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区柯克》

黑帮老大

作者:希区柯克

哈迪在海员俱乐部的胡同里杀了那个老头,并不是有意的。

哈迪已经三个月没有出海了,他需要钱。不仅他自己需要钱,等候在旅馆里的曼娜更需要钱。

所以,他一看到那个老头,就动了心。

那人年纪很大,身上的衣服很昂贵,好像很容易下手。哈迪冲到他身后,一只手臂扼住他的喉咙,另一只手亮出刀张横渠即“张载”。,但是,那个人想要反抗,哈迪情急之下,一刀捅了进去。

在码头区,深夜没有地方可以去,再加上他身无分文,只好逃回曼娜正在等候的小旅馆。曼娜是他三个月前找到的一个妓女,当时他刚从海上航行回来,身上很有些钱。现在,钱用光了,新工作又找不到,但是,曼娜还是跟着他,也许她已经爱上他了。

他一进门,她就问:“怎么洋?弄到钱了吗?”她没有睡觉,一直坐在一扇窗户边,不停地抽着烟,同时望着街头一闪一闪的霓虹灯。

“没有钱,”哈迪说,擦了擦额头的汗,“糟了,曼娜(上帝)的等级不同的序列。上帝是唯一的创造单子的单子。,我杀死了一个人”她慢慢地站起身。虽然霓虹灯从窗帘射进来,但是,她还是脸色惨白。

“发生了什么事?”

他告诉她发生的事,说得很快,没有隐瞒什么。他说完后,她转过脸,没有像他想像的那样安慰他。

“我必须离开这里,”他说,“我必须出海,一直到事情平静为止,警方会调查所有没有工作的海员是有限的,自在之物不可知。,也许他们能顺着那把刀追下去。”

“你出不去,”她冷静地说,“这几个月来,你一直在找机会出海。”

“你知不知道谁可以帮助我?这是你的家乡,曼娜,你一定知道有谁可以帮忙!”

她想了一会儿,然后说:“坐第一把交椅的是马克,但是,没有人见过马克,他只和船长们打交道阴阳五行阴阳与五行两说的合称。阴阳本指阳光向背,又,不会见你这样的无名小卒。”

“你认识他吗?”

她沉思地说:“我只见过他一次,我们一起过了一夜。他是一位真正的绅士,但是很厉害。”

“他会记得你的名字吗?”

“可能记得。”她又点着一支烟,想了想,“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去找他,他是个怪人,对谁也不相信。”

“我要找到他,”哈迪说,“我必须找到他,我要告诉他,我需要他的帮助,曼娜需要帮助。”

“哈迪——”

“什么事?”他在门口停下。

“祝你好运。”

钟声酒吧的吧台侍者皱着眉头说:“马克!你真的想找他?他从来不到这里来。你找他干什么?”

哈舐舐嘴chún说:“有急事,我需要马上出海,不管干什么活,只要能出海就行。”

“这种事倒的确应该找马克,不过我怀疑你能不能找到他。他可是帮里的老大埃”“我知道,”哈迪离开酒吧,绕过海员俱乐部,向另一家酒吧走去。走到半途时,听到远处的警笛声,心中立刻明白,有人发现了胡同里的尸体。

他加快了脚步。

在第二家酒吧,他又问同样的话:“我在哪里可以找到马克?”

吧台侍者过去调弄彩色电视。“没有人找马克,都是他找他们。”

“别开玩笑,我有急事。我是曼娜的朋友。”

“我不认识曼娜,”侍者说,但他没有走开。过了一会儿,他说:“马克的心腹是鲁比,他是唯一能够告诉你马克在哪儿的人。”

“好,我怎么才能找到鲁比呢?”

“他在市中心开了一家俱乐部,不过晚上这个时候,他一般都在他的公寓里。他为上层人物提供午夜娱乐。”他在一张纸上写下地址。“啊,朋友,不过我要告诉你,你这一身打扮是进不去的。”

哈迪乘地铁到市中心,来到侍者给他的地址。那是一栋豪华的公寓大厦,门前种着各种各样的花,还有一位身材魁梧的门卫。

哈迪对门卫说:“我是来找鲁比的。”

门卫上下打量着哈迪肮脏的毛衣和粗布裤子:“送货是太晚了。”

“不是送货,是谈正事。”

门卫拿起室内电话,拨了一个号码。他问哈迪:“你叫什么名字?”

“他不认识我,告诉他是关于马克的事。”

门卫把哈迪的话说了一遍,然后挂上电话,领哈迪走进电梯。

“我搜过身后,你就可以上去了。”他说。

说完,他双手迅速搜过哈迪的全身,搜得非常仔细,没有遗漏任何一个地方。搜完后,他哼了一声,走出电梯。“不许耍花招,”他警告说,关上了电梯门。

到了顶层,门重新打开。哈迪走出电梯,走进一条极其华丽的走廊,走廊上有一个拿着手枪的男人在等候。那人冷静地说:“说出你的来意,你提到马克,你是不是有他的消息?”

“你可以收起你的枪,”哈迪向他保证,看到一间客厅里,有十来个男人站在一张赌桌旁。“为了防止被抢劫,我们总是拿着枪。”

“你是鲁比?”

