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区柯克》

副经理秘史

作者:希区柯克

我出狱三星期后,有一天晚上,瑞南多到我那冰冷的住所看我。他不大爱做正当工作,只喜欢暗中与我合作,赚些容易赚的钱。

“嗨,惠勒。”瑞南多咧着大嘴招呼我,同时坐上我仅有的一张舒适的椅子,“我听说你又出来了,好吗?”

我在床边坐下来,承认说:“大体上还不错。”

他的两眼一闪说:“你是说,你最近一直收获不小,是吗?”

“我是说,我一直在做正经工作。”

瑞南多的下巴拉长,好像我告诉他的话侮辱了他母亲的坟墓一样:“工作?”

“一家工厂的管理员。”

他锐利的眼光注视着我,委婉地说:“也许你只是暂时洗手。”

我说:“那是一份好工作。”

“可是,老天爷,为什么?惠勒,你那样有驾驶天才,……”

我摇摇头说:“记得吗?我已经失手三次,再失败一次,我就会成为铁窗后的长期住客。”

瑞南多惊讶地眨眨眼,好奇地问:“他们知道你有前科吗?”

“知道。”我说,“但公司经理是个好人,他说假如我洁身自好,他会帮助我。”

“一小时只挣一块钱?”

“一块半。”

瑞南多仍不能接受,他说:“你疯了,惠勒,真是大材小用。”他深吸一口气,“我以为你能帮我把钱弄到西海岸,你自己也可以弄到一千或两千……”

好奇啃噬着我,以我目前的经济状况,一两千元并不算少。

我提议说:“你是说一票大宗的?”

他迅速点点头说:“那是一宗薪饷。在三十街上的第一钢管生司,他们用现金发放薪水。出纳员每星期五上午十点,开车到忠贞信托银行取钱。”他目光锐利地看着我,“也许你感兴趣。”

我考虑了一会儿,然后说:“也许。”

“好极了,惠勒。”

“你怎么得到这消息的?”

“一个和我相识的妞儿,她有个表兄在货运部做事。”瑞南多解释说,“她前天晚上无意中提到现金付薪的事。”

“你想在银行抢薪饷?”

“在他们的停车场,要在出纳回到他的汽车的时候。我击倒他,抢走他的袋子或提包什么的,钻进我们的车,溜之大吉。我知道银行在市中心,车辆多,不过有你这样的驾车好手,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溜走。”瑞南多期望地望着我,鼓励我说,“我们不能失此良机。”

“我是在考虑。”我说。

“结果如何?”

“好吧!”我终于同意,“我们再干一次吧,我想我那辆老爷车还能派上用场,我得先把牌照弄脏。”

瑞南多兴奋得两眼放光,说:“好极了。”

星期五在三天后。在这期间中的几个夜晚,我和瑞南多见了几次面,计划细节。

我们到银行附近看现场,查看停车场,注意汽车可以迅速离开的最好地点。

我也仔细地观察了交通量及路线。

瑞南多则他从女友那儿知道她表兄说的“第一钢管”的出纳员的容貌,以便在停车场确认不误。

星期五那天,天空阴沉沉的,天气预报说有阵雨。

我给公司打电话,请了一天病假,然后在九点钟去接瑞南多。

九点半,我们在银行停车场事先预选好的地点停车,一边看报纸,一边等候。

十点十分,瑞南多紧张起来,他指指一位从一辆雪亮的蓝色轿车走出来的白胖男人,那人腋下夹着一只黑色公文包。

“就是他!”瑞南多喘息着,当出纳员朝银行后门走去的时候,他下了我们的老爷车,悠闲地走到入口那边。我发动汽车,打开乘客那边的车门。

五分钟过去了。又过去两分钟。出纳员从银行走出来,当他走向他的汽车的时候,瑞南多不经意地跟随其后,然后突然加快脚步,从背后猛地打了一拳。

出纳员倒在地上,瑞南多伸手抓皮包没抓到。出纳员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瑞南多踢了他一脚,又去抢夺皮包。

现在必须快一点儿了,因为有两个人开车进入停车场,并且看见瑞南多正在抢劫。

其中一位开始大叫,另一位猛按喇叭。人们从银行里跑出来。瑞南多仍在和出纳员搏斗,他惊慌地企图抢皮包。

我按自己的喇叭大叫:“算了,走吧!”

瑞南多看看四周,满脸懊悔之色,终于放弃,跑了回来。

我已经发动老爷车。瑞南多跳上车,我们的汽车轮胎长啸一声,迅速逃跑。

瑞南多失望得几乎落泪。

“我搞砸了!”他沮丧地说,“他把那只该死的皮箱用铁链拴在他的手腕上。我应该事先想到的。我竟然没有……”

我将老爷车猛挤过一辆出租车,试着安慰他:“今天运气不好,以后这种机会多的是。”

我们左闪右避,不断地超车,顺着我计划的路线,终于逃脱成功了。

没有人跟踪。我减慢车速,将伤心慾绝的瑞南多送回他的住所,自己回家。

第二天,瑞南多到西海岸去了,并没有带着他预想得到的钱。而我回到“第一钢管”,并且得到晋升。

当瑞南多不明智地说服我抢劫我的雇主时,我使了一招计策。不错,我虽然冒第四次失败的险,但是,我觉得我仍可以驾车逃开。为了改过自新,那是值得一赌的,就在那一周,我在公司的意见箱里投了一份预防抢劫的建议信,所以,我才得以晋升为工具店的副经理,外加一份不少的红利。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希区柯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