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妙的约会》

两个面孔

作者:长篇小说

铁窗打开了。

“崔基凤,释放了!”

随着一声轻松的喊叫,监牢里响起了一阵嗡嗡的声音。本以为马上要作为杀人犯送交检察署的嫌疑犯突然获释,使得监牢里的人騒动不安,个个都跟他握手道贺,但他本人反到神情淡漠。

这一阵各种案件的嫌疑犯受到崔基凤人格的熏陶,对他都有好感,所以都舍不得跟他分手,真心祝贺他获释。

河班长郑重其事地向他道歉。然后向他说明之所以不得不放他的理由。

“所以……我们认为那两个男女是这次事件的案犯,现正在追击中。这一次真让你受苦了,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是好。我代表警方向你道歉。”

对于释放崔基凤不是没有争论。特别是局长表示反对,他认为第三者尚未抓到,释放崔基凤为时尚早。但是河班长坚持自己的主张,把他顶了回去。河班长如此强烈地坚持推行自己的主张还是第一次。他说再让崔基凤处于拘留状态是蹂躏人权,也是警察的粗暴。结果,局长也只好接受他的主张。

河班长很想听听崔基凤的意见,但他对自己的获释什么话也不说。河班长正准备再次到汉城去,便对崔基凤说,如果他要去汉城就一起走吧,崔基凤答应说好。河班长带领四名部下向汉城进发,汉城组的班长也跟部下一起离开那儿去汉城。这么一来,k警察局就突然使人感到空荡荡的了。

河班长在汽车里和崔基凤并排坐着。因为即使是在去汉城的时候,他也想跟崔基凤谈谈话。

天空很阴沉,好像马上要下雪,风刮得挺猛。

“到了汉城,你打算怎么办?”

河班长担心崔基凤将来的出路。经受了难以言说的侮辱,又被学校赶了出来,他的出路不能不使人担心。

崔基凤本来把头转到一边看着窗外,现在把视线转向前方,说:

“唔,还不知道。不过,总得先去向母亲打个招呼,然后……还不知道。

“妙花小姐的问题,你准备怎么办?”

“只要力所能及,我想找她。尽管不大可能找到,我也不愿无所作为。”

“你对吴妙花怎么看?”

崔基凤被这个问题问得闭上了嘴巴。河班长等他回答等了好半天,可崔基凤就是尽量回避。他只要一想到吴妙花,就好像很难过,面色阴沉,闷声不响地望着窗外。

河班长换了个话题:

“案件的发端……可以认为是在十二月二十四日晚上开始的。自从那个不明身分的女人打了一个电话给你以后,事件就开始了。种种证据和情况说明了这一点。崔先生是怎么看的呢?”

“对。我也是这么看的。要是我不接那个女人打来的电话,这些事情也许就不会发生。”

“你认为那女的为什么要打这个电话?”

“起先我认为是一个认识吴妙花的女人,了解到吴妙花在结婚前两天还在偷情,忍不住给我打了个电话。因为这种事情是常有的。特别是女人嫉妒心强,完全会干这种事。可现在想想,好像不单纯是这一类电话,可能有更大、更复杂的企图。”

“看得对。我也认为是这样。这个电话起到了这个案件的点火的作用。后来所有的情况就都变得对你不利。结果把你打成了杀人犯,差点要在监狱里度过一辈子。虽然没有那样,崔先生也失去了许多东西。失去了名誉,失去了工作,甚至失去了妻子。我认为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有计划地安排好的阴谋。他们达到了预期的目的。他们为什么要置你于死地呢?”

“不知道。”

“你有没有做过跟人结怨的事呀?”

崔基凤摇摇头。

“置崔先生于死地,就是置吴妙花小姐于死地,所以也许是针对吴妙花小姐而采取的行动。不管是什么情况,都没有得到证实,还说不准。只有一点是明确的,这事是案犯们有计划安排的。不过,他们通过干这种事能得到什么样的好处呢?如果什么好处也没有,他们会于这种事吗?他们杀死了两个人,其代价是什么呢?”