这个黑发男人点点头。他穿着一套条纹西装,与电影里的那些黑帮人物很像。“我是鲁比,你是谁?马克手下的水手?”

“我是个海员,我必须离开这里,我听说马克可以帮我的忙。”

鲁比哈哈大笑起来:“他会帮忙的,你有钱吗?”

“我——没有。”

“没钱?”

“我是曼娜的朋友,她说马克欠她一份情。”

“马克谁的情也不欠,”赌桌上有人喊他,他回答说:“一会儿就来!”

“只要你告诉我,在哪儿可以找到马克就行了。”

“现在马克可能已经上床休息了,明天早上再说吧。”

“我不能等到明天早上,”哈迪舐舐嘴chún,“警察在追捕我,我必须现在见他!”

“我无能为力,谁也不敢半夜打扰马克,”他把枪收起来,冲电梯点点头。“走吧!滚开!”

一个穿晚礼服的老头离开赌桌,急匆匆地走进电梯。他说:“鲁比,你把我赢得精光,我想这下你满意了吧。”

“下次赢回来,布朗先生,”鲁比站在那里,看着哈迪,一直到电梯关上门。

在电梯里,布朗不停地喃喃自语道:“我不想说他在赌具上做了手脚,不过,我的运气从来没有这么坏过。”他的眼睛落到哈迪身上,好像突然记起他的存在。“小伙子,你和那个枪手有什么事吗?”

“我来看马克,就是那个帮里的老大。”

布朗先生咯咯一笑:“对,马克是帮里的老大。”

“你认识他吗?”

“谁都认识马克。”

“我需要出国,我需要一艘船。”

“马克会把你弄出去的,他特别喜欢你这个年纪的年轻人。他会给你找到一艘船,此外,可能还给你一百元。”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可是,他在哪儿呢?我已经找了好几个小时了!”

“谁知道呢?他从来不说他住在哪儿。”

“我必须找到他。”

“也许和他的情妇在一起。”

“她是谁?”

“住在豪华公寓,名叫玛丽。”

“你是说,他喜欢年轻人。”

布朗先生咯咯笑道:“马克喜欢所有的人,所以他才成为帮里的老大。”

豪华公寓并没有带枪的门卫。它位于城中的另一头,所以哈迪又向那边赶去。

“现在是凌晨三点!”金发女郎打开门,大声叫道,“见鬼,你是谁?”

“我来找马克。”

“他不在这里!滚开!”

“你是玛丽小姐吗?”

“是,可是他不在这里。”

“事情很重要,我必须找到他。”

“我说,你赶快滚开,否则我要叫警察了,我可不是吓唬你!”

“我不会伤害你。我只是必须找到马克,我需要他帮忙。”

“当然,每个人都需要帮忙。”但是,她冷静了一些,也许她以前见过像他这样的来客。“他是来过这里,但现在已经走了,半夜前走的。”

“他会到哪儿去呢?”

她耸耸肩,将门缝开大些。“也许回家了,他偶尔回去一次。”

“他家在哪儿?”

“在他太太那里,她是一头老肥猪。”

“我是说地址。”

“他不喜欢人家去找他,他化名住在那里。”

哈迪灵机一动,问:“他是不是化名布朗?”

“不,”她哈哈大笑起来。“不是布朗。是他派你来的吗?”

“是的。”

她叹了口气:“好吧,我告诉你。马克和他太太在河边有栋房子,就是十六号码头对面棕色石头砌的那栋,你不会弄错的。他化名罗宾。”

“谢谢。”

“不要告诉他是我告诉你的。”

他向十六号码头走去,心想,总算快找到了。这里没有警车巡逻。他知道他们正在搜索他,但是,他不再害怕。马克会听他说。

马克会答应帮助他,天亮前会让他上船,远离那些巡逻的警察。

隔着一条街,他就看到那栋房子,因为现在是凌晨,那栋房子却灯火通明,马克还没有睡,他是在等候像哈迪这样的人。

棕色的大门口,有一个带枪的门卫。他打开门,对哈迪皱起眉头。

哈迪说:“是马克先生家吗?”

“你找他?”门卫问。

“事情很重要,我已经找了他大半夜了。”

门卫做了个手势:“走道尽头。”

哈迪走进黑暗的走道,他看见前面有灯光,也有低语声。灯光从珠帘中照出,不是很明亮,但能让人看清路。他慢慢地走过去,撩开珠帘,走进屋里。一个肥胖的老太婆坐在桌边,身旁站着两个男人。当他进去时,他们抬起头,等他开口。

“我走了很多路来的,”哈迪说,“我需要帮助。你是马克太太吗?”

老太婆点点头。“我是马克太太。”

“我需要你丈夫马克先生的帮助,是人家叫我来找他的,因为他是帮里的老大。”他看看旁边的两个男人,但是他们仍然是面无表情。

“你要找马克?”老太婆再次问道。

“是的,”他嘴巴发干,两腿发软。

“但是,你来晚了,”老太婆对他说,“马克死了,今天晚上,有人在海员俱乐部旁边的胡同里,用刀杀害了他。”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希区柯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