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万人的目击者》

检察官的推理

作者:有马赖义

1

高山检察官的桌面上,放着一本新的记事本。

一、调查毒物笛木刑警

二、岚铁平的笔迹保原香代

三、饮食店的来往人员涩谷善署

四、矢后七郎身边工警署

五、附近警署辖区内的犯罪调查松山事务官

高山检察官手握那五支钓竿的根本。这么些竿子在什么时候可钓上什么鱼来,完全无从猜测。它们的次序也不明。检察官必须等待。但他坚信这个方法是正确的。

检察官之前曾写过一次备忘录。那时候事件看起来极简单,是从动机和方法两个观点来判别几个人物的黑白。但是,在那个方法—一失败之后,现在反而清晰地使罪犯的真正面目显现出来。虽然罪犯已显现,但还不能够出手。而明明罪犯显现了,却还对该罪犯干了什么犯罪行径一无所知。说来亦觉得直。尽管玄妙,但除了强行搜查之外别无其他办法。只有小心翼翼、万分耐心才行。检察官正布下罗网。他正在以缓慢得人眼察觉木出的速度收网。他自信网里必有所获。

从高山检察官房间开着的窗户,可以看见阳炎正在游动的部分街道。各色人等正走动着。他们所持的目的,要到何方,检察官是无法—一知晓的,但保卫他们的安全,则是检察官的工作。可能里面既有憧憬着幸福的婚姻生活的男女,又有居心不良的骗色之徒。那些就与检察官无关了。不过,如果人群之中混入了身藏爆炸品的危险人物,检察官就必须把它找出来。人物x,即岚铁平,他打算要干什么还不知道。但是,以往他有可能杀害了新海清,有可能与更大的犯罪行为有关。高山觉得此事难度很大。

下午,笛木刑警来了。

“关于葯物的情况,作一下进展报告。”刑警将一叠文件摆在检察官面前。“不仅有机磷化合物,农葯方面也有相当复杂的法规进行管制。这些文件,是从葯物学权威处收集的对于有机磷化合物的说明和有关农葯的法规的选辑。说到结论,现在合法地生产名为p的有机磷化合物农葯的制葯公司,在东京只有一家,就是明星制葯公司。他们生产的农葯p,要经过复杂的手续,由农协配给农户。使用方法,不是农户的任何人都能把它用掉,有法规限定由农协的技术人员来处理。也就是说,每一滴rǔ液的用途都是清楚的。但是到了基层,似乎也并非完全杜绝农户自用的情况。这些农葯p当然市面上不出售。能够弄得到手的仅限于拥有需要用它的农地、果园的农户。”

“有机磷化合物主要用在什么方面?”高山检察官问道。

“柑桔类、苹果等。”

“柑桔类么。”检察官口中念叨着。

“除此之外,”笛木接着说,“和p相同成分的东西从美国进口,但不知为何完全不涉及法规监管,正在市面上出售。”

“噢?”

“那家进口公司也弄清楚了。”

“那么说,假如有人想把它弄到手,可从农户那里要,或者偷,否则就是买那种美国葯物了?”

“对。”

