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区柯克》

口袋中的交易

作者:希区柯克

黑猫酒吧像平日一样挤满了人,但今天却显得过分安静。麦考辛·罗德在狱中浪费了五年生命,如今出狱了。

当年,费尔南德斯警长就是在这儿逮捕他,送他入狱的,罗德发誓要报仇。

现在费尔南德斯警长正向吧台走过去,酒吧老板愁眉苦脸地向他打招呼说;“罗德在这里。”

费尔南德斯警长耸耸肩,对这消息不以为然,他说:“他只是个微不足道的人物。”

老板开了一瓶酒,放在吧台上说:“还是小心些!”

“我一直是小心的,罗德都说过什么?”

“没有关于你的。”

“除非他有所行动,否则我无能为力。”

“到那时候可能太晚了。”

“我知道。”费尔南德斯喝了一口啤酒,感到淡而无味,那不是酒的问题,问题在他自己。

这是一件叫人神经紧张的事。五年的牢狱生活并没有改变麦考辛·罗德,但却改变了他自己。

他现在两鬓皆白,腰际变肥,行动迟缓,疼痛驱之不去,身体不再灵活,整天疑神疑鬼,他想,五十五岁了,不年轻了。

这时,老板又对他耳语道:“罗德的弟弟刚刚进来。”

费尔南德斯在吧台下面摸摸他的枪,因为罗德的弟弟也立誓要报仇。两个同样血气方刚,同样心理的男人!

他喝完杯中酒,当老板询问般地看看他的时候,他说:“不要了,我要回家。”

“小心点!”

他点点头。往外走的时候,他感觉到酒吧内的紧张,每个人的眼光都集中在他身上,只有独坐在一张桌上的罗德的弟弟除外。他嘘出一口气,向前迈开步子,出了酒吧大门。

外面一片漆黑,他从没见过如此黑的夜色;一辆汽车驶过街头,一个男人在驾驶盘后面……

会不会是麦考辛·罗德?

他走了过去,同时等候射击。

没有动静。

他大汗淋漓地拐过街角,胃部紧张得打结。平安了,他爬进汽车,驱车回家,没有人跟踪。

家里很温暖,他顿时感到一阵轻松。

屋里的电话铃响起来。

当他接完电话后,女儿玛丽亚在厨房里。他说:“我要出去。”

“有什么重要事情吗?”

“没有,没什么重要的。”

“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希望很快。”他回答说,但是他并不相信自己的话。

坐进汽车时,他开始怀疑自己能否回来,因为那电话使他心惊胆颤。

电话是一位叫桑乔的人打来的,那人以前是个“眼线”,但是这种人往往会出卖别人……

桑乔在警察局附近的蓝月亮餐厅等候他,费尔南德斯在他左边的凳子上坐下来,要了一杯咖啡。

当咖啡端来的时候,他问:“什么事?”

桑乔四处扫看一下餐馆,然后举起杯子,说:“圣路易一位叫昆廷的人,他有样东西,想请你看看。”

费尔南德斯点点头,桑乔溜下凳子,朝门外走去。费尔南德斯从吧台后面的镜子里看着他拿不定主意。这是不是罗德的一个陷阱?

他急忙追上街头,想再问问桑乔,可是桑乔已不见踪影。

费尔南德斯走向他的汽车,心中反复斟酌桑乔的消息。圣路易是山里的一个小镇,可是昆廷是谁?这名字不熟悉。

除了去圣路易走一趟外,无法知道究竟。从前他喜欢冒险,现在他却犹犹豫豫。最后,他终于发动了汽车。

在没有灯光的山路中行驶了四小时,圣路易出现了。它是一个小镇,以买卖毒品而臭名昭著。

他开车来到广场,这里没有人,从附近两家酒吧传出喧哗的声音。

他下了车,点燃一支烟,走过广场,站在一家酒吧前。凛冽的山上空气驱使他入内。

一群男人倚着吧台站着。他们瞥他一眼,继续喝酒。

“梅斯卡尔酒。”他告诉酒保。

酒保倒了酒,扬起眉毛问:“先生,这就够了?”

“你认不认识一个叫昆廷的人?”

“你可以在‘绿鹦鹉’找到他。”

“谢谢。”费尔南德斯喝完酒,走到外面。

“绿鹦鹉”,昆廷在那里……罗德会不会也在那里?

