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区柯克》

一杯草葯茶

作者:希区柯克

赫伯特·詹金斯一边驾车往山上爬,一边抱怨自己,这大雨的天气,路又不好走,费这么大劲往这修道院山顶上跑值当的么。这会儿,雨是小点儿了,可黑云还是把太阳遮得严严实实的。他是个笨蛋,在这样的天气里还接受老太太的邀请。假如河里的水位再涨高一点,回来时过那座旧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弄不好还得多跑好几十里路。法律事务所里还有堆积如山的案卷等着处理。而她只会用一些无聊的闲谈浪费他整整一下午的时间。

可是,他又宽慰自己,这次拜访是迟早的事。当然,她现在是没有能力打什么官司了,能够借重的就是那个刚从法律学校毕业的年轻人——萨姆·考德雷。而他可以为她做许多!不理性真理与事实真理一称“必然真理和偶然真理”。德国,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件会引起法院注意并且也令他本人担心的事。但是,一起冗长的法律诉讼太耗费精力和时间,而且肯定会闹得沸沸扬扬。最好还是做她本人的工作。也许还得多给她几股。

埃丝特·鲍思是已故的保罗·鲍恩的遗孀,她丈夫生前是个完全自学成才的发明家,而他本人称自己为化学家。保罗这一辈子都没弄出什么名堂来。直到年过六旬,他鼓捣出一个软饮料的配方。在当地市场推出后很受欢迎。布莱特一朱斯公司把他和它看成一座潜力巨大的富矿——当然了,时间不长。鲍思过于自信高尔吉亚(gorgias,约前483—约前375)古希腊哲学家,,盲目扩张。银行拒绝再给他贷款,而且扬言要找担保人的麻烦。担保人来敲他的门,竞争者乘机切断了他的销路。一着棋错,满盘皆输,最后,破产似乎成了唯一的出路。

赫伯特.詹金斯就是在这个时候介入的。仔细研究了鲍恩的处境,他像通常那样做了一个全面的规划。在与鲍恩对话之前。他先和东南饮料公司取得联系,一顿饭的工夫就说服他们同意接管布莱特一朱斯公司。一开始,他不得不先扯了点儿小谎,冒称自己是这个项目的投资人及各阶级所起的作用作了科学分析,总结了这次革命的经验。,而实际上,他当时连半个股都没有。然后,就凭一个还未生效的口头协定,他开始向鲍恩发起进攻。

“你面前有两条路可以走,”在对形势做了全面概述后,他对那个耷拉着脑袋的人说,“要么宣告破产要么把现有的都卖出去。”接着,他才把自己的计划合盘推出:由他把主要担保人的抵押权买过来并成为新的控股者。鲍恩将保有最低的股份。有名无实的董事会主席的桂冠被戴在了老人的头上主义社会的一些基本特征。列宁指出,这部著作“是每个觉,以满足他的虚荣心。事后詹金斯每想起这件事都会笑出声来。他做的真是一个好买卖。鲍恩老头还非要这个头衔不可,詹金斯在据理力争之后才做出让步。虽然没有明说,但他把该说的也都暗示出来了:他进得了进不了董事会的大门,完全取决于董事们。

詹金斯是带着喜悦的心情回味这一切的,而当时的鲍恩,满是黏液的眼眶中充溢着泪水,但还是在协议书上签了字,直到放下那支签了字的笔时宋程颐首先以天理与人慾的关系解释道心和人心:“人心惟,还是显得犹犹豫豫的,看得出来,他对寄托着自己一生心血和希望的东西是多么难以割舍。可那孩子气的签名却为心怀鬼胎的律师圆了几个月来的梦想。

一旦名实归一,他立刻把配方转卖给了东南饮料公司,不但先期投入完全收回,而且还大赚了一笔。这只是说明,一个人如果了解了人的本性表。编入《列宁全集》第1卷。本书批判了民粹派的主观社,他能做到什么程度。大部分人都是傻瓜。只要你知道怎么把握他们;你就能把他们玩弄于股掌之上。

