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区柯克》

亡命猎手

作者:希区柯克

“就在那儿,有个不小的岛屿,”怀特尼惊叫着,“真是太神秘了。”

“那是个什么岛?”夫德问道。

“在旧地图上的标识为‘迷船岛’,”怀特尼答道,“那是个非常恐怖的地方,水手们一提到它便觉得毛骨惊然,我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也许是由于他们迷信的缘故吧……”“看不见哪!”雷夫德架起高倍望远镜试图去观察那个神秘的岛屿。

“哟,你眼力好像是不错呀!”怀特尼笑着说,“我仿佛已经看见在四百英尺之外正躺着你打倒的糜鹿呢,怎么这点儿夜色就连四码外的东西都看不到了吗?”

“哈哈,别逗了,确实连四码都看不见,这夜太黑了,整个天空就像是一道黑幕布。”雷夫德并不理睬怀特尼的玩笑。

“到了里约就差不多天亮了,”怀特尼似满有把握他说,“我们应该在几天内把打猎的用具都准备好,我想那种专门用来对付美洲虎的猎枪也应该有货了吧。到艾默顿我们将有一次十分尽兴的狩猎活动,狩猎这玩艺儿,可是不错。”

“对,我觉得那是世界上最棒的运动。”雷夫德答道。

“哦,那只是对猎手而言,”怀特尼更正说,“对美洲虎而言可就情形大异了。”

“胡说什么呢?怀特尼,”雷夫德说,“你是个大猎手,但不是个哲学家,谁会在乎美洲虎的感觉?”

“也许美洲虎确实这样想。”怀特尼坚持说。

“哎,它们是没有思想的。”

“即便如此,我也认为它们至少懂得害怕,害怕痛苦,害怕死亡。”

“真荒唐,”雷夫德笑着说,“这种鬼天气,热得什么都不想干。

现实点吧,怀特尼,世界是由两个阶层组成的——猎手和猎物。幸运的是,你我都是猎人。——喂,你觉得咱们现在过了那个岛了吗?”

“天太黑了,我不敢保证,但愿我们已经过了。”

“你说什么?”雷夫德问道。“这地方名声不太好。”

“你是说有野人吗?”雷夫德满脸疑惑。

“不,连野人也不能在这个魔鬼之地生存,或许那只是老水手们的传闻掌故了,不过你不觉得今天整个船组都很紧张吗?”

“亏你还提起,他们都有点神经兮兮的,就连船长尼尔森……,,“是的,就连那见多识广的老船长,一个身处险境也敢叫魔鬼滚开的老瑞典家伙也显得有点怪异,他那像淌血一样蓝色的眼睛满含着令人捉摸不透的东西,我从来没见过。我能从他那儿得知的便是‘这地方在那些远渡重洋的人们心中是个鬼地方’,接着他便严肃地问我‘难道你感觉不到异常吗?’——似乎我们周围的空气里都弥漫着恶毒的因子……喂,你这家伙,我同你谈论这个话题的时候,请你不要嘻笑,我确实感到身上冷嗖嗖的。”

“可是并没有风啊,这海面就像玻璃一样平静。哦,那么我们一定是在向那个险恶的岛屿靠近,我唯一的感觉就是一种彻骨的寒冷,可能是恐惧生寒意吧。”

“纯粹是胡思乱想,”雷夫德说,“一个迷信的水手总是可以把他的恐惧传染给整条船的人。”

“也许吧,但有时我认为水手们能在他们身处险境的时候有一种特殊的预感,而且我觉得邪恶是可以感受到的东西。它在用波长传递信息,就像声音和光那样。不管怎样,我们将离开这个地区了,我很高兴。好吧,我想我该回去睡觉了,雷夫德。”“我可不困,”雷夫德说,“我要到后甲板上再抽支烟。”

“那好吧,雷夫德,明早见。”“晚安,怀特尼。”

雷夫德独坐在那里,夜已深沉。万籁俱寂,只有游艇的隆隆马达声和船桨哗哗的拨水声不断涌人耳鼓。

雷夫德靠在一张气垫椅上,悠然地品尝着他所钟爱的雪茄烟。

渐渐地,与恬静之夜相伴而生的困倦之意悄然袭来。“天这么暗,我可以睁着眼睡一觉了,那夜空就像是我的睫毛……”雷夫德心想着进入了梦乡。

突然一阵声响惊醒了他,那声音就在右边,是不可能弄错的,他的耳朵可是精于此道的。他又听到了那阵声响,哦,又一次,在这黑暗深处的什么地方,有人放了三枪。

雷夫德一下子跳起身来,他尽力睁大眼睛,循着那怪异的枪声望去,但在这样漆黑的夜里简直是伸手不见五指,一点也看不见。

他对准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扭了扭身,并尽力让身体保持平衡。他掂起脚来,试图能望得远一些,却不料他嘴里叼着的烟斗触着了船上的一条绳子并掉了下来,他急忙探身去接那只烟斗。突然只听到一声尖叫,他失去了平衡,接着“砰”地一声,他只感觉到加勒比海那似温又凉的水淹没了他的头顶。

