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区柯克》

三角游戏

作者:希区柯克

假如你从第一国家银行,朝西向州立街方向走,你就会经过坐落在下条街中间的“哈里逊储蓄公司”。如果你继续向西走,你就来到“摩尔”的北侧。摩尔是个很大的购物中心,有七十一家店,其中包括一家“大众信托公司”北区分行。

这是城里最繁华的地方,三家金融机构就在这两条街道上。

星期四是一个雨天,塞尔就在这里仅用了十五分钟抢劫了那三家银行。如果不是梅丽和葛隐的话,他就可以带着抢劫来的四万三千元和一些零钞而逃之夭夭。

塞尔的抢劫计划安排得非常巧妙,就连到“莫宁塞”百货店去看葛隐,也是这计划的一个组成部分。葛隐在这个店的化妆柜台当销售小姐。

他十一点四十分到达那儿,像许多高大、英竣无所顾忌的年轻少年一样,他来到店里,想给女友和母亲买口红或粉盒子,或类似的东西做生日礼物。他的表情有几分尴尬,同时还有几分急切。

那份急切是葛隐引起的,那份尴尬不安却是纯粹的做作。葛隐站在柜台后面,她美丽身体的每一个凹凸部分,都散发着诱人的魅力。

葛隐是个金发女郎,长发卷成大波浪,眼睛是蓝的,却透出一种贪婪的神情,从眼神里透露出来的东西,远远超过她的美丽和表面上的天真。葛隐是个野心勃勃的女孩,她不满足于她薄薄的薪水,想赚大钱,而如何赚她并不在乎,这也是她同意塞尔抢劫计划的原因。

虽然如此,从各方面来说,葛隐一定是没有找到塞尔的一点可以抗拒的缺点,他那样的外表,什么女人都够抗拒?事实上,她告诉自己,一旦塞尔把钱交给她,她就是他的情人了。

当塞尔来到柜台前,她那儿没有顾客,所以他俩可以自由地交谈。偶尔,葛隐会从香水的样品中拿出一个有拴的小玻璃瓶,职业性地在塞尔的鼻下摇晃几下,如此虚晃一下,让看见的人知道,她只是在帮助顾客选择一种合适的香水送给女友或母亲。

“今天,宝贝,”塞尔对她说,“就是今天,下雨天,午饭时间,街上全是人,我今天就要试试。”“好!”她说,“我已经等烦了。”

“我也是。”他将防水夹克的帽子往后一推,拉链往下拉了几寸,那件夹克很大,差不多长及膝盖。“你要像你所说的,偷一辆车?”“比那更好,我要用梅丽的车。”“梅丽的车!”

“当然。”他看着她的惊讶的表情,嘲讽地问:“有何不可?”

“她知不知道你用她的车干什么?”他点点头,同时把头从香水瓶上移开。

葛隐皱了皱眉头:“那不危险吗?”

“一点也不,嘿,葛隐,我不对你隐瞒梅丽的事。她是个真正的笨蛋,笨得连下雨都不晓得打桑不过,她爱我。爱我,你明白吗?

她为我赴汤蹈火,在所不惜,只想和我结婚。她认为我会!他大笑,“怎么样?葛隐,她连我的真实姓名都不知道,却认为我会娶她!两个月前我和她在酒吧相遇时,我对她来说完全是个陌生人,而她却死心塌地爱我。你知道为什么吧?葛隐,梅丽很寂寞,鹦鹉向她问声好,她也会爱上它的!”

他们俩都放声大笑。然后,葛隐一本正经他说:“不论她笨或不笨,塞尔,她一旦发现你一走了之,她还是会告发的。”

“星期日晚上之前她不会说的,因为她星期日要在费城和我一道去结婚。星期日晚上之前,我们就要在赌城逍遥了,宝贝儿!”

“塞尔!”葛隐忍不住笑起来,“那样对她真不应该!”

“去她的!在认识你之前,她还不错,现在她一无是处,只不过是个呆头呆脑、善妒、又有一部汽车方便我逃走的女人而已。”

“她怎么看待我?”葛隐问,“或许她根本就不知道我?”

“你以为我会这么笨吗?她那么善妒,我怎么能提?她根本就不知道有你这个人!”