好啦,他在心里说,现在只剩下老太太的问题了。她肯定还沉浸在失去丈夫的悲痛中。就在詹金斯的巧计得逞几天之后,鲍恩在他的车库里被发现,他坐在发动着的车里浦(今属福建)人。崇祯时任少詹事兼翰林院侍读学士,福,车门和车库门却堵得死死的。身边的遗书上没有提到詹金斯,只有潦草的几行字,还是那孩子气的书法,提到他这一生是多么失败,乞求他可怜的妻子的原谅和宽恕。

这个自杀事件在镇上掀起不小的波澜。但对詹金斯来说却是个解脱,可以免去他不少的麻烦。不出他所料,鲍恩的确有反悔之意。他肯定开始对签了字的协议有所怀疑了。如果他真把这事弄到法庭上去,那可就是天底下最大的麻烦了。他和东北饮料公司建立在谎言上的协定会给他的对头们授以口实,甚至会威胁到他的律师资格。好了绕“古今”、“礼法”、“天人”、“名实”等问题展开争鸣。涉,这下什么也不用担心了。

老妇人对个中内情一无所知。她可能会想到她丈夫是受骗了,即便如此她也无能为力。她会跟萨姆·考德雷谈。后者会给她一些安慰,说不定还会把自己名下的股份让出一二,但很难想象他会如此慷慨。他应该能看清形势。此一时也,彼一时也。

上下两层的维多利亚式建筑,在雨中更显荒凉和破败。詹金斯把雨衣的领子拉起来,疾步跑上台阶,摁响了门铃。

瘦削,白发,微微有些驼背的鲍恩太太立刻出现了。“噢,詹金斯先生,”她说,“你真是太好了,能在这样的大雨天赶过来。快请进来。”

他也礼貌性地回敬了几句问候的话。起居室里生着火。通向饭厅的门关着。窗户上挂着厚厚的窗帘,好像是在遮挡那并不存在的阳光。那块已经很旧的地毯旁边,有一盏暗淡的灯亮着。

“怎么样,鲍恩太太,你还好吧?”他一边烤火取暖,一边用装出来的热情问道。

“很不错了。谢谢。人应该知足。但我丈夫的死的确是个晴天霹震。”

“当然,我能理解。还好,我看你的生活环境还是挺舒服的。”

“就是他的死法,”鲍恩太太说,“不太能让人接受。他一向责备那些轻生的人们。我无论如何无法让自己相信,他会做出这样可怕的事情来。”

“是啊。不过你也不用太沉湎于此了,鲍恩太太,他肯定是生病了。”

她摇了摇头,“他是心碎了,詹金斯先生。他把他的全部身心都倾注在这项事业中了。而它又失去得太突然了。他觉得自己被出卖了。”

“这种事在商场上实属平常,”詹金斯平静地说,“一个环节上出了错。不是你丈夫的责任。它就那么发生了。”

鲍恩太太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壁炉前拨了拨火,“以我所处的位置,我从这件事情中学到不少东西,詹金斯先生。从保罗死前对我讲的一些情况看,我知道它并非‘就那么发生了’。公司陷入困境属实,但他是被诱骗到某种境地的,走到那一步,他只能以实价的一小部分售出自己的心血结晶。”她的脸发红,是火烤的还是情绪激动使然,詹金斯无法分辨。鲍恩太太转过身来面对他,“你必须承认你大获其利。”

他安抚地微微一笑,“生意就是生意,鲍恩太太。你大可不必把这看成是个人恩怨。说了归齐,你不是也有东北公司的股票么。分红时你也会有相应的红利的。”

“很少的一点儿,我得说。越来越入不敷出。”

他试图转变一下话题,“这样的天气真是太糟糕了。我本想参观一下你的花园的。我知道你有一个非常值得骄傲的漂亮花园。”

“不错,是有一个。等天晴后我一定带你去看看。不幸的是有鼹鼠刨花根儿。我的园丁和我想用捕鼠夹子逮它们,但是,它们的数量实在太多了。”

“鼹鼠?我认识的一个朋友,他治鼹鼠的方法是在花园的地里理上空瓶子,让瓶口朝上。据他说,风会让瓶口发出声响,鼹鼠听到后就会往里钻。”

“园丁说,要彻底消灭它们,只有一个办法,”鲍恩太太说,“那就是毒死它们。听上去很可怕,对吧?我不喜欢杀死动物。但为了保住我的花园,我必须这样做。星期天他就已经把葯买回来了,现在就放在储藏室里。”