他挣扎着想浮出水面并试图大声呼救,但那飞速前行的游艇掀起的波浪冲在他的脸上,苦咸的海水也趁势涌进他张开的嘴中。

游艇的后照灯闪亮地照在水面上,他拼命摇摆着身子,力图钻出水面,他奋力挥动双臂,追赶前行的游艇,忽然一个冷静的念头出现在他的脑海中,这种情况也并不是第一次了,或许还有机会,或许船上的人会听见他的呼叫,他在水里慢慢甩掉他的衣服,并竭尽全力地大声叫喊着,但游艇在开足马力前行,想尽快离开这个诡异难测的地方,游艇的灯光变得越来越远,直至成了夜空中闪烁的萤火,船上的人完全被这深沉的夜所迷醉了。

希望由渺茫而破灭,雷夫德游了五十英尺之后便无奈地停下了,他被弃落在这险恶的深海里,这一望无垠的黑暗可是通向地狱大门的罪恶深渊?……一个浪头打在雷夫德脸上,他忽然想起了那枪声,有枪声,雷夫德又似乎看见了生的希望。对,在右边,那枪声来自右边,于是他在海浪中翻了个身,调头朝着男。枪声传来的方向挥臂游去,为了节省体力他游得很慢很慢,舒展的双臂轻轻地击打着水面,在这无尽的黑暗中时间也仿佛凝固了,他开始为自己的划动次数计数,一,二……十次,四十次……他能划上几百次或更多……雷夫德忽然听到一个声音,一种在极度恐慌和绝望时动物发出的无奈的吼声,那凄厉的声音隐隐约约从那黑暗的深处传来他并没有意识到那发出声音的究竟是何种野兽,他也并不想去弄清楚。只是那声音又一次激起他对生的渴求,就在前方,就在前方,他重新振奋起精神向那声音游去。哦,他又听到了,先前的那种声音很快又被另一种嘈杂纷乱、断断续续的声响所打断。

“是枪声。”雷夫德暗想着,仍继续向前游。

大约十分钟过去了,雷夫德那敏感的听觉又告诉他,那又是另一种声音。哦,那是海浪拍击岩石的狂啸和怒吼,在他听来,那无疑是此生所听到的最美妙的音乐,他精神为之一振,倾听着这欢快的迎宾曲,奋力游啊,游碍…当他从那激情的陶醉中醒悟过来的时候,他发现他已在岸边的岩石上了。这是个多么不平静的夜晚‘阿,他居然挣脱了那黑暗中魔鬼的罪恶的手,从地狱的深渊中登上了诺亚方舟,他长长地舒出了一口气,在离岸边不远的草丛中躺下,不久便沉浸在此生最甜美的梦乡之中了。

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温暖的阳光正柔和地照在他的身上。

从太阳的位置来看好似已经接近黄昏了,一大的睡眠又给了他新的力量,他的全身心都充满了一种再获新生的兴奋之感,他爬起身来;伸了伸懒腰,便开始四处观望,忽地一种强烈的饥饿之感油然袭来——“有枪声的地方,一定有人;有人的地方,就一定有可以充饥之物。”他思忖着,但那——会是什么种族的人呢?在这样天荒地远的地方,没有港湾,没有船舶,只有那满目的茂密丛林在海岸线上延伸。

在密密麻麻编织如网的草木之间,并没有任何道路的痕迹。

也许沿着海岸线走并不算困难,雷夫德一边揣测着一边向前走。

就在距离他昨天上岸不远的地方,他忽然站住了。

好像有什么东西受伤了,四周草丛杂乱无章东倒西歪地躺倒在地上,边上绿树的枝叉也三三两两折断在地上,可能是头大的猛兽吧,循着踩倒的草印,隐约有一条小路伸向密林深处,忽然一个小小的闪闪发光的东西映入雷夫德眼帘,他弯腰捡起一春,原来是个空的子弹筒。

