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区柯克》

两伙伴

作者:希区柯克

当杰克向韦氏企业申请工作的时候,他二十九岁,在他自己的企业破产后,再去给别人打工,是很难过的事情。卡尔雇佣了他,那时,卡尔将近四十岁。

卡尔说:“死亡和纳税是必然会发生的事,但是,有一样东西永远不会灭亡——一个公司。”这是在杰克告诉卡尔自己的企业破产经过后,他所说的话。“因此,你在这里会找到安全感。”他最后补充了这句话。

韦氏企业是一个巨大的公司,他们不断在各地开设子公司,建造高楼大厦,做各种不动产交易。卡尔是达朗地区办事处的主任,他教给杰克生意上的许多技巧,因此,他们处理产业权利的登记,也办贷款,既为公众服务,也为韦老板服务。

经过九年之后,他已忘却了使他倾家荡产的歹徒。他并没有变得富有,但他有固定收入,每星期六,他和卡尔一起打高尔夫球;夏天神第一性出发,否认时间和空间的客观性,把时间、空间看,一起钓鱼。

一年前,一位从芝加哥来的人——据说从前是个盗匪——接管了韦氏企业。

他对卡尔说:“公司并没有完蛋,但是所有权可以改变,这是否会影响我们?”

卡尔耸耸肩说:“我没有法子预测未来,自从我在公司工作以来,我没有遇见过大老板。我们只是偶尔见见他的律师。”

他争辩说:“这个叫康德苏的家伙是个很狠毒的家伙,他想和韦老板做什么?”

“这是个赚钱的公司,除此之外,他可能要做一些合法的生意来掩盖他那无法无天的勾当,时代已经变了,许多歹徒都投资于合法的事业。”

一年过去了,他忘记了是康德苏拥有韦氏企业,但他注意到活动的增加。韦氏企业需要达朗地区的地皮来发展。他们有八个小姐专门负责打印合同,并调查年轻客户们的信誉。一连两个星期,卡尔和他不得不放弃高尔夫球去加班。

他向卡尔抱怨说:“这个办公室人手不足,我们俩总有一个在周未不能休息。”卡尔耸耸肩道:“这个地区的房屋卖完就好了。”

“傻瓜!卖光又会有另一批,传说韦氏企业正在洽谈订购‘新月峡谷’的地皮,准备在这个地区建设最大的房屋。”

“韦氏企业永远得不到那地方。”卡尔微笑着说,他们就从咖啡屋那里分了手,各人回到各人的办公室。

星期一早晨,当他从办公桌上抬起头时,发现卡尔正站在他身后,脸色苍白,一脸的迷茫。他告诉杰克:“康德苏刚打电话来。”

“你在开玩笑、做错什么了?”“我不知道,他要我到他的海滨别墅,立刻去。”

他很担心,一直等到卡尔回来。当他问他情况的时候,卡尔回答得含含糊糊。

“看来是要升迁了,几天之内就会知道,我……晤……晤……我要离开办公室几天,直到周未,你可以自己处理这里的所有事情。”

他看着卡尔离开,心中却想,如果卡尔升迁的话,那么他就是补卡尔职位的最好人眩直到周五,他才看到卡尔,但是几乎认不出来了,卡尔显得神经紧张而不安。

卡尔终于告诉了他:“我不太舒服,我们星期一再见吧。”

星期日杰克打电话给卡尔,卡尔说他感觉好点了,但星期一上班,他们没有说话的机会。他接到一个电话。

“我是康德苏,”一个深沉的声音传来,“立刻到我的海滨别墅来。”他扭头看看卡尔是否在他的办公室里。“我是杰克,我看看卡尔……”

“我要见你,杰克!”说着,给他了别墅的地址。

他找不到卡尔,肯定是溜到办公室外面去了。他驾车驶往海滨,心中一直在怀疑,一家大企业的大老板,要见一个小噗罗做什么?他按地址所示找到一幢巨大的、面对海湾的房子。一位仆人把他引进四面都镶嵌彩色玻璃的书房。他看见的第一样东西是码头里系着的一条游艇。

康德苏坐在一座酒吧柜台的后边,他是一个披一头黑发,看来比实际年龄年轻多的人。别人说他年纪早已过了六十。当杰克向他走去的时候,他机警地打量着他。

“坐下吧,”他说,“给你倒杯酒。”说着,向一位正在书桌上把文件塞进公文包的人点点头说,“尹文斯,我的律师。”