“原来如此。”

“地干到一定程度后,园丁就准备用葯了。同时,瓶子的方法也可以用。不管我怎么看,这种方法给我一种特别奇怪的感觉。”她用一只布满皱纹的手拍了拍自己的面颊,“噢,我这个主人真差劲。我应该给你倒杯茶来。”

“那真是太好了。”他说。

“草葯泡的茶,”她说,“我想你一家会喜欢的。这种茶并不酽,只是有点苦,但有些人还特别喜欢这种味道。”

“我想一定不错。”

在等她从厨房回来的这会儿工夫里,詹金斯心里有点儿奇怪,她为什么没有问起他对这所房子的观感。也许她以为她的贫穷已经唤起了他的同情心。他看看表,已经三点了。他得找个借口尽快结束这次拜访。但是,走之前还得问问萨姆·考德雷的情况。

他正琢磨呆会儿该怎么提问,鲍恩太太推着一辆轮车进来了,上面除了茶壶、茶杯,还有装饰着大理石花纹的蛋糕和饼干之类的食品。詹金斯发出一声惊叹:“让我来帮你。”他说。

“日子好过时我们还有个帮佣,”他们都坐下后,鲍恩太太说,可自从生意失败——算了,人总得活下去。我总是禁不住要回想以前,我和鲍恩先生是多么满足和幸福,都以为会有一个美满的晚年。我从没想到会孤独一人,勉强维生。”

詹金斯清了清喉咙,那里有个饼干渣不上不下的.“我正在想,鲍恩太太。我和鲍恩先生共同做出的安排是想让你过得好。如果你有什么问题或要求,请让我知道。没有必要征求其他人的意见。有些年轻律师很缺乏经验。”

她微微一笑,“我已经有一位律师了,”她说.“考德雷先生给了我所需要的所有帮助,我认为他需要跟你讨论一些事儿。”

他极力掩饰自己的不安,“如果是公司事务.那随时可以安排,没有问题。不过,据我所知,一切都很正常,我向你保证。”

“法律条文我是不懂,詹金斯先生,但我知道,如果我能证明我丈夫是在某种程度上受到胁迫的,那么,法院一定会宣布协议无效。”

“胁迫?”詹金斯发现,食物一下子变得难以下咽了,“哪儿有这样的事。每个细节都过了目。他的决定,都是在他完全自主的情况下做出的。我想你是受了什么人的鼓惑。打那样的主意可没什么好结果。”

她看上去有些担心,“萨姆·考德雷是个聪明的年轻人。”

“打官司只会带来令人不快的经历,鲍恩太太。我想你是不会喜欢那种感觉的。”

“我一向认为一定会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詹金斯又呷了一口茶,这时,他似乎略有所悟。更好的办法?她到底什么意思?

“诉讼耗时伤神,”她说着,也呷了一口自己杯里的茶,“鲍恩先生说过,如果你想解决什么不愉快的事,那就尽量采用快捷省力的方式。这话让我感触颇深。”她微微一笑,又补上一句,“你喜欢我的茶吗?”

“很好,真的很好。”他真的迷惑了。她是在暗示什么吗?

“有一次,”鲍恩太太接着说,“我们家的那条老狗罗尔夫病得很厉害。显然它是必死无疑了。鲍恩先生很喜欢罗尔夫,但他并没有犹豫。”

“他做了什么?”

“他喂了它一些毒葯,”鲍恩太太说,“我想,是五价砷。”

詹金斯的头不易觉察地点了一下,“我真得走了,”他说,“风好像越来越猛了。”

“在我的花园里,风总是起破坏作用,”鲍恩太太说,“蹂躏花瓣,摧折枝桠。今夏,鼹鼠又闹得凶。园丁已向我保证,它们再没有几天闹头儿了。五价砷的毒性很强,葯力也来得突然。”

在随之而来的短暂冷场中,他听到了壁钟的滴答声。她似乎完全沉浸在五价砷的话题里了。他喝干了杯中的最后一口茶。

“我估计我丈夫死时,用的时间长些,”鲍思太太说,“我想,他死的时候就没有什么痛苦。但如果是被毒死的话,那可就要受点儿罪了。我希望没有扫你的兴吧,我这里起劲儿地谈毒葯。”她把自己的茶杯放下。“现在我就跟你说说除了我就没什么人知道的事儿。这和鲍恩先生保守了一辈子的秘密有关。他……”她站了起来,“怎么啦,詹金斯先生。有什么不对吗?你病了?”

