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区柯克》

机舱里的钟声

作者:希区柯克

从明尼苏达州杜鲁门城飞往华盛顿的班机上,坐在我旁边靠窗座位上的那个大高个子,看着手腕上的表说:“七点十分,托尼,我们已飞一半路了,假如我逃亡海外的话,他们会认为我不回来了。”

“山姆,你不是在逃亡。”我说。

他微微一笑,赞同地说:“对,我不是在逃亡。”

就从那时候起,从头顶传来“滴答,滴答”的声音。

山姆的两眼瞪大,他长期处于恐怖之中,一听到这滴答声,立即目瞪口呆,一只手紧紧抓住我们座位间的扶手。

我明白他恐怖的原因,这是定时炸弹的定时装置的声音。

他惊恐地望着我,好像我能保护他。

我十分镇静地站起来,但是心却在怦怦乱跳。我看到山姆头上行李架上的公文包。它不是山姆的,他的皮包正在身旁,印有名字编写。

滴答声来自那只没有记号的皮包。它的声音很响,也许是我个人的幻想。它的声音像打鼓,每一声似乎都要毁掉我的生命及飞机上其他四十几个无辜的生命。

我看看那只公文包,没敢碰它。没错,是定时装置,但谁能说清那是一种什么样的装置?也许把它取下就会爆炸。

一分钟过去了,山姆问:“找到没有?”

我无言以对。一个小男孩在山姆前面的座位中十分不安,他说:“妈妈,我听到时钟声。”

一位空中小姐端着一只盘子走过来,她停在我座位旁边的走道上,侧耳倾听。“那是你的吗?”她的微笑是牵强的,“我想里面是一只钟吧?”

“那不是我的。”我挤向她,贴近她耳朵,轻轻说,“小姐,它可能是一只炸弹,坐在窗边的是山姆。”

她听了我的话后急忙走向驾驶舱。山姆看了看我。一会儿,从麦克风里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我是机长,十七号座位上头那个没有标签的皮包,不论是谁的,请声明……”

那滴答声在我耳里如打鼓般响。乘客的脸全转向我们。机舱内有谈话声,但是没有人承认那只公文包。

山姆的额头上出现了豆大的汗珠,他说:“该死,它什么时候爆炸?”

机长出来了。他非常镇静,不动声色。他瞧瞧公文包,注意地听听,通道那头有位男士站起来和他说话。“请坐下。”机长说。

突然有个人说:“炸弹!”

乘客们都站起来,向前舱和后舱乱跑。

纷乱中,我迅速告诉机长说:“我叫托尼,是私人侦探,我正带这位山姆到华盛顿去作证,假如他能够证明塔克兄弟帮在中西部的所作所为的话,就会消除一个犯罪集团。”

“我们可以把它丢出门外。”机长说。

“那机舱能保持正常的压力吗?”

“这是没办法的办法。”

“谁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样的装置,改变压力可能会引发炸弹爆炸。”

机长点点头,他抬高声音,大叫:“诸位请各归原座,假如我们能紧急降落……”他头一次表现出惊慌,“天哪,等一等。”他看看手表,“七点十九分。”自从滴答声开始,已过去几分钟。

“我们需要的是四千米的跑道。在新阿巴尼附近有一个小机场……”

他向驾驶舱冲去。几秒钟后,我们系上安全带,飞机准备紧急降落。

庞大的飞机俯冲着滑翔,发出很大的声响。

飞机在机场上空盘旋的时候,我看到一个风向塔,两个小小的孤寂的棚子,三辆闪闪发亮的汽车等候在跑道边。

那三辆黑色汽车在等什么?

我觉得面部肌肉僵硬,傻兮兮地冲山姆笑着。他皱着眉看着我,同时抹抹额头的汗水。

我越过他的头,伸手取下那只公文包,他吃了一惊,几乎从座位上跳起来。

我挟着公文包,来到驾驶舱。

副驾驶在驾驶飞机,机长看看我和公文包:“你疯了吗?”

“我差点成了傻子。”

飞机正在滑落。

“马上飞离机场。”我说。

那位副驾驶不理我。

此刻,我做了推一能使他们听话的事,我举起手中的公文包,要把它砸在机舱壁上。

机长伸手要抓我,但没抓住。我打开公文包,里面有一只静悄悄的小钟,还有一只噪音很大的钟。小钟牵动大钟,七点十分开始作响。

就是那样,没有炸弹。

“他们知道你们的一贯作风,”我说,“他们估计你们不敢去动那枚定时炸弹,假如你们听见它在七点十分开始响的话,你们就会在这里降落,那三辆汽车在这荒凉的机场停着,是在等候山姆。”我说,“现在请你们通知下面机场的人,通知警察逮捕他们。”

山姆按照规定的时间抵达华盛顿,并且由于他的作证,警方破获了一个犯罪集团。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希区柯克》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希区柯克的作品集,继续阅读希区柯克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