当律师向他点头时,他也点了点头。那律师匆匆地收拾起文件告辞了,当他把视线转向康德苏时,发现康德苏正把一杯酒推给他。康德苏倚靠在柜台上,面孔离杰克很近,他有着厚厚的嘴chún,一双黑而浓的眉毛。

“我恰巧注意到,你应当是一个办事处的主管。”

“真的吗?先生。”他端起酒,他未想到康德苏知道他的存在,因为在韦氏企业晋升,均由各个单位的主管通知,他十分确信,康德苏从来没有见过他们。

“是的,九年来,你工作记录是很好的。”他咧开嘴笑了起来,像他知道杰克不会欣赏他的玩笑一样,“你以前曾遭人陷害、你的企业破了产。”

杰克很惊讶,康德苏确实了解他的过去。康德苏开门见山地说:“杰克,去把尹文斯律师留在桌上的一份买卖合同拿来瞧。”

杰克站了起来,走到桌子前。整个合同,是买整个新月峡谷的地皮,价值仅是现值的百分之二,日期是三年前签的。

康德苏示意杰克回到柜台前,“韦氏企业需要这块地皮,但是业主想毁约,嗅……算了,事情是这样的,我知道你是公证人,如果盖上你的公证人的印鉴,他们就无法反悔,在你的登记簿签上三年前的日期。”

“我明白了。”杰克点了点头。他真正明白!康德苏要不合法地使用他的公证人印鉴。他怀疑康德苏是否对卡尔提出过同样的建议,可能没有。十年前他也曾做错过一件事,但他是受害者。

在他那家小保险企业里,他也是个公证人,他的一位投保人出售房屋,同时带来了自己的妻子,要他见证他们的签署。他不曾见过她,但是投保人介绍她是自己的妻子,该死的!她根本就不是。

当真正的妻子听说她有一半的房屋产权被不合法地出售了,向杰克的公司要求八千元的赔偿,然后,有关公司向他要损失的钱:他的汽车,保险业,还有四年的分期付款。

杰克说:“我不能签署过期的日期,那和我的良好的工作记录不符。”

康德苏自己已有了办法。要杰克把整个记录重新登录另一本册子上,中间插上那份买卖契约,当作三年前就已订好了。杰克可以做,由于登记簿要等到填满后,再寄到州政府去,有时一本要五六年才能填满。

康德苏说:“只有合作才能无往而不胜,否则……”他用拇指在空中一划。

机会是来了,而且就在眼前。康德苏向杰克保证,没有什么危险,他的律师知道所有的细节要领。假如不做,杰克就要失业。三十八岁,差两岁就四十了!

康德苏平静他说:“杰克,我喜欢合作的人,现在你知道了这件事,明白我的意思吗?”当杰克惊呆地睁圆了双眼时,他急急补充说,“你会挣更多的钱,两倍”杰克点头同意。他想,至少这一次受害的不是他,哈!他哪里知道,这正是他恶梦的开始。

受害者诉之于法律,因为这牵涉到一千两百万元巨款,比杰克的估计高出二十倍,他被传出庭。在法庭上,他被迫出示他的记录簿,记录簿里包含着三年前的买卖产权一项。法官看了一眼,宣判韦氏企业获胜。原告的律师瞪视着他的愤怒的、抗议的客户,好像在责问他们的疯狂。当杰克离开法庭时,尹文斯向他眨眨眼。康德苏不在常卡尔被调到洛杉矾的办事处。现在杰克成了这个原办事处的主管,薪水是原先的两倍。他曾打电话找过卡尔,但卡尔拒绝在周未一起打高尔夫球。

卡尔说:“改天吧!”他一直拒绝杰克四个月。“等等,卡尔!我们午饭时见见面。”杰克说。

卡尔不想去,但是杰克坚持,最后终于同意,约定好在餐厅见面。杰克先到,当卡尔来到时,告诉侍者说:“我什么都不要,来杯咖啡。”

卡尔坐了下来,神色难看,两眼血丝,好像缺少睡眠,他很明显地忧心忡忡。

“你不应该那样做。”“做什么?谁告诉你的。”

“不必要有人告诉我,我早知道新月峡谷地产权买卖的事,在康德苏接管韦氏企业之前,杰克,难道你不明白吗?我太了解了,你也是!牵涉到几百万元!”