“二十二颗,”他嘀咕着,“真奇怪,这头野兽有这么大,那猎人肯定是小心翼翼地循着那条路追过来的,很显然和那大家伙在这里有过一场恶仗。哦,明白了,我起初听到的那三声枪响一定是那猎人发现了这头野兽并开枪使它受了伤,这最后一枪是他追赶到这里并开枪打死了那家伙……”他仔细地检查着地面,终于发现了他最想发现的东西——猎人的脚樱那行脚印正是通向他上岸的那个石崖的方向,他沿着那脚印焦急而满心激动地向前奔行,脚下都是些腐烂了的枝叶和疏松的石子、夜幕正渐渐笼罩了小岛……当他终于发现灯光的时候,他不禁满心欢喜,差点儿要跳了起来。身后是浩瀚无边的黑暗,吞噬了大海,吞噬了丛林,也几乎吞噬了他;而眼前是星星点点摇曳闪烁的灯火,那是希望的灯火,他不禁眼前一亮,来不及多想便朝着那灯光奔去。在他刚转过一个弯的时候,他还以为他遇上了一个村庄,因为那儿有那么多的灯。

但当他狂奔至跟前的时候,才惊异地发现那是一座气势磅磅的古堡,恢宏壮观的高塔式结构,高耸入云的塔尖,在灯光的掩映之下,整个古堡的轮廓清晰可辨。这个古堡建在高高的山脊之上,古堡之外三面都是悬崖,借着堡内的灯光,可以清楚地看见崖下肆虐的海水翻吐着浪花,俨如一个罪恶之渊,令人不禁毛骨悚然。

“是海市蜃楼?”雷夫德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但当他伸手推开那高大森严的铁门的时候,他发现那并不是海市蜃楼,这石阶是真的,他在上面跺了三跺,那严实的大门和那硕大的门环也是真的,他在上面摸了又摸,确实是真的,但这仍像是一幅悬挂在半空中的幻景。

他拉起门环,门环吱吱地响着,似乎已经很多年没有用过了,他松开手让门环落下,门环扣在门上发出一阵沉闷的声响。他似乎觉得已经听见里边的脚步声了,但那门仍然紧紧地关着。雷夫德再次拉起刀。沉重的门环,来叩击铁门,门吱的一声开了,一道光柱从门内流泻出来,将雷夫德笼罩在这令人温暖的金色沐浴之中。

首先印入雷夫德眼帘的是那个大家伙,平生所见过的最健壮的彪形大汉——结实的肌肉,浑圆的臂膀,拖至脖颈的络腮胡须,一把长筒的手枪紧紧地握在手里——而那枪口就正对着雷夫德的心口。两只小眼睛正隐藏在杂乱的长发之后恶狠狠地盯视着雷夫德。

“别紧张,朋友。”雷夫德满脸堆笑以试图缓和这紧张的气氛,“我可不是强盗,我从游船上落水了,我叫圣哥·雷夫德,从纽约来。”

那家伙像个石雕似的依然用枪指着雷夫德,目光中威吓的神情并没有消失,仿佛他根本听不懂雷夫德在说什么,或者他压根儿就什么都没听,他穿着一种黑色的制服,镶着银灰色的衣边。

“我是纽约的圣哥·雷夫德,”雷夫德又重复着,“我从游艇上落水了,我很饿!”

那壮汉唯一的反应便是用手指举起枪托,然后两脚咋地一声侧转立正,举起另一只手敬了一个军礼,紧接着一个清瘦高大的男子从台阶上走下来,到了雷夫德跟前,并伸出了手。

他以一种轻柔优雅彬彬有礼的语调说:“非常荣幸能欢迎杰出的猎手圣哥·雷夫德先生的到来,我很高兴。”

自然而然地雷夫德和他握了手。

“你要知道,我可是读过关于你在西藏猎捕雪豹的书,”那男子解释道,“我是亚拉夫中将。”

雷夫德的第一印象便是觉得这男子非常英俊,接着便又感到他脸上有一种奇异古怪的神情,他身材高大,已过中年,头发有点儿花白,但他那浓密的眉毛和军人式的大胡子却黑亮无比,他的眼睛里闪烁着深透而又不可捉摸的目光,高颧骨,大鼻梁,一张黝黑的脸上充满了矜持和威严。中将转过身去,打了个手势,那个大家伙才把枪移开,敬了个军礼退到后边。

“伊万是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强壮的家伙,”中将说,“但他不幸天生是个聋哑人,哦,可怜的家伙,恐怕像他这样的只能做奴隶了。”“他是俄国人吗?”

“他是哥萨克人,”将军微笑着说,浓密的胡须丛中露出了鲜红的嘴chún,“我也是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亡命猎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希区柯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