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妙的约会》

关系

作者:长篇小说

当天晚上九点钟光景,紧急派往雪岳山h饭店的刑警队打来了电话:

“二十六日晚,崔基凤和吴妙花住在h饭店这是事实。崔基凤是在二十八日上午结帐离开饭店的。然而店方不知道吴妙花失踪。他们没有听见新郎提过一句,说是新娘失踪了。所以可以认为崔基凤是在对新娘失踪严守秘密的情况下离开饭店的。然而,一个更加重要的案件在同一时间里在饭店里发生了。这就是报上已经作了报道的大学生被害事件。”

侦破班长听完了电话,心里大为吃惊。那篇报道他也看过,但并没有怎么注意,所以漏掉了这样一个事实:在同一时间同一饭店里发生了人员失踪和凶杀事件。

“验尸结果表明,大学生孙昌诗遇害是在二十六日晚到二十七日清晨。”

“吴妙花失踪是二十七日,调查一下两个案件之间有没有关系。”

“不过,这儿的侦破本部把一对名叫朴和善和金在范的年轻夫妻当作重大嫌疑犯在进行调查,好像几乎是犯人无疑。他们的看法是,大学生孙昌诗和有夫之妇朴和善有着很深的关系。两个人到雪岳山来玩,被丈夫金在范发现了,赶到饭店来杀死了孙昌诗。朴和善好像也积极参与了最后的抛尸活动。”

“如果他们确实是凶犯,那么这个案件和吴妙花的失踪就没有关系。谁知道呢?反正你彻底地调查一下,作个汇报。”

“是。”

第二天,也就是当年最后一天——十二月三十一日。早上十点钟光景,有一个年轻女人给一一二侦破本部打来一个电话:

“有事要报告,所以我打个电话。”

“噢,请说吧。”

“看了昨天报纸上发表的雪岳山h饭店凶杀案的报道,我想我所提供的情况也许可以给你们作参考。看了报上的照片,我觉得我认识那个人。”

约摸过了两小时,有一个刑警出现在庆阳饭店水碓酒吧里,找服务员密斯朴。

“小姐,刚才是你打电话给一一二的吗?”

“对,是我打的。”她后悔自己打了电话,怯生生地回答。

年轻的刑警从口袋里掏出一份报纸打开,那是有关h饭店凶杀案的报道。刑警用手指点着登在上面的被害人照片给她看。

“你说你认识他?”

“嗯。他是常来我们这儿的老主顾大学生。经常在这儿跟一个女的见面。”

“那女的像是他的爱人吗?”

“对。是爱人。”

密斯朴想起圣诞前夜的事情,咬着嘴chún。只要一想起那天的事情,她就恼火,但是,当时打了她一记耳光的大学生现在已经死了,不在人世了。对死人不能有怨恨之心,可他为什么会死呢?

“晓得那个女人的名字吗?”

“唔,知道。叫吴妙花。”

“住址是哪里?”

“不知道住址。”

“那女的是学生?”

“好像不是学生。”

“到哪儿去能见到这个女人呢?”

“不知道。”

“看见她的脸,你能认得出来吗?”

“嗯,能认出来。”

圣诞节前夕,昌诗喝醉了酒,把吴妙花的名字和电话号码写在菜单上交给密斯朴,托她打个电话,当时她把吴妙花的名字刻在了脑子里,所以她记得吴妙花的名字。她后悔当时没有把电话号码也记住。她对吴妙花非常嫉妒,至今还没有忘记为吴妙花而受到的侮辱。

“不像样的东西!”

吴妙花当时明明是这样说的。吴妙花的话语好像现在还在她的耳畔震响,所以她面孔发热。其后,孙昌诗和吴妙花就一直没有在水碓酒吧露过面,正在惦念时,却从报上看到那个男大学生死了。

“你得呆在这儿,别出去,直到来通知为止。”

刑警关照密斯朴不要离开单位,然后回去了。

十二月三十一日下午五时。

老头发现一辆汽车扔在这儿已经五天,不由得把头一斜。他无法理解为什么汽车一定要在这儿停五天。

这地方是江陵和墨湖之间的海边。那车子停在人迹罕至的松林里。松林前面有一小片沙滩,波涛不断地舔着这片沙滩。

老头走进松林去察看停在那里的车子。淡绿色的车子里没有人,车顶上的雪还没有化,依旧堆积着。车尾上贴着一个字:q。

老头身上穿着一件厚毛茄克,戴着一顶毛帽子,拄着拐杖。眼镜度数很深,腿略微有点跛,身体微胖,透出一种忠厚的味道和威严。前不久他还是一个大企业的会长,自从身体不适以后,有一天他突然把会社的经营权交给了小辈,回乡落了户。他非常喜欢小时候嬉戏的海边,天气不坏的话,他每天一定要到这儿来一次,在海边散步。