葛隐点点头。她问塞尔:“你能把梅丽抛在费城,我怎么敢保证你不会把我丢在赌城?也许你会跑到蒙特利尔的某一个女孩那儿呢。”塞尔嗤之以鼻:“你吃醋了?梅丽的善妒,我是受够了。我给你的机票钱还在吧。”

“在这儿。”她摸了摸丰满的胸部,塞尔欣赏着她的手势。

“这能证明我会去那儿会你,不是吗?我给了你机票钱,但我一个子儿也没给梅丽,我告诉你,她是用自己的钱去费城。”葛隐问道:“我在哪儿和你见面?”

“赌城的‘蓝天汽车旅店’。大约是周六晚上。我周六下午会提前赶到,即使我路上还要耽搁时间抛掉梅丽的汽车。你到了旅店,可以说是我太太,好吗?我已经说好了。”“好。”葛隐说,“我今天中午就买票。”

她拿出另一瓶香水给他闻,他低下头嗅了嗅,仍然在装作是顾客。正在这个时候,店铺前面传来一个声音叫她:“葛隐“什么事?”葛隐吓了一跳。“有人打电话,问我们有没有‘康炉出的香水?”“没有。”葛隐大声答道。塞尔推开她的手,说:“祝我好运,宝贝儿,星期六晚上赌城见,好吗?”“好的。”葛隐兴奋他说,“塞尔,尽可能多弄点。”

他点头,对她微笑,同时以很响的声音说:“我自己很难决定,我想我得去问问她,看她最喜欢哪一种香水。”他说着离开店铺,带着沾沾自喜的神情,踌躇满志。葛隐盯着他的背影看。

塞尔淋着雨穿过庞特阿西街,到梅丽破旧的住所去。

梅丽是个褐发女子,说话时所带的西班牙腔使得她最简单的一句话都暗含着魔力。塞尔认为她很像墨西哥人。她是电话公司的夜间接线生,正如同塞尔告诉葛隐的,她可能是全市最寂寞的女子……直到有一天上班前,她在一家酒吧里遇见了塞尔。现在,她差不多是近乎疯狂的快乐,因为她找到了一个爱人。

她期待着嫁给他,即使他坦率地告诉她,他们的婚姻必须建立在有点非正统的方式上,也就是并不保险的抢银行,但到费城去和塞尔结婚,对梅丽来说仍然难以抗拒。十二点差五分,当塞尔按她门铃时,她正穿好衣服,化好妆,光彩焕发地为他准备就绪。

“塞尔!”她一看到他便叫了起来。她拉他进卧室,他把头罩掀开后,她就张开双臂,搂着他的脖颈,依偎在他肩上。

“哦,昨晚到现在,好像很久了!”她说着移开头部,向后看着他,“你在沉思什么?塞尔?是不是今天午间?她总是这样愚蠢地发问,塞尔一阵厌烦。“塞尔,车子准备好了,我昨天送去检查过,油箱满满的,准备当喜车,将你载到费城后去接我。”

喜车!塞尔暗自发笑:“好极了!梅丽,就是今天。雨下个不停,街上满是打伞和罩有雨罩的人,购物中心的停车场一定很空的。”

“你什么时候要车?我要把车停在什么地方?”梅丽说话的样子,就像一位唯命是从的小妇人。她再次依偎过去。

塞尔看了看表:“最迟十二点二十五分。尽可能靠近寝具店,将车倒放在路旁,面向外,所以我不用浪费时间掉转车头,引擎不要关,好吗?”

“放心,我会留在那儿的,塞尔,小心一点。想到你要去冒险,我气都喘不过来了。”

“没事,宝贝。只是一次简单的抢劫,放心,星期日晚上之前,我会到费城,我们结婚,那将是我生命中的gāo cháo。”

“我不知道。”梅丽突然不快乐他说,“我不能相信你肯定和我结婚,每个女孩都想不择手段地得到你。”

“嘿!”塞尔拍拍她的手,“又在说自己不好了,梅丽,我不喜欢那样,我爱你,所以,忘掉其他女子,明天晚上在费城等我,好吗?”“你以前去过费城吗?”

“从来没有。”“你肯定吗?”“肯定。为什么?”