高山检察官拿起了一份刑警带来的文件。

当p侵入动物的组织内部时,会阻止该组

织内存在的一种酶——胆碱酯酶的活动,成为

死亡的原因。当胆碱酯酶的作用停止或者降低

时为什么会死亡,可依据以下的葯理。动物肌

肉之所以伸缩自如,是因为存在适量的乙酸胆

碱及其他的胆碱,当这两种物质在组织内增大

时,肌肉就呈收缩状不能伸展,由此而破坏生

理作用,濒于死亡。胆碱酯酶在细胞内乙酸胆

碱不必要地增大时会将其分解,另在不足时加

以合成,经常起调节的作用。也就是说,当胆

碱酯酶的作用因p而受阻碍时,就失去了调节

乙酞胆碱的机能,因而此物质的平衡状态被破

坏而致命。作为中毒现象会发生*挛、呼吸困

难、心脏麻痹、瞳孔缩小、分泌流涎唾液;作

为副作用,会出现恶心、头晕、加速强制排尿

和排便。因系对人畜的极猛毒葯而属指定毒物

葯。其毒作用如前所述,因为处理及使用时不

慎导致死亡的例子在国内多处发生过,国家为

了预防卫生保健上的事故,制订并公布了经营

p的条例。专家指出,对于动物致死葯量未必是

统一的,而对于人的真正致死量尚未知晓。据

称对于成人而言,由口摄入100毫克以上便有

生命危险。

“好一种难对付的毒物!”高山检察官自言自语道。

“我以涩谷为中心,一个不漏地调查购买了那种美国产葯物的顾客,但好多店都没有存资料,葯店负责人许多连他们的姓名都不知道。所以,如果有人实际上购买过的,反而会有印象。如果是到乡下去弄到手的,就难办了。”笛木刑警摇摇头。

2

“保原香代现在怎么样?”检察官问道。

“我请她盗取岚铁平的笔迹,但尚未成功。”

“我想见她一次,问些问题;但我自己到涩谷去太显眼了,可以请你今晚带她来我家吗?当然是在下班之后。”

“我明白了。”笛木刑警就此告辞了。

在搜查犯罪证据方面,检察官并没有让市民充当间谍角色的爱好。因为那样做一般会伴有危险,为了防止危险,又需要其他的力量。但是,就此次事件来看,除了保原香代,是无法探察“皇冠滴流”内部的情况的。警方与香代之间的联系绝不能被对方察觉。

高山检察官在单位食堂提早一点吃完晚饭,向日比谷方面步行而去。此刻距离下班的高峰时间还差一点。夕阳照射在日话国际会馆的浅蓝色瓷砖上,灿烂得很。检察官在烟店买香烟时,发觉一名玻璃窗上映出的男子一直盯着自己这边,他并没有太在意,但是,当他向银座方向走时,感到的确有人跟踪。没有理由可以解释。这是一种直觉。因为行人不少,跟踪者距离相当近。从各种各样的角度、向各种各样的方向活动着的人群之中,以一个意志来行动的人毕竟是明显的。很短的时间里固然不能打道,但有所觉察芝后,故意在银座的内街多拐几个没有必要的弯,便可以证实有跟踪者。因为没有回头看,不知道那人的模样,但那是一个穿着风衣的男子。那男子和高山保持一定的距离,检察官停时他也停。稍微脱节一点,那人便靠上前来,似乎是要证实检察官仍在那里。高山心想,这个跟踪的人并不高明,没有办法,他只好试着钻进一间饮食店。跟踪者没有进来,可能是站在对面的路边吧。

检察官考虑的是今天晚上要笛木刑警和保原香代到自己家来的问题。跟踪者尾随而来恐怕不是自今日起吧。既然有跟踪者,就必须考虑到自己的住宅也被他们监视了。那么一来,把香代叫到那里去就是件很危险的事情。高山要了一杯咖啡,然后给笛木挂电话。刑警已离开了警署,联络不上。刑警邀约保原香代的方法应当是很巧妙的,但监视自己住宅的人如果是见过香代的,香代便会牵涉到危险之中。只有两个方法了。直接打电话到“皇冠滴流”,或者经涩谷警署转达,与笛木取得联络。

检察官再次拿起话筒,拨了“皇冠滴流”的号码。一个女子来接听电话。

“请找保原小姐听电话。”

“香代请假了。”女子的声音答道。

“原来是这样,谢谢。”

电话挂断了。如果香代清了假,那一定是笛木到她的住处去接她了。高山没有打听过香代的住处,无计可施。

检察官喝掉凉了的咖啡之后,到大门口去买西式点心。一会儿之间天就暗下来了,看木见跟踪者的身影。应该躲在了某处的,但既然知道了自己的住宅,在此处布置人跟踪就没有意义了。高山检察官场手截停一辆出租汽车。至少从表面上看,此时的检察官就是一个买点心回家去的初老工薪人员。

3

高山检察官到家时是七时半左右。当妻子告诉他松山事务官来过电话之时,碰巧松山第二次打电话来。

“我刚到家。你直在单位吗?”

“是的。您刚离开单位,i町的警察便送来了报告。”

“是什么内容?”

“电话里面有些不方便。”

“马上派人送过来吧。”

“刚刚派人出发了。马上就会到达您那边。”

“有什么情况?”