有一次他了解到某个富翁想把这一带买下,在这儿建娱乐设施,他便拿出更多的钱来把这一带买下,作为公共财产送给村里,条件是绝对不得以任何名义进行开发。

他在海边散了一小时步,然后向村子那儿走去,迎面碰上骑自行车的巡警。巡警一看见他,老远就下来走到他身边行礼。老头指着海边对巡警说:

“有一辆自备汽车扔在松林里好几天了,你去看看。”

旧的一年过去了。这是新的一年的头一天。然而各个案件的侦破员们连属于所有公务员的休假也没休息,继续一心扑在侦破工作上。侦破随处都在继续进行。实际上侦破也不可能由于休假之类而暂时中断。从这一点出发,可以认为侦察员们选错了职业。但是侦破犯罪肯定是谁都应该干的事。

水碓酒吧服务员朴美淑小姐也是一年一度宝贵的休假被冲掉了的人当中的一个。尽管她不是警官,但由于要给他们当证人,连家乡都没能回去,跟警察一块去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所以她非常后海给一一二打了电话。但是现在即便后悔,也没有用了。

公共汽车在积雪的高速公路上奔驰。年轻的巡警一上车就打瞌睡,现在还在睡觉。朴美淑撇撇嘴心里想道,真是个没意思的男人。身边坐着个姑娘还睡觉,要不是块石头,怎么会这样呢?她把视线转向窗外,眺望肃杀的冬天的景致。

专管雪岳山h饭店凶杀案的警察局侦破组通过一一二侦破本部接到通知,感到有必要会见认识被害人爱人的证人。重大涉嫌人朴和善、金在范夫妇矢口否认犯罪事实。侦破组认为接触一下证人,他们也许就不敢否认了。然而,为了要见证人,带着两个嫌疑犯去汉城,实在太麻烦。在这种情况下,让证人到k警察局来,可以说从各方面看都是经济的。上级强调联合侦破,汉城方面是不能拒绝地方警察局提出的能否把证人交给我们这样一个恳切的要求的。要是在以前,他们也许会说我们人手不够,挺忙,你们来接吧,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护送证人到k警察局的任务终于落实到一个年轻刑警身上。他由于连日辛苦,疲劳不堪,一上车就睡着了。

下午三点钟稍微过一点,他们到达k警察局。从汉城带证人来的年轻刑警跟侦破班长握过手以后,把证人交给了他。

“小姐,你到这儿来,大大地辛苦了。待会儿我买点好吃的给你。”

刑警班长一面开玩笑,一面带朴美淑到审讯室去。审讯室里有两个男女伏在桌上睡觉。

“喂,客人来了,起来!”

跟班长一块儿来的年轻刑警拍拍桌子,两个男女支起了上半身。他们以充血的眼睛瞅了瞅朴美淑,脸上几乎没有表情。朴美淑也以略微有点惊讶的眼神瞅了瞅他们。之所以会略感惊讶,是因为他们的面容太憔悴了。

刑警班长让朴美淑坐下,朴美淑便隔着桌子在他们对面坐下。沉默了一阵,沉默得连呼吸都困难。

班长观察着双方表情的变化。因为单靠表情,就能晓得结果。但是他们好像并不认识。

“两个人当中,你看见过哪一个?”

班长盯着证人问道。朴美淑的视线停留在朴和善的脸上,悄悄地摇了摇头。

“没有看见过。”

她话音刚落,胖男人的上半身就动了。椅子吱吱咯咯响,好像要散架了。他抱怨道:

“冤枉好人没有用!”

“小姐是在一爿名叫水碓酒吧的庆阳酒店里工作吗?”

班长神情尴尬地问朴美淑。朴美淑微微点了点头。

“那个死了的大学生孙昌诗常和爱人一起到水碓酒吧来吗?”