“我只是怀疑,你那儿是不是有熟识的女孩,可能会把你抢去的女孩。”

“没有人会从你那儿抢走我。”他把她拥在怀里,热烈地吻她。

“我爱你,塞尔。她用纯情的西班牙腔说,“假如你爱上别人,我该怎么办?”

塞尔看了看表说:“我得走了,你有没有袋子?”

“当然有,”她从抽屉里取出三个纸袋,“塞尔,求求你,小心!”

“我会小心的。记住,周日晚在费城,你知道地点吧。”

“市线大道格林威治旅店,当你到达那儿时我会在那儿,我今晚就搭已士去。”

“好。”塞尔说着,再次亲吻她。

她抬起头盯着他的眼睛看,然后回吻他。“汽车的事放心,”她讷讷地说,“你需要的时候,它会在那儿。”

他将三个纸袋折叠起来,塞进腋下,拉起夹克拉链走出她的住所。他向目送他的梅丽挥了挥手,那手势显得忠诚和真挚。

当他上路后,梅丽穿上雨衣,走到停车场,发动她那部有三年历史的车子。她朝购物中心的北侧驶去,希望可以在寝具店前找到一个停车的地方。她距塞尔需要车的时间还有二十分钟,时间充裕。抢劫银行的事进行得很顺利。

在第一国家银行,塞尔冷静地走到出纳的窗口,那儿正好没有顾客在等候,他把事先写好的一张字条,从小洞口塞进去,遮在头罩下的脸半微笑着等候,而出纳正看着纸条上的字:“将钱塞满袋子,不然就宰掉你。”

出纳员的两眼因突然的恐怖而瞪大,但双手还是十分平稳地将钱从抽屉里取出来,塞进他塞进来的袋子里。

塞尔知道银行方面对待抢劫犯上所给职员的指示。他们所得的指示全部一样:冷静地照吩咐做,一直到歹徒离开你的柜台,然后再做女英雄,如果必要的话。但是记住,我们是保过险的。塞尔也知道,她只要碰一下一个有伪装的按钮,就可以按动照相机,拍下他的照片,可是,一张只拍下大头罩下一点脸部的照片,谁又能认出你是谁?

他拿着出纳推给他的纸带和字条,礼貌他说了句“谢谢你,小姐。“然后他出了银行门。他上了人行道,出纳才能按盗警铃。成百上千的人在州立街行走,有的打着伞,穿着雨衣的,有的背着包和提着购物袋,塞尔挤进人流中,就如同沙堆中的一粒。第一银行的警卫跑上街道去看看能否追得上歹徒,而塞尔已经穿过哈里逊储蓄公司的旋转门。

在“哈里逊储蓄公司”,他重复了先前的那一套程序,一直到“谢谢你,小姐。”他感到非常愉快,当这桩抢劫案上报时,他们可能会给他冠以“礼貌强盗”的绰号。

这一次,当盗警铃响起时,塞尔已进入“大众银行北区分行”,他镇定如常,自觉完美地完成了抢劫计划。当他漫步进入购物中心时,他看见梅丽的汽车停在事先说好的地方寝具店铺前,引擎仍在动,从迷檬的雨中,他可以看见淡淡的尾气从车尾的管子里冒出来。

他再次注意到购物中心附近的街道,人们穿着雨衣,打着雨伞拥挤着。两分钟后,他大步走出购物中心,三个纸袋盛满了钱,藏在大夹克内特别缝制的口袋里。

他上了梅丽的汽车,一个怀疑的眼光也没有,他驶上了州立街,这时警笛声才呜鸣呜响。他觉得兴奋、骄做、快乐,三种情绪交织在一起。

他向西行驶,到了州际,从那儿就出城了。他打开车头灯,这是州立的法令,下雨时要亮车头灯。他的刮雨器严肃地来回刮着。

他安详地开着车,避免显出匆忙的样子,他保持着限制内的车速。

他就如同一位守法的好公民要去做合法的生意一样。

因此,当他在州立街和安伯逊街的十字路口等红灯时,发现一辆警车停在他后面,才会那么惊讶。当然了,这是巧合,不过仍令他不安。当另一辆巡逻车从安伯逊街驶出时,他更不安了。这车停在十字路中间,他汽车的前面,巨大的惊恐挤压着他的心。

他立即看出,自己被夹住了。他想到猛踩油门,向前面的警车撞去,可是梅丽的车是经不起撞的,硬撞的话,不四分五裂才怪,他想跳下车逃掉,也迟了。

两部警车各跳下两个警察,他们持枪围了过来。当他们严厉地命令他下车,把双手搁在车顶上时,他照做了。还有什么办法?