“康德苏也曾让你作过伪证吗?”

“是的,不过,我有推托的理由。我的旧公证登记簿早寄到州政府了,新的才开始使用不久,因此,我不能伪造三年前的日期。”

“你告没告诉他,我的登记簿是五年前的。”“我不得不说。”

“你可以早点告诉我。”杰克指责卡尔。

“是的,我是早该告诉你。但是,他们会查,我不能撒谎,我晋升到洛杉矾办事处的主任,为的是堵住我的口,我希望你能拒绝他们。”

杰克叹了口气,“他说过,他要解雇我,并带有威胁的口气,说我知道的太多。唔,真绝,卡尔,我们合作,康德苏那边就不会有什么危险。”

卡尔说:“你是很容易上当的人,杰克,”他颤抖地端起咖啡,几乎把它打掉,“听我说,我从没有告诉过你,不过——你记得安东尼吗?那个分管贷款的人。”

“当然记得,他是在度假中跌进悬崖摔死的。”

“是的,在他死之前,我曾和他一道吃午饭,他惊慌而且很忧郁。康德苏让他去做些有利于他个人的事,所以他才能升迁到主管贷款的工作。可是安东尼告诉我,他过去在芝加哥替康德苏做事,康德苏有一套方法,迫使善良的人进入他的歹徒圈,当他使他们入圈之后……”“他就会谋杀他们吗?”杰克声音很大。

卡尔低声说道:“嘘!不,他没有那样说,不!他利用他们去做其他的坏事,更坏的事!他饮了一口咖啡,放下杯子,“你不曾猜到安东尼是被谋害的吧?”

“什么?他跌落进山谷?你在那里度假,嘿,如果安东尼是被谋害的话,那是在芝加哥的事。”“也许……我得走了,杰克,小心些!”

杰克不太愿意做分理处的主管了,办公室中的女孩子总有问题,要一心一意地做事很费力。他发现自己害怕黑暗,时常留心周围的车辆。

三个星期后,杰克又接到康德苏的电话,要他到海滨去。

当杰克走进他的书房时、他正暴跳如雷。他身穿航海服,摘掉蓝色的航海帽,扔到一边,吼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笨蛋?”

如果有恰当字眼来回答的话,他怎么也想不起来,他只有干瞪着眼站在那。他以拳头在柜上重重一击说:“你怎么处理你那本旧登记簿的?”“我把它一捆就丢在我公寓后的垃圾桶里了。”“你真是个笨蛋,为什么不烧掉。”

“没有地方烧。”“去你的,甘地拿到它了!”

“谁是甘地?杰克问,觉得心中直打鼓。

“谁?一个告密者,他想干涉,想要控告韦氏企业,”康德苏用手指一指柜台后面的镜子,“他在我书房里装了窃听器,他知道我在这里处理机密事件。别担心,我把它扭掉了!但是他知道我们在产权买卖上做了手脚,他录了音,有录音带,但是在法庭上是站不脚的。他只能敲诈我一笔。可是你!他派人跟踪到你的公寓、他们甚至不用动武就从你那儿弄到了登记簿。你自己丢在垃圾里送给他们。”

“你先前没有警告我。”

康德苏咕哝着说:“是呀!晤,不动脑子会使你坐二十年牢,这是尹文斯律师说的,我呢,多花钱照他们说的价格买地皮,但不会让甘地来控制公司。尹文斯律师还说,不论怎样辩白,你伪造登记簿来谋求职位的升迁却是真的,我们对那事一无所知,我们会证明它。”“谢谢,”杰克大怒,“我要去见我的律师。”

康德苏看见杰克脸上的怒色时,表情突然改变,“事情是那样,不过,你还有个选择余地,你要杯酒吗?”

“为什么不要?”杰克粗鲁地吼道,现在,他陷进了圈套,诈取新月峡谷地的事,人家以牙还牙了,他坐上凳子,“有什么选择余地。”

康德苏两眼眯了起来,“那要看你有没有胆量,你去干掉他!”“谋杀他?”

“你听到了,我告诉你,杰克,我正在考虑这件事。当甘地死后,一切又都会平静的。你打高尔夫球,不是吗?”杰克点了点头,他很怕说话,“在打高尔夫球时,甘地脑袋挨个球,那是个意外事件。”

杰克低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两伙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希区柯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