费尔南德斯看看他的汽车,现在要回去还不太晚。他的女儿和外孙女都在等他。假如他永远不再回他们那里呢?他对这个想法沮丧极了。

他朝汽车走去,走到半途,又停住脚步。假如他回去的话,就可以结束此行了。

四个戴阔边帽的男人在“绿鹦鹉”玩牌,他们是一群粗犷的乡下人。

“先生,来点儿什么?”一位酒保招呼他。

再喝一林梅斯卡尔酒?再来一杯无伤大雅。

“梅斯卡尔。”他说。

一位老人从角落的长凳上站起来。一阵尖锐的哒哒声响起——那是盲人拐杖拄地的声音。

一只颤抖的手摸到吧台上。

“欢迎来到圣路易,先生。”

“谢谢。”费尔南德斯说。

酒保解释说:“他听见你的脚步声,知道你是一位陌生人。”

盲人微笑着说:“对于我来讲,世界永远是晚上。”他耸一下肩膀说,“圣路易是个小地方,我关心所有到这儿来的客人。”

费尔南德斯请他喝一杯。

盲人一饮而尽,然后放低声音说:“今晚镇上还有一个陌生人。”

费尔南德斯问:“他是不是自称昆廷?”

“他是那样自我介绍的。”

“我很想见见他。”

“你还是不见为好,先生,他或许是个骗子,也可能是警察。谁能肯定?”

“人总该冒险。”

“你带武器了吗,先生?’”“能够照顾我自己。”

“好极了,但是小心。”盲人说,“在圣路易这个地方,没有一个人是可以信任的。某个人卖东西给你,然后他会报警,你在下山途中会被逮捕。”

“我愿意冒冒险。”费尔南德斯警长说。

“随你便,先生。”盲人微笑着转身离去,他用拐杖敲着水泥地,径直向大门走去。

一个玩牌的人从桌边站起,醉醺醺地走过来,一头撞进费尔南得斯怀中。他抬起阔边帽的帽沿以示歉意——他的眼睛明亮而清醒。

“你在等人吗?”他问。

费尔南德斯紧张地点点头。

“到外面来,会有人照料你。”

他来到外面,发现有一个人睡在广场的一张凳子上,酒吧里的一声口哨使那人站了起来。那人向费尔南德斯点点头。

“跟我来,先生。”费尔南德斯跟着他,绕过镇边一条迂回曲折的路,来到一幢草屋顶的粗糙房屋面前。

带路人离开了,消失在黑暗中。现在万籁俱寂。房子里既无灯光,又无声响。

费尔南德斯犹豫了一会儿,想到停留在广场上的汽车。仍有时间可以跑——可是他永远不会这样做。

屋里有一张粗陋的桌子,几把旧椅子。昆廷坐在桌子的一边,在抽烟。他向一把椅子点点头,同时注意到费尔南德斯额头上的汗珠,说:“你一定赶了很长的路。”

“是很长的路。”费尔南德斯回答说,同时瞥一眼桌子上的帆布袋,皱起眉头,心中疑窦丛生。

“我们来谈笔交易,先生。”昆廷说。

“是这口袋里的?”

“还会有别的吗?”

费尔南德斯又皱了皱眉,昆廷微笑着说:“或许你期望别的。我告诉你,这是大麻烟,如果你没有兴趣的话……”

“我有兴趣。”

“好极了。不过别光听我的,你看看,确定一下。”昆廷漫不经心地将帆布袋推过来。

但是费尔南德斯警长没有打开口袋检查,他问昆廷:“你知道我是谁吗?是谁让你等我?麦考辛·罗德?”

沉默。

“他在哪儿?”

“麦考辛·罗德是谁?”

“这么说你不认识他?口袋里是什么?”

“我发誓,我不知道。”

“那你松开绳子,打开看看。”

“我不能,先生。”

“你真的不认识麦考辛·罗德?”

“真的不认识。”昆廷说但是枪能使他说话。费尔南德斯举枪射击,两发子弹射了出去,昆廷浑身是血,倒在地上。

外面有脚步声响起,冲进屋里的是拿枪的麦考辛·罗德。费尔南德斯警长又开一枪,接着是无声无息。……

两具尸首倒在地板上,费尔南德斯用脚碰碰他们,然后转向桌子和帆布袋。

里面装的是什么?他小心地解开带子,退后一步,等候着。

没有动静。

一只空袋子?

不,里面有东西在蠕动,他屏住气。麦考辛·罗德准备了什么来对付他?

帆布袋在动,一条烈性毒蛇从袋子里探出头来,在桌子上吐信爬行,费尔肯德斯警长全身为之一震。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希区柯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