来后先到里边转了转。”

彼得瞅了一眼不远处的英国跑车,又警觉地打量着他:“这是您的车吗?”

“当然,我已在这里停放了两天。”

“您是新来的房客?”

“对,两天前从拉斯维加斯来的。”

“住几层?”

“7层,712房间。”

“能出示一下您的钥匙吗?”

“可以。”托尼放下皮箱,双手在衣兜里摸索着,却掏出一根红色尼龙绳。“真不凑巧,钥匙卡我没带在身上。你知道,我只是下来取一下箱子,所以就没锁门。”

“这种情况经常有。”彼得表示理解地点点头。但他那微笑的目光中分明含着几丝嘲弄和敌意。“您的旅行箱很漂亮,但愿您没把箱子的钥匙也忘记在房间里。”

“我这是密码锁。”

“哦,那太棒了,如果不介意,请打开一下好吗?”

“有这个必要吗?”托尼用手指捻动着像小蛇一样柔软的尼龙绳,笑眯眯地望着对方。

“很有必要。”自称叫彼得的黑人警卫跨前一步,用警棍轻轻捅了捅托尼的裆部。“老兄,你在撒谎。712房间住的是玛丽娅太太,那是个非常风流的寡妇,而不是你这长着硬家伙的下流坯。”

托尼粗俗地咧嘴笑道:“玛丽雅大大的确很风流,是她请我来的。我们在一起整整一天一夜,你猜结果怎么样?”

彼得颇感兴趣地朝前倾了倾身子。

“我用这根家伙,就这样——”托尼突然劈手夺过警棍朝对方脸上重重一击,就在彼得发怔的当儿,他手中的红色尼龙绳已准确而疾速地缠在彼得的脖子上,再猛转身将黑人警卫仰面悬背在背上,朝一旁的“tvr”牌轿车拖去。

死死勒紧的尼龙绳如同一把锋利的刀刃深深切进彼得的喉管中,憋得他双目凸出,鼻腔喷血,两只手拼命向上伸张着,似乎想要抓住点什么,但很快就无力地耷拉下来。

托尼重新打开“tvr”牌轿车的后盖,把彼得的尸体扔进去,又“嘭”地锁好,这才整了整有点歪斜的领带,拎起旅行箱朝通往楼顶的楼梯口走去。

沃恩克是“红色风暴俱乐部”一位有窥探癖的调酒师。三楼拐角的一座小阳台是他施展诡计的舞台之一。这种邪恶而又激动人心的召唤,让他无法安宁,他来到后院的车库前,抓住那棵冷杉树的枝杈,动作熟练地攀上房顶,弯腰紧跨几步,再爬过一段水泥抹面的高墙,沿着一根下水道向上攀登两米左右,就来到那熟悉的小阳台,可以窥探侧面的一个房间。灯亮着,他从窗帷的缝隙朝屋里望去。一个赤躶身体的女郎被捆绑在大床上,丰满的双*和雪白的肌肤像玉雕般闪闪发光,虽然浓密的金发遮住了半边脸,但他一眼就认出了是新来的脱衣舞女特丽丝蒂。这个美人胚子不知又和哪个性虐待狂搞到了一起,居然玩起这样把戏。看着看着,他突然觉得不对,她的下身怎么有一个圆圆的黑玩艺?沃恩克定睛细看,吓得他浑身一颤。还有一把细细的金属丝拉到房门上,是炸弹!他几乎发出惊叫。就在此时,他听见一阵尖厉的警笛声由远而近,两辆闪着红灯的警车疾驰而来,在俱乐部大楼前戛然停下。

2

当罗新华紧随泰伯森冲进售报亭的刹那间,便意识到已经来迟了。两名特工死得很平静,身上没有任何伤口,也没有一丝血迹。年轻的马尔斯伏坐在小窗前的折叠椅上,整个面孔紧贴着望远镜的支架,好像仍在向外观察;身体微胖的沃克卧倒在门口,一只手五指张开向前伸去,仿佛临死前要抓住什么,或者要展示什么。

泰伯森扒开两个死者的上衣看了看,在每个人的后胸部各有一个绿豆粒大的针眼,四周渗出一圈乌黑的血渍。他咬着牙狠狠地骂了句:“狗狼养的,用的是电手枪。”