詹金斯的确是刚刚发现不对,一个可怕的想法。直到这一刻,他那机关算尽的头脑才反应过来:茶的怪味儿和储藏室里的五价砷。她不会那么干吧!

她那么干了!她早已精心计划好了。

他的手猛地卡住了自己的脖颈。他想站起来,可刚一离座,就又坐了回去,喉咙里发出可怕的呜呜声。他想说话,但从嗓子眼儿里挤出来的却是惨叫。

“你准是气管里进去饼干渣儿了,”鲍恩太太冷静地说,“做个深呼吸,尽量放松。”

“五……五价砷!”他是在叫喊,但听上去却像耳语,“救命啊!”

但是,鲍恩太太显然没听见。

“就像我已经说过的那样.鲍恩先生没上过什么学。他是个战争孤儿,不得不很小就出去挣生活。”

詹金斯根本就没听到她说什么。他感到胃里一阵灼痛。昏暗的灯光在他眼里变得更暗。他恐惧到了极点。她怎么还能坐在那里,平静地说话,品味着复仇的喜悦,等待着他的死亡?她肯定是疯了。用尽全身身的力气,他站了起来。“鲍恩太太,求求你,”他用微弱的声音叫道,“快给医生打个电话!叫救护车!我必须马上去医院,不然就太迟了!”

“太迟了?詹金斯先生?”她嘴角上现出一丝嘲笑,“当可怜的鲍恩先生在发动着的车里躺下时,那才真是太迟了。”

“那不是我的错,他是自杀的!”

“你承不承认你不恰当地利用了他?你要不要坦白你骗了他并且占了他疏忽失察的便宜?”

“好吧,是的,是的!如果你对此不满,我可以……可以补偿你!我可以把我所有东南公司的股票都给你!就是不要再耽误时间了。快救救我!”

她慢慢地站起来,很慢。凑到他跟前,俯视着他,苍白的脸上没有任何怜悯之意。“警察发现的那份遗书,是你写的。你模仿了他的笔迹,还有他的签名。然后,你杀死了他。”

“不!”可是,现在每一分钟都是宝贵的。“是的!我用铁家伙把他击倒。我……我不得不这么做。他怀疑我,还威胁我。行了吧,我一切都坦白,只求你救救我!”。

她没有证人。他可以事后再加以否认……如果他还能活下来的话。

“站起来吧,詹金斯先生。你这样子多蠢啊。你的茶里我什么都没放。你并没有中毒。”

“什么?”他试探着站了起来,那压倒一切的恐惧随即被愤怒所取代。他这是被人耍了,“你戏弄我,”他咆哮着,“我可是什么也没承认……没有!我说过的话可以全推翻。根本没人会相信你。就是相信了也没证据!”

“他的签名,詹金斯先生,那是他能读能写的惟一几个字。他从来没上过学。”

他盯着她看,“不可能。那他怎么经营生意呢?”

“我帮他。我也曾试图警告他,不要接受你的建议,可他不听,当警察把那份遗书交给我时,我就知道他是被谋杀的了。我没有告诉过别人他是文盲。我起过誓要替他保守这个秘密。而你是唯一能从他的死亡中捞取好处的人。”

他这会儿已经不像刚才那么慌了。又开始算计起来。他到这里来没人看见。他朝她跨出了一步。只要一伸手,就可以掐住她那皮包骨头的脖子。

“我根本不在乎他识不识字。我们相爱。这你不会理解的,詹金斯先生,因为你除了自己从来没爱过任何人。”

他又朝她跟前跨出一步。

通往饭厅的门猛然打开时,他差一点儿没晕倒在地。萨姆·考德雷和贝内特警长闪身出来,径直走到他的跟前。好一会儿,四个人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似乎都在倾听雨打窗扉、风扫屋檐的声音。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希区柯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