河班长好像求援似地看了看崔基凤。

“唔,到底为什么,我弄不清楚。”

“你认识一个叫许文子的女人吗?好像是美国侨胞。”

“不认识。”

“许文子是两个嫌疑犯当中女方的名字。男方的名字还没弄清楚。”

“许文子……不知道。”崔基凤慢慢地摇摇头。

“那女人和男的从二十六日到二十八日住在h饭店,这事已搞清楚了。所以可以认为,他们是了解崔先生和吴妙花小姐的。这儿需要注意的一点是,他们怎么会打听到崔先生夫妇要到雪岳山去度蜜月。你们起初不是决定到济州岛去度蜜月吗?”

“对。是这么回事。但天气不好,才突然改变方向,去雪岳山。”

“改变计划是几点钟?”

“婚礼结束以后,大概是两点钟光景。”

去济洲岛的飞机到底开不开,是下午两点才弄清楚不开的。于是崔基凤根据吴妙花的意见决定去雪岳山。这种事不可能是秘密。参加婚礼的宾客如果要打听的话,完全可以打听到。崔基凤把这一点告诉了河班长。河班长也肯定这一点。

“不过,尽管不是秘密,细想起来这事也不是谁都会知道的。只有家属和要好的亲朋至友才会知道,你说是不是?”

崔基凤对此表示同意。是的,这事只有家里人和至亲好友才会知道,并非超出这个圈子的人一下子就能知道的。

“如此看来,我认为案犯也许就在人们意想不到的、靠近你们的地方。但不能下结论。”

河班长小心翼翼地说。他观察着崔基凤的反应,接着说下去:

“这么看的理由有好几点。首先,十二月二十四日那个身分不明的女人给你打了电话。她知道你的电话号码,知道崔先生的名字,知道吴妙花小姐的名字。不是亲近的人,能知道得这么详细吗?”

不是警察就不可能说得如此尖锐。

“听下来是这么回事!”

崔基凤好像从沉醉中霍地清醒过来,视野也好像开阔了。

“要不要把当时通话的内容详细地对你说一说。”

这是痛苦的回忆。

喂,对不起。你是崔基凤博士先生吗?对,是的。……深更半夜打电

话,非常抱歉。没关系。有什么事呀?我这是为崔博士好才告诉你的,请

别误会。你听着,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对不起,你是谁呀?对不起。我

不能把名字告诉你。你不愿意听是什么事吗?这事也许会对博士先生的将

来产生重大影响。因为知道你明后天要结婚,才给你打电话的。

请说吧!吴妙花小姐是你的新娘吧?大概是的。不过,你别口口声声

博士博士的,这个称呼听起来难受。哦,是吗?我不知道是这么回事,抱

歉!那么,称呼你什么呢?喊你崔先生或者崔博士行吗?唔,好。崔先生,

你知道现在吴妙花在哪儿吗?不知道。可能的,你当然不知道。两天以后

就要做新娘的人,现在跟别的男人一块住进了旅馆,这像话吗?我气极了,

心里又憋得慌,才给你打电话的。谢谢。不过,你究竟要说什么呀?你没

有听见我的话?听见了。你是要我相信你的话?不相信,你去证实一下嘛!

吴妙花小姐现在在w旅馆正跟一个男人寻欢作乐哩!赶快去证实一下,这话

挺有趣。就这么些,电话啪的一声挂断了。

“对方连你们两个的结婚日期都晓得!”河班长说。

“在h饭店没有看见认识的人?”

“没有。”

“案犯也许就在附近,这和灯盏底下黑是一脉相通的。第二个理由是,案犯晓得你们去雪岳山,甚至还晓得你们要住h饭店。h饭店是预定的,还是直接去住宿的?”

“我以为是出发之前打电话预定的。”

“谁预定的?”