“唔,是的。”

“那么,孙昌诗的爱人不在这儿吗?”班长瞪了朴和善一眼,问道。

“对,不在。”朴美淑摇摇头,肯定地回答。班长叹了一口气。他们把证人带了出来。

“据说你知道孙昌诗爱人的名字?”

“是的,叫吴妙花。”

朴美淑认为,一切都是因为吴妙花,吴妙花应该受到诅咒。

班长则希望失踪的吴妙花和朴和善是同一个人。所以在证人来作证之前,他对汉城来的侦破组一切都保密。现在他得把证人介绍给他们了。

“吴妙花的失踪和孙昌诗的死亡好像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吴妙花和孙昌诗是一对拆都拆不开的恋人。现在能够对这一点加以证实的证人来了,请谈谈吧!”

班长把朴美淑介绍给汉城侦破组的成员。汉城组的人听见这话,眼睛一亮。

“这是真的吗?”

“请说吧!到现在为止,我好像一直是逮住两个对任何一方面都没有用的人在谈话,怎么对他们道歉呢?”

他叹了一口气,通过窗户看着停在后院里的淡绿色的q。四个汉城刑警围着朴美淑拼命提问题:

“孙昌诗和吴妙花肯定是一对恋人关系吗?”

“对,没错。”朴美淑半昏迷地回答。

“怎么没有错呢?”

朴美淑为了要说清楚为什么没有错,得费不少劲。她对一切都作了详细的说明,甚至谈到了圣诞节前夜的事,说得口干舌燥,最后肚子饿了。她一说肚子饿,话音刚落,就送了一碗什锦汤来。

汉城组的侦破员给她喊了一客快餐。现在只要再证实一点就行了。他们当中有一个人急急忙忙向汉城侦破本部挂了电话。

新春伊始,收获不错。自从他打电话报告说发现了吴妙花的汽车,时隔三小时,又去挂了个电话。最后他是这样说的,然后挂上了电话:

“……因此,急需吴妙花的照片。请赶快送来,夹在其他女人的照片里一块儿送来。我等着。”

那天深夜,吴妙花的照片送到了,是侦破班长亲自从汉城带来的。他一到,就把朴美淑喊出来,叫她别睡了,让她坐在桌子旁边。把几十张各种各样的女人照片摊在朴美淑面前。

“来,请你从中把你认为是孙昌诗恋人的女人,也就是吴妙花的照片挑出来。”

朴美淑用她的胖手去翻照片,不一会儿就挑出一张来,分明是吴妙花的。

侦破吴妙花失踪案的汉城组和侦破孙昌诗被害案的地方组,最后不得不进行联合侦察。地方组的班长和汉城组的班长,握手言欢,说他们一起好好干。两个人的外貌正好相反。汉城组的班长胖墩墩的,油光满面;地方组的班长枯瘦干瘪,一脸皱纹。年纪也比汉城的班长小十岁。终于在第二天早上九点钟召开了两个组的联合侦破会议。汉城的班长首先介绍案情:

“问题好像是因为孙昌诗出现在h饭店而发生的。二十六日吴妙花和崔基凤举行了结婚典礼,然后到雪岳山去,住进h饭店。到这个时候为止,案件可能还没有发生。然而,孙昌诗来了。从在同一时间住进饭店这一点看来,他肯定不是偶然出现,而是特地扣准时间出现的。吴妙花把他喊到饭店里去的可能性很大。没有人会因为心爱的女人结婚,连人家度蜜月也要跟在后面的。”

“也可以反过来看。”皱纹很多的班长说:“不管吴妙花多么爱孙昌诗,有新郎在身边,哪会度蜜月也要喊孙昌诗一起去?没有丧失理智的人是不可能的。”

汉城组的班长气色变了。但是他马上就显出温和的表情,说:

“有这个可能。怎么样都行。孙昌诗无论如何是跟新婚夫妇一起住进旅馆的。但是遭到了杀害。尽管尸体是二十八日在一个莫名其妙的人的车子里发现的,但肯定他是死在饭店里。而且新娘也失踪了。只有新郎一个人活着回了家。”

这是暗示性的话,大体上指明了谁是罪犯。而且谁都能很自然地下这个结论。

“一切情况都对崔基凤不利,尽管我还没有见着这个人。”

地方侦破班长说。实际上他的情绪很不好。要把迄今为止一直认为是重大嫌疑人的朴和善、金在范夫妇放了,他也只有泄气的份儿。即使有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关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美妙的约会》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