罗新华记得不久前曾在一份材料上见过有关这种新型武器的介绍:该枪依靠电子激光的冲击力,可以连续将五枚微型子弹射出三十多米。每颗弹头都装满二甲基简硷——这是一种从番木鳖中提取出来的烈性毒液,射入人体后会立即麻痹中枢神经,使人在三秒内窒息死亡。当时他曾叹服美国人发明的这种暗杀武器真他妈现代化。没想到如今这“现代化”的玩意竟让自己遇上了。他怔怔地望着泰伯森,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眼前的情景的确让他有点不知所措。

泰伯森铁青着脸四下搜寻着,极度的愤怒和仇恨使他的两眼闪着饿狼般的凶光。他似乎想在这窄小的售报亭内捕捉到凶手的影子,然后扑上前将他撕碎吞噬。但他失望了。狡猾的杀手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从马尔斯和沃克死后的姿势上可以看出,他俩是在毫无戒备的情况下被人从背后开枪打死的,凶手显然是熟人,而且枪法非常老练。两具尸体上的弹孔都在同一个部位,两颗弹头也都准确地射入心脏。

泰伯森粗暴地一把扯下遮挡窗子的布帘,盖在沃克已冷却的躯体上。

罗新华好像忽然发现什么,轻轻说了句:“等一下。”随即伏下身撩开布单,两眼久久地盯着沃克伸开的手掌。

这位体魄高大的老特工在中弹后竟然转过身扑向凶手,也许他在临死的刹那间抓住了凶手的什么部位:脸颊、手腕或是胸膛。罗新华握住沃克已变得僵硬的手指细细察看着,果然在食指和中指的指甲缝间有一丝褐色的残留物。很像是凝固的淤血,却又比血的颜色轻淡些。他跪在地上,将脸紧贴住沃克的手指闻了闻。突然,他像被人狠刺了一针,忽地站起身,冲泰伯森急声吩咐道:“请马上化验沃克的指缝。”没等泰伯森回答,他已奔出售报亭,直朝马路过面的俱乐部冲去。

泰伯森忙带领几名特工紧随其后,也冲出售报亭。

守在俱乐部门口的两个保镖慾上前阻拦,被罗新华挥拳击倒。

泰伯森掏出证件厉声吼道:“闪开,我是联邦警察!”

两名保镖忙知趣地退到一旁。

泰伯森追上罗新华,喊了声:“快,上三楼!”

昏暗的大楼内一片沉静,杳无人影。

在三层楼梯口的拐角处,罗新华同迎面奔来的一个瘦高个青年撞个满怀。他恼怒地揪住对方的衣领,厉声问:“托尼在哪?”

神色慌张的调酒师沃恩克摇摇头:“我、我不知道。”

泰帕森也紧问一句:“哪间是305号房间?”

沃恩克指了指左边的走廊:“顶头的那间就是。”

罗新华转身刚跑了两步,又听高个青年惊恐地喊了句什么。他没听清,也没理会,继续朝走廊左边的尽头奔去。

泰伯森却猛地收住脚步,扭头盯着一脸恐惶的年轻人:“你说什么?”

沃恩克两手在身上比划着:“炸弹,女人这里夹着炸弹!”

这时,罗新华已冲到了305号套房前,正要抬脚踹门而入,忽听泰伯森急吼一声:“别动门!”

罗新华不由一怔,猛然收回已抬起的右脚——其实他并没听清泰伯森喊什么,但那声嘶力竭的声音足以使他震颤。他愕然地回身望去,只见泰伯森像只扑食的野豹张着大嘴狂奔过来,猛力一掌将他从门前推开。

“别动这扇门!”

罗新华不解地望着他:“为什么?”

泰伯森大口喘吁着:“托、托尼装了炸弹。”

罗新华定定地盯着紧掩的房门,仿佛杀手托尼随时会举着炸弹冲出来。屋子里死一般的寂静,这种寂静证实了他的预感,也越发加剧了他心中的不安,他明白欧安娜已和那俩名特工一样惨遭不幸,而这种不幸的结局又和自己的失误有着某种联系。

泰伯森命随来的特工守住房门,他却紧跨几步,攀上走廊尽头的玻璃窗,侧身钻到楼外,两脚蹬住凸出的石条将整个身子紧贴住楼壁,一点点向第一扇窗口移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东方迪姆虎——来自华盛顿的报告》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