“我以为是新娘家的人,详细情况不大清楚。”

河班长心想一到汉城,就要调查这一点。

这时候,全国各地留小胡子的男人都遭了殃。凡是留小胡子的年轻男子一律要调查的命令下到了第一线的警察局,接着又下达了发现一个叫许文子的女人,立即无条件加以逮捕的命令。

全国立刻实行搜查讯问,可疑的人被带到警察局受审讯。

在w饭店鸡尾酒柜台工作的调酒师张涌洙不得不来指从被带到侦破本部来的小胡子男人。另外,凡是认识小胡子的面孔的人,比如h饭店的服务员、龙宫的舞女,也被喊到警察局协助侦破。地方警察局则随时送录像带来。录像带上拍的尽是抓来的人的面孔。目击者们要一面看画面上出现的面孔,一面要从中指出警察要找的人。但是那面孔并不轻易地出现。

也许是像泥鳅一样溜走了,小胡子和许文子都没有抓到。

徐文镐刑警到出入境事务管理所去了解许文子是否出国了。所幸有关她的档案还在那地方。那是出入境记录卡,她的入境日期是去年十一月十五日。还没有出境记录。徐刑警把那卡片照样复印一份。

1.姓名:许文子。

2.性别:女。

3.出生年月日:1946年5月9日。

4.国籍:韩国。

5.护照号码:0556974。

6.住址: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贝登街145号。邮编:94131

7.职业:

8.在韩国的通讯处:566—239×。

9.入境目的:访问。

10.签证有效期:1983.11.15-84.3.25。

11.航班:ke012。

12.登记地点:罗斯济思艾尔勒斯。

13.着陆地点:汉城。

准确地说,许文子乘kal班机到达金浦机场的时间是一九八三年十一月十五日下午八时四十分。

徐刑警估计小胡子也许会一起入境,便把那天乘同一班机入境的所有乘客的出入境记录卡一一复印下来。然后到外务部护照科去。

“这张护照的号数是复数护照号码。”

护照科的职员到里边去拿了一本很重的文件簿出来。

“这个女人是一九八一年三月十七日拿到护照的。拿到复数护照的理由是因为她和美国人结了婚,要移居美国。所以她拿到了移民护照。”

徐刑警屏息静气看着职员拿给他看的文件。这里有关许文子的情况写得比较详细。

她结婚是八一年二月十九日。尽管不知道是不是举行过婚礼,但和美国人结婚开始从法律上发挥效力是八一年二月十九日。这就是说,她是在三十五岁的时候和美国人结婚的。那美国人叫威廉欧姆·黑利。结婚的时候是驻韩美国第八军所属二十三岁的军官。三十五岁的女人和二十三岁的年青人结婚,年龄相差十二岁。

她的祖籍是全罗道。徐刑警下决心要到许文子的原籍去一次。到她的原籍去,也许能对她了解得更详细些。

徐刑警把有关她的档案全部复印以后,就算是碰碰运气,给566-239号挂了个电话。这个电话号码是许文子写在出入境记录卡上的韩国通讯处。

跟估计的一样,只有嘟嘟嘟的声音,铃不响。试了几次,徐刑警放下了听筒。等了五分钟左右,然后再打,也是只有嘟嘟嘟的声音。

他回到侦破本部,对复印来的出入境记录卡一张一张地进行检验。许文子在去年十一月十五日乘的kal ke012班机总共有三百零八名乘客。要在除了许文子以外的三百零七名乘客中找出留小胡子的青年来。这就是说,假定他是和许文子一块儿乘飞机的。

分类作业细致地进行着。

首先把女人除外,十五岁以下、五十岁以上的挑出来。剩下二百二十三名。再把他们分成三个等级。

第一级,是二十岁至三十岁、具有韩国国籍的男人。’总共四十七名。

第二级,是二十岁以下、三十一岁以上、具有韩国国籍的男人。总共一百二十二人。

第三级,具有外国国籍的男人,总共五十四名。

第一级已经出国的人有十五名,所以现在国内的人是三十二名。第二级是九十八名,第三级只留下九名。

徐刑警刚刚分好类,河班长就到了。他仔细听完了徐刑警的搜查报告,对于老是扩大侦破范围目瞪口呆。

“我要到许文子的原籍去一趟。到她的祖籍去看看,也许能对她有所了解。”

徐刑警恨不得马上出发。

“好,走一趟。让谁跟你去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两个面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美妙的约会》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