“有名堂。那阿伊子正与保原卓造在一起。”

“竟有此事?!”

“请您看报告书吧。我九时之前在单位,您有事就挂电话过来。”

“好的,明白了。”

检察官在电话机前站了好一会儿。保原卓造此人原应出局了的。阿伊子为了什么要去见他呢?i町方面还应有一个矢后。在叫香代来的这天,卓造重返事件的中心,难道是一个暗示吗?

“开饭吗?”妻子这一问,高山才发现自己的左手手指上还吊着那个西式点心的纸包。

“吃过啦。这是西点。稍后笛木君要来,你那时候拿过来。”

“好的。”

“另外,单位有人送资料来。你让他等一下,把文件拿到书房给我。还有,泡壶热茶给我。我喝过咖啡,肚子里直折腾。”

“哎呀,”检察官的妻子笑道,“那么说,您不宜出国哩。”

“出国?”妻子的话倒让他恢复了几分平静,“我又不是议员、画家,用不着出国。”

高山此时提及议员和画家,并无其他深意。关于监狱设施、警察机能之类,可能有必须学习外国的东西,但因为审判形式上的差别,作为检察官并不太感到出国见识的鞋力。他只是很随意地抱着日本罪犯非得靠日本的检察官不可的观点。

懒洋洋的夜风从窗子里吹进来。现在是迎春花那黄色小花开始点缀荒山野岭的季节。迎春花没有瑞香那样的浓烈香味。论香气应是比樱花早开花的、纸屑般的辛夷花吧。

高山喝着妻子沏的茶时,单位信使来到了。检察官打开用警察用笺所写的报告。这不是一份公文。

一、关于在当地露营集训的上院队的矢后七郎

身边的情况,到今天为止没有任何变化。我也

直接告诫矢后要小心,但他本人没有感觉到任

何危险。人员进出方面也没有异常情况。另外,

上院队最近将为参加公开赛而开赴大限,请给

予行动指示。

二、三月二日傍晚,长冈阿伊子来到i町。

她直接到旅馆去见矢后七郎,二人在镇上散步

之后,进入了x町的旅馆。两个小时后,只有

矢后七郎一人离开该旅馆返回住地。

三、三月三日上午,长冈阿伊子造访了住

在港口突堤附近的保原卓造的小屋。长冈阿伊

子手上没有带任何东西。二人交谈的内容虽然

不能听见,但我认为他们之间没有物品的授受。

约30分钟后,长冈阿伊子一人返回旅馆,至傍

晚又独自离开旅馆,直接到火车站,搭乘了上

行的准高速列车。她与矢后六郎只在前一天晚

上相见。

四、似乎矢后七即认为长冈阿伊子仍在,晚

上到旅馆来,但由于阿伊子不在,便返回了集

训的旅馆。通过向旅馆了解,得知长冈阿伊子

留下了一封写给矢后七郎的信,矢后七郎把信

带走了。

五、如果需要长冈阿伊子临行留下伪信,以

及对保原卓造进行调查,请给予指示。以上是

报告内容。

检察官回想起自己在i町见过的那个叫保原卓造的怪男子。他在漂满白色死河豚鱼的峡湾中一只手划动小艇的身影清晰地留在高山的记忆之中。联结卓造和阿伊子的线目前没有任何资料可资了解。阿伊子是作为岚铁平的信使到卓造那里去的吗?

“笛木先生来了。”高山的妻子说道,“有一位女性和他一起。”

“请他们进来。”检察官说道。

笛木刑警做了个奇怪的动作。他从廊下探头望望房间里面,对检察官说道:

“高山先生,请拉上窗帘。”

笛木刑警没有看检察官这边,而是望着窗外黑暗之处。

“到那边去!”检察官站起来熄掉电灯,几乎与此同时,放在书柜上的花瓶突然发出了破碎的声音。

4

检察官听到笛木刑警和在等回复的地方检察厅信使一道没有穿鞋便飞奔出大门的声响,在黑暗的书房一隅静默了好一阵子。他并不害怕。这件怪事突然发生的瞬间,高山检察官已直觉此事与那封恐吓信有关系,但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检察官的推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万人的目击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