在法庭上,梅丽作证说,她正在大众银行北区分行写存款条时,恰好看到这个穿防雨夹克,带头罩的人,把一只纸袋推进出纳的窗口。她看到出纳脸色惨白,神情慌乱,由于好奇心的驱使,她留心观看。起初,她不敢相信自己正目睹一桩抢劫案,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她会在银行盗警铃响起之前,跟踪那人出去。那人侦查了停在附近的汽车,最后,令她惊恐的是,他竟爬上了她停在寝具店铺前的汽车,开去了!然后,她才敢肯定,不错,是抢劫!

是的,她承认说,她进银行前是粗了心,忘了关引擎。可是那是下雨天,她准备只进去一会儿。是的,当歹徒偷走她的汽车时,她是立刻跑回银行。然后她做了什么?她告诉银行警卫,立刻打电话报警,一个抢劫银行的歹徒刚刚抢了四号窗口的出纳员,还偷走她停在外面的汽车,现在正在州立街,向西行驶。她报告车型以及牌照号码,当然,不久就抓到强盗。是的,就是那人没错,正坐在被告席上的,不,他抢大众银行之前,她从没有见过他。

晤,当然,这一来,塞尔牢是坐定了。她的证词并不需要,他夹克下面的三袋钞票,和外面口袋的玩具枪就足够了。他进入联邦监狱后,头一个探访日梅丽就去看他了。她对他傻傻地笑,抚摸着他放在隔着两人间的铁丝网上的手。

她说:“嗨,亲爱的,好久不见,你在这儿好吗?我只是要你知道,我会等你,你出来的时候,我们仍然可以结婚。”

塞尔感到全身在发抖,他说道:“我不要你等我,梅丽,我只想问你一件事情。”

“什么事?”她问。虽然她知道他要问什么。

“你告诉我,为什么你要报警?你说你爱我,你愿意嫁给我,抢银行的事都没有使你退缩,你对这事是早知道的。”

“我爱你,塞尔,我现在仍然爱你。”她认真地说。“那你为什么要出卖我?”

“因为我受不了我的未婚夫去爱别的女人!就是这样!”她以天真的西班牙腔说。“老天爷!你怎么会认为我爱别的女人!”“那天你吻我的时候,夹克肩胛有香水味,我猜那是奈尔五号香水。”塞尔点头,他猜到是那样。

“所以我决定,你必须受点惩罚。”梅丽继续说。然后她以焦急的声音问:“那天上午你来找我之前,你去看了另一个女人,对吗?”

“是的。”塞尔说,“她叫葛隐,她在庞特阿西街上的一家百货店做事,专管化妆品的柜台。我曾答应她带着钱去赌城和她见面。”

梅丽的双眼在燃烧怒火之前,有一会是呆滞无光,生病一样,妒火使她变成一个真正的西班牙人?“你这个伪君子!”她的声音哽咽了,“你这个没有良心的伪君子。”

伪君子!塞尔想,是的,现在唯一啃咬着他的问题纯属理性的,但他希望知道真实的答案。葛隐是不是故意在他肩上喷些香水,使梅丽知道他另有女人?

因为她知道梅丽善妒,可能会采取什么行动整他?葛隐为什么会这么做?塞尔叹气。除非她也妒忌不相信他。必定是那样。他是愚不可及才会给她钱,但是他想在抢劫后要梅丽和葛隐离开几天。

“塞尔!我们俩你真正想见哪一个?我必须知道!”

可怜的、孤寂又善妒的梅丽,她这样整他,他为什么还要告诉她什么?让她纳闷去吧。塞尔透过铁丝网孔,直视她:“伤透你的心吧!宝贝。你永远不会知道。”

那样说对梅丽来说也是好的,因为事实是:当塞尔得款出城之后,他既不去费城,也不去赌城。

他要去的是德州的拉里诺。有了钱,他就可以带着中学时认识的爱人回乡。她叫拜娜,目前正在夜总会当女侍。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希区柯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